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26章 她们两个不是一起死的

    “真没什么大事,就是这酒店里有人在搜集魂魄。我刚刚探查的时候感受到了做法的气息,估摸着那两个消失的魂魄就是被搜走了。”他不在意地把玩着我的头发,就像是在说故事一样和我说这件事。

    我惊讶地看着他,“这叫没什么大事?本来该你们阴间管的魂魄被凡人搜走了,你这个阴间的千岁爷还一副不关你事的态度,死鬼你这样对得起阴间那些敬重你的子民吗?”

    “本来就不关我事,这事不归我管,就算阴间的那些鬼知道了他们也不会怪我,他们只会说阎王那个家伙管理不利,治理不严。如果我插手阎王那个家伙还会嫌我多管闲事,说不定还会说我想要谋权篡位。他巴不得我不要理这些事,我当然乐意当一个闲散王爷。”他冲我坏笑了一下,接着说:“安眉,你看啊,我什么事都不管,出了事阎王在前面顶着,他顶不住了阴间的鬼当然会闹起来,到时候我的威望不是更高了吗?到时候,阎王求着我去帮忙,我就顺水推舟去帮他,既不得罪阎王,还留住了民心。岂不是两全其美。”

    白千赤说的这些一套一套的,听起来竟然还觉得挺有道理。不过我还是有疑惑的地方,“死鬼,那他们把死人的魂魄带走是为了什么?养小鬼?”我想到这里是KG旗下的酒店,董学良又说他们家世代养鬼,那最好的解释莫过于那些魂魄是被带回去养小鬼了。

    “养小鬼?”白千赤“噗呲”笑了起来,等笑意缓过来才又继续说:“养小鬼怎么会找成年人下手,我看你还真是脑袋不灵活。”

    我不爽地瞪了他一眼,他没理会我的情绪继续说着:“命数之外死去的人,一般都是被强制带走魂魄的,极少数是意外,天意之外。而今天我们遇见的呢,就是人为的。那凡人的阳寿未尽,魂魄里还带有阳气。那些人把阳寿未尽的人的魂魄搜走就是为了吸取魂魄上的阳气。”

    “吸取阳气?为了什么,可以增加寿命吗?”

    白千赤白了我一眼,“你怎么那么多为什么?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别问啦,我们干正事。”

    “什么正事?”我话音刚落,白千赤就从我腿上弹了起来,一把将我抱起,笑着说:“你说我们俩有什么正事?”

    白千赤把我放在床上的瞬间就用阴术将房里的灯都关了,只剩下床边的一盏昏暗的床头灯还亮着。

    我闭着眼,等待着他的靠近。

    他的手一点点地抚摸过我的每一寸肌肤,就像是四月的春风带着绵柔的细雨掠过地面一般将我肌肤上每一处的细胞都激活了。我好像是经历了一场寒冬后重新复苏一般充满活力。

    我们两个一起紧紧地靠着彼此,听着彼此的心跳声、呼吸声,奋不顾身地感受着来自天地灵魂最初的美好。这一刻我们忘记了身处何处、忘记了这些日子种种的烦恼和不快,我们眼里只有对方、心里也只有对方,我们都尽全力想要让对方感受到自身的热情,又希望对方用更炽热的情感回应自己。

    那一夜海啸席卷了我的梦,火山的熔岩覆盖了我的神经,我一次次陷在了他给我带来的猛烈的爱中无法自拔,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迷醉其中。

    第二天清晨,阳光透过酒店的落地窗洒落在地面、床边、以及梦里的我。

    “醒了吗?”白千赤单手撑着头躺在我身边眼神爱意四溢地看着我。

    我眨了一下眼睛,适应了这强烈的光线,带着朦胧的睡意点了点头。

    白千赤嘴角微微上翘,有点坏笑的感觉指了指我的前胸,我低头望去,上面全是星星点点的红印子。我连忙扯过被子盖住我的前胸,瞅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指给我看。”

    “怎么不好意思,这都是我的杰作,多完美,就像是一件艺术品。”白千赤一脸得意的样子。

    “不要脸。”说完我就披上了薄薄的一件外套,抱着衣服往浴室走去。

    等我洗完澡走出来的时候,鬼差三个已经站在客厅里了。

    “千岁小娘娘,早安。”他们三个齐齐向我问好。

    我对他们几个笑了笑这个礼就算是过去了。之前我和他们说过好几次对我就不要行这种虚礼了,我把他们当朋友,也希望他们也能把我当朋友,只是他们几个还是觉得尊卑有别坚持行礼,最后在我的坚持下,我们约定只有我的时候他们就不必对我行礼了。

    黑无常看着我的脖子晃了晃舌头,“千岁小娘娘,昨晚睡的好吗?”

    白无常用手撞了一下黑无常,小声嘀咕:“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看千岁小娘娘脖子上的红晕。”

    他的声音不大声,但是在场的我们几个全都听得真切。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连忙按住脖子的位置害羞地低下头。

    白千赤虽然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但手指还是不自觉地动来动去掩饰着心中的羞涩。他轻声咳了两声,“我们再去看看昨天出事的房间吧。”

    一提到昨天出事的房间我的好奇心就涌了上来,连忙穿上了鞋子跟着走了出去。

    出事的房间已经拉起了警方的警戒线不让任何人出入。因为距离尸体被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夜,大家对这里已经表现得漠不关心,房间外面除了保护现场的警卫人员就再也没人了。

    我们走到房间门口,门口的警卫板着身子对我说:“这是办案重地任何人不能靠近。”

    “我就远远地看一下,我不靠近。”我笑着对警卫说。

    或许是因为这是酒店的走道,他也无权干涉。警卫瞥了我一眼,也没有赶我走。

    现场尸体还没来得及被带走,现场还保持着原本的样子。我们就站在门口朝里面看,一个年近六十身材枯瘦的老头的尸体趴在一具年轻的女尸上看。

    这时昨晚那个清洁阿姨提着清洁工具走了过来,“小姑娘,怎么又是你,你怎么对这么恐怖的现场这么感兴趣哩?”

    我尴尬地笑了笑:“我是个悬疑爱好者,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案发现场,有点激动。”

    清洁阿姨似乎对我这个理由没感到怀疑,拉着我的手走到了一边,悄悄地对我说:“我和你说,你不要告诉别人,我们酒店已经下了封口令了,不让酒店的人外传。这房间里死得是一个老头和一个姑娘。你说这羞不羞,一个老头子都能做那女孩的爷爷了,还带那个女孩来开房。”她还想接着和我说些什么就看到酒店经理和法医走了过来。清洁阿姨趁着酒店经理还没看到她就赶紧溜走了。

    我远远地就听见酒店经理和法医说着两个死者的情况,据说开房的是女死者雯雯,老头的身份不明。法医根据尸体的情况还有现场发现的亢奋类药物认为他们两个是因为剧烈运动导致的心脏骤停,也就是猝死。

    “那就是说他们两个是做那种事的时候同时猝死的?这也太惨了。”我小声地嘀咕着。

    白千赤听到我说的话摇了摇头,“他们两个不是一起死的。”

    “不是一起死的?”我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惊讶地问。

    白千赤点了点头对我说:“那老头身下的那一具女尸,我一看就知道不是现在死的。看她身上的尸斑程度明显已经死了很久。”

    “什么尸斑?我怎么看不见。”眼前的那具女尸在我看来还是细皮嫩肉的样子,或许是酒店里开着空调的原因,尸体放了这么久也没有发出腐臭味,尸身上我也看不到明显的尸斑。

    白千赤笑着说:“你是看不到的,她身上的尸斑已经被人用法术掩盖住了。”说着他就回过脸对黑无常他们说:“你们几个先回地府一趟,最好能查到他们两个阳寿尽的时间。”

    他们几个一走我就抓着白千赤的袖子问:“你不是说他们是什么命数之外吗?他们怎么查?”

    “地府的生死簿有自动修复动能,有人死了即便是命数之外它也会以最快的速度修正,然后地府的鬼差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带走命数之外死去的魂魄。这么说你懂了吗?”

    “没想到你们阴间的东西还这么智能,那它是不是也重新修补了我的命数,你说我还能活多久?”

    白千赤用手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严肃地看着我说:“天机不可泄露。我告诉你,一般提早知道自己的死期的人剩下的日子都会过得极其不快乐,而且有一部分人想要逆天改命,最后死得比原来生死簿上定好的还要凄惨。‘人定胜天’这个词只适用于极少数人,大多数都是赢不了天的。”

    “不说就不说嘛!你怎么大道理还一套一套的。”我冲他吐了一下舌头。

    “咕咕咕......”我的肚子适时地发出了鸣叫声。

    “饿了?”白千赤挑着眉问我。

    “嗯,昨晚就吃了一碗泡面,然后......”我红着脸低下了头。我实在不好意思说昨晚我们两个运动的太激烈,加上最近我都没有上体育课,整个人的体质都下降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