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27章 羊肉米线店

    白千赤一看我羞红的脸就明白我想说什么了,笑着说:“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让娘子您劳累了。”说着他就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按摩着,殷勤地问:“娘子这个力道合适吗?按这里可以吗?”

    别的不说,白千赤这按摩的手法真是一流,都可以和我们小区街道拐角处的盲人按摩师媲美了,他要是个凡人,靠着这技术开家按摩店,收徒再开连锁店,说不定还能发家致富。

    我享受地对白千赤说:“这这这......在往上按按,对,就是这,用点力。”

    这时我才发现站在案发现场外的警卫正用一种怪异的神情看着我,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一边手已经握住了呼叫器,另一边手按在警棍上,随时准备着应付我的异动。

    我都忘记了他看不到白千赤这回事,自得其乐地和白千赤说着话。完了,估计是被当成神经病看待了,他估计是认为我发起疯来会破坏现场所以才这么警戒着。我尴尬地对他笑了一下,拉着白千赤就往电梯口走去。进了电梯我才放心地和白千赤说起话来。

    “哎呀,你刚刚怎么不提醒我注意一下刚刚在那站着的警员。”我埋怨地看着白千赤。

    白千赤无奈地对我说:“我以为你注意到了。他这么大一个人杵着在那你会看不见?你还一直叽叽喳喳问个不停,我还以为你已经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了。”

    我咬着牙踩了白千赤一脚,他立刻发出“啊”的一声叫,不解地看着我,“你踩我干嘛?你以为我没有痛觉吗?”

    我瞪了他一眼,生气地说:“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可以,可是刚刚的那个是警察啊!万一他把我当作扰乱公共秩序的精神病患者带走了怎么办?”

    “怕什么,你被带走了不是还有我吗?我会回去叫咱妈把你带回来的。”他贱兮兮地看着我笑。

    我心里还是对他不提醒我这件事很生气,不过他刚刚提到我妈,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昨晚我忘记打电话给我妈告诉她我不回家住。完了完了,这下完了,要是她以为我夜不归宿是和别人出来玩,她一定会把我打死的。之前她就在我耳边念叨了好几次了,说我已经嫁人了,以后要守妇道,要三从四德,不能再和以前一样一高兴就住在朋友家不回去,要是有什么事非得留宿在外一定要告诉她。昨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一波接着一波的,救下了董学良开房时又遇上了死人,加上我和白千赤两个又你侬我侬急不可耐就忘记了和妈妈说一声,这下完了。眼看上学的时间也过过了,去学校肯定是要被通知家长的,我和白千赤的事情在学校也解释不通,去学校肯定不行,那就得回家。但是回家又要面对我妈劈头盖脸的一通骂,一想到我妈发脾气的样子,我就害怕。

    “死鬼,我昨晚和你来这忘记告诉我妈了,怎么办?”我抓着他的袖子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能怎么办,回去和你妈解释清楚不就好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那个急性子,她能好好听我解释吗?她会用藤条把我打个半死的。要是我死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会跟着我死得,你不能见死不救。”我紧紧抓着他的袖子看着他。我已经决定了,要是他说出一句让我自己解决的话来,我就对他撒泼耍横逼着他帮我。

    他看着我一副像是要死了的可怜模样,轻轻地摸了一下我的头,“别担心了,我陪你回家。我替你和咱妈说情,这总行了吧?”

    我像小鸡啄米一样笑着点了点头。正好电梯到了一楼,我就直接去了前台办好了退房手续出了酒店门口才继续和白千赤说话:“那我们现在就回家吧?我怕回家晚了,我妈担心。”

    “急什么,你不是说饿了吗?先去找东西吃吧。”白千赤牵着我的手就要走。

    我被他拉着往前走,“你又不饿,你干嘛这么着急我吃不吃东西?”

    白千赤用手指推了一下我的脑袋,“我怕饿着你.......肚子里的孩子。”

    “哦!你就关心我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没有孩子你是不是早就腻味我了?”我假装吃醋地对白千赤说。

    “你你你......”白千赤歪着头无奈地看着我,一副吃了憋的样子,“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了,你怎么这么幼稚。都这么大的人了,已经是要当妈妈的人,怎么还要和孩子争宠?我要是腻味你了,昨晚我们俩是在酒店干嘛?玩打豆豆的游戏吗?”

    我的脸被他说的这番话一下就弄得羞红,用手轻轻地拍打他的胸膛,娇羞地说:“死鬼,你真讨厌。我忘记昨晚我们做了什么了,哼。”我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他俯下身子靠近我的耳朵,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你是不是想我现在帮你回忆一下,昨晚我们......”

    我一把将他从我耳边推开,“不用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我饿了,我们去找吃的吧。”说完我就自顾自地向前走去离我们昨晚居住的酒店不远处有一家羊肉米线店,我大老远就闻到那一股子羊骚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走到店面前,那扑鼻的羊肉浓汤的味道顺着我的鼻腔钻进了我的身体,原本只是饿的感觉现在变成了极度的饥饿,我的双腿就站在这店面门口走不开了,今天要是吃不到这碗羊肉米线,我是哪里也去不了,什么事也干不了的。

    白千赤很快就跟了上来,站在我身边问我:“怎么,不进去吃?”

    我摸了摸瘪瘪的肚子,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可怜兮兮地说:“我发现我没有钱。”

    白千赤叹了一口气,从袖口拿出一张红彤彤的毛爷爷对我说:“这是黑无常留下最后一张纸币了,我是没有人间的货币的,所以......”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昨天出门太急,没带钱。你一个阴间的王爷怎么不能像电视演的那样一下子变出很多钱呢?”

    “你想什么呢?我们要是随便变出很多钱是会扰乱人间的货币秩序的,人间要是发生动.乱,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阴间也不会好过。”白千赤训了我一顿。

    我低着头没说话,毕竟他说的句句在理,不对的是我,我也没什么可以狡辩的。再说了,现在我的手上有钱,我才不管这么多,先饱餐一顿。

    “老板,我要一份羊肉米线,大腕的,加多点辣子。”我找到一个位置坐下就冲着老板大喊。

    “好的,您稍等哈!”老板远远地就朝我喊道。

    白千赤拍了拍我的肩膀不高兴地说:“你现在怀着孩子,怎么还吃这么多辣的,这样对胎儿不好。”

    “怎么不好了?辣椒活血!”我也不高兴地顶了回去。我从小就喜欢吃辣椒,这羊肉米线就是要往里面加很多辣椒吃起来才爽,怀孕了就不能吃辣的这算是什么歪理?再说了,我见别人怀了孩子还照样吃麻辣香锅,别人怀的还是肉体凡胎呢?怎么到我这,怀了个据说是了不起的阴胎,就连辣椒都吃不了啦?

    白千赤看我坚持的样子,一把就从我手上抢过了那张毛爷爷,“你要是非要加辣椒,那这钱我就不给你了,你这羊肉米线也别吃了。”

    我嘟着嘴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你非得这样对我吗?”

    “你要不就吃不辣的羊肉米线,要不就都别吃了,回家吃家里的饭菜。”他一点也不打算让步的样子。

    我看着周围的食客捧着大碗的羊肉米线,“嗖嗖”地往嘴里送着,每吃一口还要表现出一本满足的样子。看得我真是心生羡慕,实在舍不得什么都不吃就离开这间店子。

    “老板,刚刚我要的羊肉米线,不要加辣椒了。”我有气无力地对老板喊道。

    “好咧。”老板笑着回答。

    我看了一眼白千赤的表情,又看了一眼他手上的毛爷爷,手一点点地向他的方向伸出,朝他使了个眼色。

    他很快就把钱又重新放到了我的手中。

    老板很快就把羊肉米线给我端了上来,我吃着没有辣椒的羊肉米线总觉得清汤寡水的,吃得我很是难受。

    白千赤看着我不好受的样子只好从隔壁桌给我拿了一丁丁点辣椒放在我的碗里,对我说:“这次就让你吃这么点点,下次就再也不让你吃了。”

    我一副像是得到了施舍的样子感激地看着他,迅速地拌了拌我的米线,大口地往嘴里送。

    “你慢点吃。”白千赤给我擦了一下嘴角,“我不是不让你吃辣椒,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阴气也会一天天地加重。辣椒是主阳气之物,人间就有在门口挂上辣椒避邪的习惯,你继续吃辣椒会影响孩子的发育。阴阳相冲,对你也不好。”

    “那我以后不吃了就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