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29章 离开王府

    她缓缓地把手上握着的藤条放下,冷冷地对我说:“不辩解了吗?不再为你昨晚的所作所为找借口了吗?你既然一个字都不愿意说,那就走吧。”

    房间的气氛凝固成冰霜,我和妈妈就这么僵持着。

    “妈。”白千赤一脸贱兮兮的笑着现身在妈妈的身后。

    “啊!吓死我了。”妈妈一边用手拍着胸脯一边大口喘气调整着呼吸,“哎哟,你是想吓死我吗?”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想要把你吓死呢?”白千赤一副孝顺郎儿的模样站在妈妈的身后给她捶背,“妈,您这样的人一定会福寿绵长,长命百岁的。”

    “就你嘴最甜,要是真的能长命百岁就好了。”

    “妈,我说的都是真话,你怎么能当作是我哄你的话随便听听呢?”白千赤手上的动作仍旧没有停下,“妈,昨晚安眉是真的和我在一起呢,您就别生气了好不好?您看您生气的时候眉头都皱起来了。”他把手轻轻地按在了妈妈的眼角,温柔地说:“妈,像您这样的美人,上天就是优待,一点也没有老去的痕迹。您要珍惜这张美丽的脸,不要再皱着眉头了,笑一笑嘛!”

    妈妈“咯咯”地笑了起来,“你呀你,嘴里是含了蜜饯吗?这话都甜到我的心里了。你昨晚真的和眉眉在一起?你不是因为我生气了,所以故意说谎偏袒她吧?小白,妈和你说,虽然你不是人,但是妈真的很喜欢你这个孩子,也很满意你做我们家的女婿。妈不是那种是非不分偏袒自己女儿的人,如果安眉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妈绝对不会偏帮她的。”

    “你就放千百个心吧,妈。”白千赤笑得那叫一个开心就像是找到了什么宝物一样,“妈,我们俩感情好着呢,安眉是绝对不会出去找别人的。再说了,不是还有妈您帮我看着吗?有您看着安眉,我放心。”

    “我是不是可以起来了?”我幽幽地问了一句。

    妈妈瞥了我一眼,神情复杂的样子,说不出是因为误会了我而感到愧疚,还是自责,声音特别小的对我说:“你先起来吧。”

    或许是跪得有点久,我的双脚竟然酸得使不出力气来。妈妈看着我困难地挣扎着的样子,伸手扶了我一下,小声地对我嘀咕着:“你早说和小白在一起不就好了。”

    此刻我的心真是有苦说不出啊!我刚刚说了那么多次我是和白千赤在一起,妈妈就是不相信,非要白千赤现身她才愿意相信我。现在反过来怪我自己不解释清楚。哪又这么冤枉人的。

    白千赤倒是很开心,一嘴一个“妈”,叫得比我叫了快二十年的人还要顺口。跟在妈妈的身后,左一句“妈,要不要我帮忙?”又一句“妈,您累不累,要不要我给你按按摩?”把妈妈哄得那叫一个开心。

    看着妈妈这么开心的样子,也就懒得再和妈妈争辩刚刚那场误会了。多久没看到妈妈笑得那么开心了?是从回了白旗镇之后吧。爸爸去世,安姚被害,我又去了阴间,接二连三的事情都压在妈妈的肩上。即使妈妈一句也不说,我还是能感受到妈妈脆弱的心已经承受不住了,要是白千赤能够哄妈妈开心,让她忘了那些过往的不快,我就算受点委屈也没什么。

    晚饭过后,我没有留在客厅和他们一起看电视而是独自一人回到了房间里。我前脚刚进了房门,后脚白千赤就跟着我走了进来。

    他坐到我的身边,卖乖地问:“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白千赤这根本就是明知故问,看着我被妈妈责骂成得狗血淋头,可是他就是不现身帮我解释清楚,一定要等妈妈表明了不会偏袒我的态度,他才出现。我不生妈妈的气是因为妈妈不知道实情,她也看不到白千赤,可是白千赤这样做,让我有一种被他下套的感觉。之所以刚刚没有表露出来单纯就是因为我不想妈妈因为我们两个的事情为难,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在这里,我实在是不想给他好脸色。

    在我的心里我从来都是真心实意地爱着他的,我也希望他是这样爱着我的。之前因为董学良我和白千赤已经闹过一次不愉快了,那次是我不对,我已经向他道歉了。但是我真的接受不了他动不动就对我猜忌,现在还要联合妈妈来对我盯梢。难道我安眉在他眼里就是一个这么一个水性杨花的人?难道我嫁给了他白千赤,就要过着这样委屈的日子吗?

    “我哪里敢生你的气,你是阴间的王爷,在我家还有我妈护着你。”

    他凑到了我身边抱着我说:“你真的没生气?”

    我瞪了他一眼,拨开了他的手,语气淡漠地对他说:“我要睡了,累。”

    或许是因为我的态度刺激到了白千赤,他激动地抓着我的手黑着脸看我,“你生气了为什么不愿意承认,有什么事情不能说清楚吗?”

    “是,我是生气了怎么样?”我站了起来冲着他大喊。白千赤这样的态度让我心中的怒火“蹭蹭”地往上冒,就算是消防车来了也扑灭不了。难道他就一点也不懂我的心吗?我为什么生气这样的问题他还要问我吗?

    “咚咚咚”房间的门被敲响,随后传来了妈妈的声音,“安眉,你们怎么了?”

    我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呼了一口气对妈妈说:“妈,没事,你别担心了,去陪姥爷看电视吧。”

    过了一会儿,门外没有再传来妈妈的声音,我才继续开口说话。“白千赤,你觉得我对你生气,其实我是对你失望,失望透顶。从董学良出现的那一天开始,你就对我猜忌,刚刚我被我妈冤枉的时候你愣是看着我跪着,狠着心不现身,就是想看我妈的态度,有了我妈的帮助,你就能更好的看住我。我知道,你心里觉得我不是真心想要和你在一起,我是怀上了你的孩子,而且为了活命,迫不得已才和你在一起的。所以你觉得所有出现在我身边的男人都会把我带走,就算不是董学良还会有别的男人,是不是?”

    “我......”白千赤不知所措的样子,或许是因为我说了什么话刺到了他的心里去。

    “你是承认了吗?承认对我的不信任?”我的心就像是被扔到了冰河里冷得刺骨。

    “你觉得那是我对你的不信任是吗?”他像是失了魂一样看着我,“我是爱你,太爱你了,你难道不懂吗?那些猜忌和不安都是因为我对你的浓烈的爱而形成的占有欲,我不想你靠近除我以外的其他男人。”

    “我身边就出现了一个董学良,我也没和他有什么不轨的事情,你就对我这么猜忌。那你呢?你在阴间有那么多的妻子,你就不怕我吃醋?就不觉得我会难过吗?”我紧紧攥着拳头,忍住眼里的泪水看着他。

    我们两个就像两头害怕受伤的小兽,明明深爱着彼此,却要在自己身上戴上尖锐的刺保护着自己,想要彼此拥抱的时候却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伤害了对方。

    他看着流泪的我,眼里多了一分柔情,抱住了我,“这件事是我错了,我们不要再这样争吵下去了好吗?至于你说的那些我在阴间的女人,我现在就可以回去遣散她们。以后整个王爷府就只有你一位王妃,你是我白千赤今生今世最爱的女人,也会是唯一的女人。”

    白千赤的话就像是细软的鹅毛轻柔地拂过我的心,什么委屈难过伤心,都比不过白千赤的一个拥抱,比不过白千赤在我耳边说的那句“爱我”。

    或许女人就是这么肤浅的生物,在爱情里面永远拿不出一个强硬的态度来,所以诗经里才会这么说,“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我已经彻底地中了白千赤的毒,我甚至怀疑是他用了什么阴术迷了我的心智,可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如果这是一个温柔的陷阱就让我陷进去好了。

    “还生气吗?”白千赤温柔地在我耳边问。

    我还在抽泣着,带着哭腔回了声,“嗯。”

    “你再这样哭下去,我会难过的。”说着白千赤就对着我的嘴亲了下来,双手紧紧地环抱着我,不留一丝空隙。

    我感受着他的气息,沉浸在他所带来的温柔,渐渐地停止了抽泣。

    “你真的要遣散府里的那些娘娘们?那她们以后会怎么样。”

    白千赤捋了捋我耳边的发丝,“她们?你这么关心她们做什么?”

    “他们这么的爱你,要是离开了你,以后怎么办?”

    “怎么办?阴间那么大,她们高兴去哪去哪,我管不着。在我心里只要你开心,什么都无所谓。”

    白千赤说的这一番话轻巧得就像是丢掉玩腻了的玩具一般,完全不在乎那些在王府里等待着他的女鬼们心里的感受。我想到在王府里见到的那么多个女鬼,每一个都是真心实意地爱着白千赤,她们对白千赤的爱绝对不会亚于我。有时候想想她们年纪轻轻就死了,在阴间能依靠的就只有白千赤一个,要是白千赤抛弃她们,她们要何去何从?我怎么能因为自己那点自私的占有欲就让她们离开白千赤?而且白千赤要是遣散所有的妃子,浅月也得离开王府。浅月是我的朋友,我舍不得也不能让她就这么离开王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