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30章 谁死了十年?

    “死鬼,你还是不要遣散那些女鬼了,她们要是因为我无家可归就太可怜了。”我低着头,咬着嘴唇低声说,不知道为何,我担心他会训斥我,因此不去看他的双眼。

    谁料想他温柔地摸着我的头,开口道“你要是不高兴,让她们走就是了。我会给她们足够的补偿,让她们以后也过得和如今一样荣华,你不需要因为这个自责,这不是你的错。”

    “我我我......”我看着他宠溺的神情,顿了几秒,“我只是不愿意看到和我一样爱你的她们落得被抛弃的下场。”

    我把头靠在他的怀里,柔声说道:“再说了,你都已经活了千年,想要靠近你身边的女人怕是有成千上万这么多,我要是每一个都去嫉妒,那我这一辈子不就是光嫉妒你的女人,都不用做别的事情了。我可没有你这么善妒。说真的,我在乎的不是你以前有多少个女人,就算你以前的那些妻子一直在王府里也没关系,只要你爱我,一切都不重要。”

    “我会一直爱着你,一直守护在你的身边永远不离开。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再娶别的女人,今生今世,你就是我白千赤最后一个女人。”话音一落,白千赤一把将我抱起,轻轻地放在床上,靠在我耳边轻声说着:“我们两个来回忆一下昨夜的美好吧。”

    这一夜,月光透过窗户的玻璃洒落在房里,我和他在皎洁的月光下相拥而吻,彼此缠.绵。或许是夜太深,又或许是四月的春花的味道太过芬芳,沉沉睡去的我看见了漫天飞舞的彩蝶和遍地的花朵,白千赤牵着我的手,走在阳光下。不知道为什么,他回头对我笑的那一刻,我觉得这世间的花朵,都不如他一个在我心中来得美好。

    第二日清晨,我迷迷糊糊之间听见了白千赤和谁交谈的声音,睁开眼就看到鬼差三个站在床边正在汇报什么。

    大概是昨晚我睡的太沉了,以至于我醒来脑袋里空荡荡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们几个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我的房间里。我努力地在脑海里思索了一遍三个哲学问题: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忽然,我的脑海里闪过了我和白千赤在月光下香艳的画面。一道惊雷劈进了我的脑袋,我昨晚和白千赤......那我现在是不是没穿衣服呢?我的天啊!白千赤怎么能那么心大?就让他们在我的房里和他们汇报工作?拜托,就算黑白无常他们不是外人,但是我们终归男女有别好不好?难道把我裹在被窝里面就可以不怕我走光了?万一我睡相不好,一腿就把被子掀开了怎么办?

    ,不对不对,这件事好像也不能怪白千赤他这一个鬼在我家好不容易才被我妈接受了,要是鬼差三人同时出现在客厅里,似乎也不是很好,要是把我妈再下出个好歹怎么办?转念再一想,他可以隐身不让我妈看见啊,为什么一定要在我的房里汇报。有没有搞错?此刻我的心里犹如万马奔腾而过!

    黑白无常他们三个还在和白千赤汇报着阴间发生的事,没有注意到我已经醒了。我现在要是装睡,直到鬼差他们离开是不是就会不那么尴尬?对对对,就那么办好了。这个想法还没活过三秒就立刻被否决了,因为我是一个要上学的高三学生,我昨天就没有上学,今天要是再不去上学,就一定会被班主任抓去办公室当着全年级的老师的面批评教育。如果真的这样,我就真的没脸再去上学了。

    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我犹豫不决,想不到该怎么解决现在的尴尬场面的时候,黑无常向我的方向瞥了一眼,那一刹那,我的大眼睛和他的小眼睛四目相对,电光火石交汇在一起。我拼命向他眨眼使眼色,让他不要告诉他们我已经醒了。网络上那句流行语怎么说来着: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黑无常就是一个赤.裸裸的猪队友!他看着我眨巴的双眼惊讶地说:“千岁小娘娘,你怎么眼睛一直眨个不停?是不是眼睛不舒服?”

    完了,这下在场的所有鬼都注意到我了。

    白千赤关切地回过头来看着我说:“你醒了?眼睛怎么了,是因为昨天的事所以干涩吗?我们家也有治眼睛的药,我让他们回府里取。”

    我一听连忙尴尬地说:“不用不用,我就是刚睡醒,没适应光亮。”

    “安眉!都几点了你还不起来!”妈妈的声音透过墙壁刺破了我的耳膜。我心下大惊,忘记了在场的鬼差三个,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就在这一瞬间,盖在我身上的被子瞬间滑落。

    就是这一刻,我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要是我的身体就这么被他们三个看光了,我们以后还怎么愉快的做朋友?

    但是这种担心在下一秒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因为我发现我身上的衣物都已经穿戴整齐,可以直接出门了。

    我惊讶地看着白千赤说不出一句话。老天啊,你这是给我多刺激的感受!

    白千赤用手把我张得大大的嘴巴给合了起来,悄悄地在我耳边说:“他们几个进来的时候我就用阴术帮你穿好衣服了,你不用太感谢我,因为你的身子只有我能看。”

    “什么嘛!”我推了一把白千赤红着脸冲出了房门。眼看着我又要迟到了,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抓了一根油条胡乱的塞进嘴里,就冲出出了门,径直的往公交站跑去。

    我跑得气喘吁吁,累死累活才赶到公交站,白千赤和鬼差三个早就慢悠悠地等在那里看着我。

    “千岁小娘娘好。”鬼差三个见到我还是毕恭毕敬地对我鞠了一躬。我却一点和他们打招呼的心情都没有,只顾着大口喘气。等我缓过来的时候,公交车就来了,我们一人四鬼霸占了公交车的后面整整一排。幸好那天车上人不多,不然有人看不见他们坐下来,真不知道会是什么局面。

    车缓缓启动,起初谁也没说话。我担心我一人坐在后面嘀嘀咕咕,会被人当作神经病。好在后来人越来越少,我们即便是说话也没人听见。我于是就问他们几个:“你们几个今天早上在讨论什么?我就听到了你们说什么死了十年什么的,谁死了十年?”

    白千赤非常顺手地就把我揽到了他的怀里说:“没什么,就是那个酒店里的事。之前我不是说那个老头和那个女孩不是同一个时间死嘛,所以我就让他们几个回阴间查。结果查到那个女孩雯雯十年前就死了。”

    “十年前?”

    我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声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问白千赤:“那个女的和我一样吃了还魂丹?”

    白千赤白了我一眼说道,淡淡的说:“怎么可能,哪里有那么多还魂丹可以让别人随便吃。你的还魂丹是我花了多大的努力才求得的你难道忘记了?”

    好吧,我是她的女人,自然有一些优待。看着白千赤那一脸的霸气,即便阴森苍白却也帅的不可方物,我承认,我痴迷,一时之间竟然脸蛋又红了。白千赤微微一笑,捏住我的下巴想亲我,售票员突然喊了句:“前面有下车的没?”

    “没,没有!”我尴尬,忍笑的砍了他一眼,低声说:“说正事呢!”

    “好,你说!”他抿唇,微微眯起眼睛。对于白千赤来说,那几个鬼差纯属空气,若不是顾及我不好意思,怕是在鬼差的面前做什么都是面不改色。可我不行,总觉的他们几个都是阴森森的顶着我呢!

    “那这个女的是因为什么已经死了还能活着出现在人间。难道是传说中的借尸还魂?”

    我看着鬼差他们几个继续问:“雯雯是不是你们地府的公职人员,出公差的?”

    我的问题似乎让他们四个都惊讶了,几个鬼交换了下眼神最后决定让白无常出来和我解释清楚。

    “回千岁小娘娘,雯雯不是我们地府的公职人员,我们几个已经审查过了,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没错,至于她为什么没有在死了之后被我们的同僚带走顺利投胎,我们几个还没有调查清楚。我们地府的鬼差如果要出公差是要经过严格的审查和监督的,像这样和人类在一起的,上下几千年都没有出现过一例。”白无常一本正经地和我解释了好大一会儿,我听着好像就听出了一个重点,那就是雯雯不是地府的鬼差。我着急地问他们:“那雯雯到底是怎么多活了十年的,难道真的有逆天改命之术?”

    白千赤一声不吭的听了我的话,脸上尽是不屑的表情,他冷哼了一声,“哪里有这么邪乎的东西,你不要胡思乱想,那个雯雯肯定是一个活死人。这座城市真是越来越热闹了,不仅阴人聚集还有活死人出现。本王倒是想看看他们是想要做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