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0章 活死人

    ““活死人?什么是活死人?”我疑惑地看着白千赤问。

    “活死人就是已经死去的人,被人施以阴术,当作活人养着。这种活死人一般都会听从饲主的话,饲主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会做什么。原本活死人这种阴术是从江西赶尸人的赶尸术演变而来,形成一种更高级的阴术。像懂得养活死人的高人,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看到过了,还记得上一次看到还是在清末的时候。那个时候世道乱,清政府做了帝国主义的走狗,民不聊生,为了自保,一些世代养鬼的大家族不得不豢养活死人替家族办事。能从那种混乱年代**下来的家族绝不仅仅是靠家族雄厚的财力这么简单,还要靠很多不为人知的阴术。”

    白千赤这么一说,我就想起了董学良之前说过的话。他说他们家之所以能积累那么多财富都是因为家族世代养小鬼,出事的酒店又这么巧是他家的连锁酒店,莫非是?

    “死鬼,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我们住的那家酒店,是董学良他们家的。你说会不会是董学良家养的活死人?”

    “董学良?那个小子的家族,是要好好调查一下。你也给我离他远一点。”白千赤摸了一下我的小腹,“我们的孩子绝对不能受到一点伤害。”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小声地对他说。还好今天车上没有很多人,所以也没人注意我的动作,要不然别人非得以为我脖子歪了。

    “我还是不能放心,我等一下就回阴间去调查一下董学良的家族,顺便打探一下是有什么高人来了这座城事。你也想一下有谁可以带我们去警局,我想去仔细看一下那具女尸。”

    “为什么?那具女尸我们不是已经看过了吗?还有什么问题?”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死鬼他要想看女尸自己去看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我找关系呢?

    白千赤似乎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笑着说:“我是不知道那具女尸具体的位置,所以才想让你托关系找一下,毕竟这是人间,我的阴术还是有所限制的。至于那具女尸,既然已经证明她是活死人,那就不止她一个活死人,说不定我们能在她的尸体上发现什么线索。如果我们根据着雯雯尸体上的线索找到了这个高人,说不定我们还能问出千年女尸孩子的下落。”

    我先前还在疑惑白千赤是因为什么才对这活死人这么上心,原来还是为了帮高莹。“我记得高莹的舅舅好像是我们市的公安局局长,既然你是为了帮高莹,我想他一定会帮忙的,等一下我就和高英说。”

    商量好一切之后,白千赤就和鬼差几个回阴间,我独自一人去学校上课。我还没走到校门口,大老远就看到班主任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着寻找什么。

    我看到他的脸就心虚。昨天一天都没上课也没给班主任请假,还不知道他会用什么办法对付我呢。现在看到他,还是假装没看到绕着走好了。我低着头,离班主任站的位置远远的,混在人群中往学校里走。刚走过校门口,还在庆幸班主任没有发现我,下一秒,我的肩膀就被一张大手抓住。

    班主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安眉,你见到我怎么还绕着走?”

    “那个......老师......我没看到你。”我转过身看着班主任怒气冲冲的脸尴尬地笑着。

    “没看到?真的没看到还是假装没看到。”班主任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不管你到底是真的没看到还是假的没看到,你现在给我到班主任办公室去等着我!”

    看来班主任是铁了心要在上课之前收拾我了。我本来还想着,等一下找个机会和老师认个错,写个检讨,逃学的事就算过去了。

    我小声地回了班主任一句后立刻往班主任办公室走去。

    以前班主任办公室是和教室在同一栋楼,说是为了方便管理学生。新校长上任之后觉得班主任办公室离学生太近,学生总是肆无忌惮地走进走出不成体统,在那之后班主任办公室就和科任老师办公室放到了学校的综合办公楼里。

    这栋楼是学校以前的老教学楼,后来才改造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平时是最不愿意往这栋楼来的,不仅仅是因为大家不愿意看到老师们,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新校长上任后,这栋楼就开始有闹鬼的传闻。

    大家都说是以前的校长冤魂不散,我是在阴间见过以前的校长的,肯定不是他的冤魂,至于综合办公楼的那些传闻同学们说的神乎其神的,我也开始有点相信了。走到综合办公楼的楼梯口的时候,我就感觉这楼里的气氛不太对,四五月的天气,竟然有寒气渗透出来。

    我看着楼道里的宣传标语“学好科学知识,争做新时代的好公民。”深呼了一口气,拉上校服外套的拉链就往三楼走去。

    因为是早上,其他班的班主任都去了教室里看着学生们早读,整个高三班主任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我百无聊赖地坐在班主任的位置上等着他的到来,无意间发现了我们班学生信息表,顺手就拿起来看了一眼,翻到董学良的那一页的时候发现,上面除了董学良的名字照片,其他的任何信息都没有,就连最基本的家庭住址和家庭成员都没有。这么一看,我突然想起关于董家的信息的确和别的财阀家族不一样,怎么形容呢?就像是被什么人故意掩去了一样,唯一知道的就是董家家主也就是董学良他爸爸是KG的董事长,但是董家的其他信息却是一点也没有被泄露过。要不是这一次董学良转学来我们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别说是我们,连财经界的人都不知道董家原来还有一个儿子。

    董学良的家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又是怎么能小无声息地发展壮大起来?还有,最近发生的种种诡异的事件到底是不是和他们家有关,我一定要查一个水落石出。

    “卡兹”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我一下子就从班主任的凳子上弹了起来。班主任从外面推门而入,坐到了位置上。

    班主任开口就问我昨天为什么不来上学,我支支吾吾地扯了一个谎告诉班主任我昨天是因为急性肠胃炎才没来学校。谁能想到班主任昨天已经打过电话给我妈妈了,而且妈妈还直接告诉班主任说我前天出去到昨天下午才回来。最最关键是,妈妈压根没告诉我班主任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我毫无准备地就过来面对班主任挖好的陷阱,“扑通”一声就跳了下去。

    我的谎话一说完,班主任就瞪着他的小眼睛对我说:“安眉,我平时看重你,是觉得你这个孩子乖,不撒谎。没想到你上了高三就变了一个样子,都学会逃学撒谎骗老师了。”

    “老师不是这样的,是......”我还想多解释一下,可惜多说无益,班主任压根不愿意听我的解释,而且我也的确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借口了,只能乖乖地接受班主任让我去扫综合办公楼的女厕所这个惩罚。

    班主任还特别好心地对我说:“安眉,老师看在你是初犯的份上,给你个轻一点的惩罚,我们这一层的女厕所,平时也没什么人去,你就打扫打扫,到时候我会让清洁工阿姨去检查的。”

    当时我的内心真的是五雷轰顶,为什么不让我去写检讨,一定要让我洗厕所,我有轻微的洁癖,我接受不了啊。可惜这些内心独白我还是没有敢和班主任说,拿着一把拖把就往女厕所走去。

    综合办公楼的三楼除了三个年级的班主任办公室设在这里,其他房间都已经空着,加上这栋楼以前的设计是不太透光的,楼道都是昏暗的,就算是白天也要开着灯才能看得见。一路走过,总有种两旁空荡荡的教室有人在看着我的感觉。

    我紧紧地拿着扫把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不要害怕,你是一个去过阴间的人,这里就是有点黑,不用害怕。

    虽然这么安慰着自己,但是心里还是害怕得不行,脚步不自觉地加快,想要赶紧结束这一次的打扫就赶紧离开这里。

    看到女厕所里干净的模样我心里不禁欣慰了一把,果然还是班主任疼我,说很轻松就很轻松。这里面就没有多少人来过的痕迹,最多就是把隔间里的垃圾倒掉,再拖一下地面,擦一下洗手台的水迹我就可以走了。

    说干就干,我撸起袖子就走进了女厕,把每一个隔间的垃圾都装到一个大黑塑料袋里,再用拖把拖了一遍里面的地面才走出外面洗手台的位置准备擦拭洗手台的水迹。

    说来也奇怪,我们教学楼的卫生间是没有镜子,但是这里却有一面大大的镜子。我总归还是一个女生,臭美的习惯还是有的,站在镜子前不自觉地就开始梳理头发,整理一下衣服。

    突然,我看到镜子里的我和我的动作不是一致的。

    我此刻的动作已经停了下来,镜子里面的我还在不停地整理衣服,整理完衣服“我”还对着镜子笑了。我百分百能确定镜子里的“我”就是我,她冲镜子笑的那一下就是我最常做的动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