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4章 董半仙

    “不是这样的。”我伸出手抱住了他,“就算你没有心跳,我也能从你的一举一动中感受到你爱我的心。我知道你难过了,你不用否认。对不起。”最后“对不起”三个字我说的特别小声,只够他一个听到。

    他身子微微地颤了一下,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只要你知道我的心就好。”

    我们无视了身边还站着的三个鬼,腻腻歪歪地说了好一会儿情话。等我反应过来瞥了他们一眼才看到他们三个齐齐举起双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但是手指缝却张得大大的在看着我们两个。我不好意思地推了一下白千赤,示意他旁边还有三个鬼在看着我们两个。

    白千赤轻咳了一声,回过脸问鬼差他们几个,“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雯雯的死因和埋葬的地方都找到了吗?”

    白无常站了出来,“回千岁爷,我们调查了十年前的所有卷宗,雯雯这个姑娘在十年前因为感染风寒加上没钱医治,小病变作大病,拖了小半年因为脑炎去世了。后来她的尸体似乎是被埋葬在了她爷爷房子后面的小树林里了。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以前负责的那个鬼差据说是因为没有找到雯雯的魂魄算作失职,被调到地狱去了。所以靠着卷宗遗留下来的资料就只有她爷爷家的地址而已。”

    “有地址就够了,我们明天去一趟,探探虚实。”说完,白千赤就招了招手打发鬼差他们几个走了。

    “都十年了,还能找得到吗?”我小声地嘀咕着。其实我的内心是不想去找雯雯被埋葬的地方,一听白无常说那个地方我就知道是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还记得上次去找千年女尸的家里那一次,我吐得胆汁都出来,这一次再让我经历一次那样翻江倒海的痛苦,活着不如死去啊!

    白千赤看出了我心里的不情愿,摸了摸我的头温柔地说:“这次我会用阴术护住你,不会让你再像之前那样吐个不停的。”

    第二天清晨,我们两个一大早就要出门,白千赤说为了方便照顾我就不再隐身,化作了一个现代少年的模样。我一开始还担心他会被识破,后来听说他去求了一个药丸,可以暂时凝成实体,不怕被人碰到。

    我第一次看见他穿现代衣物的模样,干净的白色卫衣搭上利落的牛仔裤,牛仔裤两边还有条纹作为点缀,头上还带着一顶白色的渔夫帽,显得年轻率性十足。没想到他好看的眉眼配上短发显得更加英气了,我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他就得意地对我笑着说:“是不是被本王英俊潇洒的模样给迷倒了。”

    我翻了一个白眼给他,没说一句话。一推开房门就看到妈妈拿着一把菜刀对着我们。我连忙后退两步,害怕地看着妈妈,“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我?”妈妈收起她手上的菜刀对我们两个笑着说:“小白不是说你们今天要去郊游嘛。妈给你们做了便当。你们先吃早餐,等一下,妈马上就弄好了。”

    郊游?我疑惑地看着白千赤,他挠了挠头无奈地说:“我昨天和姥爷看电视的时候说漏嘴了,总不能说我是带你去找活死人吧?那就当作是郊游咯。”

    我叹了一口气,看着妈妈忙里忙外的背影,只能认同白千赤这个提议。

    吃早餐的时候,妈妈看了白千赤好几眼,“小白,妈觉得你今天这样比以前好看多了。”

    “真的吗?”白千赤眨巴着他的大眼睛问,嘴角早已压抑不住他内心的高兴。

    “你这样一打扮起来,和我们家安眉般配多了。难怪我以前总觉得你们俩站在一起有哪里不搭,原来是你平时的造型的原因。”说着妈妈就朝白千赤这边走来,“你看你额前的这些头发还要再剪剪,男的还是要露出大脑门才好看。还有你这衣服太素了,以后不要穿白色的,红色倒是挺好看的,你长得也白净,和红色一定能搭配起来。”妈妈越说越激动,眼看是要把白千赤从头到脚的搭配都评价一次,要是让她这么滔滔不绝地说下去,指不定会说多久。

    “妈,你不是说给我们做了便当吗?”我打断了妈妈的评说。

    妈妈拍了一下手说:“哎呀,你看我都忘了。”说着就往厨房里拿出一个便当盒递给我,“拿着,饿的时候就拿出来吃。”说着她又转过脸对白千赤说:“小白,你这裤子......”

    我看妈妈这评价的架势有点刹不住,再一次打断妈妈的话,“妈妈,我们要赶车,不然就晚了。”说完连忙拉着白千赤的手就要走,走得时候还不忘对妈妈说:“妈,我们走了,谢谢你的便当。”“你怎么不让妈多说两句?”被我拉出门的白千赤不解地问。

    “再让她说下去我们还要不要出门了,你又是不是不知道我妈这个人,要是说起话来,话匣子关都关不住。”我一边说话一边招手叫了辆出租车,上去就对司机师傅说:“我们去恭蠡县驿马村。”

    “恭蠡县?两位是去探亲?”司机师傅启动引擎就热情地开始和我们拉起了家常。

    白千赤一上车就一言不发地坐着,只有我笑着回司机师傅,“我们是去找人。”

    司机师傅一听到我们是去找人就开始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找人啊?亲戚吗?那个县最近在搞开发,要是你们亲戚在开发区里,能拿到不少拆迁款吧?唉,当年我是拖了关系又花了钱才从乡下转出城里的,早知道有今天我就呆在乡下了。拿着拆迁款我可不就是百万富翁了吗?那还用得着和现在这样早起贪黑的拉活。”

    城市里的出租车司机似乎又说不完的话也有抱怨不完的事情,上到国家大事小到家长里短,他们总是能和乘客扯上一路。白千赤不屑于参与人间的这些俗事的讨论,早就闭上双眼不搭理我们,我倒是和司机师傅聊得愉快。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个庞大社会机器中的一个小齿轮,每一个齿轮都推动着社会的发展。出租车司机就是一个神奇的小齿轮,他们总是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能够知道方方面面的小道消息,比如带我们走的这一个出租司机师傅就告诉我们一个关于驿马村的传闻。他是听一个之前来城里看病的驿马村村民说的,那个村民说他们村里最近在闹鬼,有人看见了十年前死去的女人又回来了。大半夜的,穿得很好看,风风光光地就回来了。村里人都说是她生前做了好事,在阴间当了阎王的娘子,特地回来看看她以前生活过的地方。现在那个地方的人都说是阎王娘娘回来保护他们,纷纷集资想要给她重新修坟。

    “阎王娘娘?”我用余光看了一眼白千赤,白千赤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对我说:“阎王那家伙近十年都没娶过女人呢!”

    司机师傅没听到他说的话,打了个方向盘,转了个弯,指着前面的一条小巷子对我们说:“那巷子往左走,就是他们说闹鬼的地方。我劝你们不要过去,那些村民猜是阎王的娘子,万一不是呢?鬼总归是鬼,我们还是离远点比较好,”师傅转过脸对我们说:“对了,你们要去驿马村哪?这就是村口了,要不我带你们进去。”

    “不用了师傅。”我笑着递了钱给他就下车了。

    那个村民说的闹鬼的那个地方说不定就是雯雯爷爷的老宅,时间和性别也都对得上,应该就是雯雯回来了。白千赤也认同我的想法,牵着我的手就直奔雯雯爷爷的老宅。

    我们去到雯雯爷爷的老宅的时候,两边已经长满了杂草,估摸着是雯雯爷爷去世之后这里就再也没人居住过了。我们在老宅的外面还看到好多烧剩的香烛的根,还有不少纸钱的灰烬,远远还有几个妇人拿着香烛纸钱往这里来。看来司机师傅说的没错,这里的人都相信了雯雯之所以能重生是因为当了阎王的娘子。

    我和白千赤趁着那几个妇人还没有走近,悄悄地就溜进来那件老宅。虽说雯雯家贫,但是院子还算不小,院子的两边是两间小房,有一间应该是厨房,上面还有烟囱,另一间看不出是用来做什么的,院子最一边是一间大房。院子里面长满了野草,院中种着的那棵大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枯死了,只留干秃秃的一个树干杵在院子的一边。我远远地就闻着一股恶臭味,走进水井一看,才看到里面有一只黑色的死猫浮在水上,蓝色的猫眼睁大着望着水井上的天空。死猫的肚子上有一个极大的窟窿,应该是被什么人或者其他生物一手抓开的。

    “死鬼,你快来看这只死猫。”我掩着鼻子皱着眉头对白千赤说。

    白千赤往水井口看了一眼就拉着我走开,“这只死猫不是人弄死的,水井里散发的煞气重,你怀着孕还是不要靠近的好。”

    “不是人弄得?”我一边跟着白千赤走进最大的那间屋子,一边问。

    一走进这屋子里一股霉臭味就涌入我的鼻腔,肌肤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感受到了不知何处散发出的寒气,这样的冰冷给我一种像是回到了太平间的感觉。

    “对,不是人弄得。人的抓力从古至今已经退化了许多。随着科技越来越发展,人类已经不需要在力量上有更大的发育,反之需要发展智力让科技更加的发展。刚刚那只死猫很明显就是被一抓就抓出了内脏,加上那只猫看起来也不是家养的而是一只野猫,如果不是有非人的抓力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万一这里藏着什么隐世高人呢?”

    白千赤笑了一下,“隐世高人不是没有,只是他们都不会自己出手。”他一边用手扑走灰尘和蜘蛛网一边对我说:“我刚刚一进来就发现这间院子的古怪。一般废弃的院子多长的是耐旱的生存力顽强的野草,可是这间院子里长满了需要水分和营养物质的蕨类。这种蕨类一般都只是长在坟地上面,或者是阴气极重的地方。这个院子里面绝对有古怪,绝对不是一间普通的废弃老宅而已。”

    我们越往里面走,我就越发地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那种味道我一定是近期在那里问道过,不是腐臭味,而是一股刺鼻的味道。到底是在哪里闻到过?我在脑海里搜索了好一阵子最近去过的地方。学校、家里、酒店、警察局、太平间。对!就是太平间。太平间里面有一处是放置用福尔马林泡着的尸块的地方,我当时靠近闻了一下,就是这股味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