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5章 抓住活死人

    “等你抓到再说吧!”白千赤轻蔑地看了一眼董学良,“你别跟着我们。”

    董学良估计是第一次遇到有人用这种眼神看他,生气地连跳脚,“小白脸,我告诉你,小爷我就留在这里哪也不去,我一定会把那个活死人抓到给你看!让你知道我们董家的名号不是浪得虚名的!”

    白千赤理都没理他就牵着我的手离开了屋子。

    “我们不是要等雯雯吗?”我一边由着白千赤带着我向屋外走,一边问。

    白千赤也不停下脚步,“我们是要等,不过不急于现在。出来这么久了,妈给你带的便当你也吃了,我们先去找个地方歇歇脚,吃点东西。吃饱了才能抓鬼,饿着肚子哪里跑得动?”

    我看着他一副认真的样子“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你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吗?怎么你还会饿?”

    他敲了一下我的脑门对我说:“我不饿!我怕你饿,得了吧?想吃什么,赶紧说。”

    眼前这一条街空荡荡的,只有几个坐在门边抽着水烟的老人,远处的一家店子外面挂着“食肆”两个字。我无奈地对白千赤说:“你看这地方我能挑吗?”

    “那就去前面那家。”说着,白千赤就拉着我的手往那间店子走去。

    那间食肆看起来就是没什么客人来的样子,我们走进去的时候老板娘还和几个人在热火朝天地打着麻将。看着我和白千赤走了进去,老板娘扔下一个麻将牌冲着我们喊:“你们两个等一下噶!我就要糊了!”

    反正我也不是很饿,就笑着对老板娘说:“我们不急,你们先打着。”说着我就和白千赤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坐在老板娘对面的一个男人叼着一根烟就说起话来:“你们听说前巷闹鬼的事了吗?”

    老板娘摸了个拍笑着说:“王二哥,人家都说是死去的雯雯成了阎王娘子显灵了,怎么到你这里就成了闹鬼。”

    坐在老板娘左边的一个胖女人堆着笑说:“对啊,我昨天还去烧纸了呢。我就说希望我家那口子的私房钱赶紧被我找到,你们猜怎么着?我今天在柜子缝隙里发现了两千块。”

    王二哥吐了口烟说:“你们这几个娘们就是见识短,你说阎王的娘子回来能自己一个回来吗?那不得要鬼兵开路才行吗?怎么会自己就回来了。”

    一个背着我们坐的女人开了口:“王二哥这么说是认定了是闹鬼?不是显灵?”

    王二哥吸了最后一口烟,丢掉烟头就开口说:“闹鬼那晚上我看见了。说阎王娘子显灵的不就是陈武那小子嘛!他那晚上喝得醉醺醺的,能记得什么。我和你们说,那晚我看得可真切了。”

    女人就是一种天生的八卦生物,听到这种事情连麻将都不打了,全都竖起耳朵开始听王二哥讲。

    “那天晚上我下夜班回家,远远就看到一个女人的背影,那身材叫一个苗条,那个腰那个屁股,真叫人流口水。”王二哥说着就流起了哈喇子,坐在他旁边的胖女人打了他一巴掌,“别尽想些淫.乱的东西,快说你看见了什么。”

    被打断的王二哥不满地看了一眼胖女人接着说下去:“我不是在说嘛!你不要打断我!当时我就在想,我们村啥时候有一个这么标致的女人,等我上去瞧瞧。嘿,好小子!结果还没等我走上前,陈武那家伙就扑了上去,抱了一把那个女人。”

    在场的三个女人都惊讶地看着王二哥,老板娘更是好奇接下来的发展连忙让王二哥赶紧说。

    王二哥也不卖关子,继续说了下去:“我看着陈武抱了那女人,心里当然是愤愤不平,是老子先看到的,怎么就让他占了便宜了。我正要走上前的时候,就看到月光下那个女人那张脸,哪里是一个活人的脸,是当年死去的雯雯没错,可是她那双眼睛,通红通红的,看着就像是在渗血。我一看就知道是老人家说的活死人!那一瞬间我都不用经过大脑反应,拔腿就跑。老人家说的,活死人专门勾人魂魄,我可不想死,只是没想到陈武那小子竟然活了下来,还四处散播阎王娘子这样的谣言。”

    老板娘听了王二哥的话,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你不会是没有抱到阎王娘子,所以故意说这些话污蔑阎王娘子吧?哪里会有活死人?”其他两个女人听了老板娘的话也纷纷应和着。

    王二哥看见三个女人都不相信他,用手一推,麻将桌上的牌全都乱了,撒气说:“不信算了,这牌也不打了。”说完他就走了。其他两个女人看着王二哥走了,牌搭子都没了,也跟着离开了。

    老板娘一脸扫兴地拿着菜单向我们走来。我看了一下菜单随便点了两个小菜就开始问老板娘为什么不相信王二哥说的话。老板娘笑了一下对我说:“姑娘,你还小,你不懂。要是活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就该学会自欺欺人了。你想想,阎王娘子的保佑和闹鬼的村子,你选哪一个?这村子我可能待到死的那天也不会离开,要是闹鬼,我还怎么好好呆下去,还是告诉自己这里是阎王娘子保佑的村子,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我还从来没听过原来自欺欺人还有这种方式。

    白千赤没有评价老板娘说的这一番话,只是告诉我说从刚刚王二哥的话看来雯雯一半是半夜才会回去,让我多吃一点,晚上可能会有得忙。

    不用白千赤说我也会多吃一点的,毕竟我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的份。吃饱喝足之后我们又溜回了雯雯爷爷的老宅里。我们一进去就开始寻找董学良,想着先找到他,万一有什么差池还能保着他的命。白千赤是不愿意保护他的但毕竟他也是我的同学,又不会一点点阴术,为了逞威风说要留下来抓鬼,实在是太危险了,也就同意了在他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帮他一下。可惜我们两个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他的身影,眼看就要到半夜了,索性就放弃了。

    白千赤用阴术设了一个人和鬼都看不到的屏障,我们两个就躲在屋檐下守着这个院子,注意着这里面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

    我靠在白千赤的怀里,看着皎洁的月亮渐渐被红色的云朵遮盖,原本明亮的院子变得昏暗阴森起来。我害怕地抓着白千赤的袖子想要和他说话,他轻轻地嘘了一声示意我不要说话。

    夜越深院子里的温度就下降得越快,寒风戚戚划过我的脸颊,从院子外不断吹进片片落叶在地面上飞起又落下发出一阵阵“沙沙”的声响。寂静的夜里,这声声的“沙沙”响动扰乱着我的思绪。

    忽然,院子里传来了“嘎嘎”的响动。

    我拉了一下白千赤的袖子,看着响动传来的方向。天上的云朵还没有散去,我隐隐约约地只能看到一团黑色的影子瑟缩在水井旁。

    白千赤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手小声地告诉我:“别担心,我出去看看,你留在屏障里。”

    “不要,我和你一起。”我拉住了白千赤的手。

    这时水井的黑影突然不见了,就连那细碎的声响也消失了。

    白千赤警觉的环顾了四周,“这里没有鬼魂的气息,难道是养活死人的高人来了。”他紧紧地拉着我的手盯着眼前的院子。

    雯雯家的院子说大还真的不大,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人清扫一下,野草横生,想要藏人也是绰绰有余的。

    这种时候往往可怕的还不是鬼而是在鬼背后操控着的人。如果是鬼,白千赤还能解决,可是可以豢养活死人的高人,白千赤还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对付。

    “嗖”的一声响,一个白色的身影就从我们眼前飞过。“嗖”的一声又是一个,接着又来了三个,五个白色的人影在院子里快速地飞荡。

    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人还是鬼害怕得颤抖地抓着白千赤的手。

    白千赤幽蓝色的双眼一闪,眼前的五个人影全都停了下来,悬在半空中。等我定睛一看,这哪里是人影,分明就是五个纸人儿。

    突然一把贴着黄符的长剑朝我们这边刺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白千赤迅速在手中凝起了一把长剑,一剑劈下,长剑连带着黄符被劈成了两半。白千赤又是一挥手,那五个纸人儿一同飞向了水井背后,只听见“啊”的一声尖叫,董学良就被五个纸人儿团团围住动弹不得。

    我和白千赤看到董学良狼狈的样子叹了一口气,真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我们两个生怕弄出一点响动打草惊蛇,这傻逼竟然胡乱使用阴术。这下好了吧,被自己的纸人儿围住了。

    被困在纸人儿中间的董学良看到我和白千赤还是不改那臭屁的德行,叫嚷着让白千赤把他放开,还说这是活死人弄得把戏。

    董学良没看到刚刚在屏障中的白千赤,不停地吹嘘这自己刚刚多么厉害,可惜最后还是着了活死人的道,等一下他再看到活死人一定会抓住活死人。

    我和白千赤憋着笑也不道破,白千赤轻轻地就拿开了那五个纸人儿。解了困的董学良忘记了刚刚自己的狼狈模样,一个劲地问我刚刚去了哪里,他可担心我了,万一遇到活死人我和白千赤这个江湖术士在一起受了伤怎么办?还对白千赤下战书,说要和白千赤比比谁的阴术更厉害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