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6章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白千赤理都不想理他一下,撤去了屏障就让他和我们一起守着。董学良当然不愿意听白千赤的指挥,但是他又不敢再乱跑,就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要保护我和白千赤的样子对我们说:“看在你们两个没人保护的份上,我就留在这里陪着你们吧。”

    “你也可以走的,我们两个不用你保护。”我酸溜溜地说。

    “那可不行,我......”董学良还要吹嘘他的本事却被白千赤用一捆草堵住了他的嘴巴。白千赤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董学良虽然很不爽嘴里面被塞上了枯草,但看到白千赤严肃的神情也不敢再出声,连动作都不敢多做。

    我们身后空无一人的屋子里传来了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听着像是一个女人的哭声,一边说话还在一边哭泣。

    “里面有人?”我小声地说。

    白千赤摇了摇头,“说话的不是人。”

    “不是人?”董学良的声音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不是人是什么?小白脸,你不要在这里吓唬人。”

    白千赤没有理他,探起半个头从窗户里往屋内看,我也跟着探起了半个头。诡异的是我什么都没看到,只能依稀地听到一些说话的声音。

    忽然,屋里传来一阵猛烈的敲击声,窗户也随着这敲击声震动了起来。

    白千赤站起身就冲到屋子里,我和董学良小跑着也冲了进去。我们冲进去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凌乱不堪,之前还摆放整齐的座椅全都东倒西歪起来。

    我捡起一块碎掉的木板,上面断裂的痕迹还是新的。

    董学良躲在最外面,看着屋子里没有其他异动就走了上千,马后炮地说:“小白脸,都是你冲进来打草惊蛇了,要不是你,我们刚刚守在外面就能抓到那个女鬼!”

    白千赤连和他争辩的心思都没有,冷冷地说:“闭嘴,他们还在附近。”

    董学良脸抽搐了一下,“他他他.....们,还在附近。”他看到我看他的时候轻蔑的眼神,瞬间又挺起了胸膛壮着胆子说:“在附近最好!让我董家第六十八代嫡传子孙收了他们这些为祸苍生的邪物!”董学良正说得起劲,白千赤突然一把将我们两个拉到墙边,谨慎地看着里屋。

    “小心。”说完,白千赤就一把拉开了里屋的帘子。看到里面的景象我和董学良都吓得不轻,一排排写着生辰八字的小人被挂在屋顶上,一眼望去就像是一群人偶在这个屋子里上吊了一样。

    明明我们之前进来的时候是没有这些人偶的,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把这么多人偶挂到这么高的横梁上。

    人偶就离我们不到一尺的距离,他们的眼珠正好和我们的视线齐平,无神的眼珠里照映出了我们每一个的神情,一举一动全都没有放过。

    董学良顿时被吓得脸色煞白,颤抖地从怀中拿出一张黄符对着人偶阵断断续续地念出一长串咒语,瞬间黄符上亮出一道刺眼的光芒,照耀整个人偶阵。

    人偶感应到了黄符的存在齐齐向着董学良的方向望去。

    白千赤皱了一下眉头恼怒地说:“傻逼,快丢掉你的黄符!”

    董学良偏偏不信白千赤的话,拿着黄符当作救命稻草一般放在胸口,“小白脸,你不要唬我!这是我爸让我拿着保命用的。”

    人偶阵的状况明显没有受到黄符的多大伤害,反而被刺激得发出了“哇哇”的哭泣声,起伏而有节奏的声响传入我的耳中,眩晕感随即涌上脑内。

    “捂住耳朵!”白千赤着急地说。

    我二话不说就用手掩住了双耳。董学良拿着他的黄符死不放手,根本无暇顾及白千赤说了什么。

    完了,这人偶发出的声音一定是会迷人心智,这样下去董学良说不定会陷入梦境。我一下就冲了上前扯过黄符,人偶感受到了黄符的异动,眼珠咕噜咕噜地齐齐向我转来,我一时间竟然乱了阵脚,拿着手中的黄符不知所措地站着。人偶的声音源源不断地传入我的耳内,眼前的景象眼看已经变得扭曲,突然白千赤手握寒冰剑向我一剑劈来。

    “小白脸,你要做什么?”董学良看着白千赤动作向我冲了过来。

    白千赤一掌就将他震出两米之外。

    我不敢相信地看着白千赤势在必得的眼神,我,是要死在他的剑下吗?

    一道耀眼的蓝光划破了我眼前看到的一切,瞬间我就失去了所有意识向后倒去。

    “安眉,你醒醒?”

    “小白脸都是你,不然安眉能昏过去吗?”

    “闭嘴,不是你激发了人偶阵,我会那样做吗?”

    “那你也不能一剑向她劈下去,万一安眉死在你的剑下怎么办?”

    “你以为我是你这样一个半吊子的江湖术士吗?”

    “丫的,小白脸,你说谁是半吊子江湖术士,你给我说清楚,要不我们现在就比比?”

    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白千赤的怀中,他们两个正热火朝天地吵着,看见我醒来都停下了争吵,争先恐后地询问我的状况。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觉得也没什么事。

    白千赤告诉我刚刚是为了将我手上的黄符才会向我劈下那一剑,他愧疚而又担心的表情让我忘掉了刚刚那一刻的恐惧。当时我真的以为白千赤是着了魔要杀掉我,他拿着剑眼白泛红的样子,我现在都不敢回忆。

    看着我没什么状况,董学良又开始抓着白千赤吵个不停,白千赤听得不耐烦了最后对他下了一个阴术,让他开口说不出话来。

    董学良“啊啊”地在我们旁边张着嘴巴但是却说不出一句话,我看着实在是忍不住了,掩着嘴笑了起来。

    白千赤一副享受的表情对我说:“早就该对这小子用这一招,现在总算是安静了。”

    董学良不服地想要从怀里掏出别的宝物对付白千赤,还没等他掏出来,白千赤就随便在地上拿了条布条往他身上一甩就捆住了他。被捆住又说不出话的董学良不断踢着他的脚张着嘴似乎在说:“你这小白脸,赶紧放开你爷爷我。你这样是作弊!”

    好不容易清静一会儿,白千赤怎么会放开这个话叨。我认识董学良也有一段时间了,平时在学校看着他这个人彬彬有礼还是很谦虚受教的一个人,怎么今天他就成了这个样子。果然人都是有不为人知的一面,需要我们去探索和发现。

    屋顶上的人偶已经重归平静,我随便抓了一个下来,上面的生辰八字还是最近的年份,“死鬼,这是用来做什么的?”

    白千赤将我手上的人偶扔了出去,一把幽兰冥火就给化为灰烬,随后又将屋顶上的其他人偶烧了才开口对我说:“这是一种失传已久的阴术,以婴灵的怨念为媒起阵,一旦有人刺激这个阵,婴灵就会发出带有怨念的哭声,迷人心智,让人感到绝望进而自绝身亡。”

    “这么阴毒,让人自绝身亡,不伤自身一兵一卒杀人于无形啊。”

    白千赤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放在地上,那些人偶的灰烬化作了一缕缕金黄色的光辉钻进了小瓶子里。白千赤盖起瓶盖说:“这些婴儿还没来得及出世就因为各种原因离世,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怨念,发动此阵的人若是没有强大的心智也是很容易被反噬的。我现在把这些带有怨念的婴灵收集起来,有空带回去给阎王那个家伙,问问他该怎么办。要是就这样放在这里不管,被有心人收集起来重新起阵就不好了。”

    突然,董学良疯了一般用脚踢木板,发出一阵杂乱的响声,我们向他看去,只看到他睁大着双眼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我们俩的身后。

    我一秒都不到就回过头去,身后的那个窗户正好对着院子后面的小树林,树影婆娑的小树林里传出了一阵阵树叶被拖动的身影,由远及近。月光适时地洒在林中,光影浮动的林子里一个白色的身影飘忽不定。

    董学良的嘴巴张的都可以塞下一个篮球了,整个脸都充满了血色,眼珠子也瞪得圆圆的。白千赤看着他难受又说不出话的样子解开了他身上的阴术,同一时间,他的尖叫充斥了整个小院。

    “有鬼啊!”

    白千赤二话不说就用阴术再次封上了他的声音,恼怒地说:“你是不是智障,万一那个女鬼跑了怎么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