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7章 雯雯的坟墓

    小树林里的人影行踪不定地飘动着,我们离得实在是太远了,看不清楚那人影的真实长相,白千赤拉着我的手说:“我们去树林里瞧瞧。”

    董学良一听疯狂地撞击着木板,头还不停地摇晃着,眼神里惊恐的神色仍旧没有消退。

    “你想说什么?”白千赤不耐烦地解开了他的阴术。

    重获声音的董学良这次学乖了,虽然脸上是害怕而又焦急的脸色,说话的声音却也懂得刻意压低,“小白脸,你是不是疯了,你没看到外面有鬼吗?”

    “我看到了。”白千赤说话的时候十分平静,在董学良看来十分可怕的女鬼,在白千赤看来不过就是一个小鬼罢了,不足一提。

    小树林里的白色人影忽然停止了飘动,树林中传来了声声抽泣,伴随着晚风呼啸的声音,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鬼影消失了。”我看着白千赤想要知道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

    到危险的时候越要认清楚当下的形势,白千赤使我们三个中最能把控住如今的状况的,可惜董学良不懂这一点,即使已经狼狈得被白千赤用阴术捆住了,还是不愿意放下所谓“董家后人”的名号。董学良涨红着脸对白千赤说:“你这个小白脸,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段把我捆住,现在还妄想带安眉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你快放开我!”

    白千赤对董学良的忍耐早就达到了极限,要不是之前和我约法三章,除非他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事情,要不然绝对不能要了他的命。白千赤冷冷地看着董学良,“放开你,你又能做什么?你忘记了刚刚的人偶阵吗?”

    “那那那......”董学良脖子的青筋都突出来了,激动地说:“那是个意外!小白脸,就算刚刚没有你,我也能解决那些人偶。”

    树林里传出的哭声越来越微弱,从哭声传出的那一刻起,人影就已经不再飘动。董学良还在这里瞎扯他的阴术有多么厉害,听得我心头血涌上了天灵盖,冲着他就是一句:“闭嘴!”

    白千赤和董学良都被我这一句吓到了,没想到一直不参与他们两个争吵的我会发出这么一声怒吼。我有点担心地探出头看了一眼树林里的状况,那女鬼的哭声还没有消失。

    “趁哭声还在,我们赶紧去看看。”我拉着白千赤的手转身就要走。

    被捆住的董学良还能够靠着跳动移动自己的身体,一蹦一跳地拦住了我,担心地说:“安眉,你不要和这个小白脸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我从来没有见过董学良这样的男人,遇事竟然畏畏缩缩,还敢称作“董半仙”。天上的仙人要是知道人间有他这么一个“半仙”非得气的吐血不可。我们现在是要去找到活死人,通过活死人追查那个神秘高人的下落。这不仅仅是为了找到千年女尸的孩子帮助高莹脱困这么简单,还关系着这一座城千万老百姓的安危。活死人一旦出现,利用活死人搜集魂魄的事情一定会越来越多,就会有越来越多无辜的人死去。董学良他竟然懂一点阴术,一定也知道活死人的出现意味着什么。这个时候畏畏缩缩,顾及个人生死,罔顾其他无辜人命,亏他好意思说出“半仙”两个字。

    我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冷淡地问:“你要和我们一起去吗?还是留下?”

    董学良还想要将我挽留在这屋子里,我态度坚决地拒绝了他。无奈之下,他只能让白千赤给他解开身上的束缚。

    “你们两个小心点。”我们走出屋子,董学良躲在屋子最角落的地方冲着我们小声地叫了一句。我头都懒得回,拉着白千赤就向院子后面的小树林里走。

    白千赤紧紧抓着我的手问:“你怕吗?”

    我怕吗?我怎么会不害怕?面对的是不知道多少个活死人还有一个在背后操控的隐世高人,就算白千赤有天大的本事,能和那么多活死人对抗吗?可是事已至此,我们已经来到了这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能向高莹赎罪,也为了这座城市里其他无辜的人,那点畏惧算不了什么。或许是美国大片看多了,我心里早就埋下了一个英雄梦,今晚我突然有种拯救苍生的成就感。

    “有你,我不怕。”

    眼前的草丛里有一阵骚动,我小心地拿着一根随手在地上捡起的长木棍拨了拨草丛,突然一个黑影从草丛中窜了出来,向着我们的前方飞奔而去。

    “追!”白千赤拉着我的手就跑了起来。

    刚刚我们看到的不是白色的人影吗?为什么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黑色的人影,难道是那个神秘的高人?不对,如果是神秘的高人应该不会惧怕我们两个,那唯一的解释就是活死人了。

    我们两个追到了一处乱坟堆中,高高挂起的白布条和还有被风四处吹散的纸钱迷乱了我们的双眼。

    “跟丢了,怎么办?”我问。

    白千赤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上,拉着我的手悄悄地向一座坟靠近。那座坟面上还有被掩埋的野草,从周围干净没有一丝杂草的样子来看,应该是一座新坟。

    我躲在白千赤的身后探出半个脑袋看,忽然,那座新坟后面就站起了一个男人,月光正好打在他的脸庞上,那熟悉的五官,我似乎在哪里见过。

    王二哥!

    对,就是王二哥!白天和老板娘们说见过活死人的那个男人,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王二哥......”我刚想走上前和他打招呼,白千赤就拉住了我的手脸色凝重地对我说:“别过去,他已经死了。”

    “轰隆”一声巨雷响起,闪电的光芒打落在王二哥的身上,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肚子中央有一个大大窟窿,肚子里面已经是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殷红色的血液“咕噜咕噜”地往外流着。

    王二哥的瞳孔都失去了光芒,嘴巴一张一开地仿佛在说什么。

    白千赤走到他的面前,他“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对着白千赤连磕了三个响头。只听见王二哥叽里咕噜地和白千赤说了些什么,白千赤点了点头,大手一挥,王二哥就变成一缕青烟消散了。

    “你们说了什么?”

    “是雯雯,他看到雯雯了。我们快去找雯雯的坟墓。”

    “是雯雯把他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不是,”白千赤拉起我的手,往林子的更深处走去,“他是保护雯雯死的,他没说清楚,神志已经被打散了,我已经把他送去阴间了。不知道雯雯为什么会遇到危险,怕是那个高人也没有完全控制住雯雯,她应该是知道了什么秘密,所以要被追杀。事情开始变得棘手了,反正你跟在我身后小心一点。”

    越往林子里面走,雾气就变得越发地浓厚,阴冷的风“嘶嘶”地吹到我的脸上。这一片都是荒野坟地,附近就只有这一个村子的人在这里居住,从白天的景况来看,这里的经济状况确实是不太好,这里有好多新坟旧坟交错在一起,如果是从以前就把人埋在这里,这么多年过去我怕是每一处下面都埋在一个死人。

    我小心翼翼地跟在白千赤的后面,突然一只干枯的手抓住了我,“放开我!快放开我!”我一边提着脚,一边大声地叫嚷着。

    白千赤回头看见我被一只从土里伸出的手紧紧抓住,拔剑就向我脚下劈来。说时迟那时快,抓住我的那只干枯的手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迅速地缩回了土里。霎那间,土里面发出了“嗖嗖”的物体快速移动的声音。我脚下的那一方土地快速地波动了起来,四周的树也受到异动的刺激不停地晃动起来。

    “小心!”白千赤拔剑就向我身后刺去,一回头,我就看见那只干枯的手长长地从土里伸出来张开奇长无比又丑陋难看的手指向我袭来。白千赤那一剑正好正中它的掌心,拔剑出来的那一刻,带有浓烈腥臭味的黑血溅了我一脸。

    我还顾不得恶心,一个箭步就躲到了白千赤的身后。谁知道我才跑到白千赤身后,我背后的土地就冒出了另一只干枯的大手向我袭来,长而卷曲的指甲直逼我的小腹。

    白千赤大手用力一拉,我顺势就倒在了他的怀中,只见他眉头一皱,单手凝起幽兰冥火用力向地面拍下。以我们为中心的一个正圆的位置“啪啪啪......”地炸了起来。

    “这是什么?”我抓着白千赤的臂膀害怕地问。

    “陷阱,我们走到陷阱里了。”

    “什么?”

    白千赤顾不得回答我的问题,单手将我护住,另一只手拿起寒冰剑向我们十点钟方向处就是一刺,一声悲鸣声划破天际,白千赤反手一提,一个身上长满了木纹的小孩就被拉了出来。

    那个小孩身上长着厚厚的木皮,四肢却和藤蔓一样长,脸上因为沾满了泥土,所以只能看到两只大眼睛。

    “哇哇哇......”小木孩被白千赤提起后就一直发出刺耳的啼哭声,像极了新生的婴儿声。

    白千赤伸手一抓,那小木孩立刻被巨大的吸力吸到了白千赤的手中。他提着那只小木孩摇了摇头,“这就是个没满周岁的孩子,怎么会被炼成这种邪物。”

    “这是人吗?”我看着那个实在看不出人样的孩子问。

    “不是人了,曾经是。应该是死了之后被人用阴术和树连接在一起重新生长了,你看这里。”白千赤指了一下小木孩的尾椎骨,有一根长长的树根连在小木孩的尾椎骨上,一直埋在土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