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8章 求求你救救我吧!

    “这是他的根?他是树?”我现在脑子里更乱了。

    白千赤告诉我这是一种极其阴毒的阴术,将早夭的孩子埋在土里,将孩子的三魂七魄用孩子母亲的精血为引困在种子里,种在土里,在用人血浇灌七七四十九天,待到发芽之时,早夭小孩的肉身就会和新芽融合在一起,长成新的一个躯体。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药丸喂给了小木孩,然后一剑斩断了小孩身上的根。小木孩身上的根被斩断的瞬间,我们身后的那一刻大榕树迅速地凋零枯萎,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只剩下光秃秃的一个树干了。

    “他会死吗?”我指着白千赤受伤的小木孩。小木孩身上的树皮以最快的速度脱落了下来,露出了原本人类的肌肤,树皮脱落后,他身上的戾气也消退了,眨巴着大眼睛笑着看着我。我伸出一直手指让他抓住,他握住了我的手“咯咯”地笑了起来。

    孩子是世界上最美的天使,我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会有人要去伤害孩子,难道他们身上就没有一点点的怜悯之心吗?眼前的这个孩子才那么一小个就离开了人世,那些阴人竟然禁锢他的灵魂,让他变成满身戾气的恶鬼。

    一个小孩都不放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前我总是听妈妈说鬼可怕,那利用鬼获得利益的阴人又算是什么?怪不得有人说唯有太阳和人心不能直视。

    白千赤将小孩收入一个小壶中牵着我的手继续往里走,“前面应该不会再有陷阱了,这个小孩估计就是用来看住雯雯的坟墓的。”

    我们越往里走,那抽泣声越来越清晰,身边的坟墓越来越少,就连小兽的声音都听不见了。我抓着白千赤的手担心地问:“我们真的没走错?会有人把坟放在这么远的地方?”以前跟着小叔我也听了一些阴阳五行之术的知识,这附近看起来就不是什么风水好的地方,就算是穷也不会把自己的孙女放在这么一处煞气重的阴湿之地。

    白千赤肯定地对我说:“就是这里,雯雯死于恶疾,当年怕传染,村子里的人不让下葬在村子附近。雯雯的爷爷不得已将她埋在了这处偏僻的地方。此处煞气非常,常人的坟墓绝不会设在此处,雯雯的爷爷应该是被有心人骗了。”

    “有心人?你的意思是故意把雯雯放在这样一个煞气重的地方?为什么?”我杵着长棍子问。

    “那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刚埋下去的尸体被人挖出来了,这样的小地方,流言流通的比钱快多了,要是被村民发现雯雯的坟尸体没了,你说会怎么样?”

    这样的小村子怕是要比白旗镇还要落后得多,我死而复生的时候都有江湖术士前来蒙骗,何况是这里。不过万一来的不是江湖术士,而是隐世高人,发现了雯雯被做成活死人的事,那这一切就功亏一篑了。我似懂非懂地对白千赤点了点头。

    “其实这也不只是为了不让村民发现这么简单。近些年的阴人都很阴毒,不似从前那般还惧怕报应,使用非常歹毒的手法控制小鬼。把雯雯的尸体放在这么阴煞的地方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让她吸取更多的怨气,只要怨气积累到一定的程度,雯雯的魂魄就会失去原本的理智,成为一个听从饲养者的夺魂工具。”

    我想起之前安姚的尸体被阴人夺走,现在想来真是心有余悸。如果安姚成为了活死人,那我遇到她的时候该如何自处?

    自从破了人偶阵和把小木人解救之后白千赤的眉头就没有放下来过,一直皱着,之前去观音殿他身体这么好也没见过他这个样子。还有他刚刚看着小木孩变回婴儿时的模样,眼神里流露出的心疼和愤怒,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白千赤还有这么喜欢“多管闲事”的时候。他总是把想要当一个闲散王爷挂在耳边,平时也和我上上学调调情,我还真觉得他就是一个闲散王爷,能够当上千岁爷就是他命好,有天赋又有机遇,现在想来世界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白千赤的热心肠是藏在他冰冷的外表之下,把婴灵收集超度,送王二哥去阴间,又救下了小木孩,今天晚上白千赤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他。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他,在千年的漫长岁月中,他一定经历了很多无奈的离别,感受了无尽的痛苦,他不愿意也不敢在表露出自己柔软的心。

    “死鬼。”我叫住了他。

    “嗯?”白千赤疑惑地停了下来,回头看我。

    我走上前抱住了他,眼睛突然就红了起来。

    “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他对我突如其来的眼泪变得慌乱了起来。

    不可能告诉他我是因为感受到了他千年隐藏的内心所以难过,这样矫情的话在这种时候我也说不出口。

    “我觉得刚刚的那个孩子太可怜了。”

    他低着头温柔地对我说:“那个孩子我会想办法妥善安置的,别担心。我们先去找到雯雯吧。”

    我点了点头准备向前走,就在抬头向前看的那一瞬间,眼前浓浓的雾气突然散去,前方的景象全都一览无遗。

    “死鬼,你看前面。”我着急地对白千赤说。

    不远处有一个小坟堆,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正在掩面哭泣着。靠着夜晚微弱的月光我认出了前面的那个女人,就是那晚我和白千赤在酒店里看到的雯雯。那天晚上她化了一个很浓的妆,穿的也比现在暴露多了。如今的雯雯披散着长发,穿着一件白色长袖的麻布连衣裙,手上也没有了之前红艳艳的指甲油,看上去和普通少女没有两样。

    雯雯坐在坟头前喃喃地哭泣着,似乎在自己给自己哭坟。没错,就是这个样子。雯雯不像别的鬼怕火,她手上拿着纸钱,一张张地往火堆里放,一边放一边用一种特有的哭坟腔调哀哭自己的悲惨。我听得不是很真切,只听了些她父母早逝,又死的早,不能轮回之类的。

    白千赤把我拉到一边,用阴术画了一个圈让我站进去。

    “你要做什么?”我站在圈子里拉着他的手问。

    白千赤攥紧了他的手,压低声音说:“我要问她是谁做的这些事。”

    “我们一起去。”我拉住他的手不让他走。

    白千赤推开了我的手叮嘱地说:“操控雯雯的是一个很厉害的阴人,他在暗我们在明,要是我们两个都贸然去接近雯雯,背后的阴人一动起手来,我怕我会护不住你。你就站在这个圈子里,他们伤不到你,闭着眼睛,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睁开双眼,无论是听到谁叫你都不要答应,听到了吗?”

    我点了一下头表示答应。闭上双眼后整个人感觉像是身处在一片黑暗中,这种感觉很怪异。就是你仿佛能用心“看”到周围的一切,甚至能看到白千赤一步步地靠近雯雯,但是你的确没有睁开双眼,一切都是凭借声音来想象的。

    黑暗中我听到白千赤最先开了口,“你是雯雯吧?”

    雯雯的哭泣声停止了,带着哭腔回应道:“我是。”

    “本王问你,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沉默长达五分钟的沉默,我能听见的就只有沙沙的风声,我甚至怀疑是不是他们都已经离开了,这里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黑暗总是能引起人的很多想象,此刻我脑海里冒出了很多飘忽不定的人影围绕在我的身边,但是白千赤不在,雯雯也不在。

    就在我想要睁开双眼一探虚实的时候,雯雯开了口:“我本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自小就没有了父母和爷爷相依为命。我和爷爷一直是靠着低保和种田生活的,本来想着年岁够了我就出门打工,没想到十年前的一场大病要了我的命。”她说着说着又开始抽泣了起来,“本来我早早去世就已经够悲惨的了,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到下一世去。谁曾想我家太穷,公墓葬不起,爷爷听从了别人的蒙骗将我埋在这荒凉之处,爷爷前脚走了,后脚我就被挖出来做了活死人。十年里,我不是人不是鬼,死不能投胎也不能???好不容易才逃回了这里。我真的不想再这样不人不鬼地生活下去了。”

    我听见了好几声磕头声,接着就是雯雯哀求的声音,“求求你救救我吧!”

    我想睁开眼看看白千赤的反应,听到雯雯声泪俱下的哭诉我实在是心软得不得了,想要替她求白千赤的帮忙。这一路白千赤都已经施出了这么多的援手,难道还会少了雯雯这么一个?

    雯雯跪在白千赤的脚边,抱着白千赤的大腿不放开,她做了活死人十年了,也不是白做的,一眼就看出了白千赤的肉身是幻化的。

    白千赤真实的身份虽然雯雯看不出来,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独一无二的气息可以看出他绝对不是普通小鬼这么简单,身上也没散发厉鬼的气息。

    眼前这个人一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自己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活死人,如果再不把握住这次机会,借刀杀人,除去那个把自己害成这样的人渣,这样的日子怕是永生永世都看不到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