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9章 下落不明

    这样苦苦哀求白千赤的鬼在这千年里已经不下万个,如果每一个都出手帮助,自己还有空闲的时候吗?他冷冷地看着雯雯不带丝毫感情地说:“我救不了你,这事不归我管,要是阎王来了,你倒是可以求求他。不过,阎王估计没有本王这么空闲,亲自跑来人间。”

    雯雯一听,颓然地看着白千赤,眼泪顺着眼角打湿了衣襟,“也是,我这样的身份,怎么会有人在乎,在你们看来我不过是蝼蚁罢了。所以我就活该变成活死人,所以我就活该生生世世经受不能轮回的痛苦吗?”

    白千赤一怔,苦笑了一下。不能轮回?他早就厌烦了人世间的轮回才会留在阴间,长久地活在世上如果算是痛苦,那生生世世经历生离死别反反复复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他感受不到雯雯的痛苦,雯雯也永远不能明白这一千年里他经历了什么。

    “轮回未必是最好的解脱。”

    雯雯抬起头,“那我现在不生不死,会比轮回来得更好一些吗?”她抬起了自己的手腕,上面露出了一道道的伤痕,伤痕之中一颗朱砂尤为显眼,“这一颗朱砂,我想了多少办法,刀割火烧,但是无论我怎么做它都在这里,永不消退。十年来的每一天,我都受尽了折磨受尽了屈辱,你永远不能想象我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炼狱生活着,所以才轻而易举地说出那些风凉话。”

    世界上怎么会有感同身受呢?不可能有的。白千赤见过了多少生离死别,又看过多少人和事物灰飞烟灭在这四海之中,每一个生灵包括他白千赤都不过是沧海一粟,他早就麻木了这些事情。若不是因为安眉,他又怎么会到这里来,插手这些闲事。

    “本王不想听这些年你受过了多少苦,你只要告诉我是谁将你变成这个样子的就好。”

    “你会杀了他吗?”雯雯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即便白千赤不愿意救她,如果那个人死了,自己说不定也就解脱了。

    “不会。”白千赤回答的很诚实,他不想给雯雯无谓的希望。这件事原本就和他无关,当时去向阎王求还魂丹的时候他就承诺过以后绝对不会插手阴间的任何事,更不要说是人间的事情了。他只是想要找到背后神秘人的下落,问出千年女尸孩子的下落,帮安眉还高莹一个人情罢了。

    就在一霎那,雯雯的眼神又恢复了黯淡,眼泪缓缓地溢出眼角,“那就算了,这个人你也别问了。”

    “本王想知道的事情,还容得你隐瞒吗?”白千尺厉声道。

    横竖不过是灰飞烟灭一场空罢了,现在活死人的生活她真的不想再过下去了。雯雯铁了心,冷着脸对白千赤说:“你让我灰飞烟灭算了。”

    雯雯这句话算是刺到了白千赤,他恼怒地说:“若是我真的将你灰飞烟灭,你就连希望都没有了。你要是肯告诉我到底是谁将你变成这个样子,我会把这件事告诉阎王的。”

    “阎王,会管吗?”雯雯早就不抱希望了。一开始她觉得世间会有所谓公平,生前她受了这么多的苦,死后不会一直这么凄惨的过下去,她盼望着阴间的鬼差早日发现她,把她救走。一天天过去了,一年又一年过去了,爷爷都死了,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人记得她,这无尽的深渊没人来救她,心如死灰不过如此罢了。

    白千赤犹豫了几秒,他真的不确定阎王会不会管这件事,如果只是阴人小打小闹阎王估计懒得管,如果是实力雄厚的阴人家族,阎王估计也会忌惮他们手上豢养多年的厉鬼。左右阎王管不管也就是看他的心情罢了,可是现在先套出雯雯的话要紧。

    “阎王当然会管,这件事是他职责所在。”

    雯雯不敢相信白千赤的话,掩着面哭泣起来,“这么些年,我终于盼来了一个希望,只是那人控制着我,还控制了很多活死人,我不敢说他是谁。你们去我家东墙角,到了那里,自然会明了的。要快,一定要快!”

    白千赤转身快步走到我身边对我说:“睁开双眼吧,我们说完了。”

    待我睁开双眼的时候雯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白千赤说我们不用去管她的下落,现在是去找到雯雯说的那个东西才是最重要的。我想了一下,雯雯不过是一个旗子罢了,找到了背后操控的人才能解决这件事。

    白千赤忽然想起了什么,对我说:“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声音?刚刚不是他们两个一直在说话吗?奇怪的声音?大半夜的野坟堆里能有什么声音,除了细碎的风吹声,野兽的嗷叫声,还有什么?

    “我就听到你们两个在说话而已。”我又思考了一会儿,“对了!雯雯哭得特别激动的时候,我隐约听到了一声尖叫声,但是不是从林子里传出来的应该是林子外面。”

    “不好!出事了,快走。”白千赤拉起我的手就往林子外面跑去。

    “出什么事了?”我被他拽着跑大声地问。

    “那小子!还在宅子里。”

    对啊,我怎么把董学良忘了,刚刚那一声尖叫,不好!不会是神秘人回来了吧?

    天上的月亮已经被红色的云朵完全遮盖,猩红色的夜空注定了会有血腥的事件发生。

    我在心里祈祷董学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即便我看他不太顺眼,但是他也是因为担心我才跟着过来的,要是因此送了命那真是罪过。

    “死鬼,董学良不会出事的吧?他怎么说也是阴人世家,难道一点点阴术也不懂?”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一点底都没有。今天我也看到了董学良阴术的实力,别说是自保了,他能不自己害自己就很好了。

    刚一进院子,我就闻到了扑鼻的血腥味,完了,董学良怕是凶多吉少。

    白千赤用手把我护在身后,小声地说:“动作轻一点,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样强大的对手还不得而知,一定要稳中求胜。”

    我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从窗子里隐约可以看到屋子里一个站着的人影,从身形上看,应该是董学良没错。太好了,他还活着。

    “死鬼,你看,董学良还活着。”我欣喜地说。

    白千赤皱了一下眉头,攥紧了拳头,叹了一口气,“来晚了。”

    “什么?”我抓着白千赤的胳膊,“什么来晚了?你说什么?”其实我心中已经明白他想说什么,只是我不愿意去相信心底那个最坏的结果。刚刚我们还说着话的人,不过才离开了没多久,他明明就站在屋子里,怎么会出事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咬着牙齿,强忍着心里的悲痛。

    白千赤拉着我的手,严肃地说:“我们现在进去屋子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躲在我的身后。”

    屋子里一直散发着一股恶臭味,我掩着鼻子走进去。才踏进屋子一步,就似乎踩到了什么粘糊糊的东西,抬起脚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了血肉模糊的一片。脚下踩着的是血淋淋的肠子和排泄物,向前看去,肠子被拖得一地都是,肠子里的排泄物洒了一地。我一个没忍住哗啦啦地吐了起来,我的呕吐物加上地上的排泄物混杂在一起变成了一种更难以承受的味道。

    “吐出来好点了吗?”白千赤关切地问我。

    我紧紧地憋着气,摇了摇头没说话,呼吸都不敢用鼻子,生怕再闻到那股味道。

    白千赤牵着我的手绕过了那一堆血肉模糊的肠子,走到了屋子的东墙角,董学良就站在我们面前,远远看着他就像没死一样。可是董学良现在一点生气都没有了,直挺挺地站在我们的面前,胸口中央有一个大大的窟窿,还有几条肠子半耷拉地挂在上面。他的双眼瞪得牛大,嘴巴长得打开,整张脸的表情都是扭曲的,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样的恐惧才会露出这样惊恐的表情。

    同学一场,我不想他就这么狼狈地死在这样一个荒废的老宅子里,伸手想要把他放下来,谁知道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没有用。

    白千赤握住了我用力的手,摇了摇头,“没用的,你放弃吧。他是因为突然之间受到了刺激导致的死亡导致了尸僵,加上自身的怨气,就算是你用牛拉他都是不会倒的。”

    “那怎么办?就让他这样?”我的眼泪开始止不住地往下流,心里一直在埋怨自己。如果不是认识了我,跟着我来这样的地方,又怎么会惨死至此。即便他董学良阴术不精,怎么也是KG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学习又那么的优秀,人长得也算是好看的,未来的日子怎么都会是一帆风顺的。

    白千赤伸手穿过了他身上的窟窿,往墙后面摸去,摸索了几下,脸色一变,“不好,雯雯说的东西已经被拿走了,我们去追。”

    “那他怎么办?”我看着一片狼藉的屋子和惨死的董学良犹豫地不肯离开。

    白千赤看着我的脸问我:“你想不想知道千年女尸孩子的下落,救高莹?”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顿了几秒,“可是我也不想看到他这个样子,他是跟着我来才遭此横祸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