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0章 这是他的命

    “这是他的命,不能怪你。”白千赤轻轻地摸了一下我的头安慰道:“这一切都不是你自己的错,虽然你很难过,可你并没有让他跟着我们一起来,是他自己自作主张,我们去找雯雯他也不愿意和我们一起。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你就算在这里难过和愧疚也不能改变他已经被害的事实。难道你希望等一下天亮了有人发现屋子里的一切还有我们两个?到时候我们就百口莫辩了。”

    我脱下了身上的外套,轻轻地遮住了董学良身上的大口子,用手盖下他的眼睛,才一秒他又睁开了。“董学良,都是我对不起你,我就是一个祸害,竟然还能被你一眼就喜欢上。可惜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这一生,不是,怕是生生世世都要辜负你的喜欢了。现在你因为我死不瞑目,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那个人想办法替你报仇的,你绝对不会白死的。”说完,我又用手扶了一次他的双眼,这一次他没有再睁开。我苦笑地说:“你站着累了,还是躺下吧。”话音刚落,董学良的尸体就直直向墙边倒下,靠坐在墙角。

    “走了吗?”白千赤小声地问我,担心我的情绪会变的不稳定。

    我回头看了一眼靠在墙角的董学良,即便心里不愿意把他的尸体丢在这里,但是没有一点办法,只能离开了雯雯的老宅。

    白千赤用阴术放出了一个“寻鹤”,其实就是一个千纸鹤上面使了阴术可以凭借魂魄气息寻找到一个人的下落。神秘人杀死了董学良,那董学良的残魂一定还会附在他的身上,只要跟着寻鹤走就可以追到那个神秘人。

    我们一路跟着寻鹤走,走着还时不时回头看有没有被凡人看见,要是在闹出一个有鬼的传言那就不好。

    寻鹤飘着飘着,突然就停了下来,震动了两下,两边的翅膀拍打了好几次,还是没有前进直直地掉到了我的脚边。

    我捡起寻鹤递给白千赤,“你这个没用,死掉了。”

    “不是死掉了,是这里有一个屏障。”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有一层肉眼看不到的屏障,白千赤一伸手,那块屏障立刻发出金色的光芒。

    我试探地摸了一下那块透明的屏障,手才刚刚触碰到那块金色的屏障上,用力一按,我的手竟然过去了。

    “死鬼,这个屏障是可以通过的。”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激动。

    白千赤转过脸看我,脸色一黑,慌乱地伸手向我抓来,“小心!”

    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错愣地看着他,忽然我还留在屏障里的手突然被一只手抓住,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连忙伸手向白千赤抓去。

    可惜屏障内的那只手的拉力太强,我整个人都被埋进了屏障之内,白千赤正好扑了一个空。

    “陪我玩。”一个空灵的孩童声音传进了我的耳里。一个约莫四五岁的小男孩站在了我的面前。

    小孩子?这里为什么会有小孩子。不管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出去找到白千赤再说。

    我蹲下身子,在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糖递给小男孩,笑着说:“小弟.弟,姐姐没空和你玩,姐姐再找人呢。而且姐姐是和一个大哥哥来,我现在要去找大哥哥才行,不然他会担心的。”

    “大哥哥?你是说站在外面的那个鬼吗?”小男孩一点也不害怕,脸上还露着天真的微笑。

    他天真的微笑现在就像是恶魔的微笑般让人恐惧,我的心突然一紧,刚刚拉我进来的不会是眼前这个小男孩吧?我回过头看屏障之外焦急的白千赤,他不断地用剑劈向屏障,但那屏障没有一丝一毫的裂痕。

    “我没事。”我对着白千赤用唇语说了一句话。

    白千赤显然是看不到屏障内的景象,手里的动作一点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这可怎么办,他进不来,眼前这个小男孩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我像是一个人走进了谜团中。

    我努力地将紧张的神情掩饰住,在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小弟..弟,你在说什么呢?”

    小男孩歪着脑袋眨巴着他的大眼睛,用手指着我的肚子说:“姐姐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就是外面那个大哥哥的吗?”

    “什么?”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难看,眼前的这个小孩分明和普通孩子没有两样。

    “姐姐是因为有了小宝宝所以才不肯和我玩的吗?那算了。”小男孩嗲嗲的说,而后又低着头用树枝画了些什么。

    我走到他身边一看,他竟然画出了董学良死的画面。虽然他的笔法很稚嫩,画得也像是小孩子乱画的东西,但是我一眼就看出了那是董学良,因为小男孩画的人胸口也有一个大窟窿。

    这个小男孩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把我拉到这屏障里面来?

    我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质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画出这个画面?”

    “哇哇哇……”小男孩被我吓得大哭了起来。

    我是最见不得孩子哭的,他一哭我就手足无措了起来,“小.弟弟,你不要哭了,姐姐陪你玩,姐姐陪你玩好不好?”

    “真的吗?”小男孩破涕为笑地看着我。

    我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摸了摸他的头,“姐姐不会骗人的,但是你先告诉姐姐你是怎么看到这个画面的好吗?你不能骗姐姐哦,不然姐姐不和你玩了。”

    小男孩站了起来,鼓着腮帮子对我说:“我是男子汉,我从来不说谎!”

    “不说谎就是好孩子,姐姐喜欢好孩子。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小男孩拉着我的手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小院子,“姐姐如果我说了你能陪我回家吗?”

    前面的小院子的木门已经歪了一边,里面的杂草也长出了篱笆外面,看起来就是很久没人生活过的样子,那个院子竟然是他的家,难道他是鬼?

    不是,他的手是有温度的,鬼不可能会有人类的温度。

    我留了一个心眼,把小男孩抱在怀中,故意偷偷地试探他的呼吸和心跳,一切都是正常的。没错,但是这一切的正常在此时看来是那么的诡异,一个凡人孩子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屏障之内独自生活,他又为什么能看到董学良死的时候的画面。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迷雾一般笼罩着我,等着我自己找出正确的路。

    “你先告诉姐姐你是怎么看到你画的这些画面的好吗?”

    “我告诉姐姐,姐姐可不许说我骗人。”小男孩嘟着嘴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姐姐刚刚不是夸过你是不说谎的好孩子了吗?你要是不信姐姐,我们来拉勾好不好?”我伸出小手指和他拉了拉勾。

    拉完勾,小男孩小声地对我说,“都是我看到的。”他低着头,两只小手的手指不停地相互转圈圈。

    我惊骇住了,他竟然看到了?难道刚刚他在场?那样血腥的画面我这么大的一个人见了都难受,他一个不到六岁的小孩怎么忍住心中的那种恐惧,还是他根本没意识到那个场景意味着什么。

    “小弟.弟,你说你看到了?”我还是不相信他说的话,即便我答应了他不会怀疑他说谎。

    小男孩看到我怀疑的模样,脸色马上就变了,眼神冰冷地对我说:“姐姐你是骗子。”他的眼神就像是我背叛了他一样,有种刺骨的冰冷。

    “姐姐不是说你骗人,姐姐只是……”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开口形容自己的心情,“姐姐只是不知道你怎么会看到这么……这么可怕的画面。”

    “姐姐真的没觉得我骗人吗?”他凝视着我的眼睛仿佛要将我看穿。我从来没有从一个小男孩身上看过这样的眼神,站着的脚忽然没了力气,后退了半步才又站稳。

    “姐姐真的没觉得你骗人,你......”我还没把话问完,小男孩就拉着我的手往他的家跑去。

    院子里的野草已经比小男孩整个人都要高,院子的一旁有一块空地上面有一个小土堆,我一看就知道那是一个坟。一般人家坟墓是不会入家门的,坟墓靠近人居住的地方,人容易鬼气入体,招来邪物。

    我看到小土堆后就停下了脚步,小男孩似乎先一步知道我心里的疑惑一样,直接开口对我说那是他爸爸的坟,他说话的时候语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似乎他爸爸的坟就应该放在这里,是我小题大做是我大惊小怪了。

    他带我到院子的西墙角,被野草围住的地方有一个绑在树干上的秋千。这棵树早就没有了生气,连落叶也没有,可见是已经死了很多年了。我把手放到树干上,突然树干上就像是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一般将我体内一股不知来源于何处的气息源源不断地吸附进去。眼前的这一棵大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新芽,而后迅速成长。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刚刚干枯的死树现在完全活了过来,树冠打到可以遮住大半个院子。

    “姐姐你真厉害,竟然还可以救活这棵树。我妈妈说这棵树已经死了,再也活不过来了,可是你轻轻地碰了它一下,他又长了起来。”

    根本不是我救活了这棵树,应该是这棵树强行地吸取了我身上的某种气息,虽然我不知道刚刚那股暖流到底是什么,但是这棵树绝对不简单,就连眼前这个天真的小男孩也绝非普通人。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拖住这个小男孩,想办法走出那个屏障。刚刚和小男孩过来之时,我悄悄地朝那堵屏障踢了一个石头,才刚刚碰到那屏障,石头就被弹开了。我想我是没办法说走就走的。这屏障看起来像是一道透明的墙,其实算是一个透明的穹顶,以小男孩的家为中心的一个穹顶。

    我曾经听说过有些邪物是死不了的只能生生世世困在一个地方,并且施以梦境,让其忘记自己原本的身份,安静地在世界上的某一处活着,不再残害生灵。如果我这次误入的就是传说中的困顿之境那就麻烦了。这样的地方原本是为了困住邪物而衍生出来的,为了不让被困的邪物离开,里外都是不能让鬼进入的,在里面更是不容易出去,若是能找到施以阴术的阴人倒是好办,只是这个地方看起来就只有这个小男孩,出去谈何容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