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1章 小男孩

    “姐姐为什么这么想离开这里?”小男孩摇晃着我的手,疑惑地问。

    糟了,我忘记了这个孩子有读心的能力,刚刚在心里想的事情多半都被他知道了。完了,看来只能实话实说,我蹲了下来眼睛和他平视,尽量把他当作一个大人来谈话,“姐姐是为了追一个恶人,无意中闯进了这里,可是姐姐出不去,姐姐心里很着急,外面等姐姐的大哥哥也会很着急的。”

    “追恶人?那姐姐心里想的邪物,困顿之境又是什么?”小男孩说着又开始在沙土上画起了画,这次画的是一个拿着剑的人,才刚刚画好,他又把那件的人擦掉,画中只剩下一把剑和一块掉落的玉佩。他抬起头张张了嘴,但是没有开口,随后又开始把玉佩画碎,犹豫了很久,“姐姐,大哥哥不在外面了,你不要出去了,就在这里陪我等妈妈好吗?”

    大哥哥?

    剑和玉佩!

    我怎么没发现,他画的剑就是白千赤手上拿着的那一把寒冰剑,玉佩是他一直带着的冰种九龙佩,现在玉佩碎了,剑也丢了,他能去哪?

    我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想法,抓着小男孩的肩膀就开始问:“他去哪了?你告诉我,你画的这个人去了哪里?”我双手用力地摇晃着小男孩,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白千赤是不可能有事的,他是阴间的千岁爷,是主宰过这篇土地的王,怎么会这么突然就出事呢?不可能不可能。

    小男孩被我晃得双眼呆滞,只觉得他的身子一抖,嘴里就开始吐出了白沫,双眼一翻露出了眼白,我害怕地一松手,他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死了?

    不可能吧?

    我把手放在他的鼻子前面试探他的鼻息,没有一点呼吸,我惊恐地用手不停地晃动他的身子,一直呼唤着他。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他这么脆弱,我只是晃了他几下,因为我实在是太担心白千赤的安危了。

    小男孩的身子一点点变得冰凉了起来,太阳也渐渐从天边升起,明亮的阳光照到我的身上,额头上的汗珠密密地在我额头聚集。

    我......我杀人了?

    看了一眼四周没有其他的人样子,我连忙将小男孩的身子拖到树下,靠着大树,又拔了好多野草盖在小男孩的身上。他刚刚让我等他的妈妈,这么说他妈妈现在还没有回家来,我只要先找到出去的办法就能脱身了。虽然这件事的做法实在是有愧于心,不过现在顾不得什么道德之说,先保住性命,走出这个古怪的地方找到白千赤再说。

    白千赤现在怎么样了我还不清楚,只能尽量保住自己,其他事情出去再说。

    我把小男孩好好地藏在了树下,偷偷摸摸地走进了屋子里。这间屋子里的摆设很朴素,几乎都是木制的家具,就连碗筷之类的也都是木制的。米缸上贴着的红纸已经泛白起边,用手轻轻一碰就碎了,米缸里面的米也潮湿发霉,有很多米蛀虫爬来爬去。厨房没有任何用过的痕迹,房顶的一角也破了一个窟窿,正对下的地板已经腐烂断裂了,这里真的能住人吗?碗筷上都已经结起了细小的蜘蛛网,这里也没有水果之类的可以充饥的食物,那个小男孩是靠什么活下去的?

    忽然,身后的一个柜子里发出了“咔嚓”一声响。

    我不安地向后转身,柜子的木门缓缓地打开,里面赫然站着一个人,双眼大睁地望着我。就是那一秒,我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一不小心就撞到了台上的水壶,“啪”的一声,水壶掉到了地上,破碎的水壶中流出了黑红色的血水。

    我惊恐地看着那流淌的血水再僵硬地回头看柜子里面的人,只见他缓缓地抬起了手,用一只手指指着我,我紧紧攥着自己的手,手心全是汗。

    眼前这个男人脸型消瘦,骨瘦如柴,穿着的衣服也破了几个洞,款式看起来也不是近几年的,有点像是十几年前流行的那一种。他的皮肤已经发黄起腊绝对已经不是一个活人了,这难道是诈尸了?

    我深呼了一口气,安慰着自己,这只是诈尸而已,不是有鬼,不要怕不要怕!就算是鬼,也不能乱了阵脚,你是去过阴间的人,什么样的鬼没见过,拿出你千岁小娘娘的风范来,要优雅不要慌。

    我装作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向一边走去,我才移动了一步,那具尸体指着我的手立刻跟着我移动了。我连忙眨了一下双眼,眼前这个男人的动作还是和刚刚一模一样,难道诈尸还可以跟着活人的移动而移动吗?不可能吧。我心里“呵呵”地冷笑了两句,嘲笑地骂了自己一句傻逼,世界上怎么会有诈尸的诈了一次再诈一次?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诈尸,书上倒是说拿黑猪蹄堵住尸体的嘴就不会再诈尸了,可是我手上也没有黑猪蹄,还是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赶紧找到可以出去的办法才是最重要的。我又向前走了两步,这一次我用余光盯着那具男尸,他没有跟着我移动,就在我放下心来再往床边靠近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他整个身体都比原来的位置移动了九十度角,伸出的手指坚定不移地指着我。

    镇定?我现在连“镇定”这两个字怎么写都不知道,只想马上离开这件诡异的房子。我已经在心里骂过自己千百次了,到底为什么要碰这个屏障?为什么要跟着那个小男孩到这里来?现在白千赤也不知所踪,我还要一个人面对诈尸的恐惧。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撒腿就跑,就在我跑到木门前的那一刻,“嘭”的一声,木门就关了起来。我迅速转过身,那具男尸就在离我不到一米的距离指着我的心脏。

    我已经被吓得动都不敢动一下,看着男尸的双眼,疯狂地在脑内想着各种办法。

    白千赤,白千赤,白千赤!

    无论我想了多少次,脑海里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白千赤,就算是这么一个大活人在我面前要对付我,我都没有一点还手的能力,更何况是这样的情况。

    那个男尸只是指着我的心脏,却没有一点要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意思。要不我就趁他不注意赶紧溜?

    逃跑的关键在于对地形的了解。这间屋子只有一个出口,就是我身后的那一扇门,但是我刚刚注意到有一个窗户,窗扇已经坏掉了,虽然有点小,但是这屋子都是木质结构的,只要我找到一个钝物,逃跑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我在屋子里四处搜索了一番,厨房的石台上面正好有一把生锈的菜刀,就算不锋利,打破这样年久失修的木屋也是绰绰有余了。

    只要拿到那把刀,一次就要成功,绝不能失误!有了那把刀,就算逃不出去,我还能用他防身,毕竟拦住我的还是一具尸体,不至于像那个女鬼一样碰不到,打不着。

    我在心里默默地倒数三下:三、二、一!我撒腿就往厨房的方向跑去,才跑了没有两步手就被一只冰凉的大手抓住了,我回头一看,那具男尸脸上用一种僵硬的微笑看着我。我一个情急,张嘴就咬到了他的手上,一瞬间我嘴里感受到了一股苦又咸涩的味道,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腐肉的味道。

    男尸被我咬住以后不停地用他的另一只手拍打着我,他的手就像是没了筋骨一样,软绵绵地打在我的背后,不过他的劲特别大,即便是柔软的手,多打几次,我还是受不了,用力地朝他的身上提了一脚,趁他松手的那一瞬间我马上跑到了厨房拿着那把菜刀。

    我把菜刀死死地握在手里,男尸已经被我打红了眼,面目狰狞地看着我,我当然也不甘示弱,瞪大双眼仇视着他。

    他双脚已经僵硬到不能弯曲,跑过来时候双腿僵直地打开,不出三步就走到了我的面前,眼看退无可退,我拿着那把菜刀在他面前胡乱挥舞着,拼了命地往他的身上砍去。他的身子就像是注了气一样,无论我怎么砍都伤不到他,陷下去的肉也会立刻恢复过来。

    我咬着牙大力地将到向他的脑袋挥去,离他的头不到一厘米的时候他的手紧紧地抓住了我,他的眼睛已经看不出正常的眼色,眼白和瞳孔都变成了猩红色,好像要喷出血来。他一把就把我手上的菜刀丢到了地上,“哐当”一声,那把菜刀就碎成了好几块,连带着我最后的希望都碎了。

    男尸用一只手就抓住了我两个手腕,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把匕首对着我胸口处,眼看就要刺入我的胸口。

    不要啊!我在心里害怕地呐喊着。

    说时急那时快,一根带着树叶的树枝朝我和男尸中间飞快地射了进来,分毫不差地将男尸手上的匕首打落在地面。男尸“喀喀喀”地动了一下脑袋,向树枝飞来的方向看去。

    门口“嘭”的一声碎成了两半,一个赤.裸的男人走了进来。我看到这样香艳的情景第一反应当然是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过了一阵,我听到屋内的打斗声,压抑不住心里的好奇心,小小地张开了一丝丝手指缝。

    赤.裸的男人手上只拿着一根树枝就和男尸打了起来,一根平淡无奇的树枝在他手上用得是那么的行云流水,落叶飞花,男尸几乎被打得没有一丝一毫的还手之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