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2章 桃木剑

    男尸僵硬的动作,迟缓的步伐完全落了下风,就在我以为这一场战役要结束的时候,男尸突然发出了“嗤嗤嗤”的笑声,随后从口中吐出了一大团黑色的脓水糊到了赤.裸男子的脸上,随即我就闻到了一股酸臭味,赤.裸男子的脸上冒起了咕噜咕噜的气泡。男尸顺势五指一抓,赤.裸男子的脖子立刻被抓破瞬间鲜血飞溅。

    赤.裸男子单手捂住脖子上的伤口,“啪”的一声趴到了地上。

    他要做什么?

    男尸似乎看不到他的样子,用鼻子到处嗅了嗅,忽然他的脸向我转了过来。什么?我是被坑了吗?他怎么就趴地上了?男尸就像是一只发现了猎物的猛兽一样向我扑过来,我二话不说就趴到了地上。我趟地的一瞬间,男尸停住了他的动作,只有鼻头还在嗅着。

    原来他看不到,只能靠闻,而且闻不到地上的人!

    我欣喜地向门口爬去,快速地往门口钻出去,自由就在眼前,我就要成功了!高兴的心情还洋溢在心头,突然,我的脚碰到了一块木板发出“咔滋”的声响,男尸突然向我这边跑过来,身子折叠成两半,用手抓住了我的脚用力地往回拉。我的眼泪哽在眼眶,用力地咬着牙,两只手紧紧地抓住门框,两只脚不断地挣扎着。

    “放开我!”我大声地哭喊着。

    “叫什么叫?闭嘴!”

    下一秒我就感觉到有一坨软绵绵的肉掉到了我的小腿上,回头一看,男尸的两只手已经被齐齐砍断,一只落到我的腿上另一只掉到了地面上。

    我惊恐地把脚缩出门外,一出屋子立刻站了起来躲在门外露出半个头观察着屋内的状况。

    赤.裸的男子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刚刚的脓水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黑血,这黑血不就是我打破水壶里的那些吗?再看他的手也有一模一样的黑血,看来是他自己抹上去的。

    那男尸似乎非常惧怕抹了黑血的赤.裸男子,只要他一向前,男尸立刻向后退。

    赤.裸的男子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张黄符夹在两指之间,只听见他喃喃地念了一串咒语,那黄符上鬼画符般的符号发出了金色的光芒。他双指一指,那黄符立刻飞到男尸的额前,男尸的动作立马停住。男子嘴里的咒语仍旧没有停住,越念越快,直至男尸七窍流出了黑色的脓水,不过两分钟的光景,那具男尸立刻化作一滩脓水淌在地面。

    “结束了?”劫后余生的我还没有将内心的恐惧完全平静下来,赤.裸的男子就捂着他的心口倒了下来,吐出了一口鲜血。

    “你怎么了?”我才走到他的身边,他的身体就快速地变小,成了一副孩童的模样。

    这一刻,我才认出他就是拉着我的手一直说要和我玩的小男孩。他脸色变得苍白,嘴唇也失去了血色,我把他抱在怀中哭着说:“小弟.弟,你没事吧?你不要死啊?”

    小男孩苦笑地看着我用微弱的声音说:“你还叫我小弟.弟?我比你估计还大了些。我是一个捉鬼师。”

    我哪里顾得上谁大谁小这个问题,哽咽地问他:“你不是被我晃死了吗?”

    他已经虚弱到只剩下说话的力气,慢慢地对我说:“你刚刚误打误撞破了他给我下的咒语,所以我才能变回原本的样子救了你。当时我追这怨尸到此处,将他封在此屋中,无奈中了他的怨咒,变成了一个孩童,还被施以新的记忆,忘却了原本的目的。还好有你,我才能恢复记忆,将他了断。可惜这怨尸积怨太深,将我多年的道行都耗尽了,如今看来我是必死无疑了。”

    “你怎么就必死无疑了?你不是有可以制服怨尸的能力吗?为什么还会死?”我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你是笨蛋吗?人都是会死的,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是会死的。就像今天你见到的那棵树,即使它吸取了你腹中阴胎的灵气,不久以后还是会死的,世间没有永生不灭的事物,你要学会面对。何况我们才认识了不过一天,你不必太难过。”

    “可是你救了我的命,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死?”我抱着他的身子不停地落泪。

    “我的一生就这样算是结束了,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必因为我而难过。再说了,你进到这里来也是因为失去记忆的我太过贪玩所以才将你拖拽进来,若非我,你有如何会遭遇这样的事情。你快去找在屏障外苦苦守着的千岁爷吧!”

    “你......”我不敢相信竟然从凡人嘴里听到“千岁爷”三个字,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小男孩也没有多余的表情,缓缓地开口:“你是不是讶异我竟然知道他的身份?我自小就有通天眼的本事,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亦或是奇怪的场景,今天我给你画的惨景就是我无意中看见的。我知道那人朝那里去了,你们往村子口出去,一直往东走。到我死了,你就一把火将这里烧了吧,你离开之后,这里百年之内不会再有人踏足,我要用最后一点残血,将怨尸遗留下来的怨气消除尽。”话一说完,他就化作了点点的光辉洒落在屋子的每一处。

    我强忍着心里的悲伤,在厨房找到了火柴和食用油,将屋子里所有的易燃物品都聚集在一起洒上油,点起了火,霎时间,整个屋子火光通天。我不敢再回头看这个屋子里的一切,甚至院子的秋千和大树都不敢多望一眼,快步走出了屏障。

    屏障之外,白千赤握剑的手都已经渗出了血还不停地向屏障挥舞着长剑。奇怪的是,他手上握着的就是寒冰剑,脖子上依然戴着他的九龙玉。那人不是有通天的本事吗?那他画的那幅画又是怎么来的?

    “死鬼,我在这儿。”我在离他有四五米距离的地方呼唤他。

    白千赤转过脸看到我飞奔地跑了过来,就在这时一把红色的桃木剑划过我的眼前直逼白千赤的胸口。

    “小心!”我惊慌失措地对着他大叫。

    就在那一瞬间,白千赤胸前的九龙玉佩发出了幽蓝色的光芒,九条长龙盘踞在白千赤周围挡住了那把桃木剑,电光火石之间,桃木剑化成灰烬,那九条长龙也齐齐散去,挂在白千赤胸前的玉佩突然断开来落到地面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碎成了两半。

    白千赤几乎是飞过来的,抓着我的手就开始跑。

    “怎么回事?”我还没弄懂到底发生了什么,只顾着一个劲地往前跑。

    白千赤一边拿着寒冰剑对付着接踵而来的剑群一边说:“我们被发现了,这应该是个警告。可惜我刚刚将大部分精力耗在了那屏障上,如今体能支撑不住了。”

    “那怎么办?”身后的桃木剑越聚越多宛若一条红色的巨龙,白千赤拿着寒冰剑独自对抗,看他咬着牙硬拼的样子,我的心情杂乱到了极点。

    “没办法了,拼死一搏吧!”说完,白千赤就放开了我的手,单手举着寒冰剑将天地间的死灵以及亡魂的能量全都聚于体内,霎那间他浑身都被暗黑的雾气笼罩住。白千赤将天地亡灵的能量幻化成一条黑龙,那黑龙张着爪子幽明的双眼看着红色的巨龙,那一刻,天地都变换了颜色,黑龙与红龙不断地交缠和厮打。

    我站在一旁双眼目不斜视地盯着两条巨龙的对战,就在它们打得难舍难分的时候,白千赤将身上所有的亡灵之气注入了寒冰剑,用身上仅剩的力气使出了凝神之术,幻化出了另一个分.身。

    凝神之术我只在小叔书房的一本阴人秘术中见过,我当时不过当作神话故事之类的来看,谁想到白千赤竟然能使出这一招。只是这一招极为伤身,损人真元,白千赤虽不是凡体,但他刚刚耗费太多元气,能否承受的住真的说不准。

    白千赤的分.身紧握着寒冰剑和桃木剑阵对抗着,白千赤的真身抓住我的手飞快地跑了起来,“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我回头望去,白千赤的分.身眼看就要抵挡不住桃木剑龙,他将最后一点元气注入了寒冰剑,以命祭剑,寒冰剑的幽蓝之光包裹住了黑龙,张口一咬,红龙前爪一按,瞬间,两条巨龙在天空中碎成了粉末,白千赤的分.身也随即破散,寒冰剑“哐当”一声掉落在地面剑体上的光芒迅速黯淡。因为分.身和本体相连,在分.身消散的瞬间,牵着我跑的白千赤吐出了一大口血,顺势向前倒去。

    “死鬼,你怎么了?不要出事啊?”我把白千赤扶在怀里眼泪急速向下滴落。

    “没事,我没事。”他说话的声音微弱得只有我俯下身子才能听得见。

    “怎么会没事,你都这样了?你不会......”我话还没说完,他就伸出手揽住了我的脖子,覆上了我的唇。

    他嘴里腥甜带涩的味道包裹住了我的味蕾。舌尖感受到的柔软、缠.绵,我在这荒郊野外开始迷乱。

    他不会是要......

    不,绝对不可能。

    我任由他的所有动作,直到他放开了揽住我的手。奇迹的是,他竟然恢复了,丝毫没有刚刚的虚弱感,仿佛一切只是幻觉。

    “你是不是装的刚刚?你怎么能拿这种事情来骗我?”我有点气恼地对他说。

    我刚刚心痛到几乎无法呼吸,他现在却和没事人一样站在我面前。

    “我刚刚将天地间的亡灵都汇在体内,所以阴气过重阳气失衡,要是不及时获得阳气,我怕会虚弱得连灵体都显现不出来。”

    “补充阳气?”我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羞红着脸低下了头。

    他坏笑地看着我,“你不会是以为这是离别之吻吧?本王可没有这么轻易就灰飞烟灭,他这点本事还不能灭了我。若非在那道屏障外消耗了太多灵能,区区桃木剑阵怎会让我使出凝神之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