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3章 一车活死人

    “是是是,你最厉害了,但是你还是破不了一个孩子的屏障。”

    “什么?你说那道屏障是孩子设的?”

    我把在屏障内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白千赤,顺便还取笑了他的无能。白千赤虽然很不服气我说的那个人,但是在最后还是对他夸奖了一番,竟然能设出如此坚固的屏障。

    说到那道屏障,我忽然想起他让我们往村子口的东边走去,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怕是要耽误事!

    我们俩照着那人说的方向一直往前走,太阳越发地猛烈,我从昨晚开始就滴水未进,现在早就渴的不行了,嘴唇上的皮都已经要爆开,腿也走不动路了。这一路不是芦苇丛就是荒地,人影都没有一个,我愈发开始怀疑那个人是不是在骗我,就在我实在走不动路想要休息一会儿的时候,我们走到了一条大道上。那条大道上面有一个公交车站,破败不堪的样子,站牌也因为长久的日晒雨淋生出了锈迹,上面的字也模糊不清了。站牌前面还停着一辆大巴车,引擎发动着准备要开走。

    这辆大巴车在我眼里简直是救命稻草,久旱逢甘霖般的喜悦涌上心头,我激动地拉着白千赤的手说:“那里竟然有一辆大巴车!这里这么荒无人烟的地方竟然有公交车站,不得不说我国的公交枢纽做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回去以后一定要写一封信夸奖一下市政府。”

    白千赤当然没我那么激动,一脸平静地对我说:“是你们人类太弱了,不就是这一点点路吗?就这样累得要死要活,想当年我带领着千军万马翻山越岭的时候,我怎么就没你这么累呢?”

    “想当年?你想当年怀着孕了吗?”我鼓着腮帮子对白千赤说。

    白千赤白了我一眼,“你怀的是阴胎,不是凡人的怀孕,对你身体还是有益的,你就别拿怀孕当借口了。”

    我被白千赤说的哑口无言,这阴胎的确是有益我的身子,走了这么多路,刚刚停了一会儿也就恢复过来了,可是我真的不想再走下去了,那个神秘人早就不知所踪我们还一步一个脚印地去追别人,是不是有点傻?

    “我不管,我不要再走路了,我要坐车!”我瘪着嘴对白千赤说。

    白千赤无奈地看了我一眼,“你就懒吧!去去去,我们上车。”

    那辆公交车看起来很奇怪,车子最前面没有写着始发站和目的地,车上的人也都神色呆滞地看着前方。车上没有投币箱,售票员是一个长相富态的中年妇女。一见到那个售票员白千赤就拉了拉我的手,悄悄地对我说:“这车上全都不是人。”

    我望了一眼车上坐着的人,清一色都是些年轻的少男少女,也都长得比较清秀,看起来不像是鬼。

    售票员站在门口不耐烦地对我们说:“你们上不上。”

    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拉着白千赤连忙走上了大巴车的后座。

    “你怎么看出他们不是人的?”我小声地问。刚刚上车的时候司机就发动了引擎,车子摇摇晃晃的时候我撞到一个人,他是有实体的,怎么会是鬼呢?

    白千赤摇了摇头,压低声音对我说:“不知道,只是这车上没有活人的生气,你的呼吸放缓一些,不要惊扰他们,现在他们似乎还没发现你不是人。反正我们先静观其变,有什么事我会护住你的。”

    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车子缓缓地向村子外开去,天空中的阳光渐渐被厚重的乌云笼盖,整座城市似乎都被黑云压住了。随着一道雷鸣的响起,倾盆的大雨从天空中洒落。四散的雨滴伴着狂风打落在我的脸上,我连忙把车窗关上。忽然,我发现车上只有我一个人感受到了这猛烈的雨滴,其他人全都一点动不动任由雨点打落在他们身上。

    “他们......”我惊讶地对白千赤说。白千赤还没等我说完话就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接着我就听到售票员扯着大嗓子在车头开始说起了话。

    “2号。”

    售票员的话音刚落,一个瘦瘦小小的姑娘就站了起来,她背对着我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从我的角度正好看见她的手紧紧地攥着,手指甲都嵌进肉里面去了。她一言不发地站着,售票员脸色铁青地看着那个瘦小的女孩,眉毛都要纽在一起了,“你这个月的任务还是没有完成,一个月只是让你搜十个人的魂魄,很困难吗?你说,你自己说,你都做了多久了,一点进步也没有!”

    那个瘦弱的女孩身子颤了一下,抽泣了起来。

    搜集魂魄?看来那个小男孩没有骗我,线索就在这辆车上面,KG集团连锁酒店死人的事情和他们有关!

    “他们是活死人吗?”我小声地问白千赤。

    白千赤脸上故作一副平静的样子对我说:“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收集魂魄的人。我想过搜集魂魄这种事不可能只让雯雯一个活死人来做,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个。”

    我大致数了一下车上的人数,除去司机和售票员,有十二个活死人。十二这个数字单单看是一个不大的数字,但是想一下那个售票员说的话一个活死人一个月的任务是十个人的魂魄,这一车人就算有个别达不到要求,估摸着一个月收集一百个人的魂魄是绰绰有余的。这个基数算起来有多可怕,一个月有一百个无辜的人被勾走了魂魄。雯雯也死了十年了,十年里搜集了多少魂魄我不得而知,但是背后操控的人,聚集这么多亡魂,他想要做什么,背后的阴谋又是什么,这件事才是值得我去深思的。

    白千赤心里应该是和我想得一样,他即便是做出一副淡然的样子掩人耳目,但是一直用余光记住周围每一个活死人的脸。

    售票员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哭哭哭,你就知道哭!要是完成不了任务会有什么后果你心里是清楚的吧?”

    瘦弱的女孩瑟瑟发抖地看着售票员,不停地摇头。

    售票员冷着脸不再看她,望着另一处一个打扮性.感的女孩,“这个月7号完成的不错,虽然是一个新来的,但是做的都比在座的都要好,不仅提前完成了搜集十个人魂魄的人物,还超额多搜集了两个人的。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像7号学习。”

    那个打扮性.感的女孩捋了一下头发,笑着回了一下头向车上的其他活死人致意。车上其他活死人脸上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倒是我看到她的脸的时候怔了好一会儿。

    眼前这个女孩我见过,不,不仅仅是见过这么简单,我还和她打过交道。她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因为长相貌美曾经和高莹并称为我们学校的校花。当时这个校花竞选在我们学校论坛讨论的那叫一个如火如荼,支持两方的人数也是不相上下。对于这种幼稚的竞选高莹当然是不放在眼里,也就是听我们班的那些八卦的小女生提起一下,最后说是她们两个票数相同,高莹也没太在意。后来的某一天,我和高莹被堵在学校门口,那个女生带着一群打扮成熟的女生把我们团团围住,还放话说要把高莹的脸给划花去,说什么高莹配不上和她并列校花。高莹哪里是那种说欺负就可以欺负的人,这么多年的跆拳道都白练了吗?没有五分钟就把她们打趴了,当场还报了警。明明是她们几个受伤比较重,凭着她那条三寸不烂之舌,愣是我们两个没事走人,她们几个被警告处分。听说这个女孩最后是被劝退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死了?

    还好我把头压得低低的,她没有看见我,妩媚地笑了一下,又坐了下来。

    “那个女孩是我同学,高莹以前还打过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她怎么就死了,真是世事无常。”我对着白千赤感概了一句。

    车子沿着盘山公路一直开,开了要有三个小时了,两边的景色也渐渐变成了农田和村庄。售票员已经停止了她的训话,整个车厢上笼罩着死一般的寂静。

    我扯了一下白千赤的裤脚,用嘴型对他说:“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平时妈妈工作实在是太忙了,我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家里方圆五十公里的地方。按照正常的车速来算,这辆车起码开了有三四百公里了,这距离应该已经到隔壁市了吧?

    白千赤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活死人,确定没人注意我们两个才小声地对我说:“这辆车看起来是开了很久,但其实一直在绕圈子,我们离刚刚的那个地方距离不过十多公里,这辆车怕是为了迷惑车上的活死人所以才故意兜圈子。”

    若不是白千赤告诉我,我还以为我们已经要到隔壁市了,没想到我们竟然一直在绕圈子,这些人到底是在谋划什么事,做事这么谨慎,我越发觉得我们这一趟旅途怕是没有我们一开始想的那么轻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