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4章 存念阁

    忽然,司机把车子拐进了一个隧道里,我认出了这个隧道,这就是我们来的时候路过的隧道,现在是要往城里面开了吗?既然是要回城里面,刚刚又为什么要故意绕圈子?

    隧道里一片黑暗,我看不到周围的任何景象,紧紧地拉着白千赤的手。忽然,黑暗中发出了一声惨叫,我努力地向惨叫发出的方向看去,模模糊糊地只看见一个人影撕扯着一个人的头发,从长度上看应该是一个女人。

    车子驶出隧道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售票员拉扯这那个瘦弱女孩的长发,售票员手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女孩的长发被她绕在手上好几圈紧紧地抓着。瘦弱的女孩的两只手紧紧地抓着大巴车的门框,这时我才看到车子的门已经怀了,大开的车门呼呼地从车外往里吹冷风。

    那个女孩看起来像是要逃跑,那声尖叫应该是她发出来的。

    女孩的手一点也不放松,售票员更是一手抓着座椅一手紧紧拉着那个女孩的头发,她们就这么拉锯着。

    “嘶”的一声,瘦弱女孩的头皮被扯开了一半,血丝粘粘地连着被撕开的头皮,腐烂的味道也随着风往我们后排散开。

    那味道一涌入我的鼻腔,胃里就不停地翻滚了起来。我紧紧地咬着牙,不让自己吐出来,生怕在这种时候引起车上其他活死人的注意。

    售票员见瘦弱的女孩宁愿被扯开头皮也不愿意放开紧紧抓着门框的手,冲着车子里其他活死人吼了一句:“还不过来帮忙!是想受刑吗?”

    车里的活死人们听到这一句话全都悻悻地站了起来,将瘦弱的女孩拉回了车里,把她按着让她跪在车子中央。

    “她会怎么样?”我担心地问白千赤。

    白千赤面无表情地说:“她已经死了,最多就是受点皮肉之苦,再不济就是被抽掉魂魄罢了。”

    抽掉魂魄?不行,我要去救她。

    我正要站起来就被白千赤拦住了,他脸带怒色地看着我说:“这车上全都是活死人,你要做什么?”

    “我当然是去救她,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她悲抽掉魂魄吗?”

    白千赤瞪了我一眼,“我们这次来不是为了当救世主的,你看着她可怜你就要救她,那车上其他活死人就不可怜了?这么多人,你根本救不过来。再说了,我们就在人家的车上,你要救下她,我们往哪里去?带着一具活死人,她还成了这副模样,你还要不要命了?”

    “可是......我........”

    “可是什么可是,别忘了高莹还在等我们两个找线索。你给我坐下来!”白千赤黑着脸压着嗓子对我说。

    车子上其他活死人的关注全都在瘦弱的女孩身上,根本没注意到我和白千赤的这一番对话。

    售票员扯着女孩的头发用力地往上提,女孩的头皮撕裂地更开了。售票员凶狠地说:“逃跑?你别忘了你的第二次生命是谁给的!是谁赋予你永生永世活着的权利!现在不过是让你为组织做一点事,你就想要逃跑,怕是活得不耐烦,想要被抽掉魂魄永生永世都见不到天日了吧?”

    女孩红着眼,眼泪早已流不出来,用一种近乎绝望的语气说:“你们把我的魂魄抽掉好了,这样不生不死的生活本来就不是我想要的!”

    “啪”售票员给了女孩一巴掌,“你别忘了你活着的时候烂泥一般的生活,不过就是一个在街上乞讨的野丫头,你想要什么生活?你活着的时候一顿饱饭都吃不到!现在有这么好看的衣服给你穿着,舒适的房子给你住着,你不知道感恩。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投胎,盼望着下一世能过上好日子吗?我告诉你,像你这种在街上乞讨的命格,若不是有机遇你生生世世都别想改变。”

    “那也好过现在!我真的不想再害无辜的人了,求你们放过我吧。”女孩哭着的声音都已经颤抖了,用遍布着密密麻麻红血丝的眼睛看着售票员。

    售票员放下了女孩的头发,冷着脸说:“求我没有用,见到他的时候你再说这些话吧。你和你,”她指了一下站着的两个男的活死人,“你们两个看着她,不要让她再跑了。”说完售票员就坐到了第一排的座位上去。

    车上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除了偶尔传来女孩的抽泣声,就再无一点动静。

    他?到底售票员说的他是谁,他到底有多大的能力能够控制这么一群活死人。这一切的谜团似乎即将就要揭开又似乎我们才刚刚开始接触到谜团的真正部分。

    这一车的活死人还有他们搜集的那些魂魄到底最后的归处是哪里?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了。

    车子缓缓地开进城里,拐进了一条素有“古董街”之称的古玩一条街。两旁的商铺都挂着古玩瓷器之类的招牌,因为是白天所以街上的人特别多,车子开进去之后就堵在了路的中央。路边摆摊的一点退让的意思都没有,还在和客人拉着皮条。

    这条街上的客人有一半是传说中的“淘金客”,他们想要在路边小摊上淘到值钱的古玩。当然,也不是淘不到,总是会有一两个不识货的家伙,因为家中变故所以把祖上珍藏多年的宝贝拿出来贱卖了的。但是大多数这条街上摆摊的都是老油条,大家也都是相识的,街边小摊能买到的最多就是做旧的那种玉器或者瓷器,即便拿去问其他家的老板,大家也都是不会道破其中的奥妙,一是为了保护这条街的生意,二是为了保护自家的生意,要是这次把别人作假的事情说出去,下一次轮到自己那就不好说了。做生意的道理还是逃不过一个“奸”字。

    我不耐烦地看着车子前面拥挤的人群,车上的活死人都见怪不怪的样子。

    白千赤用手肘撞了我一下,我没反应过来瞪了他一眼,他小声地在我耳边说:“笨蛋,你看车子外面十点钟方向站着的那个人。”

    我朝着白千赤说的方向看去,那个人站在一家茶馆门口,身上的衣着打扮看起来像是店小二的模样。奇怪的是店子里面明明已经人满为患,他还悠闲地站在门口吸着烟打着电话,最诡异的就是他的眼神时不时地往车上瞟。

    “你注意一下他拿着手机的手,手指一直在敲手机。”

    没错,那个人从我看到他的时候开始他就拿着电话没有说过一句话,就算是对方在讲话,他都不用应和一声的吗?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白千赤用手指在我手机上学着那个男人的样子敲着,“......”。

    “他是不是在算数!”我激动地望着白千赤。

    “或许是,这辆车都是活死人,他们原本一定是有固定的人数的,现在我们两个坐了上来,人数就不对了。”

    “那怎么办?我们这样贸然地到他们的大本营去会不会打草惊蛇?”

    “这个草我们之前就打了,蛇也已经惊动了,只是我们误打误撞上了这辆车的事情,我猜对方还不知道。我想个办法阻止他。”说着白千赤就从怀中掏出了两枚银针朝着打电话的男子身上射去。

    “你把他弄死了不就更加引人瞩目了吗?”

    “他没死,只是行动迟缓了些。这车子要赶紧开过去才行,要是银针的药效过了,车上的真正人数估计要被泄露出去了。”只见白千赤在嘴里念叨着什么,好不容易已经放晴的天空再次下起了大雨。街上的小摊贩和行人全都纷纷躲到了两旁商铺的屋檐下,一时间拥挤的古董街变得宽敞了起来。

    司机缓缓地开动车子,又在这条古董街上拐了好几圈,最后拐进了一条只够这一辆车子进出的小路。我隔着老远就看到了这条街的路口,大白天的这一条街竟然都挂着红彤彤的大灯笼,妖艳的红光再黑云的笼罩下显得邪门极了。

    白千赤看了一眼这四周围的景况,压着嗓子对我说:“这条街有古怪。”

    “怎么个古怪?”我看了一下这条街,街上的行人是比刚刚那里少了一些,但是除了挂着红色的大灯笼,我没看出哪里古怪。

    白千赤用眼神示意我看一下这一条街的房子,眼前的这一排楼房都是一个样式,整齐划一地建成一排,房子的朝向倒不是很好,但是这应该是政府规划的问题,我实在看不出白千赤说的古怪在哪里?

    “这些房子统统没有窗户。”

    白千赤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这一整条街道的房子都是没有窗户的,原本有窗户的口子也都被封了起来,做了一个假窗口的模样,其实里面是被水泥封死的。

    “阳宅和我们住的阴宅不一样,我们鬼住的阴宅最重要的就是背阳,远离阳气。活人住的阳宅就一定要背阴,一般活人住的房子都是要有门窗,门窗的位置也是有一定的讲究的,这不仅是为了通风透气还是为了吸取屋外的阳气。这一排没人住的房子很明显就不是让活人住的。刚刚售票员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她说有舒适的房子给他们住,我猜就是这些了。”

    这一排房子可都是精装修的小洋楼啊!全都是让活死人住?这不是人比人比死人吗?我家到现在还是住着租的两室一厅,算上白千赤一家四口就这么挤着。这不公平啊!

    “这一条街都是给活死人住的?万一活人误闯进来了呢?”

    “活人是走不到这一条街的,除非是和你一样坐这辆车进来了。”白千赤指了指两旁道路上的红灯笼,“你看到的灯笼是什么色的?”

    “红色的啊!这还用问吗?”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白千赤摇了摇头,“这些灯笼其实是白色的,你是坐在这辆车上,被车上的磁场影响了,身上混杂着阴气,所以和鬼一样把白色的灯笼看成了红色的灯笼。活人一走到有灯笼的那个路口就只能看到一堵墙,除非是阳寿将近的人才能看到这条路,看到这满街的白色灯笼。”

    我不相信地揉了揉双眼,定睛一看,这一条街上的灯笼真的都是白色的,我看到的那些行人也都是和车上一样的活死人目光呆滞地在街上走动着,宛若提线木偶一般。

    车子开到了一栋木制的楼房前面停了下来。楼体是圆柱形的设计,楼顶是圆形的,最高层的位置挂着“存念阁”三个大字。透过车窗往外面看,这似乎不是这个房子的正门入口,这么豪华的一栋房子,入口只有一扇小木门?不可能。

    存念阁?这三个字我怎么觉得那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