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5章 博物馆有问题

    对了!这不就是我们市最有名的那一个古董博物馆吗?之前我在报纸上还看过关于这个博物馆的报道。据说是“存念阁”背后的大老板在海外买了一个价值1.2亿的清朝古董,捐赠给了国家,从此“存念阁”名声大噪。没想到这个“存念阁”的后面竟然是一条活死人街,真是让人想不到。

    车门打开之后,售票员站了起来,指着那两个抓着瘦弱女孩的男子说:“你们两个先把她带进去,然后等着我。其他人按照顺序进去。”

    我使了个眼色给白千赤,“我们要跟着进去吗?”

    “嗯,你跟在我的身后。”白千赤面无表情地走下了车,我也屏住呼吸跟在他的后面。

    入口处站着一个穿得有点像传说中的萨满法师的人,他带着很凶恶的面具,面具上画着的是一种古老的神兽,饕餮。我之前在一本民俗书上面看过,只是他头上带着的饕餮是红色的我看到的书上画的是玄青色的。

    车上的活死人都走了下来,整齐划一地排成了一个队伍,我和白千赤站在最后面。所有人都排好后,带着面具的那个守门人拿下了面具露出了那一张可怖的脸。他的眼球是没有瞳孔的只剩下眼白和黑色的血丝,脸上有好几处已经烂掉,黑色的腐肉露在外面,一张嘴就露出了长长的獠牙,很是骇人。

    “小心点,守门是一个恶鬼。”白千赤站在我的前面小声地对我说。

    恶鬼?这里守门的怎么会是一个恶鬼呢?我之前听说养小鬼的人一般是不会让小鬼离开自己的身边的,而且有些小鬼脾气十分的大,想要让他做什么事还要求他才可以,所以一般像这样的恶鬼是不会做类似守门的小事。除非,这个“存念阁”里藏着的人拥有驱使恶鬼的能力。拥有这样能力的人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心里对他的好奇越发地大了起来。

    排在第一个的活死人走到了恶鬼的面前,恶鬼往他身上凑了凑闻了一闻就把道让开了。一个个活死人通过了恶鬼的测试很快就轮到了白千赤。恶鬼正往白千赤面前凑,白千赤轻轻地一抬头对着恶鬼一挑眉,恶鬼立刻往后缩了两步,让白千赤进去了。

    我跟在白千赤身后想要蒙混过去,刚走到恶鬼面前他就将我拦住了,“你不能进去。”

    我错愣地站在恶鬼面前,走也不是退也不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前面那些人不是也进去了吗?这是一个博物馆难道还能拒客不成?”

    恶鬼一句话也没说,把面具重新戴了上去,站在门口守着。

    白千赤回过头朝我使了个眼色,用嘴型告诉我:“你是活人,不能进去的,在这里等着吧。”

    无奈,我只能站在门前默默地等着白千赤。

    白千赤进去之后,博物馆的门重重地关了起来,里面发生的任何事情我都不知道,担心地观望着那扇门什么时候重新打开。

    我站了好一会儿,那扇木门缓缓地打开,我欣喜地走上前。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女子,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长裙,脸上化着妖艳的浓妆,一扭一摆地走了出来。看到我迎上去的时候轻蔑地瞥了我一眼,用她尖锐的声音对着恶鬼说:“那个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恶鬼笔挺挺地站着,语气略带尊敬地说:“回小姐,她是跟着我们的车子来的。”

    那女子厌恶地看了我一眼,“你去把她赶走。”说完就转身走回了门内,嘴里还喃喃着:“以后要让他们注意点才行,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带来这里,被爷看到了可怎么办?”

    恶鬼对女子鞠了一躬后朝我走来,他带着面具我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一想到白千赤还在里面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心里就不安,咬着牙对着他可怕的面具。

    他见我竟然没有害怕的表情,掏出了一把类似关公的大砍刀,杵在了我的面前,冷冷地对我说:“再不走,莫怪我手下不留情!”

    “我的朋友还在里面,我为什么要走?”

    恶鬼也不与我多说,拿起砍刀就向我劈过来。就在那一瞬间,白千赤新婚之夜给我的那一个九曲玲珑手镯发出了红色的光芒,镇住了恶鬼手上的砍刀。恶鬼紧握的大刀裂开了一条微小的细缝,他向后退了两步,摘下面具,怒视着我。

    我慌忙地向后跑了出去,蹲在街对面的一个石头上,继续等待着。

    恶鬼见我退了出去,也不再搭理我,继续站在门口前守着。

    日头越渐猛烈了起来,又一辆活死人的车子开了进来,我蹲在街对面看着从那辆车上面下来的人,一共有十三个,其中有一个是之前我见过的那个售票员。那群活死人和之前的那些一样通过了恶鬼的测试也都进到了博物馆里。

    单我见到的就已经有二十多个活死人,那我没见到的到底有多少个。博物馆里面的情况一点也不清楚,我坐在石头上百无聊赖地用树枝画画,画了擦擦了又画,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觉得天色开始变暗,冷风开始呼啸了起来。

    不行,我等不得了,白千赤这样单枪匹马地进了别人的大本营里,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角色,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我观察了很久,守门的恶鬼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另外一个过来换班,他们换班的时候大约有半分钟的空隙。博物馆的后门是没有锁的,只要我趁着那半分钟的空隙溜进博物馆里就可以了。

    距离上一次换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特地在守门的恶鬼眼皮底下沿着这条街往前走,做出一种我已经离开的假象。这样的街道在这座城市里我见得多了,这条街的前面肯定有一个路口和这里是相同的,只要我绕到后面去趁其不备,很容易就能溜进博物馆里。

    我一直沿着街道向前走,走了大概五分钟左右的距离看到了一个路口,正要往里面拐的时候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拐角处再里面一点有一个死胡同,我靠近了些露出半个头,死胡同里有三个彪形大汉围着一个女孩拳打脚踢着。

    定睛一看,那个女孩不正是刚刚车上那个要逃跑的女孩吗?

    此刻她受伤的头皮似乎已经被治疗好了,但是身上裸.露的地方却青一块紫一块的。

    为首的一个大汉捏着女孩的下巴,不怀好意地说:“爷说让我们哥几个管教管教你,哥几个活着的时候没见过你这么好看的女人,你要是愿意给哥几个爽一下,那管教的事情就算了。刚刚那些皮肉伤就算是管教了,若不然你知道我们的规矩吧?”

    女孩倒是硬气,啐了那个男人一脸口水,“呸!你还是按照规矩来吧!你敢碰我一下试试,你忘记他定下的规矩了吗?”

    三个男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奸.淫的坏笑,“规矩?爷才管不了这么多,现在我们三个就是规矩。”

    我躲在墙后面,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脚往后退了一步,正好踩到了一个瓶子,发出“咣当”一声响。

    “谁!”为首的那个男人朝着身后的一个看起来年轻一些的男人做了一个眼神示意,那男人点了点头往我这里走了过来。

    我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根本没有我可以躲藏的地方。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我该怎么办?

    眼光一斜,看到一个大酒缸后面还有一点缝隙正好可以让我钻进去。躲在酒缸后面的我一直在祈祷着他不要发现我。

    脚步声“哒哒哒”地向我逼近,我一抬头就看见了那个男人站在酒缸前面望着我。

    完了!他会不会把我变成活死人?不,不会的,白千赤一定会来救我的。

    我的腿已经使不出力气了,颤抖地支撑着我整个身子。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应该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痕从眼睑下一直到下巴处,我可以看得出来他原本清秀的模样。

    他弯下腰来两只眼睛对着我,我的身子紧贴着墙眼睛睁的大开死死地盯着他。只见他伸出了一只手,对我笑了一下。

    做什么?他是在对我笑吗?一个活死人在对我笑?我一定是疯了!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没看错,他真的在对我笑!

    我犹豫地看着他,不敢动一下。

    眼前这个男人是一个活死人,这里是他们的大本营,这个男人的心思是什么我根本猜不到,谁知道他想要做什么!还有刚刚领头的那个,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

    “外面发现了什么?怎么还不回来?”领头男子粗犷的嗓音从死胡同里传出来。

    他抬起头大声地回了句:“没什么!有一只猫。”

    “没什么还不赶快给老子回来,给我按着这娘们,老子今天一定要爽一把!”

    “来了来了,现在就来。”他冲着胡同喊完,伸出手一把将我从缝隙里拉了出来,小声地对我说:“我知道你是活人,这里不是你可以来的地方,赶紧走吧!”他朝着另外一个路口指了一下,“你往这里走就能回到你的世界里去,千万不要再回头了。”

    “可是里面那个女孩......”我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因为我知道他能让我走已经是最大的帮助了,里面那个女孩明显就不是他能够出手相助的。

    “她......”他低着头顿了一会儿,“这都是命。”

    “一只猫你到底要看多久,赶紧给老子滚进来!”胡同里又传出了领头人的声音。

    “来了来了!”他对着胡同又喊一声,转过脸对我说:“你就当是做了一场噩梦吧!赶紧离开这里。”说完他就往胡同里跑了回去。

    他回去之后胡同里就传出了一声声女孩的反抗声,我真的很想去阻止这一切,可是理智告诉我,我不能,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何况是一个活死人。

    人世间活着已经是一件那么痛苦的事情,所以才会有轮回才会有极乐世界和地狱,可如今那些死去的人都不能按照天命轮回转世,反而在这离过着和地狱一般的生活。到底是谁?我一定要亲眼看看这么一个恶魔一样的人。

    他们三个很快就离去了,没有发现一直躲在墙角的我。等我走进胡同一看,那个女孩已经是遍体凌伤,嘴角还残留着血迹。

    “你没事吧?”我走到她身边把外套盖在了她赤.裸的身体上。

    周围都是她被撕碎的衣服,她的身上还遗留着一些污秽的液体。我拿出纸巾为她轻轻擦拭,她阻止了我,苦笑地说:“不用了,太脏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我强忍着眼里的泪水,尽量用一种平静的语气问她:“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忘记了,好像那是一个很冷的冬天,我死在了天桥地下。然后和我一起乞讨的人嫌我晦气,把我随便丢在了一个乱葬岗里,后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认识雯雯吗?”

    “听说过。之前听和我一起的人说起她,似乎他逃走了。”

    “你能告诉我是谁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的吗?”

    女孩咬了咬嘴唇,眼神里全是恐惧和仇恨,“是他。”

    “他?他是谁?”我急切地问。

    忽然,女孩抓着我的手,把我的脸拉到她的面前,“他会杀死你,哈哈哈......”说完,她就用手掐着我的脖子,瞬间我的脑袋里充满了血气,呼吸不得,双手胡乱地绕抓着她的手。

    疯了!她一定是疯了!

    我朝她的胸口处狠狠地踢了一脚,瞬间她的手就失去了力气,整个人软软地向后倒去。惊魂未定的我疯了一样地往回跑,直到看到了那一个熟悉的建筑物我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等我回到博物馆的前面的时候,门前已经换了一个新的恶鬼,可恶!错过了。

    就在这时,又有一辆满载着活死人的公交车缓缓地开了进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