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6章 抹了死人灰

    车上的活死人有序地排着队,我随手在地上沾了点泥沙往脸上抹,把外套扯破几个口子混在那群活死人身后。

    我记忆中好像有这么一段妈妈带我去找一个灵媒的回忆,那灵媒往我身上抹了些什么粉末,带我走过一条没有活人的路还叮嘱我要憋住气,告诉我走到尽头才能见到阎王爷求得庇佑。只是那时我还没走到尽头,远远地看到白千赤就哭了出来。现在想起那段往事,却怎么也记不清那粉末是什么。

    新的恶鬼见到我也没有嚣张跋扈,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将我拦住了。

    天色已经黑了起来,整条街道又开始恢复了热闹。传说中白天是人活动的时候,夜晚是鬼出没的时候,这一条鬼街尽也和人类世界的夜市一般有模有样的摆起摊来。这里和之前我们去过的无岸城一样,来往的活死人们都带着面具,我裸.露着脸在街上晃悠就成为了众鬼的围观对象。

    忽然在拥挤的街道上有一只大手抓住了我,一回头,一个带着牛头面具的鬼站在我的身后。

    “你做什么!”我慌乱地拨开他的手。

    他的手却一直紧紧地拉着我不放开,将我拖到了一处偏僻的角落。

    “我告诉你,我不是普通的凡人,你最好不要惹我!”

    他冷笑了一声说:“能到这里来的怎么会是普通的凡人呢?”说完他就把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那张熟悉的脸庞。

    竟然是他,在胡同口放了我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是敌是友现在还不清楚,还是要多多提防才行。

    他皱着眉头对我说:“是我问你这句话才对!我明明要你往那条路出去,你为什么还要在这里逗留?”

    “我......”我不能将白千赤的事情这么轻易就告诉这个只见过两面的人,就随意撒了一个谎,“我担心被你们凌辱的那个女孩。”

    “你撒谎。”他顿了两秒,“她已经失智了,我回去看过。”他从手上掏出一条项链递给了我,“这条项链是你的吧?被她紧紧握在手上。她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变成厉鬼了。她伤过你,你还会担心她?说吧,为什么留在这里不肯走。”

    他手上拿着的项链是高莹买给我的,我们两个一人一条,刚刚逃命太过慌乱没注意它丢了,如果不承认或许就拿不回这条项链了。我看事情已经瞒不住了,只能把这些日子我们遇到的事情还有我们调查到的线索全都告诉他。

    “所以你在等你的心上人出来?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你不知道这‘存念阁’真正的主人是谁,就算你的心上人有天大的本事,应该也是惹不起他的。”

    放弃?我安眉的字典里就没有“放弃”这两个字,既然等不到白千赤出来,那我自己进去找他。

    “反正事情我已经对你说了,这项链我也拿走了,谢谢你今天的恩德,日后若有机会一定会帮你的。”说完我就往博物馆门口走去。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既然智取不行那就强攻吧!三十六计总有一记可以用。

    我还没走到博物馆门口,他就拉住了我,“里面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你知道吗?你一个弱女子还怀着孕就想进去是不是疯了?”

    “我是疯了,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们不过是今天才认识的。”我一把将他推开就往博物馆门口冲,这时一张冰凉的手抓住了我,“我都说了,你不要再管我了,听不懂吗?”

    “千岁小娘娘,我们......”黑无常放开了我的手,有点畏怯地看着我。

    “怎么是你们?我还以为是......”我看了一眼四周,那个男人早就已经不知所踪了。

    “千岁小娘娘,您以为是谁?是千岁爷吗?”

    “不是,有这么一个人。你们来的正好,能不能想办法让我进去?”我抓着黑无常的手着急地问。

    黑无常犹豫了一下,显得有点迟疑,“千岁小娘娘,这栋楼里阴气太重,您还是不要进去的好。小的们怕您会伤了胎气。”

    “阴气太重?这栋楼里到底是干什么的?你们是不是知道?”

    鬼差三个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心里早就清明了里面的状况,就是不愿意告诉我听。我转移了话题,“白千赤在里面,不会有危险的,我只要找到他就可以了。”

    他们三个低头互相使了一下眼色,似乎已经有了决定。

    “到底有没有办法,不然我就硬闯了!”白千赤说过我的阴胎在关键时候会护着我,刚刚那个恶鬼要伤害我的时候手上的九曲玲珑镯也挡住了一击,我不信我就闯不过去了。

    白无常和阴索命给黑无常使了一个眼色,黑无常弯着腰对我说:“千岁小娘娘,有一种法子可以暂时掩盖住你活人的气息,只要你在守门的恶鬼那里屏住呼吸,说不定能够蒙混过去。”

    “那还等什么?赶紧给我用你说的那个法子。”我欣喜地看着他们三个。

    “这个......”黑无常犹豫了好一会儿,“千岁小娘娘,您一定要进去吗?您再等等说不定千岁爷就出来了。这栋楼里的气息很不一般,小的们怕......”

    “怕什么?怕我死了你们三个不好交代?”

    “不是......”黑无常颤颤巍巍地开口,“里面的主不是活人。”

    不是活人?什么意思?是活死人?怎么可能,活死人要这么多活人的魂魄做什么?而且活死人怎么可能有操控这么多活死人的能力。从之前的售票员、变作厉鬼的女孩还有刚刚遇到的那个少年,他们的共同反应来看,这里的主人一定是很厉害的角色,区区一个活死人怎么可能办得到?

    我逼问了鬼差他们三个很久,他们支支吾吾说了半天也不肯告诉我“存念阁”的主人是谁,我也懒得再问下去,反正我进去了一切就能明了。

    在我的一再坚持之下,黑无常拿出了死人灰往我身上抹。

    死人灰通常是人间通灵的人或者是不得已要走过死人路的人才涂抹的,说白了就是骨灰。死人灰上附着阴气,可以暂时遮盖住活人身上的阳气,不过这种把戏最多蒙骗一下道行浅的小鬼们,遇到一些道行高的,就无所遁形了。

    鬼差三个给我抹了死人灰,阴索命用阴术暂时锁住了我的呼吸。因为他们三个是阴间的鬼差,不好露面,所以我们约好进去之后再碰面。

    夜幕浓重,进出博物馆的活死人们又多了起来,我特地买了一个面具戴在脸上,跟在一个有七尺高的活死人身后排着队。

    守门的恶鬼嗅完了前面那个男人就想站回原来的位置上,看到瘦小的我站在后面,不耐烦地闻了一下,就冲我摆摆手让我进去了。

    走进那扇小木门,还有八道小门在等着我。门上分别写着: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这个八个字正好对应着八道门,如果我没记错,这就是传说中九宫八卦阵。小叔曾经说过当年三国之乱,这个八卦阵就曾经现于人间,被破解之后又神秘消失了,没想到我今天能在这里见到。可惜小的时候妈妈就很忌讳这些奇门遁甲之术,我也只是听小叔偶尔提起过罢了,至于如何破解我还真的一点记忆也没有。

    鬼差他们三个还说要进来等我结果现在鬼影都看不到一个。这八卦阵我真的不敢贸然去闯,八卦阵最奇妙之处就是八个门相通但是只有“死门”会置人于死地,其他七门又会相通,如果不知道正确的破阵方法这辈子都是出不去的。

    就在我蹲在八卦阵前苦恼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边,“你还真的就混进来了,用了什么方法骗过了守门的恶鬼?”

    我抬头一看,竟然是刚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掉的少年。可惜我现在心情烦闷的很,不想和他打交道,没有搭理他一直闭着眼回忆着小叔当年对我说的八卦阵的口诀。

    我蹲着喃喃自语道:“乾三连、坤六断;离中虚、坎中满......”接下来是什么来着,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我烦躁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早知今日,当初就应该多看看小叔书房里那些关于阴阳五行的书籍,正所谓技多不压身,现在正愁着脑袋空空什么都不懂。

    “乾三连、坤六断;离中虚、坎中满;震仰盂、艮覆碗;兑上缺,巽下断。”少年在我身后一字不落地把八卦的口诀念了出来,我惊喜地看着他,“厉害啊,你竟然知道《易经》里面的东西,我还以为你是不学无术的少年呢!”

    少年尴尬地摸了一下脸上的刀疤,“很多人看到我这条疤都以为我是小混混,其实这条疤是因为我挡下了继父往我妈妈身上砍的一刀所以才留下的。”

    听他说起这条疤的来历我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连忙岔开话题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坤,你可以叫我阿坤。”

    “阿坤,这个名字挺好听的。”

    “这是我妈妈给我取的,可惜她已经死了。”阿坤的眼神迅速黯淡了下去。

    “对不起阿,我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的。”

    “不知者无罪,更何况杀死我妈的那个畜生已经被我杀死了。”阿坤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一种仇恨的快意,不过这神情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又恢复了原本的神情。

    他有这么悲惨的过去,那成为活死人的经历估计也和雯雯差不多,就是尸体随便被葬在一个地方,而后被挖出来做成了活死人罢了。我没有多问他的身世,而是直接了当地开口问他为什么要帮我。

    阿坤也是一个爽快人,他说我坐着车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我和白千赤,以他这么多年的经历来看,白千赤绝非一般的小角色,他希望我可以求白千赤带他离开这个地方,他不想再过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了。

    我想了一下,带走他应该不算是难事,也就答应了。

    阿坤告诉我《易经》是他小的时候,他爷爷让他背的。他爷爷以前给他算过命,说他这一生坎坷,死后也会遭遇大难,所以要多学习一些阴阳五行之术。可惜后来他的生父因为意外去世了,妈妈带着他改嫁,继父说他总是鼓捣这些没用的玩意儿把整个家都带衰了,一气之下把他的书全都丢掉了。也是从那之后他的继父开始对他的妈妈家暴,最初只是小打小闹,后来变本加厉,她的妈妈身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的。终于有一天,阿坤的妈妈还是死在了继父的棍棒之下。

    我安慰了他几句,他苦笑地对我说:“希望妈妈已经投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不要像他一样过着这种看不到尽头的日子。”

    我告诉他我认识阴间的鬼差,回去之后就找黑白无常他们几个帮他查查他妈妈现在的生活。

    阿坤听我这么说倒也第一次发自内心地笑了。

    闯阵之前,阿坤给我重新普及了一下关于九宫八卦阵的知识。

    《易经》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有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支,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

    这个八卦阵就是根据这一段话而创造出来的,八扇门进去之后有六十四种可能性,但是一旦有人进去,半个时辰之后没有从里面走出来,死门就会自行打开。换言之就是半个时辰我们走不出来的话就必死无疑。

    平时都是由大小姐带着他们进去的,偶尔也有误入其中的活死人,最后也都是不知所踪了。我这次进来正好没撞见大小姐,用阿坤的话来说就是我走了狗屎运,要是撞见大小姐,我早就被勾了魂魄了,哪里还能在这里逍遥自在地说话。

    阿坤说的大小姐应该就是我之前见到的那个打扮妖娆的女人,据阿坤说大小姐是主人养在身边的女鬼,但是主人从来不承认大小姐的身份,也只有大小姐自己飞扬跋扈以“存念阁”女主人的身份自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