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7章 死婴展示柜

    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就开始进八卦阵了。口诀里第一句就是“乾三连,坤六断。”乾卦的方位是西北方对应的是开门,坤卦的方位是西南对应的是死门。阿坤说我对八卦阵了解的不够,所以他走死门,让我走开门,按照口诀上说的话,开门和死门都是通向同一个地方的,只要我们进去之后再相遇就好了。

    我虽然还是很害怕,不过阿坤既然都愿意走死门,我只是进开门而已,也就咬着牙顶着上了。

    从开门进去之后果然和阿坤说的一样我们两个相遇了。

    “接下来是‘离中虚,坎中满’这两句是说从景门进去看到的都是假象,休门进去的就是真的。不过我们先不过这两扇门,我们先从惊门进去。惊门里面或许会有危险,你躲在我的身后,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跟在了阿坤的身后,一进惊门立刻有无数的银针往我们身上刺来,阿坤翻了一个连空翻,抓住一根银针观察了一下,“有毒,小心!”

    我要怎么小心?这是不是在玩我!我又不会武功还是个肉体凡胎,不要这样对我啊。银针往上飞我就蹲下来,银针往下刺我就跳起来,整个人和马戏团的杂耍演员一样搞笑。

    阿坤看到我慌乱的样子,连忙对我喊:“往伤门走,快!”

    我一听到他的指令就连跑带跳的走进了伤门。进去之前阿坤也没告诉我伤门进去是个什么样子,结果我一进伤门就有一个大镜子竖在我的面前。我一走进上面的显现出我出生到如今遇到的种种伤心事,同桌、爸爸、安姚,身边的人一个个地离我而去,最后画面停了下来,整个空间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那一瞬间巨大的空虚感钻进了我的心头,镜子上面显出了一排字“活着悲伤的事情太多了,身边的人已经很累了,不如就这样算了吧......”

    这时我满脑子只剩下算了吧算了吧,活着太累了,不要再拖累身边的人了。

    忽然,镜子旁边出现了一把匕首,明晃晃的光芒刺在我的眼里。

    我就像是被心魔驱使一般拿起了那把匕首,一刀一刀地往手上划,手上的血一滴滴地滴落在地面,可是我却感受不到一丝的疼痛,只觉得什么疼痛都比不过心里巨大的悲伤,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结束这一生。

    我活够了!不想再继续了。

    锋利的匕首已经沾满了鲜血,我还是不停地用刀子往手上划。

    突然一个石子朝我扔了过来,打掉了我手上的匕首。阿坤急忙扯开衣服上的一根布条绑在了我的手上。

    我哭着对他嚷叫着:“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打掉我的匕首!”

    阿坤绑好了我手上的伤口更大圣地冲我喊道:“我问你在干什么才对?怎么开始用刀子伤害自己?”

    我颓然地坐在地面上,“我不想活了,你自己走吧,让我死在这里好了。”

    “啪。”

    阿坤一巴掌打到了我的脸上,怒气冲冲地对我说:“你给我清醒一点,你忘记了和你的心上人还在这里面吗?你要是死了,他怎么办?你的孩子怎么办?”

    阿坤这一巴掌打散了我心中的阴郁,生活中快乐的点滴突然像是过电影一般浮现在我的眼前,之前的那种阴霾也随之消散,木愣愣地看着阿坤,“我刚刚......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清醒了就好。”说完他就走到那面镜子面前,踹碎了那面镜子,转过脸对我说:“这面镜子能把人带进悲伤的情绪中走不出来,留着也是祸害,我们走吧。”

    我和阿坤从杜门进去从生门走了出来。

    阿坤忽然停住了脚步,严肃地对我说:“我们从休门进去之后就是最后一道景门,景门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谁也不知道。《易经》说的是景门内的东西都是虚幻的,所以进去以后无论你遇到什么人,活着遇到了什么事,你都不要盲目地去相信,一定要用你的心去看。记住了吗?我们已经没时间了,进去吧。”

    我深呼了一口气跟着阿坤走了进去,景门进去之后就是一片黑暗,我什么都看不到。四周都是黑暗,无边无际仿佛看不到尽头。

    “阿坤,你在吗?在的话回我一声。”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连风吹动的声音都没有,好像在这个空间里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再无其他。

    我漫无目的地在这个黑暗空间里面走着。没有人,没有物,没有声音,没有光线,我就像是被世界抛弃了一样,在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

    心里的思绪已经像乱麻一样理不清楚了,长时间的黑暗让我整个人都已经失去了理智,好几次想要放弃。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无力和绝望,明明没有威胁我生命安全的事物,我却觉得看不到未来。

    不行,我一定要坚持下去,白千赤还在等着我,我不能就这样放弃。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条发光的道路,通向着生门。

    那一刻,我眼泪“啪嗒啪嗒”就流了下来,终于找到了,我能出去了。

    我的脚才要踏上那条路,耳边突然想起阿坤对我说的那句话:用心去感受。

    用心,用心。

    我把脚缩了回来,闭上双眼,感受着这个空间的一切。

    突然,一股冷风划过了我的脸庞,睁开眼,是和那条路完全相反的方向。我的内心矛盾极了,走还是不走,相信心还是相信眼睛,万一踏错一步,就是死路,我该怎么办?

    姥爷的脸忽然出现在我的眼前,他念念叨叨地对我说,我们这些年轻人用眼睛看的还不如他用心看的清楚。

    眼睛看的还不如用心看的清楚。

    我下定决心转过身,往完全相反的那条路走去,才迈开第一步周围的黑暗瞬间散去,光明笼罩了整个空间,生门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得救了?我从生门走出来,一回头,八卦阵已经消失,阿坤也不见人影。

    黑白无常们忽然出现在我眼前,黑无常摇晃着长舌头对我说:“千岁小娘娘,你去哪里了?我们等了好久,以为你放弃了不进来了,结果出去找也没看到你。”

    我四处张望了好久还是没有见到阿坤的身影,白无常用手在我眼前晃了一下,“千岁小娘娘,你在找什么?是在找千岁爷吗?”

    “娘娘?”阴索命也用手晃了我一下,我才反应过来,连忙摇了摇头说:“不是,我再找一个活死人。”

    “活死人?这里全都是活死人。”黑无常耸了耸肩对我说。

    我放眼望去,眼前的装潢就像是殡仪馆一样,有很多个玻璃制作成的长柜子,每一个柜子里都躺着一具尸体,密密麻麻摆满了整一层楼,我粗略地算了一下,这一层楼少说也有上百具尸体。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活死人?”我不敢相信地问鬼差们。

    一向不爱说话的阴索命开了口:“这应该是一个活死人制作工厂。”

    “活死人制作工厂?要这么多活死人是为了什么?”我问。

    “不知道,小心。”白无常把我拉到了一个角落处,两个牛头马面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看样子他们是这里的巡逻。

    我们四个没说话,一直等到那两个牛头马面走了才从角落里走出来。

    白无常走在前面引路,黑无常和阴索命走在我后面保护着我,我们四个走进了一条无人的暗道我才敢开口说话。

    “这里为什么会有你们阴间的牛头马面?”

    “千岁小娘娘,这是上面的事情,小的们也不清楚。”黑无常无奈地看着我。

    “算了我们先找白千赤吧,一切等找到他再说。”

    我们沿着暗道一直走,发现这个“存念阁”里面也是运用了八卦里面的很多东西,好几条路都是相连相通的,又有好几次我们拐进了死路里面。还好刚刚阿坤非要让我背下八卦的破解诗歌,聪明如我很快就融汇贯通,在这暗道里随意走动。

    在这层暗道里走了好几次,我发现这里摆放着的都是一些年迈的老人的尸体。似乎我一直见到的都是和我一般年纪的活死人,那其他活死人都在哪里?

    “存念阁”在外面看比其他楼房都要高的多,但其实是因为它每一层都有五米高。在外面看的时候因为没有窗户,我看不出有几层,现在从层高和楼高上推算,估计有三层。

    刚刚我们在这里走了这么久也没看到上去的楼梯,难道有机关?电视上不是有这样的剧情,在墙上敲敲打打就出现了机关。我学着电视上的剧情胡乱敲打着,“蹦蹦....咚”最后一这一方石块发出了不一样的声响。我激动地用手往下一按,“嘭”的一声,我就掉到了一个正方形的陷阱里,只听见有机关转动的声音,我的身子随着墙面滚动了好几圈才终于又停了下来。

    “哒”我的脚步声触动了这里的声敏机关,一整条暗道的灯光都亮了起来。

    暗道两旁是类似商场橱窗的展示柜,里面摆放着姿态各异的小婴儿。这里面的婴儿有的还没有成型,有的大概已经周岁了,他们各自摆放在不同的橱窗内,橱窗右下角还有标签写着他们是什么时候死的,岁数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