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9章 去山里

    我们四个躲在一个角落里观察着第二层的情况,这一层比楼下的守卫要强一些,有四个牛头马面分别守在四个角落里,而我们四个不远处正好站着一个。在我们的十点钟方向有一个类似电梯口的地方,每隔大约五分钟就会打开一次,有两个穿着白色大衣带着口罩的人把一具具尸体推进电梯里不知道送往哪里去。

    “那个电梯,我们要想办法坐上去。”

    “不行。”阴索命拒绝了我,“这里有四个牛头马面守卫着,我们三个根本打不过,而且还要保护千岁小娘娘你,这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一直在这里不走了?”

    白无常摇了摇头,“千岁小娘娘,您先别急,我们刚刚和你失散的时候已经探查过这个‘存念阁’。这里只有三层楼,最开始我们进来看到的都是小孩子,然后小娘娘你经过的那个暗道里全都是婴儿,加上第二层全都是青壮年,第三层我们也都看过了,清一色都是年迈的老人。我们探查的时候没有发现千岁爷的踪迹,小的认为这‘存念阁’应该还有别的暗道或者密室。我们先不要打草惊蛇,偷偷地再找一次。”

    我想了一下,白无常说的也的确有道理,加上刚刚我们正面和大小姐起了冲突,说不定她还在满世界地找我。我看到了她和冷逸做的那种龌龊之事,她怎么会让我活着出去,巴不得将我千刀万剐灭口了才好。这“存念阁”果真没有我想象的简单,还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才行。

    在我们的一致决定之下,我们四个趁守卫们打盹的时候绕过了离我们最近的一个牛头马面,走进了另外一条暗道。

    这条暗道和通向大小姐房间的那条不一样,两边并没有摆放着尸体,而是一些奇怪的壁画,这些壁画我总觉得似曾相识,但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黑无常蹦蹦跳跳地走在我面前,我看着墙上五彩的壁画,忽然我觉得壁画上画着的一个妖怪长得和黑无常一模一样。

    “你站住。”我皱着眉头严肃地看着黑无常。

    黑无常显然是被我吓到了,惊骇地看着我,“小娘娘,怎怎怎……怎么了?”

    “你站在这里来。”我把黑无常提到壁画面前,望了一眼白无常和阴索命,“你们看这个妖怪像不像黑无常?你们看那个舌头和黑无常的一样长。”

    白无常和阴索命看了看壁画,一脸疑惑的表情望着我,望得我心里直发虚,“怎么了,难道不像吗?”

    白无常摸了摸我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是比我烫了些,但是我是鬼本来就是凉的,应该是没有发烧。”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白无常!”我有点恼怒地对他说。

    “千岁小娘娘,这个就是黑无常啊!你看这里哦,这里是我和阴索命。”白无常指了一下壁画上另一处的两个小人,我仔细看了一下,还真的是。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上面。”话刚说出口我就意识到白无常刚刚为什么会怀疑我发烧了,因为壁画上面明明白白写着是地狱十八象,既然是地狱,当然会有鬼差他们三个。

    或许是我精神太过紧张了,放下心中的疑惑继续和鬼差他们走下去。走着走着我突然想起阿坤,我一直没有遇到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走出八卦阵了,还是已经死在了八卦阵中。我还记得答应过他的事情,要是他带我走出了八卦阵他自己却死在里面,我该怎么报答他?他已然是活死人,若再死一次岂不是灰飞烟灭了?

    “你们三个有没有见过一位长相白净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然后比我高出一个头的男子?”

    黑无常八卦地对我笑了一下,“小娘娘是不是在这里遇到老情.人了?”

    白无常撞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没有,只是遇到了一位好心人,他带我走出了困境,我想要回报他罢了。”

    “好心人?这里全是被控制的活死人,不知小娘娘遇到了谁?”一直没开口的阴索命一脸严肃地问我。

    “是一个身世悲惨的少年,既然你们都没遇到那就算了,我们继续往下找吧。”

    忽然前面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鬼差们连忙将我拉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一个身穿白大褂像是医生一样的人身后跟着一群小鬼急急忙忙地走过。那个人眉头紧锁语速极快地问身旁的一个小鬼:“到底出什么事了?之前不是好好的吗?连接半成品的纽带怎么会断开?”

    “不知道,我们之前按照你的指示检查过了,一切都没有问题。刚刚再去看的时候发现上面的朱砂痣都消失了!”

    “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等我先去看看吧!”说完他们一行人就匆匆走过,没有发现躲在暗处的我们。

    半成品?朱砂痣?

    莫非他们有一个活死人制作工厂?

    朱砂消失了?这一定是白千赤弄得,他一定是使了阴术断了正在制作的活死人身上的纽带。一定要跟上他们,跟上他们之后说不定能找到白千赤!

    我们四个偷偷地跟在那群人的身后,走到了一个需要脸部识别的铁门前面。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已经带着那群人走了进去,我们四个只能苦苦地守候在铁门外面。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冷逸走到了铁门前,轻易地就将铁门打开了。我们四个趁着铁门还没完全关闭一溜烟钻了进去。可惜我们进去之后穿白大褂的那伙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又中断了。

    冷逸的反侦察能力特别高,回头看了我们好几次,还好我提前注意到他脚步放缓的动作,在他回头之前就躲在一边不让他发现。

    我们四个不远不近地跟着他,突然,他的前进的动作停止了,我们迅速地躲到了一旁,等到我们再次从角落里出来的时候冷逸也消失了。

    “他去哪了?”我连忙跑向前,这一条路连一个门口都没有,冷逸一个这么大的人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又不是和千年女尸一样的无影鬼,活死人是有实体的鬼,不可能说不见就不见。

    鬼差们也是二张和尚摸不着头脑,上下左右他们都探寻了一遍,确定冷逸没有用阴术做障眼法,他是真的消失在了这一条没有其他出口的暗道里。

    “滴滴滴......”这里怎么会有水声?我用手摸了一下暗道里一片潮湿的墙壁,忽然水滴凝成了一张大手将我牢牢抓住!

    “救命!”我拼命地抓住站在身旁的黑无常,黑无常的手实在是太滑了,湿漉漉的,“刺溜”一下,我和他的手就分开了,我毫无悬念地被带进了另外一个空间。

    这个空间似乎是独.立于“存念阁”之外的,又或者是有人用阴术将“存念阁”和这里进行了空间扭曲之后的相接,总而言之这里应该已经不属于“存念阁”的一部分。

    整个空间约莫有十米高,是一个天然的石窟,石窟顶上还有很多溶岩柱倒挂着,仔细一看,还有很多黑色的蝙蝠隐藏在黑暗中。

    我是从一处非常潮湿的石墙里穿进来的,等我再回头想要重新穿回去的时候那堵石墙上已经恢复了原本坚.硬的样子,就连原本潮湿的墙体也变得干燥起来。

    “东西我放在这了,吃不吃随你。”

    是冷逸的声音,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借一颗大石头挡住了身子,偷看着冷逸。他背对站着,在他身前有一个头发凌乱一副破败不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双脚都被铁链子铐住了。从我这个方向正好能看到那个男人的手腕上有两条很深的刀疤,这样深的伤口,怕是他的双手早就废了。冷逸为什么要来这里看一个废人?

    冷逸站在男人面前,男人一直低着头也不看他,也不说话。

    “就算你不吃,爷也是不会让你死的。”冷逸的语气十分的冷漠。

    男人沉默了很久,抬起头露出了一样俊逸的脸庞,“既然不会让我死,我又何必像狗一样去舔食。我的双手使不出一点力气,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吧!”

    “你的双手是我亲手废的,我没忘。”

    “既然没忘,你又何必来自这里恶心我?”

    “我是听每天前来送食的婢女说你近日粒米未进,我想来看看你怎么了。”冷逸的语气里似乎还夹杂着对那个男人的关心。

    这算是相爱相杀吗?

    “近日天气闷热,我胃口不好。请问冷大侍卫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不然就请您离开吧,虽然我段某人现在已经是阶下囚,不过我应该还是有请您离开的权利的。”

    “你明明知道我当初是为了保你才挑断的手筋,你又为何过去了这么多年仍旧不愿意好好地和我说话。”

    “请您离开。”男子的语气犹如寒冰刺进冷逸的心中,冷逸漠然地看了一眼男子身上的伤痕,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子放在地面,“既然你不愿意见我,那我改日再来看你。”

    “不必了。”男子别过脸,不愿意多看冷逸一眼。

    冷逸靠近之前我出来的那方石墙,微微施力就穿了过去,我急忙地跟在他的身后想要一起离开。就在这时,我身后突然冒出了一个小孩子抓着我的脚不肯放开。

    “你放开我!”我的挣扎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小孩还是紧紧地抓住我的脚。

    “不得无礼,赶紧放开这位姑娘。”被困住的男子的话音刚落,抓着我的脚的孩子立刻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