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9章 制作活死人

    楚楚?他说的不会是那个大小姐吧?这个大叔可以啊,认识冷逸,还认识大小姐,说不定他还知道这个“存念阁”的主人是谁。

    我看他也没有什么攻击力,刚刚还让那个小孩不要对我无理,应该也是一个明理的人,于是我干脆盘腿坐下。

    “前辈,我不是‘存念阁’的,你误会了。”

    “哦?”他的兴趣忽然被我挑了起来,“你不是‘存念阁’的?那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记得“存念阁”是不让活人进出的。”

    我笑着对他说:“我是抹了死人灰,掩盖了身上活人的气息溜进来的。”

    “溜进来的?‘存念阁’是这么好溜进来的吗?呵呵,你这丫头不简单。”

    “前辈,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呢?”

    “我是谁?恐怕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人在乎我是谁了。还有你不要前辈前辈的叫我,我最多就比你大个四五岁而已。”他停了两秒忽然来了兴趣,“你要不要和我喝酒?你要是和我喝酒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喝酒?这个人不是一个阶下囚吗?怎么还能喝酒?

    “前......哥哥,你这个样子能喝酒吗?”我往了一眼他被挑断筋脉的双手。

    他抬起头爽朗地笑了几声,“不碍事,你就说喝不喝?”

    真是害怕陌生人突然的热情,挡都挡不住。可是我怀着孕,怎么能喝酒?我尴尬地看着他,“不是我拒绝你的好意,是我怀有身孕,实在不能喝酒。”

    他怔了一下,眼神停滞在我的小腹上看了几秒,轻笑了一声,“我说你怎么能进这个‘存念阁’,原来也是和他们一样的货色。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吧!”

    这是在下逐客令吗?我做错了什么要突然用这么冷淡的态度对我?

    “什么叫做我和他们是一样的货色?我是什么货色?你说的他们又是什么货色?”我对他一个阶下囚毕恭毕敬,他竟然说翻脸就翻脸!难道是我害他成了今天这副模样吗?为什么要在我身上撒气。我今天本来就够倒霉了,在八卦阵里差点就死了,还看到了那个楚楚大小姐偷.情的事情,现在还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我只是想早日找到千年女尸的孩子帮高莹早日摆脱她,顺便追查一下关于活死人的事情,为什么总是卷到奇怪的事件中去?我是一个什么样奇怪的体质,命怎么那么的曲折?

    “什么货色你自己清楚!你们强抢了我的‘存念阁’用它作为你们秘密计划的基地,还把我关在这个地方支持着整个‘存念阁’的运转,你还好意思问我你们是什么货色!”他说话的时候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双眼都燃着怒火。

    “什么抢了你的‘存念阁’?你是这里的主人?”我惊讶地叫了起来。

    “呵,你就不用再装了,你肚子里怀的阴胎不就是他的吗?”

    “他?谁?白千赤?”我疑惑地问。

    他愣了一秒,“白千赤?这么说你还真的不是他们那一伙的。”他的语气又缓和了下来,轻轻吐了一口气,一个大肚青花瓷水壶稳稳地落到地面,一缕青烟从水壶里钻出来,化成了刚刚抓住我的那个小孩。

    小孩也不说话只是“咯咯咯”地看着我笑,随后也像男子一般从嘴里吐出一缕青烟,又一个青花瓷水壶稳稳地落到地面,从里面钻出了一位姿态万千的女子。

    女子巧眉灵目笑起来犹如夏花般动人,她甜甜地对我说:“见过这位姑娘,我是瓶中鬼灵儿,他和我一样也是瓶中鬼,但是他不会说话,你叫他哑儿就可以了。”灵儿说完,从口中吐出一地的美味佳肴和几壶美酒。

    男子笑着说:“还是灵儿深知我心,知道我爱极了三月里的桃花酒。”

    我第一次见到还有这么神奇的鬼,竟然和动漫里的哆啦A梦一样可以拿出这么多东西。看到眼前的美食,我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男子和灵儿听到我肚子鸣叫的声音也都笑了起来。

    灵儿夹了一个鸡腿到我面前的碗里,笑着对我说:“饿了就吃吧,不要客气。”说完她就倒起酒来,送到男子的嘴边。

    几杯美酒下肚,男子显然心情大好,摇头晃脑地笑着告诉我他的名字叫做段哲还要交下我这一个酒肉朋友。他对我说“存念阁”是他祖上的产业,他们祖上是为数不多信仰阎王的凡人,祖上也曾经有幸为阎王办事,可惜在他祖爷爷那一代开始,家族就不再帮阎王办事了,其中缘由只有祖爷爷那一辈的人知道。他十二岁那一年,父亲去世,他无奈之下坐上家主的位置掌管整个‘存念阁’。那个时候‘存念阁’只是一个买古董的地方。直到有一天,他救下了一个小男孩,也就是冷逸。他把冷逸当作最好的朋友,谁曾想就是这个最好的朋友把他害成了这个样子,还把他家族代代流传下来的基业给夺走了。

    我总觉得段哲的话里还是隐瞒着什么,但是他既然故意隐瞒我也不好说破。灵儿拿出来的酒菜都被我们几个解决到差不多的时候,段哲满脸通红醉醺醺地对我说:“安眉!今天认识你这个朋友真是开心,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你这个朋友。作为朋友,我一定要提醒你一句,‘存念阁’不是什么简单的地方,你还是赶紧离开吧!从这个水池子往下游不远处能见到光的地方就是出口。”

    我看了一眼那个水池子,池底的确有细微的水流,段哲没有骗我,这个池子的确可以通到外面去。可是我不能就这么走了,我还要回去找到白千赤,阿坤也下落不明,再说了鬼差们还在等着我,我不能就这么走了。

    “我知道你当我是朋友,可是我不能丢下我的朋友们在‘存念阁’里,我一定要回去,你有什么办法吗?”

    段哲摇了摇头,无奈地对我说:“你为什么那么固执。我才你口中的朋友一定不是凡人,你区区肉体凡身又何必担心他们?你回去了,说不定还会是他们的拖累。”

    我听得出段哲说的这一番话都是为了我好,他说的也的确有道理,可是我真的不能一个人呆在安全的地方等着白千赤的消息,我做不到。

    “我一定要回去,求你帮帮我。”我跪在段哲面前低着头对他说。

    我看不到段哲脸上的表情,只听到他叹了一口气,“罢了,灵儿,你可以把她送回去吧?”

    “可以,可是......”灵儿的话只说了一半,另外一半似乎开不了口,正等着段哲的反应。

    段哲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就算是虎穴也是她自己选的。”

    我握着灵儿的手,看着她的双眼对她说:“灵儿,我有幸认识你真的太好了。我知道你也担心我,就算出了什么事都是我自己选的,更何况我不一定会出事,你就放心吧!”

    灵儿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手,“我送你回去,你站到那堵石墙面前,闭上双眼。”

    我按照灵儿说的那样把手放到了石墙之上,灵儿准备施阴术将我送走,这时段哲开了口:“安眉,你要是见到一个长相清秀,脖间纹着貔貅的男人,务必离他越远越好。切记我说的话。”

    “我会记住的,你就放心吧!”我闭上双眼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刚刚的那个暗道之中,可惜我却没看到鬼差们的身影。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交谈的声音,“这一批半成品出问题的事情先不要告诉爷,我刚刚检查过了,上面的纽带是被强行切断的,一定是有什么人混进来了,我们先私下排查,抓住他再说。”

    他们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我看了一眼四周竟然没有一处我可以躲藏的地方。

    忽然有一双手将我往上一提,我整个身子都和失重了一般,悬在半空中。那双手再次用力我整个身子都被甩上了暗道上面的一个窟窿里,鬼差他们三个全都在这里。

    “黑无常,吓死我了你!”我略带怒气地对黑无常说。

    阴索命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等那群人走过我们才跳下暗道。

    白无常告诉我,我进来墙里之后他们找不到我的任何气息,太过担心了,就疯狂地在墙上打洞。然后就发现这个墙是注了金子的,对就是注了金子的,普通的鬼根本穿不破。后来他们就决定从上面开始打洞,也就挖了这么一个小窟窿我就又出现了。

    我把在另外一个空间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他们几个,阴索命了之后咬这大拇指沉默了很久。阴索命是他们三个中话最少的,也是他们三个中最聪明逻辑能力最强的,往往很多事我们只能看到表面,但是他就能透过现象看本质。他咬着大拇指的动作就证明他在思考,我默默地看着他,直到他放下了手指,我才开口问他想到了什么。

    阴索命看了一眼黑白无常,沉着脸说:“有这个能力做出这件事,还是鬼的,普天之下只有阎王爷、千岁爷。”他顿了一下,“还有一个,不过应该不是他,他已经消失了这么久了。”

    白无常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惊讶地看了一眼阴索命,“不会是阎王爷吧?貔貅纹身!”

    我听到这个猜测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如果这一切都是阎王做的,那白千赤现在的处境就真的危险了。

    “我们赶紧去找白千赤,如果这里是阎王的地盘,那实在不宜久留。”

    接着我们四个沿着暗道拐了好几个弯,最后找到一个可以往下走的楼梯。没有丝毫犹豫,我们四个立即决定往下走。于是,阴索命在前,黑白无常在后护着走在中间的我。

    楼梯两旁的墙壁上挂着铜制的兽头烛台,白色的蜡烛燃烧着发出幽蓝色的光芒,照映得鬼差他们几个脸色越发地惨白了起来。

    楼梯的尽头是一扇白色的大门,大门上方有两块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我趴在玻璃上往里面看,里面按着年龄和性别摆放着一具具尸体,房间里似乎没有任何守卫的样子,我轻轻地就把房门给推开了。

    一具具尸体摆放在我的面前,我走过两具女尸面前,发现她们手上已经有了红色的朱砂痣,而放在她们对面的那排尸体手上却还是什么都没有。

    “小娘娘,你看那里还有一扇门。”黑无常指了一下前面。

    我往黑无常指的方向看去,那扇门看起来很诡异,就像是手术室的门。

    我们几个悄悄地往那扇门靠近,我从门缝中往里面看,刚刚那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在一个类似手术台一样的桌子前面鼓捣着什么。突然,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回头望了一眼,我迅速躲了起来。穿白大褂的男人推开门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人就离开了。

    “走,我们进去里面看看。”说完,我就推门走了进去。

    门内的景象就像是一个生物科研所的实验室一样,好几具尸体被开膛破肚放在玻璃器皿中,他们手上有一条线连接着屋子里最中央的一颗血珠,在血珠上倒挂着一个活人,瞪大着双眼看着我们,他的手腕已经被割开,血液从伤口直直地落在血珠之上与血珠融为一体,而后,血珠中的血又源源不断地注入到尸体内。

    黑无常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感叹道:“真是阴毒,竟然用至阳之人的血作引,强行将死人变作活人。”

    白无常见我一脸懵懂的样子,便开始给我解释。所谓至阳之人就是阳年阳月阳日午时出生的人,这种人天生就带着一种至阳的力量,任何邪物都近不了他们的身。当然他们的血也是自古以来“起死回生”之术的药引。“起死回生”向来都是凡人梦寐以求的能力,当年秦始皇求长生而不得,却被一些道士研究出了所谓的“起死回生”之法,也就是我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用至阳之人的血作引,引天地之气强行将死人“重生”。这样的“重生之法”不过就是将魂魄强行困在躯体之中。其实他们的躯体已经失去了生命,即便是灵魂还困在躯体之内,他们的躯体还是会腐烂的,所以要把内脏之物全部清理出来。在更古老的时候,印度就已经知晓这样的方法,建金字塔不过是为了更好地引天地之气,他们为了保持身体的不腐烂,还用泡过药水的白布包裹着躯体。

    这种匪夷所思的方法实在是罕见。

    忽然,那个正在制作中的活死人冲我笑了一下,随后玻璃器皿里面的活死人都对我发出了诡异的微笑,我害怕地后退了两步,正好撞到手术台上,往后抓的手似乎抓到了什么湿黏黏的东西,回头一看,手术台上全是淋漓的鲜血和已经不成形的人体内脏。

    “啊......”

    我被手术台上的内脏吓得不轻,控制不住自己惊慌的情绪大叫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