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0章 收集魂魄

    就在我尖叫的同时,鬼差们不见了,偌大的制作室里只剩下我自己一个。被挂在血珠之上的至阳之人微张着双眼,嘴巴半开半合地对着我,似乎要说什么。他整个身子都已经没有了血色,身躯也和干柴一般,若不是他身上还流着血,任谁也不会觉得他是一个活人的。

    忽然,他的眼睛瞪得如牛眼般圆大,脸部的肌肉全都扭曲了,死死地盯着我的身后。

    不好,我刚刚那声大叫怕是引来了这里的恶鬼。这四周只有一个出口,我要是想出去,必定要面对身后的情况,就算不出去,也是要面对身后的情况,不如赌一把!

    我故作镇定地回头,眼神呆滞地向前看。一个身材消瘦的男人站在我的面前,那张脸,是阿坤!看到阿坤的脸,我大喜过望,还以为是哪个恶鬼,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阿坤!我立马换了个表情笑着说:“阿坤,我还以为你出事了,没想到你竟然自己来了这里。”

    眼前的男人冷笑了一声,“阿坤?我不是你认识的阿坤。你到底是谁?怎么进来这里的?”

    虽然眼前男子脸色似乎比阿坤的要苍白上许多,眼神也要冷峻得多,而且他脸上没有那条长长的刀疤,但是这张清秀的脸我是不可能忘记的,再怎么说阿坤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还不至于连救命恩人的脸都记不住。我再仔细一看,他的脖间纹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凶兽。

    是貔貅!

    一定要离脖间纹着貔貅的男人远一些!

    眼前这个和阿坤拥有同一张脸的人莫非就是段哲说的幕后主使?现在我该怎么办,找不到白千赤,鬼差他们几个也消失了,他万一看出来我是活人会把我怎么样?

    玻璃器皿内被开腔破肚的半成品正对我露出微笑,似乎在欢迎我加入他们的大家庭。我不想死,还不想死!我也不想变成不人不鬼的活死人,求生欲此刻正占据着我全部的脑细胞,我疯狂地在大脑中搜索解决办法。

    最后,我决定赌一把!

    我压抑着内心的不安,对他说:“不好意思我认错了。”

    “哦?”眼前这个男人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用手轻轻地抬起了我的下巴,“你还没回答我,你是什么时候死的。”

    我忽然觉得他和阎王很像,都是弱不经风的样子,却有一种蚀骨的狠劲。我心脏跳动的频率已经达到非正常的数值了,紧攥着拳头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叫安眉,安心的安,芙蓉如面柳如眉的眉。”

    “安眉?好名字,名字甚是好听。那你倒是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死得?”

    我一怔,他是在故意给我下套还是?难道他看不出来我是活人?

    顾不得他是不是再给我下套,我随便就胡诌了一句,“我是去年年三十死的。”

    他的脸色一沉,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腕,“你分明是一个活人,还有脉搏。说!是谁把你派到我‘存念阁’来得?”

    我心想既然他知道我是活人却不知道我的身份,就证明白千赤现在还是安全的,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盘,能保住一个是一个,能瞒一点是一点,于是开口道:“没有人指使,是我误打误撞坐上了你们的车子而后又跟着人群走进来了。”

    他抓着我手腕的手轻轻一使劲,我的手就像是被铁钳夹住一般钻心的疼,他冷冷地说:“你当我这个‘存念阁’是人间的菜市场吗?你说走进来就走进来。你是不是把我当作三岁小孩!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的手被他抓得生疼,“嗷嗷”地叫了几声,眼泪也被手上的痛楚逼出来了。我在犹豫应该怎么说才好,如果供出了阿坤显得我不太道义,可是说出白千赤似乎对我更加不利,毕竟我还指望着白千赤能够来救我。

    他见我支支吾吾不说话,手上的劲使得更大了些。

    我疼得实在受不了,发出了“啧啧”的叫喊,“我说我说还不行吗?你先不要使劲,我痛得说不了话!”

    他放开了我的手,手腕上已经被他抓出了一块青紫的印记。

    “我真的是误打误撞地走进来的,你这外面写着古董博物馆,我姥爷是一个古董爱好者,我就想进来看看。”其实我说的这话也没有撒谎,我姥爷是一个特别念旧的人,老家的锅碗瓢盆都还是解放前留下来的,那可不就是一个古董爱好者吗?

    他轻哼了一声,“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刚刚说的阿坤,你想不想知道现在他在哪里?”

    阿坤?他知道阿坤的下落?这不会是陷阱吧?不过这是他的地盘,现如今我的处境就是他为刀俎,我为鱼肉,即便他现在杀了我,我也是砧板上待宰牛羊毫无反抗能力。

    “我说想知道你就会告诉我吗?”

    他冲着我鬼魅一笑,“当然,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别废话,要说就说!”

    “哟,脾气还挺大的。好,我告诉你,阿坤,他死了。怎么样?是不是很难过,很失望?”他观察着我脸上的表情变化,希望从中看到一丝悲伤的情绪。

    我早就料想到阿坤已经不在了,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有点遗憾,我答应他的事情终究是完成不了。

    “可惜了,我和他只不过是萍水相逢,不至于因为他的离开感到悲痛。”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很快就消逝了。“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阿坤处心积虑想要离开我,把你当作救命稻草最后换得你一句萍水相逢。”说完,他就伸手掐住了我的脖子,“阿坤是我幻化出来的一个假人,却有了自己的意志。呵,影子永远都是影子怎么能离开本体呢?离开本体,只有死着一个下场。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还将你带出了八卦阵。‘存念阁’的秘密,绝对不能被世人知道,你就带着你看到的东西到阴间去吧!”话音刚落,他的手就紧紧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身上的血气一股脑地涌上了脑内,胸腔就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空气一般,强大的压迫感让整个心肺都瘪了下去。涌上脑内的热血顶着我的眼球,似乎下一秒就能将眼球顶破,炸裂开来。我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大脑发出的任何指令肢体末端都使不出力气。挣扎等于无用功。

    这时,鬼差们纷纷出现在我眼前。

    我张合着嘴巴对她们说:“救命!”可惜他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我的喉咙发不出一丝声响。

    只见鬼差们“扑通”一声,跪在了眼前的男子面前。男子没有丝毫惊讶的表情,反而习以为常,微微地瞥了一眼鬼差们,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

    这是怎么回事?鬼差为什么要跪拜他?他是谁?

    心中的疑惑很快就抵消身体上的不适占据了我的脑海。鬼差们和他是一伙的?这一路看到的壁画,鬼差们的欲言又止,似乎都能说通了。

    我不敢相信这一切,如果他们对白千赤的忠心是假的,那白千赤现在岂不是很危险!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明明已经使不出劲的手忽然力大无比掰开了他紧紧掐住我脖子的手,顺势一口咬了下去,在他手上留下了一排血牙印。

    他却没有因为痛楚放缓了动作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双手,反手一扣我就被按在了手术台上,脸部朝下,离血肉模糊的内脏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千岁小娘娘!”鬼差们纷纷担心地喊了起来,却仍旧跪着不敢站起来。

    我斜着脸望向他们,鬼差脸上对我的担心是真心的,我看的出来。无论是人还是鬼,眼神是骗不了人的,无论脸上的表情做得多好,眼神会出卖一切。看到他们是真的担心我之后,小小地松了一口气,至少可以证明鬼差他们和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一伙的,那这个男人到底是谁?竟然能让鬼差他们几个下跪。

    “千岁小娘娘?”他回过头看向跪着的鬼差,“你们口中的千岁和我心里想的千岁莫非是同一个人?”

    他难道认识白千赤?

    黑无常把头埋得低低的,“回雍亲王,小的们说的正是千岁爷。你手上扣住的这一位正是千岁爷不久前娶的千岁小娘娘。”

    雍亲王?之前我问白千赤阴间是不是只有他这么一个王爷的时候,似乎听他说过这么一个阴间的王爷,叫做莫伊痕。不过白千赤提起这个雍亲王的时候却是一脸的不屑。据白千赤所说,这位雍亲王是靠着自己是阎王爷的表弟才当上了所谓的雍亲王,没有任何的功绩,为人更是让他不耻。我当时只是觉得白千赤不喜欢阎王,连带着不喜欢阎王身边的所有人,如今见到这个雍亲王,突然明白了白千赤为什么这么说他了。将这么多本该去轮回转世的人变成活死人,就为了一己私欲,真是卑鄙无耻!

    可是白千赤不是说莫伊痕已经很久没出现过在阴间了吗?难道他消失的这一段时间一直在人间制作活死人,搜集魂魄?他到底有什么阴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