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2章 两个男人的底火

    冷逸走到楚楚身边想要扶起楚楚,“大小姐,你先和我离开吧。”

    楚楚失了神一般呆滞地望着莫伊痕,嘴里不断喃喃着:“伊痕,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莫伊痕就像是看垃圾一样厌恶地看了一眼楚楚,对冷逸说:“把她处理掉吧。”

    “处理掉?”冷逸惊讶地看着莫伊痕,重复性地问了一句,确保自己没有听错。

    我和冷逸的表情一样惊讶。楚楚不是他的女人吗?就算只是露水之情也不必这么冷血,而且楚楚也为他做了这么多,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将一个人像玩具一样,不喜欢了就丢弃。

    莫伊痕的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我不喜欢把话说第二次。”

    “对不起,爷。只是大小姐......”冷逸的话没说出口,犹如鱼刺哽喉。

    “以后‘存念阁’不再有大小姐这个人。还要我说得更清楚一些吗?”莫伊痕脸上不耐烦的神情更重了些。

    我作为一个阶下囚实在是不该替别人担心这么多,但还是不自觉地大小姐抱不平。且不说她和冷逸做过什么,单说她对莫伊痕的那一颗真心,就不该被莫伊痕这样践踏。

    “雍亲王,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过分吗?”我最终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莫伊痕转过脸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挑了一下眉毛,“千岁小娘娘,似乎现在的情形,你应该更担心一下你自己。”

    “我有什么可担心的?白千赤又不会像你一般无情,他断然是会来救我的。”我有百分百的自信白千赤会来救我,这是我对他的爱和信任,也是我对自己的信任,我坚信自己没有爱错人,绝不会落得楚楚这般下场。

    莫伊痕冷笑了一声,“白千赤?世事无常,你这个小丫头是没见过他比我更冷血的时候。人都尚且会抛弃亲人,更何况他白千赤是一个没有心的鬼。”

    “你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我对白千赤有信心。我只是看不惯你对楚楚小姐这样的态度罢了。”

    “呵,你和白千赤还真是不一样,他可从来都不多管闲事的。”

    “我这是路见不平一声吼,什么叫做多管闲事,怪不得你在阴间混不下去,要在这里完成什么所谓的大业。真是我安眉活了这么多年听过的最大的笑话了,我劝你还是赶紧把那些活死人放了,让他们重新投胎,把你搜集的魂魄也送回阴间去,不要再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莫伊痕的脸抽了一下,瞬间靠近我的身边掐住我的脖子,冷冷地问:“你说本王的大业是笑话?你不要以为你是白千赤的女人我就不敢对你做什么?他的女人也不少,我就不信他会为了你将我整个‘存念阁’给掀了不成?”

    人到了一定的环境下是可以激发出自身的潜能的,比如我见多了这样的场面,被威胁的多了,还是会又不怕死的时候。我抬着头,丝毫不畏惧地看着莫伊痕的双眼,“你可以杀了我试试。”

    莫伊痕一怔,放开了掐住我脖子的手,突然笑了起来,“有趣有趣真有趣,像你这么嘴硬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他松开手的那一瞬间,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刚刚只要再用力一些,我的脑袋都会被拧断,说不怕死都是假的,现在回想刚刚的情形真是后怕。

    莫伊痕走到楚楚身边蹲了下来,轻轻地将她脸上的泪水拭去,温柔地说:“当年我见到你时,你还是一个天真浪漫的丫头,时间过得真快,把你我都改变了。”

    楚楚忽然清醒了,“伊痕,我没变,你也没变,我们还是能回到过去的。”

    “不可能了,我现在有比儿女情长更重要的事情。”莫伊痕的语气忽然又变得冰冷。

    楚楚一把抱住莫伊痕,哭着说:“伊痕,你要做的事情我可以陪你一起,你不要把我丢下好不好?”

    “你要的太多了。”莫伊痕的语气就像是寒冰一样让整个密室都变得寒冷起来。他推开了楚楚的怀抱,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对冷逸说:“把她带出去,我以后不想在‘存念阁’见到这个人。”

    楚楚听到莫伊痕说的这话发疯似地爬到他身边,“你不能这么做,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放弃了这么多,家族里的人早就和我断绝了关系,你不能这么做!”

    莫伊痕一脚踹开了楚楚,“我当初就说过,不要想在我这里得到你不应该妄想的!”

    “什么是我不应该妄想的?做你莫伊痕的女人就是我不该妄想的?我方楚楚哪里配不上你?你说啊!”楚楚坐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整间密室都环绕着她的哭声。

    我整个人都是凌乱的,这种场面就不要让我看到了好吧?这么狗血的情节。看情况莫伊痕肯定是不会心软让楚楚留下来的,楚楚这样闹下去,指不定会落得什么样凄惨的下场。

    “你从来都只是我成就大业的一枚棋子罢了,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莫伊痕的话一字一句地刺在楚楚的心头。时至今日,楚楚才看清了这个自己倾慕多年的男人的内心。

    “呵,棋子。”楚楚站了起来,忽然一阵妖风环绕在楚楚身边,她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血丝,眼睛也渗出了血色,受伤的指甲也一点一点地变长了起来,“莫伊痕,我要你这一世都忘不掉我!”

    楚楚疯魔了一般拿起打鬼鞭就往莫伊痕身上打去,只见莫伊痕身上的煞气笼罩住了全身,挡住了打鬼鞭的一击,一条黑龙瞬间凝起,盘踞在他身上,龙头闪耀着嗜血的神色。

    冷逸见状连忙挡在楚楚面前,劝慰道:“大小姐,你这是何必?放下这一切吧。”他犹豫了两秒,看着楚楚认真地说:“你还有我。”

    楚楚仿佛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眼神里充斥着恨意,一挥手便招出了五鬼将冷逸团团围住,另一只手用力地朝着莫伊痕打下另一鞭。

    我见势不妙,连忙躲到密室的角落边去,以免因为他们三个的私人仇恨而误伤。

    莫伊痕也不躲避那一边,用手轻轻一抓,紧紧地抓住了楚楚的打鬼鞭,霎时间,他的手上便冒出了滚.烫的热气。而后身上的黑龙对着楚楚就是一爪,直中楚楚的胸口。楚楚一个不稳向后退了两步,吐出了黑色的脓血。

    完了,楚楚刚刚是“引鬼上身”。这种阴术我听三叔说过,整个白旗镇只有他研究过这样阴毒的术法。“引鬼上身”顾名思义就是将自己豢养的小鬼引到自己的身上来,借用他们的力量来对付敌人。用这个阴术的人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因为小鬼会在短时间内耗尽活人身上的精气,连一丝丝残留都不会剩下。

    楚楚吐出的这一口脓血表明她的五脏六腑已经溃烂了,现在就算强逼她身上的小鬼出来也是回天乏术了。

    莫伊痕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想要出掌的手又缩了回去。

    或许他心里想的是,反正都是死,他又何必多此一举。

    突然,冷逸将围住他的五鬼通通震开,冲着楚楚就是一剑,直直地刺入了她的心脏。瞬间,楚楚的天灵盖中冒出了一团黑影,冷逸连忙出掌一秒不到的时间,那团黑影就被冷逸打到溃散。

    中了剑的楚楚用手按住胸前的伤口向后倒去,冷逸一个箭步将楚楚稳稳地接到了怀中。

    我看到莫伊痕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得悲伤。

    “小的现在就带大小姐离开。”冷逸朝着莫伊痕鞠了一躬,抱起楚楚的尸体离开了密室。

    人生有多少次能够看清身边人对自己真实情感的机会,又有多少人会珍惜那一份真挚的感情?莫伊痕不珍惜楚楚,楚楚不珍惜冷逸,可最后冷逸还是因为不愿意看到楚楚全身溃烂而死,出手逼退了她身上的恶鬼。

    爱与不爱,爱与被爱,终其一生我们都在感受,都在学习。

    冷逸走后,整间密室只剩下我和他两个,莫伊痕站在一旁沉默了许久,密室里弥漫这微妙的尴尬。

    “咳咳。”我佯装嗓子痒咳了几声,“雍亲王,你......没事吧?”

    莫伊痕转过脸没有一丝表情地对我说:“一个女人罢了。”

    我不知道他是在自我安慰还是真的不在意楚楚,反正我只是一个旁观者罢了,我关心的只有他什么时候放我走。

    “我只是出于道义问一下,其实并不关心你的心情是否愉悦,反之,你要是心情不愉悦,我倒是会心情愉悦起来。”我冲着他一脸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哦?是吗?那我能让千岁小娘娘心情愉悦倒也算是一件乐事。”说着莫伊痕就坐在了地面上,用手拍了拍地板示意我过去坐。

    什么情况?他是在套近乎吗?

    我记得白千赤说他和莫伊痕两个并不和,从今天鬼差们和他的对话来看,他也的确不太给白千赤面子。那现在他又想做什么?难不成想要玷污我?

    不会不会,楚楚身材这么好,他都不放在眼里,我这样干巴巴的身材他估计更不会喜欢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