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4章 鬼差三人

    “你说我身边的女人太多,我愿意为了你把她们都遣散,可是你又可怜她们。我说我以后不会再娶,你也听到了。可是为什么我说了这么多话,你都不愿意相信我呢?”白千赤像一个随时会被遗弃的孩子一样难过地对我说。

    爱情这件事情,我们谁也不懂。到底是把心里话全部说出来会让对方更明白,还是默默付出才是正确的?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

    “其实你还是不爱我,是不是?这一切都是我为难你了,是不是?”

    白千赤的话犹如棒槌敲击着我的心脏,我的胸口沉闷地痛着。我能确定自己心中的感情,我知道我对白千赤的爱不是妥协也不是习惯,是真真切切男女之间的爱。或许是爱的太深,已经看不真切了。我们两个之间最大的问题根本不在于我们爱不爱彼此,而是因为我们身份的不同。自古以来,男女婚配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即便是在现在这个年代都还是要考虑对方的家庭。抛开我和他之间我是人他是鬼这件事不谈,我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甚至不如楚楚有赶尸这样的能力,楚楚都得不到莫伊痕真心实意的爱,我怎么能不害怕?他白千赤堂堂一个千岁爷,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能,何必在我身上死磕到底。我从来都明白语言的苍白与无力,一个人面临什么样的处境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往往取决于他的内心,而不是说出口的话。恰恰是因为我自己出身卑微,我不敢相信白千赤爱我的那颗心能够坚持多久。自古以来,多少红颜老去再也得不到君王的宠爱,世界上从来没有长长久久的爱,只有势均力敌的爱。

    我承认我对白千赤所有的不信任都是源于自卑,这就是我的心,我卑微地爱着他的心。

    “不是你为难我,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忍着即将要涌出眼眶的泪水,强作平静地说:“雍亲王问了我一个问题,我发现我竟然答不出来,呵呵。”

    “什么问题,他问了什么?”白千赤抓住我的肩膀紧张地问。

    “他问我,你白千赤堂堂一个阴间的千岁爷,为什么会爱上我这么一个黄毛丫头。”我看着他的双眼,想要透过那双湛蓝的眼眸看到他的内心。只可惜他的眼里藏了太多的故事,我看不透,可能他自己也看不透了。

    白千赤怔了一下,抱住了我,在我耳边温柔地说:“爱哪里会有原因,因为世界上只有你这么一个独一无二的你。”

    爱真的没有原因吗?世界上真的会有无缘无故的爱吗?这个问题就像一个种子一样深深地根种于我的心底,总有一天它会破土而出。

    “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个问题了好不好?莫伊痕只是一个外人,他根本不清楚我们之间的事情。”我听的出来,白千赤明显在强压着心中的怒气。这股怒气是对莫伊痕的,也是对我的。

    我知道,关于我们之间的问题就算讨论一百次,争论一千次也是不会有结果的,不如趁白千赤还没有爆发,见好就收。

    我点了点头,说:“嗯,我们回去吧。”

    鬼差们似乎就躲在离我们不远处的地方,看到我和白千赤又和好如初又纷纷冒了出来。

    白千赤板着一张脸对鬼差们说:“今天安眉被莫伊痕发现的时候你们几个在哪里?”

    鬼差们一听,吓得立刻跪了下来,连忙齐声求饶道:“小的们知错了,是小的们照顾小娘娘不周,所以才让小娘娘落到了雍亲王的手里。”

    白千赤脸色没有任何变化,语气冰冷得让空气都结起了冰霜,“我是问你们当时在哪里?”

    黑无常最先扑到在地,颤抖地说:“小的......小的们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就离开探查Leeds一下,没想到......”

    白无常也往前挪了两步,紧接着说:“小的们发现事情不对已经立刻回到密室里了,只是没想到......”

    “没想到!”白千赤怒视着鬼差三人,“如果今天安眉出了什么差池,你们三个就算在地狱里接受千年的酷刑也抵不过这次的过失!”

    “千岁爷,我们知错了,求您饶了小的们一次吧!”鬼差们惊恐地连连磕头认错。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白千赤是在拿鬼差他们几个撒气,故意刁难他们几个。莫伊痕再怎么说也是雍亲王,就算鬼差他们几个当时留在了我的身边,要是莫伊痕强留我下来,他们三个又能做什么?最多就是场面更加难看罢了。

    我走上前好声好气地对白千赤说:“这件事不是他们的错,你不要怪他们了。”

    “不是他们的错,那是谁的错?”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吼吓蒙了,站在一边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这是要怪我的意思吗?埋怨我?

    我冷静地缓了一口气,说:“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听你的话,自己一个人就跑进了‘存念阁’,我应该好好地呆在外面等你出来,而不是自己贸贸然地闯进去,差点送了命,也差点害你的孩子和我一起一起送了命。”

    人在生气的时候往往都会失去理智,总是能准确地抓住亲近的人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一击毙命。白千赤被我的话刺到了软肋,失了神一样望着我,“我......我不是要怪你的意思,我......”

    “你抓着他们三个不守在我的身边这件事情大做文章,难道不是想要怪我没好好听你的话,擅自闯到危险的地方吗?”我冲着他呛声道。

    “我是担心你,担心你出事!”他拼命地解释着。

    此刻我已然失去了理智,怒火占据了我的大脑,荷尔.蒙控制了我的所有理智,脱口而出道:“你是担心我,还是担心我肚子里的孩子?”

    跪在我身边的黑无常担心地扯了一下我的衣服一个劲地给我使眼色,我已经被气昏了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么伤白千赤的话。

    突然,白千赤剧烈地咳了起来,捂住嘴巴的手放开一看,一手的血。

    “千岁爷,您没事吧?”鬼差们连忙站起来把白千赤扶到一边的秃石旁靠着。

    白千赤又咳了两次,吐了几口血。我担心地蹲在他的面前紧张地问:“你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吐这么多血。”

    白千赤无奈地笑了一笑,“让你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真是......”

    “白千赤你这个傻子,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自己狼不狼狈?你难道不知道我会担心你吗?”我的泪水一下子绷不住全都涌了出来。什么委屈亦或是生气我都可以强忍住,可是看到白千赤虚弱的模样,我就是受不了,克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白千赤缓慢地抬起手,将我脸上的泪痕拭去,“别哭了,我没事。”

    “没事怎么会吐血?好端端的会吐血吗?你们阴间那个鬼医呢?你快回去找他看看,最好开点药吃吃。”

    “没事的,不用找鬼医。我这是因为用阴术断绝了好几个正在制作的活死人,气息紊乱,加上......”白千赤犹豫着没开口。

    我着急地问:“加上什么?你快说啊!”

    “加上刚刚和你动气,急火攻心......”白千赤没有看我的眼睛,把脸转到另一边去。

    他没有生我的气,他甚至连责怪的意思都没有。都是因为我,他才会吐血的,都是我的错。

    我抱住了他的身子,把头埋在他的胸前,自责地说:“对不起,我不应该说那些话伤你的心。我不知道......”

    白千赤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背,安慰道:“别自责,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没有把控住施法的度,我太高估自己了。”

    “不是的,是我......”我的话还没说完,白千赤就低头覆上了我的唇。他口中猩甜的血液味道瞬间涌入我的嘴里,我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股力量源源不断地传送到白千赤的体内,他无力的身体渐渐开始变得硬朗起来。

    “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已经帮我恢复了。不要再自责了好吗?”白千赤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

    他之前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情形,也借我身上的阳气短暂地恢复过,但是我总觉得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心里总是会有隐隐约约的担心。

    鬼差们见白千赤好转又继续跪了下去,毕恭毕敬地请求白千赤责罚。

    白千赤也没再指责他们,只是叮嘱这他们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擅离职守,一定要寸步不离地守在我身边,无论是任何人都不能靠近我,尤其是来路不明的男人。

    我听到这里心里暗暗地偷笑了一下。特别是来历不明的男人,白千赤真的把我当作宝贝来看,以为全世界都对我有想法呢?莫伊痕的话我还记得呢!我这么一个才貌不全的女子,他可没兴趣。

    回去的路上,我揶揄了白千赤几句,“死鬼,你是不是觉得全世界都想要和你抢我啊?”

    白千赤愣了一下,狐疑地问我:“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