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5章 鬼市蜃楼

    我掩住笑说:“你刚刚自己对鬼差们说要时刻守着我,不让来路不明的男人靠近我。”

    白千赤脸上划过一闪即逝的尴尬,“我说的是最近不太平,所以要时刻守在你身边保护你。你不信可以问鬼差他们三个。”

    我回头看向走在我们身后的鬼差们问:“你们告诉我,他刚刚是不是这样说的。”

    鬼差们纷纷点头回答:“千岁爷就是这么说的。千岁爷千叮咛万嘱咐我们要保护好您,绝对不能让别人伤到您一根汗毛。”

    “真的?”我又问了一句。

    他们三个纷纷点头,但是我还是看见了他们三个不约而同地把手藏在身侧做出否认的手势。

    我憋住笑对白千赤说:“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那就当作是你关心我,而不是想要挡住出现在我身边的其他男人吧!”

    白千赤一脸窘迫地对我说:“什么叫做当作是,本来就是。”他一脸傲娇地看着我,“再说了,你是本王的女人,本来就不该和别的男人靠太近。”

    “是是是,千岁爷您说的都是!”我学着黑无常的语气回答他。

    我们一行五个说说笑笑来到了一家汽车站,打算坐末班车回家。

    一进车站,白千赤就拉住了我的手,小声地对我说:“这个车站有古怪。”鬼差们也感受到了这里不同的一样,摇晃着的舌头停了下来,警惕地望着四周。

    “怎么了?这些难道都是活死人?”我望着这一车站进进出出的人害怕地对白千赤说。

    “不是,眼前没有一个人,,也没有鬼。”白千赤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什么?我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眼前没有人也没有鬼,那我看到的是什么?这个车站里面的人又是什么?

    “这是‘鬼市蜃楼’。”阴索命幽幽地说了这么一句。

    鬼市蜃楼?我疑惑地望向白千赤,白千赤额头上已经渗出了虚汗,我虽然不知道我们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但是从他们四个紧张的神情来看,我们应该是遇到了大麻烦。

    白千赤问鬼差们:“你们对这个车站有什么印象没有?”

    “印象?”白无常挠了挠头,陷入了沉思。

    黑无常则是一点记忆都没有,眼巴巴地等着其他两个人说话。

    忽然,阴索命想起了什么,“这个车站曾经发生过一次大型的命案,死了近一百个人。”

    “不好!”白千赤连忙把我拉到车站的一个小卖部里头躲着。

    我们五个缩在一个冰柜后面,我露出了半个头正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外面的一切。人群攒动的车站前突然冒出了十来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他们蒙着面,看不清楚他们的性别。只见他们手上拿着大砍刀,见到一个人就狠狠地往下砍去,殷红色的血就像喷泉一半喷涌而出。整座车站就在我眼前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屠宰场,拿着砍刀的人见人就砍,实行着无差别作案,嘴里还大喊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这是......他们......”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话都说不流利,断断续续地对白千赤说:“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砍死吗?”在我说话的这短短几秒的时间,又有两个人倒在小卖部面前。

    白千赤将我的身子往回拉了一些,小声地对我说:“这些都是幻觉,是假的。是你看到的这些死去的人他们的怨念聚集在这里化成的‘鬼市蜃楼’。”

    “既然都是假的,为什么我们不赶紧离开这里。”我不想再看到这么血腥的画面了,我想赶紧离开,自从我的手在活死人制造室里碰到了那些黏糊糊的人体器.官,我只要看到大面积的鲜血都会忍不住会想起当时手上的触感。

    “走不了。”白千赤还注意着外面的所有情况,一刻不停地盯着外面。

    黑无常在我耳边小声地说:“鬼市蜃楼是枉死的鬼的怨念幻化出来的场景。也正是因为怨念所以这里每一次发生的事情都是真实的,不断地重复着当时的情景,无论是人还是鬼,一旦进入了鬼市蜃楼,除非找到怨气最初聚集的地方将其散去,不然是绝不可能离开的。”

    “什么?”我惊讶地看着白千赤,希望从他口中能听到不一样的答案。可惜白千赤只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们要怎么才能找到怨气最初聚集的地方?”我把听到的关键问题提了出来。

    阴索命说:“按照《上古阴集》记载,怨气最初聚集的地方一般就是枉死的第一个人发起的,我们只要找到第一个枉死的人,然后在市蜃楼中把他救了,并且阻止这一场悲剧,鬼市蜃楼就会自行散去。”随后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本册子,册子上写着“生死簿”三个字,他翻了几页,抬起头缓缓地说:“这里死去的第一个人叫焦颖,生死簿上记载她是一个怀有六个月身孕的孕妇,她的孩子和她一样当场毙命了。”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出去。”我急忙地站起来就要往外面走,白千赤连忙抓住我,“急什么,现在我们出去也阻止不了。”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拿着大刀就向我砍来,白无常握起长剑就向我身后的黑衣人砍去。我一回头就看见黑衣人化作了一滩血水四处流散。

    “你没事吧?”白千赤担心地把我揽在怀中。

    我推开白千赤摇了摇头,“我们不会就这样一直等着吧?”

    “对。”白千赤无奈地回答我,“很快就结束了,我们要再下一轮重演前找到焦颖。”

    白千赤说完不久,车站的无差别屠杀最后在警察的武力镇压下结束,整个车站弥漫着女人和小孩的哭喊声、伤者的悲鸣声、还有救护车和警车的鸣笛。

    忽然,车站的景象变得扭曲了起来,伤者、血迹、哀号通通消失不见,车站又恢复了我们最初看到的那副平静的模样。

    “就是现在,”白千赤站了起来,对鬼差们说:“你们三个分头去找,我和安眉两个去找,务必再下一次鬼市蜃楼出现之前找到崔颖。”

    我们五个兵分三路在人群攒动的车站里寻找一个怀有六个月身孕的女人。我想着一个孕妇,实在是太好找了,走到车站前我才发现,我想的还是太天真了。这个车站从前是这座城市唯一的车站,来往经过的游客打工者都要在这里经转,光是孕妇我一眼望过去就能见到七八个。

    “这么多人,要怎么找?”我看了一眼车站密密麻麻的人,就像一窝窝的蚂蚁倾巢而出一样可怕。

    “注意她们身上,会发光,怨气所在的地方会发光!”白千赤说。

    我一个个孕妇地找过去,没有一个身上会发光。突然人群里一阵尖叫,我们回头望去,拿着砍刀的人已经出现,我看着刚刚走过我身边的一个孕妇直挺挺地往下倒了下来,肚子上哗啦啦地流淌着鲜血,她肚子上破开的口子露出了婴儿的半只脚。我清楚地看到那个婴儿的脚微微地动了一下,又不再动弹。

    “走!”白千赤拉着我就往人群少的地方跑,迎面而来一个黑衣人拿着砍刀向我劈来。白千赤一个箭步挡到了我的面前,凌空一掌将眼前的黑衣人打到半空中,凌空旋转了一圈才又落到地面。

    白千赤拖拽着我不停地往前跑,我回头望去的时候看到了面纱被风吹开的黑衣人,那张脸分明还是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女孩子。

    我们两个躲到了车站对面的一个小巷子里等待着这一轮噩梦的结束。我忽然想起刚刚那个孕妇,她的身上没有光芒。白千赤也注意到了这件事,在鬼差们找到我们之后他脸色凝重地说:“线索断了,我们遇到的鬼市蜃楼不是一般的,它不是由第一个死去的人的怨念聚集成的。”

    阴索命点了点头,“千岁爷,我刚刚又翻阅了一下手上的卷宗,发现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白千赤道:“说来听听。”

    “回千岁爷,我发现有一个死者,就是崔颖的孩子,他的灵魂至今没有回到阴间。”阴索命回答。

    “怎么可能,不过是一个婴灵罢了。”我说。

    “就是婴灵。婴儿是介于生死之间的一个神奇的存在,他们体内本来就拥有着来自天地间的巨大能量,要是婴灵的怨念,怕是没那么容易解决。”白千赤脸上的神情越发难看了起来。

    我望着车站再次扭曲的景象暗自为我们的未来感到担忧,连白千赤都觉得棘手的事情,我一个凡人,又能有何办法?

    我们重新制定了新的方案,我和白千赤去保护第一个死去的崔颖,鬼差三个四处寻扎徘徊在车站的婴灵,一旦找到立刻联系我和白千赤。

    有了刚刚第一次的碰面,我很快就找到了崔颖,凭借着我的巧舌和他打好了关系、崔颖是去外地打工的,因为怀了孕,不得不回老家待产,这一次就是在这个车站中转的。她说话的脸上还洋溢着初为人母的幸福,完全不会想到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