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6章 怨气很重

    “小姑娘,你是要去那里呀?”崔颖热情地问。

    “我是要回......”我的话还没说完拿着砍刀的黑衣人就忽然冲到我的面前,我一个眼疾手快把崔颖拉到了一边去。白千赤手上凝结出一条长约两米的铁鞭,狠狠地向黑衣人打去,霎时间黑衣人手上的砍刀被劈成两半,握着砍刀的黑衣人瞬间化成了一滩脓水。与此同时崔颖微笑地望着我,她的身子化作金色小光点望天空中飘散。

    我欣喜地看着白千赤,“我们成功了!”

    白千赤紧握着破龙鞭神色严肃地说:“还没有。”

    “啊......”一声尖叫将我从拯救了崔颖的喜悦中拉了出来,车站的屠杀还没有结束,悲剧还在继续!

    “崔颖已经放下了心中的怨念,我们在下一轮的鬼市蜃楼中找不到她了。那要怎么办?”我看着车站周围不停逃窜的人群,还有杀红了眼的黑衣人,心中的恐惧越发地浓烈了起来。如果找不到怨气最初聚集的地方,我们会一次次地经历这样的人间炼狱。

    “崔颖的孩子,我们要找到他潜藏在这里的魂魄,然后......”白千赤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寒光。

    “然后怎么样?”我心里已经能猜到白千赤心中的意图,但是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是对的。

    “让他永远消失。”白千赤无奈地看着我,摸了摸我的头,温柔地说:“我知道你心善,一定不愿意我这么做。但是崔颖的孩子已经变成厉鬼了,他的怨气一直聚集在此,形成了这个鬼市蜃楼。如果我们不把他解决,日后有其他人误闯这里,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害。而且我们也会永生永世经历一次又一次这样的惨象。”

    我对周围的哭喊声已经麻木,看着一个个人在我眼前倒在血泊之中,我的心已经揪痛到了极点。当时的景象一次次地在我眼前重演,我要反反复复地感受他们当下的痛苦,真的够了,我不想再继续了。

    “好,听你的。”这是我最不愿意有不得已的选择,如果有更好的办法我绝对不会让崔颖的孩子永远消失。他尚未出世就遭遇这样的不幸,我能理解他心中的怨也能理解他心中的痛。

    白千赤把我带回了我们之前的小巷子里,没多久鬼差们也回到了巷子里。这一次,我们又失败了。

    “你们现在开始观察空间扭曲的情景,最开始扭曲的地方,一定就是力量最强的地方,你们注意看。”白千赤说。

    在下一轮空间扭曲开始前,我们五个走上了车站前面的一栋大楼上。这栋大楼正好可以俯视车站的全景。

    阴索命在手上算了一下,郑重地说:“要开始了。”

    我们五个目不转睛地看着车站,连一点细微之处也不敢放过。现在任何情况都能影响到我们五个能不能顺利地离开,我们没有一刻敢怠慢。

    被死神之灵笼罩着的车站,鲜红的血液浸染了车站前的一大片空地从高空中望去就像一朵盛开的大丽花。

    忽然,眼前的景象有一秒的停滞。

    整个空间像是被放进了巨大的滚筒机一般快速旋转了起来,就在那一刻,我看到了最先旋转的地方,就是我们躲藏多的那一个小卖部!

    “是小卖部!”我们五个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不可能......”刚刚和我们一样激动的白千赤脸上瞬间换了神色,“我们就躲在那个小卖部里,如果有恶鬼或者怨气聚集,我们不可能都感受不到。”

    白千赤的话让在场的我们脸色都煞白了起来。他说的没错,就算我感受不到,但是他和鬼差们不可能都同时感受不到,这一点根本说不通。

    “千岁爷。”阴索命犹豫了一会儿,缓缓地开了口:“我曾经在《上古阴集》中看过,阴灵死后可以附着在其他介质中隐藏自己的气息。”

    “其他介质?”我疑惑地问。

    “就是类似玩偶之类的人形。自古以来都有将亡魂引到人偶身上的秘术,但是婴灵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能力,可以随时藏匿在人形玩偶中。这也是为什么人间有这么多关于玩偶的恐怖传闻,有的婴灵是想守护自己的母亲有的则是不甘心所以想要迫害人。”白无常回答。

    玩偶?我不断地在脑海里回忆着我在小卖部里见到的事物。冰柜、货柜、桌子、靠椅......对了!靠椅!靠椅上面有一个和整个小卖部都格格不入的洋娃娃。小卖部墙上挂着照片,上面是是一家三口,他们家的孩子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不可能玩洋娃娃!

    “我知道了,那里有一个洋娃娃,一定就是那个洋娃娃!”我激动地对他们说。

    我们五个做好了新的准备,等到这一轮结束下一轮开始之前我们就将洋娃娃里的阴灵逼退出来。

    随着救护车的警笛声渐渐微弱,我们五个开始向小卖部靠近。

    一进小卖部,我就往靠椅上看去。不在了?洋娃娃不知所踪了!

    就在我们五个人还一脸疑惑的寻找着洋娃娃的时候,小卖部的铁门突然关了起来,我们一人五鬼被困在了五平米不到的狭小空间里。

    白千赤紧紧地抓着我的手,侧身将我挡在身后,小声地对我说:“小心。”

    话音刚落,小卖部里的白炽灯就突然地闪烁起来。就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满身是血的洋娃娃悬空飞起。

    洋娃娃嘴巴微微地一张一合发出了尖锐而又稚嫩的声音:“我就知道你们不简单。”

    白千赤的破龙鞭已经紧紧地握在手中,“看见本王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洋娃娃轻蔑地“呲”了一声,“我管你是何人!来了这里,我保证你们有来无回!”

    “那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气了!”白千赤的破龙鞭已经发出了嗜血的煞气,身后的鬼差们也纷纷拿出了他们的武器做好随时开打的准备。

    我躲在他们最后边,忽然感觉到脚下有什么在挠我,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黑色的小猫。它是一只异瞳猫,它的双眼就像是有魔力一般,引诱着我伸手去抚摸它柔顺的毛。就在我伸出手的瞬间,那只黑猫忽然化作了一团黑气将我团团裹住。

    “死鬼,救我!”我被那团黑气控制住动弹不得,只能拼命地呼救。

    白千赤回头看见我被困住,眼里立刻燃起一股杀意,紧握着的破龙鞭狠狠地朝洋娃娃打去。

    洋娃娃看着破龙鞭向它打来也不做其他动作只是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只见破龙鞭稳稳地落到它的身上,随即一阵剧痛在我身上炸裂开来。

    破龙鞭的煞气笼罩住了我,那疼痛是来自于白千赤的破龙鞭!

    “啊......”因为身上的疼痛太过剧烈,我控制不住地叫了一声,眼前的景象立刻变得模糊起来。

    白千赤听到我的叫声紧张地回头望向我,霎那间他和鬼差们都怔住了。只要打那个洋娃娃,我都会替它承受所有的痛苦。刚刚破龙鞭的一鞭已经要了我的半条命,要是再来一击我必死无疑。

    白千赤紧紧地攥着拳头咬着牙齿眼神里充满了杀意,“我劝你放开她。”

    “咯咯咯......”洋娃娃摇晃着脑袋笑着说:“你也杀不了我,最多你就杀死她。”

    白千赤的拳头攥得更紧了些,脖子上的青筋全都突了起来。

    我虚弱地望着悬在空中的洋娃娃,忽然看见洋娃娃的衣服上绣着一个“甜”字。

    “甜甜。”我强忍着身体的痛楚从牙齿中挤出两个字。

    洋娃娃听到了我的声音,“咔咔”地扭过脖子望着我,狐疑地叫了声:“妈......妈?”

    就在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困住我的那团黑气放松了束缚。我立刻打起精神说:“甜甜,放手吧。”

    “不!你不是我妈妈!”洋娃娃瞪大着双眼流着血泪对我说:“妈妈不是你这个样子的!你骗我,你想骗我放了你!”

    黑气对我的束缚越发地紧了起来,紧紧地将我束缚住,胸口被压迫地喘不过气来。

    我使劲地在喉咙里挤出声音来,“甜甜,你放手吧!放过我们,也放过你自己。你的妈妈已经投胎去了,你应该到你该去的地方。”

    洋娃娃木愣愣地望着我:“妈妈......投胎了?”我看见它从眼里流出一滴晶莹的泪珠,白千赤和鬼差们脸上的表情都有了微微地变化。

    “对,你妈妈已经去投胎了!”我大口喘着气,激动地对它说:“甜甜,这场悲剧谁都不想发生,你如果一直活在这里面折磨着自己,这个世界的美好你永远都会看不见的。放手吧!”

    “放手吧放手吧......”洋娃娃小声地重复着这几个字,我身上的束缚已经解开了。白千赤抓准时机对着洋娃娃就是一鞭,我着急地大喊道:“不要啊!”

    可惜等我喊出口的时候白千赤的破龙鞭已经稳稳地打在了它的身上,霎那间破龙鞭的煞气包裹住了洋娃娃,压抑住了它散发出的怨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