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7章 血的诱、惑

    眼前的一切开始崩塌,人、事、物通通化作烟灰消失在我的眼前。被煞气包裹住的洋娃娃“嘭”的一声破碎开来,化作无数闪耀的星星飞往天空之中。

    漫天星辰的夜空中,突然出现了崔颖的身影,她微笑着张开双臂迎接着甜甜。就在那时,我看到从星河中爬出一个糯的小婴儿眨巴着水灵水灵的小眼睛往崔颖爬去。

    “真好,她们母女团圆了。”我笑着对白千赤说。

    这句话刚一说完,我就两眼一黑向后倒去,稳稳地落到了白千赤的怀抱中。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我温暖的床铺上。

    “醒了?”白千赤温柔地问,他将我轻轻地扶起靠在床边,“还好我的破龙鞭是用来对付恶鬼的,打在你身上只受了点皮肉伤。”

    我动了一动身子,发现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我不觉得痛啊!”

    白千赤笑了笑,敲了一下我的脑袋:“我已经叫鬼医给你看过了,也给你喂了药。”他俯下身子靠在我耳边说:“用嘴喂的。”

    不知道是因为被子盖得太多还是因为房间里没有打开窗户,我忽然觉得浑身燥.热了起来就连脸都开始发烫发热。

    白千赤用手将我的发丝捋到耳后,俯身亲吻着我。他的吻绵长而又湿黏,我从他的舌尖感受到了四月的春花里深藏的蜜甜。

    突然,妈妈推门而入,我和白千赤瞬间分离开来。

    妈妈尴尬地挠了一下头,“那什么......哦,饭好了,你们都饿了吧?出来吃饭吧。”

    我和白千赤愣了几秒,“对对对,饿了。”我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走到妈妈身边拉着妈妈的手问:“妈妈做了什么好吃的?我想吃蜜汁烤鸡,你有没有买?还有蒜蓉生菜!”

    白千赤就这样被我丢在了房间里一个鬼独自凌乱。

    妈妈笑着说:“你这个小馋猫,都已经是嫁了人的,怎么还这么贪吃。到了白家,你也是这个模样?”

    我翻了个白眼说:“我这不还是在妈妈身边吗?白千赤家没什么好玩的,东西也不如妈妈你做的好吃。”

    “你就会卖乖,好好坐着,等妈妈把菜端出来哈。”

    白千赤从房间里走出来,坐到我身边,悄悄地在我耳边说:“等吃完饭我们继续。”

    听了他这句话,我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脸又变得通红了起来。妈妈捧着菜从厨房里出来,看到我的脸就放下手里的菜着急地走到我身边摸我的额头,“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

    我和白千赤早就羞得说不出话来,妈妈看着我们窘迫的模样瞬间明了,小声地说:“你们以后还是记得锁门。”

    “啊?”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结果白千赤很快就接过话茬说:“妈,放心,我们会记得锁门的。”

    我看着白千赤憋笑的脸才意识到妈妈说的是什么意思,红着脸把头埋得更低了些。

    吃饭的时候妈妈一个劲地往我的碗里夹菜,嘴里还不停念叨着说:“你们就是出去郊游,还去了三天,电话也打不通,知道妈妈多担心你们吗?你看你,都瘦了,以后没事不要跑这么远的地方去玩。听到没有。”

    “听到了。”我小声地回答。

    妈妈瞪了一眼白千赤,略带怒气地说:“小白,不是妈说你,安眉虽然已经嫁给了你,就是你们白家的人。可是她还是一个学生,三天两头的旷课,你说这可怎么行?”

    完了完了,妈妈怎么突然就开始说白千赤了,万一白千赤生气了怪罪妈妈可怎么办?我一脸担心地看着白千赤脸上的变化。没想到白千赤丝毫没有怒气,反而还一副知错了的样子,愧疚地对妈妈说:“妈,是我做的不好。我以后会注意的。”

    坐在一边的姥爷轻轻地咳了两声,“小孩子嘛,还是贪玩的,你就不要这么责怪他们。吃饭的时候就不要批评孩子了,这样大家都吃不好饭了。来来来,姥爷给你们一人夹一个鸡腿。”说着,姥爷就夹了一个鸡腿往我碗里送,又夹了一个鸡腿给白千赤,笑着说:“小白啊,你说你今天说话有气无力的,和平时说话的声音都不一样了,看来就是在外面玩得太疯了。吃个鸡腿,补补身子。想当年,我当兵那会儿,要是能吃到一个鸡腿,那一个月我都是精神百倍的!”

    白千赤笑着应和了一声姥爷,又悄悄地将鸡腿夹到了我的碗里。

    姥爷这么一说我才发现白千赤的脸色比平时要苍白的多了,眼里还泛出了血丝。我担忧地问他:“你不吃吗?一点都不吃?”

    虽然他说过他不吃人间的东西,可是看着他的样子我还是担心,如果再这样下去,会不会身子吃不消?

    妈妈看到白千赤的动作小声地问:“小白,你一直不吃东西怎么成?你要吃什么妈给你找。”

    白千赤听到妈妈这么说忽然一怔,随后又恢复了微笑,“不用了妈,我不饿。”我分明看到他说话的时候隐忍地咽了一下口水。他一定是饿了,只是眼前的这些东西都满足不了他。他是僵尸,不是人,他要喝血。

    我突然想起白千赤那天抱着尸体吸血的画面,悄悄地抓住他的手,用嘴型问他:“你是不是饿了?”

    白千赤微微地点了点头,又冲我笑了一下,“你快多吃点吧。这两天,你都没好好吃饭。”

    我虽然担心白千赤,但是望着眼前这一桌子的好菜,实在是没有心思理他,不停地往嘴里送菜。

    晚饭过后,我和白千赤回到了房里。

    “我想喝血。”白千赤抬起头从嘴里挤出了这一句话,我看到他嘴角都已经被咬出了血来。

    我看了他一眼,把门关了起来,声音颤抖地问:“你......你不会对我的家人?”我眼前浮现出他当时喝血的情景。他双眼通红长长的獠牙露在嘴外,抱着尸体,满嘴鲜血满足的微笑。

    情感上告诉我白千赤一定不会伤害我的家人,可是我的理智却不停地提醒我说,白千赤是一个僵尸,他就是要靠喝血才能过活,这对于他来说就和我们人杀鸡吃肉一样寻常不过。

    白千赤脸上露出了难看的苦笑,“你还是这么害怕。”

    你还是这么害怕。这一句话像一把尖刀刺到了我的心里,慢慢地渗出血来。

    “对不起。”我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白千赤,是表现出一副我一点也不害怕我能接受他这样的生活习性的样子,还是表现得很抗拒?前者我根本做不到,白千赤喝血的习性在我心中永远是一个过不去的坎。后者会伤害他,我看着也会心痛。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我们彼此都不难受?我真的不知道,对于我们两个的未来,又再一次感到了迷茫。

    “你不用说对不起。”白千赤走到我身边,抱住了我,“我可以忍住的,相信我。”

    “我看着你难受,我也会跟着难受的。”我伸出了手,递到他的嘴边,“你不是只要喝一点血吗?喝我的血好了。没关系,我就当做是献了一次血。”

    我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竟然不知道自己对白千赤已经爱得这么深,深到可以做出让他吸血的举动。

    或许是爱让我渐渐失去了为人的理智,我眼里此刻只看到了白千赤的痛苦和忍耐看不到我曾经一度害怕的恐惧。

    白千赤“噗呲”地笑了一声,“笨蛋,我怎么会吸你的血。你还怀着我的孩子,一定要好好养胎。”说着他就蹲了下来,靠在我的肚子上,“你看,我们的宝贝生气了。他不让我喝你的血。”

    “他还只是一个胎儿,怎么会说话?”我笑着说,“你说他会说话,那他还说了什么?”

    白千赤坏笑地抬起头说:“他还说很久没有见到爸爸了,想要看一眼。”

    “什么?”我疑惑地问。

    白千赤嘴角微微地上扬,一把抱起了我,在我耳边温柔地说:“让我进去给我们的宝宝看一眼。”

    我咬着嘴,害羞地笑了起来。

    白千赤将我轻轻地放在床上,温柔地抚摸着我身上每一寸肌肤。他的手触碰到的每一处就像有电流划过一般酥.麻酥.麻的让我迷醉。

    我们亲吻着、拥抱着、交缠着,像春风对大地一样,白千赤一点点让我的肌肤绽开花来。

    突然我感到身下一阵刺痛,连忙推开了白千赤。洁白的床单上沾满了殷红的血迹,我惊慌地看着白千赤:“这是怎么回事?我?难道孩子......”

    顿时,我心里被一种虚无的恐惧占据着。

    白千赤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了起来,从嘴里蹦出了一个字,“血。”说完,白千赤就往我身上扑了过了,通红的双眼似乎已经看不到任何事物,按住我的身子就不停地舔着我身上流出的鲜血。

    那一刻,羞耻、恐惧、悲伤全都占据了我的大脑。

    我发誓,如果眼下有个地缝,我就算挤破脑袋也要钻进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