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9章 血迹斑驳

    “是真的,我发誓。”白千赤做出的发誓的动作。随后又被我一把拦下了,我说:“你不是要去调查活死人的事情吗?还不快点走,还和我在这里贫嘴。”

    白千赤一把将我拥入怀中,腻歪道:“我舍不得你,我想多看看你。”

    “惹,讨厌死了。整天说这些不知羞的话,这还在家里,姥爷妈妈都在,被看到了多害羞。”我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却被他抱得更紧了。他霸道地说:“你是我的女人,我抱抱怎么了?就算妈看到了,也不会说什么的。”

    “那你也要放开我了,我要去上课了,要迟到了。”我推开白千赤的身子又重新梳理了一下头发准备出门。

    白千赤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坠递到我的手上,“莫伊痕制作活死人的事情我思来想去还是放心不下。我这个闲散王爷吧,做着是悠闲,但是真的一点事也不做似乎对不起我的子民们尊敬地叫我一声‘千岁爷’。关于活死人的事情,我还是想要好好调查一下,想知道莫伊痕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还有弄清楚这件事到底和阎王有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有关系,我们王府也要做好准备,不能到出了事的时候,我们被杀个措手不及。”

    我接过玉坠,这是一块千年血玉,上面雕刻着麒麟的图案。千年血玉是古时候的人将珍贵的玉石放在死去的人嘴里,经过千年的浸染,尸体上的血渐渐渗入玉中,形成的血纹。据说血玉因为血气重所以煞气也重,能够以自身的煞气抵挡邪物。只是这样的千年血玉1往往都是有市无价的,我第一次真正地见到一块千年血玉。

    “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你的。要是我弄丢了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有丢三落四的毛病。”我将血玉又递还给白千赤。

    白千赤拿出一根红绳在千年血玉吊坠上打了个结,戴到了我的脖子上,“区区千年血玉罢了,没有什么贵不贵重的,我王府里还有,只是这块血玉我一直戴在身上,现在我给了你,你可要好好收着,可不能弄丢了。”

    听他这么说我更不敢戴了,连忙就要摘下来还给他,没想到他抓住了我的手,笑着说:“我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弄丢了也没关系,我再给你找一个新的戴罢了!我这次要去调查活死人,怕又和上次一样会遇到危险,就不带上你了。你就安心地上学,安胎,等着我回来。我这一去,就没人可以保护你了,鬼差们毕竟还是有自己的事情,没办法时刻守在你的身边,这块千年血玉你戴在身上,千万不要摘下来,它可以保护你的平安。”

    我摸了摸脖子上的血玉,血玉上的麒麟仿佛通灵一般对我眨了一下眼睛。我说:“它......它眼睛会动!”

    “麒麟是上古神兽,血玉也是受了千年人血浸染的,自然都是有灵性的。它眨了眼睛就证明它已经认了你这个主人,你千万要记住我说的话,要时刻戴着它,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摘下来,哪怕是你要洗澡或是别的什么。记住了吗?”白千赤叮咛道。

    “嗯,知道了。”

    白千赤又叮咛了几句,亲了我一口,才又依依不舍地离开。我一看时间,天啊!已经七点半了!我哩个亲娘诶!我八点就要上课,七点五十就进不了校门了,看了只能打车去学校了。我拿起书包就飞快地奔下楼,到的士站前打车。

    无奈这又是一个上班高峰期,在我的前面站着五个要打车上班的白领,等轮到我的时候已经七点四十了。我算了一下从这里到学校的路程,如果不堵车,遇不到红灯,稳打稳算刚刚好十分钟到学校。但是车子还没来,这一切的前提是我能顺利地打到车子啊!

    就在我即将对天咆哮的时候,一辆的士车停到了我的面前,司机师傅摇下半个车窗对我说:“小姑娘,打车啊?”

    我连忙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师傅,麻烦到市二中去,要快,我要迟到了师傅”

    司机师傅倒是不紧不慢地样子启动油门,又打开了早间新闻的广播,然后慢里斯条地对我说:“小姑娘家家可不能这么急躁的呀,这样不好的呀我和你说。还有去你们学校这一条路是限速的,可不能开快的,我会被开罚单的,你知道不啦?”

    我看着车上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心里火烧火燎地急着,“司机师傅,我记得有一条路不限速的,你往光明路拐一下,绕一下路开快点嘛!”

    司机疑惑地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那就绕得远啦,你可不能说我故意带你兜圈子啊小姑娘!”

    我着急地回答司机师傅:“不会的不会的,麻烦您开快点好不好,我真的要迟到了,那里不限速!不会被开罚单!”

    司机还是一副慢悠悠的样子,“小姑娘,我告诉你听啊,这市区人多,就算不限速也不能开太快的啦,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好?我坐出租车司机已经有二十五年了,从来没有出过一次交通事故啊。小姑娘,我告诉你,不是我吹,我从有驾照开始三十年了,一次交通规则都没有犯过,三十年零罚单,你去问问多少个司机能做到嘛?不是哪个老司机都能和我一样的!开车最重要的就是‘稳’不能急于一时,人生也是这样的啦!小姑娘要是不想迟到下次要起早一点嘛!不要总是赖在床上,年纪轻轻的,早睡早起才能身体好知道不拉?”

    我尴尬地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我知道了。”顿了好几秒,才又开口:“司机师傅,你看这路上也没什么人,要不您就开快一点点?”

    司机师傅看了我一眼无奈地说:“我是看你这么着急的份上开快一点哈!”说着司机师傅就加大了油门往前开去,眼看着再过一个路口就能到我们学校了。突然,司机师傅一个急刹车停住了车子,脸色煞白地看着前方喘着粗气说:“怎么突然窜出一个小孩子,差点就撞上了,还好还好。小姑娘,你在这车上等一下,我下去看看那个小孩有没有出事。”

    我往车前看了一眼,哪里有什么小孩?司机师傅是不是眼花了?我要下车窗就看见了诡异的一幕,司机师傅正做出抚摸孩子的动作,还有模有样地对着空气检查了起来。

    司机师傅蹲着严词厉声地说:“你这个小孩子,这是一条马路,你怎么能随便乱跑呢?这样会出事的知道不拉?还好你今天遇到的是我,要是别人开车,速度快得根本刹不住的你知道吗?”

    我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司机师傅面前的的确确是空无一物,不会是撞鬼了吧?

    不会的,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有恶鬼敢出来?可是自己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自从和白千赤在一起之后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觉得奇怪了。眼前的司机师傅一定是被鬼遮眼了,所以才会看到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小孩。

    我担心地冲着司机师傅大喊:“司机师傅,那里没有小孩,你快回来,你快回到车上来!”我的声音,消失了?不,不是的,司机师傅就像是中了邪一般听不到我的叫喊,还在不停地对空气说着话。我紧张地想要推开车门,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哒”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车门被反锁了,连车窗都打不开了。

    一个脸色煞白的小男孩回过头冲我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歪着脑袋对我笑了一下。

    他不是人,他一定不是人。直觉告诉我要出事了,要阻止这个小孩!

    小孩对着我发出“咯咯咯”的笑声,然后把手放在方向盘上胡乱地转了几圈,开心地按了好几下喇叭。

    “你要做什么,你想要做什么?”我从后座伸到前面去抓住小孩子的手。忽然他的动作停止了,“咔咔咔”地转过头来,诡异地看着我。

    我看着他的动作,他的左手稳稳地抓在了方向盘上,右手摸索着启动了汽车,车子立刻发出了马达启动的声音。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我一边摇头一边抓住他的手想要阻止他。

    就在这时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用一种刺耳的尖叫声说着:“姐姐教我开车车,姐姐和我一起开车车,”忽然他转过脸,阴沉地望着我说:“我要撞死他。”

    “不要!”我连忙拉扯着小孩子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可惜他的手就好似千斤重一般,牢牢地按住了我的手,只见他的脚往油门上一踩,仪表盘上的指针立刻指向了120。整辆车子像是飞出去一般直直撞向了站在车子面前的司机师傅,我看见他被撞飞的那一刻,脸上露出的惊恐的神情,是因为看到了我的脸。

    车子停了下来,小孩子瞬间消失了。车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呆地望着车子前面的玻璃上斑斑的血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