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0章 撞死人了

    “撞死人了,撞死人了......”

    “车上有人,有个女孩!”

    恍惚之间我似乎忘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到车前玻璃上渐渐滑落的鲜血,脑海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一群人围住了车子对着我指指点点。

    “就是她,我看到她刚刚还抓着方向盘。”

    “哎呀呀,不得了啊,现在的小女孩怎么这么可怕。”

    “下来,你这个杀人凶手。”

    ......

    没有,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围在车子前面的人越来越多,大家脸上浮现的神情是那么的熟悉,好似当年在白旗镇见过的样子。他们眼里充满了恐惧、鄙夷和憎恨,仿佛我是一个嗜血的魔鬼,我的存在会危及他们的生命,一定要让我死了才安心。

    一阵警车的鸣笛声响起,围着车子的人群散开了一个口子,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走到车门前轻轻地敲了一下玻璃对我说:“你好小姐,麻烦您下车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

    “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我的心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慌过,我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我还躺在白千赤的身边,什么小孩、车祸、死人统统不存在。可惜这一切真实地发生在了我的眼前,围在车子前面的人已经被警察给清走,车祸现场就剩下我和警察在对峙着。

    “眼见为实”这四个字现在听来是那么的可笑。所有人都看到悲剧发生的时候我的手握着方向盘,没有一个人看到小孩子,甚至连司机师傅不小心撞到一个小孩子都没人看到。

    围观群众全都在议论纷纷,一口咬定了我就是杀人凶手。我的脚麻木地动不了,心中的不安被越放越大,这就像是全世界有预谋地在陷害我,而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推入深远。我把自己反锁在车子里,无论警察说什么我都不肯出去。

    突然,一个中年妇女冲进了警戒线直直地向车后座飞奔了过来,手上拿着一把菜刀就对着出租车后座劈来,哭喊着:“你要了我男人的命,我金二花也要拿你的命回来。”

    在场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纷纷避让开来,在场的交警也晃了,三五个大汉齐齐扑向中年妇女,三两下就将她擒住,收走了她受伤的刀。

    被抓住的女人并没有停止哭喊,反而哭得更大声了,“我这个苦命人啊!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将儿子送上大学,这才过了多久,孩子他爹就没了,你说要我么孤儿寡母可怎么办!”她坐在地上撒泼似地指着坐在车子上的我嚷着:“就是你这个心狠的,我家男人和你结了什么深仇大恨让你下这么狠的手!”说着她又开始拉扯着警察的衣角哭道:“她这是谋杀,绝对是谋杀,你们千万不能放过她!一定要让她给我家男人赔命啊!”

    被她抓住的男人面露难色道:“您先不要拉扯。您放心我们一定会认真地调查清楚,不过在事情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谁都不能妄下定论。”

    金二花一听急了,连忙从地上弹了起来,指着警察的鼻子就开始骂:“你们是不是合伙起来欺负我们这些老实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在场这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小姑娘抓着方向盘,还要怎么调查!你们是不是想要包庇她?她是哪个官老爷的亲戚,我告诉你们,现在什么都讲法律,你们最好不要官官相护,这么多人都看着,我不会让我家男人就这么白白死去的!”

    金二花的话一下子就激起了在场围观群众的“责任心”,纷纷应声附和了起来,闹得警察先是安抚了在场民众的心,又安抚了金二花的心,最后强制性地连车带人地将我拖回了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我没有别的办法,不得不从车上走了下来。才刚下车,金二花就冲上来扯着我的头发骂道:“你这个挨千刀的!就这么把我男人给弄死了,我今天非要剥了你一层皮!”

    “这位女同志,快住手!”警察连忙上来拉开金二花,可惜这女人就是死死地扯着我的头发不肯放手,我觉得我的头皮都要给她扯下来了。警察见状只能厉声道:“这位女同志,你要是再不住手我就以故意伤害罪暂时将你扣留起来了!”

    或许是警察的声音太过威严,金二花手上的力气一下子就放松了,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又向我啐了一口口水,才走进了警局。

    想想上一次我来这里还是和高莹来找她的舅舅,这一次就成了犯罪嫌疑人了。

    我被两个警察带到了一个独.立的审讯室里,审讯室里只有一个可以给两个人同时办公的桌子,还有一个特制的审讯椅。我的手和脚都被拷在了特制的审讯椅上,墙角上有一个红外线监控仪正对着我的位置。

    两个警官神情严肃地坐在我面前,其中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似乎是负责审讯的,另外一个小年轻就是负责记录。

    年纪大的那个警官说:“我是这次负责审讯的严警官,你叫做安眉是吧?”

    我点了点头,看都不敢多看他们两个一眼。明明我是清白的,但是我就是不能坦坦荡荡地看着审讯我的这两个警官,心虚得像是犯了罪一样。

    人都说“生不进公堂,死不进地狱。”这下好了,我先是进了地狱,后又进了公堂。

    严警官一看就是一个审讯高手,看到我心慌的样子先是对我笑了笑,也不问我是不是真的杀了人,而是先和我聊了一下天。

    可惜我实在是没什么心情和她=他拉家常,也就是随便答应了几句。

    小年轻接了个电话,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望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连动都没动过,不紧不慢地对我说:“我们技术鉴定科的同事已经在方向盘上采集到了你的指纹。”

    严警官没有接着说下去,他在等,等我自己招供。我又能对他说什么?突然,我想起那个小男孩!他是有实体的,难道采集不到他的指纹吗?

    “没有小孩的指纹吗?”我问。

    严警官愣了一秒,笑着对我说:“小孩?怎么会有小孩的指纹,就算是死者的孩子都已经上了大学了,这辆车只采集到了你和死者的指纹。”

    只有我的指纹,完了。这次是真的百口莫辩了。我颓然地看着审讯室空无一物的白墙,眼前突然浮现出那个小孩诡异的笑容,他是故意的,我被下套了!

    严警官脸上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用手按了一下圆珠笔的头,语气平缓地对我说:“你要是认罪态度诚恳一些,说不定在定罪的时候还能轻判一些。”

    “不是我,我没有杀人,是一个小孩子上了车,我要拦住他才会在方向盘上留下指纹的。”我失控地说道,“是一个小孩子!我没有杀人,没有杀人!不信你们去鉴定,油门踏板一定没有我的脚印,我当时一直在后座,我要怎么杀人?”

    严警官一怔,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和小年轻低声说了几句,然后脸色突然一变,站了起来对小年轻说:“你先将她带到局里的看守室,等手续下来就送看守所。”

    小年轻疑惑地问:“那我们不审了?”

    严警官略带怒气地说:“审不了,关键的证据都没有。先拘留起来,严加看管着。”

    我被带到了一个不到两平方米的看守室里关了起来。说的好听是看守室,在我看来和关动物的小笼子差不了多少。不过带我来的小年轻人还是特别好的,送我进来的时候还柔声细气地对我说这里就是暂时关押我,晚上我就会被转送到看守所里,那里地方大一些,没那么拘束。这话听起来虽然是安慰,但是我听着还是那么的难受。

    我靠在墙边坐着,没有一切可供我娱乐的东西,这里甚至连蚂蚁都没有一只。我又焦躁又无聊,站起来又坐下来,反反复复好几十次,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感觉,索性闭起眼睡起觉来。

    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入我的耳里,“安眉,你的亲属要求见你!”我从梦中惊醒,一个女警把门打开将我用手铐铐住,像是对畜生一样推着我向前走,“走快点。我不得不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到了临时会客室,门口有一个配着警棍和警枪的警卫守着。我走了进去,看见两眼通红妈妈坐在桌子前面。

    妈妈一看到我就向我走了过来抱住了我,又摸了摸我戴着手铐的手,哽咽地问:“是不是很硌手?痛不痛?他们有没有为难你?要是他们为难你了,一定要告诉妈妈听。你还怀着身孕,怎么受得了这样的苦?”

    我苦笑了一下对妈妈说:“没事的,我很快就会出去了。”

    妈妈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到凳子上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来的时候只是听警察他们说你杀了人,我当时还不相信,说你去上学了,好端端的怎么会杀人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