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1章 小鬼杀人嫁祸给我

    “我没有杀人,妈!”妈妈一问我我就绷不住地往下流眼泪,“妈,我真的没有杀人,他们冤枉我。”

    “不哭不哭,妈妈知道你肯定没有杀人,你是我生的女儿,你是什么样的人,妈妈比谁都清楚。”妈妈抱着我轻轻地拍打着我的后背对我说:“别哭别哭,你告诉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妈妈来想办法。”

    我喘着气说:“我今天出门晚了就打了一辆出租车,一开始还好好的,司机师傅还和我有说有笑,突然他就急刹车说撞到了一个小孩。我当时看了一眼,哪里有什么小男孩,司机师傅一直在对空气说话,可是无论我怎么叫司机师傅都听不到我的叫喊,一直对着空气讲话。我那个时候已经慌了,想要下车拉司机师傅,但是车门打不开,驾驶座上还坐上了一个小孩子,他对我笑了,还说要撞死司机师傅。我要阻止他的时候,他已经踩下油门了。我真的没有杀人。”

    “小孩子?”妈妈疑惑地看着我,“你告诉警察了吗?”

    我摇了摇头,“他们会信吗?在场的所有人都说看到了我抓着方向盘,他们都说是我杀的人。监控录像也没有录到小孩的身影,指纹采集也只有我的指纹。”我害怕地抓着妈妈的手说:“我会不会被判死刑?我已经是刑事行为责任人了,完了完了。”

    妈妈见我慌乱的样子也跟着我急了起来,“那怎么办?妈妈也没办法......”

    “时间快到了,你们有什么话抓紧说!”门外站着的女警冲着里面喊。

    “妈,白千赤去调查活死人了,你想办法找他,告诉他我发生的事情!”我着急的说。

    “好好好,我去找小白。”妈妈木愣愣地点头答应我。

    这时女警走了进来将我带走,我依依不舍地回头望着妈妈说:“一定要告诉白千赤!一定!”

    此刻白千赤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把我的命我的未来都交到了他的手上,他一定要快点想出办法来救我。

    女警带走我之后并没有把我送回刚刚那个狭小的看守室,而是直接将我送到了一辆警车上面,把我拷在了警车的后座。

    “我们这是要去哪?”我紧张地问。我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一点点变动都会让我的心变得不安起来。

    女警冷冷地回答:“看守所。”

    我们市的看守所在城市的北郊,以前看守所那一块地是乱葬岗,后来政府在上面改建了看守所。据说当时那附近的人知道要建看守所是千百个不愿意,但是后来一个风水师跑到那里对村民们说乱葬岗煞气太重,要一些身带戾气的人镇压才能让那一片变得安宁。说来也巧了,看守所投入使用时候那一片地方的1人都开始变得富庶了起来,原本一个村的人基本没有活得过六十岁的竟然也出了好几个八十岁高龄的老人。总之,北郊看守所投入使用的这几十年间,关于它的坊间传闻数不胜数,是真是假倒也没人真的去关注过。

    可是今天我真的希望在北郊看守所什么鬼啊怪啊这些传闻都是假的,我已经吃够了恶鬼们的苦头了,我真的不想再和鬼怪们有什么牵扯。

    到北郊看守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北郊看守所从远远就看到那一扇足足有五米高的大铁门,还有十多米高的电网。黑色的大铁门上面挂着一个锈迹斑斑的大灯,灯泡看起来应该是新换的。我们刚到门口,大铁门就缓缓地打开,司机将车直直地开进了看守所里。

    我被带到检查室里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脱掉了原本的衣服,换上了橙黄色的狱服,才又被带去关押地点。

    和我一起来的女警把我交给这里的看管人员就离开了,一个长相刻薄的中年妇女带着我走进犯罪嫌疑人集体居住的楼里。这栋楼一共有五层,每层都有铁网拦住,里面是打通的,被隔成了一间间的小隔间,每一个隔间都被铁门锁住。一路走来,我都被隔间里面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一直能听见她们窃窃私语,似乎在讨论着什么,时不时还发出一些笑声。

    看管人员将我带到了尽头的一个隔间对我说:“9588,你就住在这里,你涉嫌的是故意杀人罪,本来应该关在单间里的,但是最近看守所滞留人员有点多。”说完,她就打开了铁门让我进去,随后又把铁门关上了,冲着里面大喊:“不要欺负新人!”

    隔间里面有两个上下铺,加上我却住着六个人,马桶就放在离床不到半米的距离。里面的女人都有三十四十岁了,其中一个女的年纪估摸着是这里最大的一个,坐在下铺用一块小石板磨着脚趾甲,看着我进来抬头看了我一眼,命令般对我说:“新来的,犯了什么罪?”

    我怯生生地看了他一眼,说:“我没犯罪。”

    站在她身边的其他四个女犯都笑了起来,她嘲讽似地说:“进来这里的每一个人开始都说自己没罪。要是真的没罪,怎么会进这里?”

    我没理她随便找了处空地就坐了下来。

    她见我对她爱搭不理的,给身边一个女犯使了个眼色,四个女人就把我团团围住提了起来。她打了我一巴掌,提着嗓子说:“别不识好歹!你知道我是谁吗?小丫头片子。我告诉你,老娘出来混的时候,还没你什么事呢?”说完她又踢了我一脚,我一个不稳就跪了下去,正想要站起来头却被她狠狠地按住了,“小丫头片子,犟什么犟!快说,犯了什么罪进来的?”

    “我没罪!”我紧紧攥着手回答。

    另外一个女的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一脚,“我们丽姐问你,你就好好回答,死鸭子嘴硬。”

    我哪里受过这样的罪,这还有没有王法了,我放声就是大喊:“救命啊,打人了!救命啊!”

    她们五个明显是慌了连忙放开了抓住我的手,装作没事人一样回到她们原来的位置上。刚刚的看管人员走了过来,透过小窗子对问:“怎么?谁闹事了?”

    我指着丽姐说:“她指使其他人打我,我要申请换地方!”

    看管人员看了我一眼,又看看身后的丽姐她们,不紧不慢地说:“没位置了,你先住着吧。和睦相处不要闹事。”说着她往我手上递了一个食盒,就离开了。

    丽姐身边的一个女人走上前抢走了我手上的食盒,从里面挑出了一个又小又硬的馒头扔到我的身边,笑着说:“想吃就去捡啊。”

    我看着地上脏兮兮的馒头,心里想着一定要争气,不能什么都往嘴里送,可是肚子偏偏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我正伸手过去捡那个馒头,站在离我不到一米的女人一脚就踩在了我的手上,用力地磨了好几下,“是不是想吃啊?刚刚那股傲气呢?哪去了?”她蹲了下来,用手抬起我的下巴说:“你一个黄毛丫头,到了这里面来不懂规矩,就让我教教你规矩。”说着她就给了我一巴掌,“还叫不叫?还叫不叫!说。”

    我看着她突然就来了气,故作姿态地说:“你们不是想知道我犯了什么罪吗?我杀了人,你们怕不怕我会杀了你们?”我是想着要吓一吓她们,没想到我还是太年轻了,在场的五个人根本不为所动。

    丽姐走到我的身边拉着我的头发提起我的头说:“杀人?呵呵,老娘十七岁就出来混社会,见过的杀人犯多了。”她用手拍了拍我的脸蛋,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有这么美的脸蛋,可惜了,我现在看你这脸蛋很是不爽呢!”说着她给了我一巴掌,“要是你现在乖乖地对我道歉,乖乖地磕三个响头,我就放过你。”

    “凭什么?我长这么大拜天拜地拜父母,凭什么对你这么一个下三滥的女人磕头?”我怒视着她说。

    丽姐提着我的头发就往墙上撞,“嘭”的一声闷响,我的眼前立刻冒出金星来,整个头胀痛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眩晕感。

    “还是嘴硬?不服软?那就给我打,打到她服软为止!”丽姐一声令下雨滴般落下的拳头通通砸到了我的身上,每一处都被她们踢过打过,我一下就痛昏了过去。

    突然一阵冰凉的感觉笼罩全身,身上的痛楚也如潮水般涌来。我睁开双眼,丽姐身边站着的女人手上拿着一个水盆戏谑地对着我笑,“我们还没玩够呢!你怎么能睡过去!”

    丽姐紧紧地抓着我的下巴对我说:“我告诉你小丫头,世界上有些人是不能惹的。”

    我苦笑了一下对她说:“我也是你不能惹的人,我能看到鬼。”

    “哈哈哈,看到鬼,丽姐她说她能看到鬼!”丽姐身边的几个女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丽姐提起我的头冷冷地说:“我这辈子还没遇见过鬼呢!你可以让我见一次吗?”说完狠狠地将我的头往墙上撞了过去,我忽然两眼一黑,什么都意识不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