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2章 蛊心的冤屈

    “姐姐,姐姐……”一阵小女孩的声音将我从睡梦中惊醒,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叫嚣,浑身的刺痛让我几乎使不上力气。

    我忍着疼痛扭头看了旁边一眼,丽姐和其他四个女人都已经陷入了熟睡,隐约间还能听见她们隐约的呼吸声,根本没注意到我已经醒来。

    朦胧间我感觉有一道目光聚焦在了我的身上,让人有种说不上来的不适感。我顺着那份诡异的感觉看过去,正好看见一个小女孩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眨巴着双眼看着我。

    我的呼吸一瞬间就变得急促了起来。

    是他!杀了司机师傅的那个小孩。

    我的手指紧紧的抓住了衣角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目光牢牢地盯在他的身上,一颗心脏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抓住,一丝缝隙都不留。

    小女孩身上穿着红色的外套,红色的裤子,甚至袜子都是红色的,所有的红色都聚集在他的身上,惨白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的身上显得异常的可怖。

    无数个疑问在我的大脑里回转,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委屈和愤怒的情绪一齐涌上心头,不行,这次一定不能让他走了,抓住他,证明我的清白。

    紧握的拳头瞬间就松开了,我像只虎豹一样毫不犹豫的向那个小女孩扑了过去。动作的一瞬间我似乎看见了女孩脸上划过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还没等我琢磨清楚这个笑容背后的意思,就看到那个小女孩笑容又扩大了几分。

    他歪过身子灵巧的一闪身,顿时就从刚才的位子转移了开,我眼看着面前的位子空了出来,可是动作却已经控制不住了,一个站不稳就朝前扑了一个空,不偏不倚的正好撞到了睡在下铺的丽姐身上。

    柔软的触感把我吓了一个激灵,我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深深的屏住了呼吸。

    完了,要是她们醒了指不定会对我怎么样,我一个弹跳立马从丽姐的身上跳了下来,担心地向后退去,小心翼翼的一步两步向后退,好在丽姐她们没有任何清醒过来的迹象,甚至连翻身的意思都没有。

    我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丽姐的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之前那个小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转移到了我的身后。

    “姐姐,姐姐……”小女孩的声音又从我身后传来过来,飘忽不定的声音在耳边变得隐约而又迷蒙,更添上了一分诡异。

    我深深呼吸了一下,鼓足勇气转过了身,直面面对着他。

    “你杀了人,你快和我一起去自首。”我努力用镇定的声音对小女孩说,心里却还是止不住的觉得紧张。

    面对我这样严肃的语气,那个女孩却像是置若罔闻一般,脸上依旧是一副天真的模样,看上去好像真的就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一般。

    小女孩仰着头望,黑色的瞳孔里似乎还倒映着我的身影,他歪过头勾起了右边的嘴角,轻飘飘的对我说:“姐姐,我没有杀人,是你杀了人。”

    他的语气虽轻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若不是我心中清楚和我自己毫无干系,恐怕都要被他骗了过去。

    “我?我杀了人?”我拿食指指着自己不敢相信的问女孩,心中隐约升起了几分火气,可是还没等我继续开口,女孩又有了动作。

    他走到我面前牵起我的手,他的手很凉,冰凉的触感立刻就顺着皮肤传到了我的左心房,在我的心里升起一分寒意。

    女孩歪着脑袋,黑色的瞳孔直幽幽的盯着我,似是催眠一般对我说道:“姐姐,你忘记了吗?是你踩下了油门,是你撞死了那个伯伯。我都看到了,就是你,我站在叔叔的身边,他把我推开了,都是你,你忘记了吗?”

    他的话就像一记重锤一下又一下的打在了我的脑仁上,剧烈的疼痛感从起初的绵密感变得剧烈,我痛苦的抱住了脑袋。

    我忘记了吗?我忘记了什么?我踩下了油门?我撞死了司机师傅?一个个问题在我的脑海中一一浮现,难道这些都是我?

    都是我!我的脑袋就像是突然涌入了滚.烫的融浆,似乎下一秒就要支撑不住爆炸,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在每一个细胞里叫嚣。

    忽然,我眼前浮现了今天早晨的画面,看到司机师傅正对着一个小女孩说着什么,小女孩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他的背影却格外的熟悉,来往的人神色匆匆,似乎根本没人在意路边发生的这一切。

    车门开了,我从车上走了下来,又打开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我的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目光死盯着方。

    车里的那个我就像是被线绳操控的布偶娃娃一般,丝毫动弹不得,驾驶座的位置看上去是那般的狭小,我的目光凝聚在那个“我”的身上,透过车窗玻璃我仿佛看见了“我”毫无表情的面庞,呼吸瞬时就变得急促起来,胸腔间的空气似乎有些供应不足。

    不行,不行!快停手。我拼命的想要开口,可是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我的双腿就像是灌了千斤重的铁浆一样动弹不得,只能一直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我踩下了油门撞飞了司机师傅。

    眼前的画面就像是慢动作一般,清晰的在我眼前展现,我清楚的看见了司机师傅猝不及防被车撞飞时脸上惊愕的表情,我更看清楚了那个驾驶座上坐着的人。

    我沉浸在震惊的情绪当中,一时之间愣了神,就这么呆愣的忘记了要有所动作,直到女孩的声音将我唤回到现实生活中。

    “姐姐,你看到了吗?你看,就是你撞死了那个伯伯。”小女孩拉着我的手无辜地看着我,不知道是我多心还是什么缘故,我觉得他的语气里似乎还带上了几分雀跃。

    我目光复杂的看着他,想要开口辩驳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正犹豫着忽然感觉到他的手粘糊糊的,吓得我连忙将手抽了出来,挣脱开一看,他的手上竟然全是血,我的手上也沾染上了不少腥红,空气里似乎也弥漫开了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我不自禁倒退了一步,惊恐地看着面前的小女孩。

    女孩对我的表现完全恍若不觉,他的脸上依旧挂着灿烂的笑容,他轻巧的向我靠近了一步,把手伸到我的脸前对我说:“姐姐不要怕,这是那个被撞死的伯伯身上的血。”说着他伸出了粉色的舌尖舔了舔手上的鲜血,语气里更添了几分雀跃,“伯伯的血是甜的。”

    他脸上的笑容又扩大了好几分,就像是真心实意的为舔到了甜味的鲜血而感到开怀,我心里一阵恶寒,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勉强维持面无表情。谁知下一秒他就掂起了脚,把占满鲜血的手递给我:“姐姐你要不要试一试,我不骗你,真的好甜啊。”

    “我不要,我不要,你给我滚开。”我慌忙地推开小女孩,慌不择路的往路边跑去。

    可能是我刚才那句话的声音太大,一下子就吸引了本来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的人们,这时路上的行人纷纷向我聚集了起来,团团将我围住,指着我的脸说:“就是她,她是一个杀人犯。”

    “她是恶魔,她杀了人。”

    “别让她跑了,要枪毙她!”

    太多的声音围绕着我,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随时都可能会爆炸,每个人的脸在我的眼中也变得凶神恶煞起来,我的心顿时就慌了。

    “不不不,不是我!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是她,不是我!”我突然想起来自己明明是看着另一个自己开车撞的人,连忙回头指向的士车的驾驶座,可是等我看清的时候我就愣住了,那上面竟然空无一人。

    只有破碎的玻璃和不断往下流的血迹,我的所有辩解在无声的事实面前显得更加苍白无力。

    围着我的路人听了我的话也齐齐看向了驾驶座,他们当中有人发出了不屑的嗤笑声。我不敢回过头去看他们,整个人都开始止不住的颤抖。

    “就是你,怎么不是你,你身上还有玻璃渣和血迹!”这时突然一个男人从人群里站了出来指着我厉声说道。

    “没有,我没有!”我几乎是应声否认,可是等我低头一看,我的身上竟然真的沾满了血迹,就连手上也扎满了不少玻璃渣子。

    我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瞬间就失去了言语的力气,我的大脑好像被人抽空了一般,失去了思考的气力。

    围观的人群突然就向着我开始扔东西,烂菜叶、生鸡蛋,甚至是鞋子,这些东西不偏不倚的砸在我的身上,带着凌迟一般的痛意。

    他们不断地在我耳边谩骂着、诅咒着,那些恶毒的话语就像是无形的利剑,一下又一下的刺在我的脑中。

    我呆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动作,好痛,大脑中几乎只剩了这一个想法,被玻璃渣刺到的手好痛,被东西砸到的身子也好痛。

    人群的面庞在我的眼中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我失落的低下头,双手紧紧地环住了自己,好像这样就能寻求一丝安慰一般。

    大片的红色映入眼帘,看着身上的鲜血,我的脑海里突然涌出一个可怕的想法:或许我真的杀了人,小女孩不过是我自我安慰才幻想出来的一个意象。从来没有什么小女孩,一切都是我,我上了驾驶座,我害怕迟到,我轧死了话多的司机,只因为他开车慢嗦还耽误了我的时间。

    或许我的心里根本就住着一个恶魔,她潜藏在我内心的最深处,现在她出现了,藏不住了。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好像成了脱缰的野马,两侧的嘴角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上扬的,我抬起头冲着人群,脸上还带着肆意的笑容:“打我啊!打死我啊!我就是杀人凶手,我就是恶魔,你们说要送我下地狱?你们去过地狱吗?见过地狱吗?你们这群无知的人,小心我把你们都杀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