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3章 为什么要杀丽姐

    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一种从未有过的畅快.感从心里升了起来,我感觉整个人好像都变得轻松了起来。

    可是还没等我轻松多久,就听到小女孩的声音从我背后传了过来。

    “姐姐,你承认了,你终于承认你杀了人了。”小女孩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看着他的笑容,我的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

    “笨蛋!”人群中突然传来了白千赤的声音,我抬起头正好看见一个鞋子从人群中高高地飞起正中我的脑袋。还没来得及感受到脑袋上的疼痛,我只觉得眼皮忽然一重,两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下一秒我就猛然睁开了眼睛,原来只是一个梦。

    惊醒的我看了一眼四周,冷冰冰的墙、冷冰冰的铁门、还有正在打呼的丽姐小团体,没有小女孩也没有车祸,什么都没有。

    我没有杀人,我从来都没有!我的手放在因为刚才那个梦而不断上下起伏的胸膛上,还有些惊魂未定。

    等到我的思绪稍微清晰了一些我才想明白,湿黏黏的手只是因为我的手心出了汗,冰凉的触感是因为正好碰到了铁门,这一切都只不过是自己的臆想而已。

    是鬼!我现在百分百确定了今天和我在梦里见到的那个小女孩就是同一个!他是鬼!

    我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千年血玉,心中庆幸还好我偷偷地含在嘴里带了进来,不然今晚我的魂魄怕是要被那个小女孩勾了去。

    可是还没等我放松下来多久,我突然感受到了梦中那种熟悉的冰冷感。

    “姐姐,姐姐……”果不其然,下一秒小女孩的声音就响起了,就在这里,就在我住的这个牢房里!

    他的声音和梦中一样轻,却更加的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出来,你给我出来!你到底是谁,你想怎么样?给我出来!”我真的已经手足无措了,脑中只剩下了害怕的情绪,不管不顾的就冲着牢房大喊起来。

    我的叫声吵醒了正在熟睡中的女人,睡在丽姐对面床的一个女人睁开眼不耐烦地对我小声喊道:“喊什么喊?三更半夜的不睡觉,欠打是吗?”

    我身上的伤此刻还在隐隐作痛,听到她这么一句,连忙闭嘴不敢再出声。

    那个女人见状似乎还想说什么,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就在这时,丽姐突然坐了起来。我们俩的目光一齐转到了丽姐的身上,她的样子看上去很奇怪,身体僵硬的直挺着,不似我之前看她的模样。

    “丽姐,您您您……您醒了?”那个女人或许是没想到丽姐也在这个时候醒了,颤颤巍巍地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丽姐没做反应,一眼不发双眼呆滞地看着我,我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转开了目光。

    “丽姐?”那个女人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可是丽姐还是毫无反应。

    我正觉得奇怪呢,丽姐突然站了起来,一边脱衣服一边狂笑,嘴里还喃喃的念叨着:“我要飞了,我要飞了……”

    她这一笑惊醒了牢房里的所有人,大家纷纷从床上爬了起来,我们在场的人看到丽姐发狂的样子全都惊呆了,不仅是我,其他四个女人也木愣愣地站着,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阻止丽姐发疯的动作。

    虽然现在不是冬天,但是看守所建在郊外,加上原本就潮湿,又是晚上,整个牢房里都充满了寒气。

    我抱着胳膊躲在一边,企图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凉气从四面八方钻进我的衣服里,激起了皮肤上起了一片小疙瘩。

    可是脱得一丝不挂的丽姐却好像丝毫没有感到寒冷,还在一直撕扯着自己的身体,嘴里不断喊着:“我好热,我好热!我要飞上天空,这里太热了!”

    看到现在我的心里大概有些明白了,丽姐这幅模样着实不像一个正常人,恐怕是沾染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丽姐,丽姐!”四个女人中看起来年纪最大的一个终于看不下去了,她鼓足了勇气走上前拉住了丽姐的手,担心的问她:“你怎么了?你别吓我们啊!”

    丽姐对她的话却像是置若罔闻,眼睛依旧毫无焦点,嘴里还在嘟嘟哝哝刚才说的那些话,疯疯癫癫的模样越看越吓人。

    我虽然没有出声,但是一看丽姐这个样子我就知道她肯定是魂魄散了。我曾经见过类似这样的情况,是住在白旗镇隔壁镇的一个姓刘的家里的儿媳妇,一天晚上她去上厕所,据说那厕所盖在院子最外侧,她男人见她好久不回来去找她的时候她也是一丝不挂的在跳舞。

    他们带着那个疯女人来找小叔的时候是用麻绳给她紧紧绑住的。我这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疯女人那双空洞无神的双眼。而此时此刻,我在丽姐的眼里也看到了一模一样的空洞。

    那几个女人可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个个还在徒劳的尝试想要将丽姐叫醒。

    “你们走开,她是魂魄丢了,让我来。”我终是不忍看丽姐继续这样下去,拿着一个枕头走上去就朝丽姐的头上打。

    我的动作又快又狠,把旁边的几个女人都吓了一大跳,好在她们都及时向后退散开,一时间只剩了丽姐一个人在那儿,可是还没等我打到她,她转过身一把就将我推到了墙边。

    丽姐的力气大得惊人,就那么轻轻一推,瞬间把我整个人都撞到了墙上,不用想我也能猜到恐怕自己后面半个背都撞青紫了。

    我疼得龇牙咧嘴的,一手摸上自己的腰一边努力维持着意识的清醒,好在丽姐将我推开以后就没了其他的动作,否则我恐怕就不止撞青了背这么简单了。

    “你们还等什么?快把她按住!她这样下去会死的!”我急忙冲着那四个女人大喊,丢了魂魄的人要是熟睡,魂魄还能自己找回来,要是任由她这样发疯说不定还没等魂魄找回来她就自己撞到墙上死掉了。

    四个女人听到我的话没有马上行动,犹疑的看了看丽姐又看看我,我虽然心里着急却又无计可施,只好又冲她们喊了一次。

    她们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下眼色,这一次年纪最大的那一个女人点了点头,随后她们四个冲上前齐齐将丽姐抓住,丽姐被潜质住的时候还在反抗,虽然她的力气很大,但是终究抵不过四个女人一起,只见其中一个长得比较壮硕的女人朝着丽姐的脖子就是一劈,丽姐的动作一顿,眼睛朝上一翻,顿时就失去了知觉,身体瘫软下来半靠在了年级最大的那个女人身上。

    “你下手能不能轻点,打死人怎么办?”年纪大的女人轻轻地放下丽姐,又俯下身子仔细查看了一下丽姐的情况,确定她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之后才起身不满的对下手的女人说道。

    壮硕的女人听她这样说火气立刻也就上来了,气哄哄的朝前走了一步,挑衅一般的冲她说道:“我下手重?你是不是想试试我下手重的样子?”说完就撸起了两边的袖子,眼看着就是一副要打架的样子,空气中的火药味骤然间浓重了起来。

    我身上没有一处是好的地方,看她们一个个剑拔弩张的状态连忙往墙角又缩了缩,担心城门失火,我这条池鱼会被殃及。

    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刻,看管人员在铁门外露出半个头,面色不善的看着我们,脸上全然一副不耐烦的神色。

    “吵什么吵!再吵就都不要睡了,出去跑操场!”看管人员凶狠的朝我们一通大喊,那两个女人互相瞥了对方一个一个白眼,虽然看出来各自心里都有不情愿,但还是忍住了怒火,黑着脸各自坐了下来。

    牢房里又再次恢复了宁静。

    我见她们都躺下来睡了之后,才敢挪了挪身子,找了一个舒适的躺法才又闭着眼沉沉地睡去,可能是之前的精神一直紧绷着,我闭上眼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牢房里的人都睡着了,谁也没看见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小女孩踏着惨白的月光走进了牢房,看着沉睡的我们露出了微笑。

    “死人了!死人了!”

    一声尖叫划破了看守所的宁静,也打破了我的熟睡,我揉了揉眼睛,眼睛有些受不了光线的刺激,眯了一下才再次睁开。

    我坐起身子,就看见了丽姐正躺在她平时睡着的床上,脸和上半身被红色的外套盖着,手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脸上。

    我看着丽姐的动作总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给我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就像是自己把自己给捂死了一样,可是丽姐又为什么选择自杀呢?或者说她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种自杀方式?

    我还记得以前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过,一般自杀的人都会选择上吊、烧炭这样的自杀方式,因为这样的自杀方法在人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候人体的生理机能出现自我保护行动的时候就阻止不了自杀的进行。但是捂死自己这件事就很难做到了,因为人在一般情况下出现呼吸困难,本能反应就会立刻将障碍物移开,而且在人窒息的情况下,是会出现四肢无力的情况的,一旦四肢无力,自杀一样无法继续。

    显然丽姐自己捂死自己这种情况是不成立的。

    我的大脑飞速的旋转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丽姐看,这一看不要紧,我几乎是立刻就发现了刚才被我忽略了的一个细节。

    红外套!那件挡住了丽姐的脸和上半身的红外套!

    那件红外套我看到那个小女孩穿过,难道是那个小女孩杀死了丽姐?可是丽姐和他无冤无仇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不,司机师傅也一样和他无冤无仇,他还是把司机师傅撞死了。

    纷杂的想法在我的脑海中飞速的旋转着,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更冷静的去思考现在的情况,我知道现在不能用平常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我现在遇到的事情本身靠寻常的思维就无法解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