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4章 但愿没有下一个

    不然我该如何去解释突然出现的小女孩杀了人之后是怎么突然消失的?先不说他的目的是什么,这个女孩现在的所作所为几乎全部都和我有关,就好像是要故意把我陷害成杀人凶手一样。

    可是这样做到底对他有什么好处呢?我的思路到这里就被打断了,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小女孩这样做的理由,在我的印象里我和他之前是毫无交集的。

    “咯咯咯,姐姐、姐姐。”我正坐在床上想着,突然又听到小女孩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警觉的朝四周看了一圈,却没有看见女孩的身影,可是他的声音却依旧在我的耳边回绕,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抓住年纪大的女人问:“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小孩的笑声,你听到了吗?”

    年纪大的女人一把将我的手拍了下来,像是看怪物一样鄙夷地看我,“什么小孩的笑声,神神叨叨的,”她的话音刚落,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顿时脸色一变,害怕地看着我:“不会是你杀了丽姐吧?”

    她的话显然吸引了其他的几个女人,她们立刻将矛头一齐指向了我。

    “对对对,是你,昨天丽姐发疯的时候你就让我们帮你制服丽姐。是不是你趁我们都睡着了然后捂死了丽姐?”壮硕的女人怀疑的看着我,眼神中满是恐惧和害怕。

    “不是我,怎么可能是我。我身上全都是伤,哪里有力气捂死她。”我急忙摆手向她们辩解说道,可是很显然她们并没有相信我的话。

    “你不是说你能看见鬼吗?谁知道你用了什么妖术。”

    “就是就是,你这个妖女!”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对我说着,昨晚还心生嫌隙的四个女人在这一刻为了撇清自己的关系,现在都站在同一阵营开始诬陷我。

    我被她们吵得头都大了,奈何却没有具体的理由可以让自己洗刷嫌疑,只能无奈的听着她们越说越离谱。

    “都别吵了,把她们分别带到审讯室去。”看管人员冲着我们喊,随后站在她身后的四个女警分别给我们扣上了手铐,各自带到了不同的审讯室之中。

    看管所的审讯室就比警察局的要简陋的多了,一张铁凳子给嫌疑人坐,普通的办公桌没有电脑就是审讯人员坐的。我看了一眼这个审讯室是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墙角下面还有干了的血迹,心下了然,看来这里面还有严刑逼供的时候。

    我做好了心里准备,这时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男警走了进来,他径直坐在了凳子上,正眼也没瞧我一眼就冷冷地问:“说说事情的经过。”

    我没想到他会这样问,愣了一秒才呆呆的问他:“事情的经过?什么事情?”

    男警见我这样问更是不耐烦了,却还是勉强压住了情绪,语气不善的对我说:“陈丽死之前你都做了什么、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说一下。”

    陈丽应该就是丽姐的名字,没想到我竟是以这样的方式知道了丽姐的真名。我因为想着名字的问题又出了一小会儿的神,那个男警官见我这样不快的拿手指敲了敲桌面,我这才回过神来。

    我将昨晚的事在脑海中回放了一遍,昨晚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了,我心里清楚若是我如实说的话这个警官一定会认为我是在说谎,可是如果我要说假话的话,又该说些什么让他相信并且不起疑心呢?

    我苦恼的想着,全然没有注意到男警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我的脸上,将我偶然间流露出来的所有表情都看在了眼里。

    “不要耍鬼主意!赶紧说,我没时间等你编故事。”男警说。

    “我要是实话实说,你会不相信我吗?”我见他坦度决绝,也就打消了之前的念头,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我们是人民警察,会秉公办案的,凡事讲证据。你如果说的都是实话我当然会信。”他忽然抬起头用深凹的双眼望着我,表情严肃地说:“如果是假话,那么对不起,我会以扰乱办案秩序的罪名办了你。”

    “好,那我就告诉你。”我顿了两秒,捋了一下思绪,“这件事说起来有点长,要听我慢慢说。”

    “长话短说,捡重点。”男警听我说了这么多还没说到正题,显然更加不满了,脸色又更加臭了几分。

    我摇了摇头,态度坚定:“不行,说短了就说不清楚了。”

    男警不耐烦地呼了一口气,似是妥协一般的对我说:“那你就赶紧说吧,我听着。”

    “我觉得这件事很大一定程度上都是因我而起的。”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看见男警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目光,手上转着的笔也停了下来,准备记录。我假装没有看出来,继续往下说了下去,“昨天我在上学路上发生了一件怪事。司机师傅停车说撞上了一个小女孩,可是我并没有看见,反而看到了一个小女孩进来驾驶座,撞死了司机师傅。”

    我尽量用最简洁的语言将昨天的事情叙述了一遍,我心知我说的句句属实,可是那个男警官却不这么想。

    男警脸上已经带着怒气了,“不要给我编故事!我不想听你说这些胡话。”

    “我没有编故事!”我瞪大着双眼对他说,双手紧紧握成拳状,想要证明自己说的都是真话。

    “好,就算这是真的,那和陈丽的死有什么关系?你的案件我不负责,你不必告诉我听。”男警降低了说话的音量,但语气还是十分严厉。

    “有很大关系。”我没理他接着说:“昨晚深夜,丽姐也就是陈丽,她突然发起疯来,不停地笑,一边笑还一边脱衣服。当时我们都慌了,我想起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就让同房的几个姐姐们把她弄晕。”

    “然后你就杀了她?”警官没等我说完就接了话,显然他心里是认为我是杀死丽姐的凶手。

    “我没有杀人。”我义正言辞地解释道,可是男警却不这么认为。

    “你没有杀人编这个故事做什么?”

    “我说了,我没有编故事,是你自己说会相信我的,你还要不要往下听?”我已经被“我是杀人犯”这个论调逼疯了,现在无论是谁对我说这句话,我都会变得烦躁起来。

    男警点点头,像是完全没有将我的无奈和怒火看在眼里,他架起了二郎腿换了个姿势看着我说道:“你继续说,我倒是想听听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们把丽姐弄晕就睡着了,丽姐死的时候我已经睡死了,而且我浑身都是新伤,根本没有力气捂死一个比我力气大这么多的活人。”我一口气向他解释着,我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满眼希冀的看着警官。

    可是男警听了我的话却意味不明地笑了,他看了我一眼才慢悠悠的说:“所以你就让同房的几个女犯先打晕了陈丽。”

    “我没有,我根本没有杀人的动机,我来这里之前根本不认识陈丽。”我反驳道。

    “你是因为涉嫌撞死一个出租车司机入的狱,据说那个出租车司机也和你素味平生。”男警不紧不慢地说。

    “我刚刚说过了,那个出租车司机不是我撞死的。”我攥着拳头说。

    “是一个小女孩撞死的。我知道,你说过了。但是陈丽不一样,我了解过,据狱管的证言,在你进来没多久你们两个就发生了矛盾。你刚刚说身上全是伤,想必就是陈丽打的,即便不是她打的,也是她指使同房的女犯打的。你因为这件事情怀恨在心,所以趁着全部人都睡了的时候捂死陈丽对不对!”男警质问道。

    “不是,陈丽不是我杀死的。她是自己捂死自己的,我猜她是鬼上身了,因为她捂死自己的红外套就是那个撞死司机的小女孩当时穿过的。我在牢房里听到过好几次小女孩的笑声,他就在里面,藏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我一定会把他找到的,证明给你们看。”

    男警摇了摇头,说:“我看你要不就是太过狡猾,见到我这样的老刑警都能镇定至若地编故事,要不然就是脑子坏了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世界上怎么会有鬼?我看八成是你心里有鬼。”

    “你才得了精神病!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生气地冲他吼道。

    男警无奈地看了我一眼打了个电话,“喂,这里有一个犯罪嫌疑人,我怀疑她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刘教授有空吗?麻烦他现在过来一趟。”

    “不用给我找医生,我没有病!你听到了吗?”我的脚被拷在铁凳上,只能不停地用手拍打着桌子。

    男警耸了一下肩说:“一般有病的人都说自己没有病。我现在怀疑你是精神病发作了所以才杀死了陈丽,等一下刘教授来了,你好好配合他的检查。”

    “你才精神病发作了!你怎么不相信我说的话,真的是有一个小女孩!”我努力辩解道。为什么偏偏就我有阴阳眼,要是全世界的人都能看见鬼,我也不至于要在这里一次次地解释自己看到的事情。

    那个小女孩就是针对着我来的,他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手,说不定他还会继续杀人,现在在我身边的所有人都会有危险。我突然担心起眼前的这个男警官和我同房的其他女犯,“警官,无论你相不相信我,我都要提醒你,在我身边很危险,随时都会莫名其妙的死去。我劝你还是离我远一点的好。我还希望可以自己住一间牢房,我不想害别人。”

    男警疑惑地说:“你又说自己没有杀人,又说在你身边很危险。我是警察,你已经被铐着了,难道还能隔空杀人不成?至于换牢房这件事等刘教授过来对你进行全面的评估之后,如果确定你真的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我们自然会安排你住在特殊的单人间,还会让你接受相应的治疗。”

    看来无论我怎么解释都没有用了,他已经认定了我就是患有精神疾病。现在丽姐已经惨死,在我身边已经有两个无辜的人死去,我不知道下一个是谁,但愿永远没有下一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