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5章 情绪低落

    审讯就这么不尴不尬的陷入了僵局,我和负责审问我的男警官大眼瞪小眼干坐在审讯室大概过了三个多小时,一旦进展都没有,面前的男警官说什么都没有办法相信我说的话,我看着他那幅油盐不进的模样也是实在无奈。

    我几乎是将所有的实情都说了出来,奈何那个男警官却依旧不相信我说的每一个字,满脸的不相信实在是不能再明显一点,我看他那样真真是又气又束手无策,只能毫无目的的坐在位子上,和他大眼瞪小眼。

    我的手指甲掐在掌心里,带来一阵阵的刺痛感,好在这一份痛感可以让我勉强维持清醒,从而压制住了想要对他一顿破口大骂的冲动。

    我的精神正在神游你,一个女警官忽然敲门走了进来,她意味不明的看了我一眼,随即伏在了男警官夫人身边悄悄地说了两句,我虽然离他们不太远,但是还是一点都听不到他们交谈的内容。

    只见那个男警官点了点头就起身走了出去,他走之前似乎还回头看了我一眼,还没等我弄明白他那一眼究竟是什么意思男警官就已经走了出去,只留了我一个人留在审讯室里。

    空荡荡的审讯室里安静而又压抑,我坐在位置上有些难耐,却还是不敢动弹半分,只能呆呆的坐在位置上等着。好在没等一会儿,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就推开门走了进来,他似乎是善意的对我笑了一下,随即就在我的对面坐下了。

    “今年多大了?”男人的神色看上去十分的轻松自在,连带着我的情绪也松懈了不少,听他的问题也不觉得有多反感,甚至还多了一丝不明来源的好感。

    “十八了。”我抬眼看了他一眼,轻飘飘的回了他一句,手指尖不自觉的在掌心里挠搔了几下也没有注意到。

    男人听我这样回答似乎是觉得相当满意,他的脸上一直保持着一种关怀的笑容,他几乎是没有思考一般就对我说:“别这样,我没有恶意的。我是市医院精神科的刘教授,辅修心理学。我这次来主要是想确定你真实的精神状态。”

    之前还残存的一丝好感随着他的这一句话立马就烟消云散了,说实话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有精神疾病,虽然我的这些经历或许大多数人可能都没有经历过,但是我自己明白,这一切绝对不是我臆想出来的,而是真实存在的。

    “我没有精神病,我已经和之前的那个警官说过了,为什么你们不相信我呢?”被冤枉已经让我的心情很难受了,现在还要一次次解释自己不是精神病患者,我的心就像是被洒了汽油的棉花堵住了一般,憋着憋着,只要一点就能着。

    那个医生显然从我的语气里听出了我内心的不满,他脸上的笑容又温柔了好几分,活脱脱一副笑面虎的模样,平白让我又对他生出几分厌恶感出来。

    “你先冷静,我只是来确定你的精神状态,我并没有说你就是精神病。刚刚那个警官也只是出于一个警察的考虑,他要顾全这么多人的安全,还有你的健康问题也是归他管的,万一你真的有什么差错,他是要负起责任的。所以还是请你积极配合我的调查好吗?”刘教授依旧维持着谦谦君子的状态,有条不紊地对我说着。

    奇迹般的,我本来还有些躁动的心情竟然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变得平静了下来,不愧是学过心理学的医科教授,我的心因为他的三两句话就恢复了常态,之前的焦躁和愤怒完全都消失不见了。

    “那你要怎么确定我的精神状态?要用仪器测测我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我虽然没有那么介意了,但还是觉得有些奇怪,挑了挑眉质疑的问道。

    刘教授被我的话逗笑了,他的眼睛笑成了两道弯弯的月亮,“不用,你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可以了。”

    他说的很轻松,连带着我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抬眼看向他:“那你问吧。”

    我从来也没有隐瞒过什么,就算换了一个人来问,我也是坦坦荡荡毫不畏惧,因此对于这个所谓的精神疾病专业医生我根本一点都不抵触,甚至还有些急切的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的名字。”医生拿出纸笔,收敛了几分脸上的笑意,换做一副认真的表情问着我。

    “安眉。”我见他这样也端正了态度,一本正经的开始回答问题。

    “你从来不认识死去的出租车司机?”刘医生手里握着笔在纸上画画写写的写了一些,又抬起头来问我。

    “不认识,我是第一次坐他的车。我平时也不怎么打车,那天是因为上学迟到了。”我说着这番话的时候不自觉的挺直了脊背,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可能就是单纯的觉得这样会让我说出口的话多几分可靠性。

    刘教授微微点了点头,没做评价,又继续问我说道:“在供述中你说你看到了一个小男孩,你说是他撞死了司机师傅?那你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小男孩吗?”

    对于刘教室问起那个小男孩我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估计之前那个男警官应该是将我所有的口供笔录都拿给他看过了。

    我虽然心里明白自己应该是第一次见他,但还是在记忆里仔细的搜索了一遍,确定自己真的没有见过他以后才确定的回答了刘教授一句:“是的,我是第一次见到他。”

    “那你之后有没有见过那个小男孩?”刘教授听了我的回答之后点了点头,脸上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只是停顿了几秒之后才语气轻松的又问了我一句。

    其实我一直在暗中留意着刘教授的状态,他的态度无疑会影响到我现在的状态,不过可能他发现了这一点,一直都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外漏,我自然也就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见过,丽姐死的那个晚上,我梦到他了。对了,我还听到了他的声音。”我盯着刘教授的眼睛如实将实情告诉了他。

    毫不意外的,我在刘教授的眼里看见了一闪而过的一丝复杂的情绪,但很快他就将那丝情绪隐藏了起来,紧接着问我说道:“除了小男孩,你有没有见过别的人?我指的是只有你看得见,别人看不见的人。”

    我没想到刘教授会这样问,一时间有些卡壳,,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犹豫了一下之后,我决定诚实地回答他:“刘教授,我看不见别人看不见的人,但是我能看见鬼。那个小男孩就是一个恶鬼。”

    我将“恶鬼”两个字咬的很重,好像这样就能够让他相信我说的话一般。

    这一次刘教授的表情终于有了破裂,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形成了三道深刻的印痕:“你再把案发经过重新复述一次,两个案件都要,越详细越好。”

    我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要求,但还是原原本本地又将两起案件的经过再次复述一次给了刘教授,他听完我说的话之后眉头锁的更紧了,一言不发的看了我一会儿,什么也没说,没一会儿就合上了文件夹走了出去。

    刘教授离开的很快,快得我都没来得及再向他多说两句话。审讯室里一时之间又只剩了我一个人,我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刚想低头抠玩一下手指,忽然听见了刘教授和男警官两个人站在审讯室门口对话的声音,他们的声音有些模糊,我于是站了起来,偷偷趴在门上侧耳听着。

    刘教授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中:“她的逻辑清晰,而且说的话没有前后矛盾的点。我又重新问了一遍当时发生的情景,她也能一五一十地重新复述出来。虽然细节部分有少许的缺失,大致都是一样的。一般说谎的人是经不住这样反复的询问,一定会露出马脚。当然,也有例外,若是她具有极强的反侦察能力。还有一个我们都不相信的可能性,就是她没有说谎。”

    我听了刘教授的话稍微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就只凭借刚才那么短的一段时间里的谈话他就已经记录了这么多,还没等我再多细想,就听到了男警官的声音。

    他听上去像是不相信刘教授的所言,爽朗的笑了笑才开口说道:“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我做刑侦这么多年,装神弄鬼的人我见多了,到最后被抓住的不还是人吗?要我说,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男警官看上去明显就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我想起之前他审问我时的模样顿时就觉得有些生气,可是我又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证明我的清白,真是愁的脑袋都变大了。

    刘教授大概沉默了两秒,有些犹豫的说:“可以带她到我们中心医院做一次详细的检查吗?她说的一些话总是让我不自觉地思考着,甚至带着一种莫名让人想要去相信的感觉。”

    “检查?”男警官显然没料到刘教授会这样说,疑惑地反问了一句。

    “对,我想用我们院里面最先进的仪器来测一测她到底有没有说谎。不瞒您说,我以前收治过一个患者,他在一次车祸变成植物人之后醒来就声称能够看到鬼魂。他的家里人以为他是因为车祸后遗症导致的精神问题,我也按照一般的臆想症给他进行治疗。”刘教授说着故作悬念的停顿了一下,让人听得心里发痒。

    “然后呢?”不仅是我,男警官显然也很想直接知道结果。

    没想到刘教授叹了一口气:“后来这名患者死了。他留下的遗书上写着他没病,那些鬼魂是真实存在的。他遇见过善良的鬼也见过恶鬼,不过他再也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眼光了。所以他自己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没想到刘教授口中的病人最后竟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不自觉的觉得有些唏嘘,一时间甚至忘了自己还在偷听,心情不自觉的就变得低落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