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6章 地域

    “那真是太可惜了。”男警的声音里也透露出了几分可惜。

    刘教授轻笑了一下,我虽然看不见他此刻的动作,但是却能想象出来他应该是缓缓的摇了摇头,“我有时反倒觉得他是幸运。至少他没有被关到精神疾病的医院里强制治疗。”

    男警官可能没想到刘教授是这样的一种态度,愣了一下,“这么说,刘教授也是认为世界上是存在鬼神的?”

    “世界之大,总有人类社会探寻不到的地方。如果世界上的事物都保持着质量守恒这一定律,那死去的人他的灵魂去了哪里?我们总是说大脑控制了人类的思维活动,但是我这些年一直在思考,构造相近的人脑是什么影响着他们不同的做法。如果是环境,那处在同一个环境里的人呢?又为什么会有不同的作为?这些都是我在那位患者死后一直思考的问题。”

    刘教授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段,我听到最后的时候都感觉大脑有些混沌了,不过也还是觉得他说的这些复杂的理论有很深刻的内涵,一时间对刘教授倒是产生了几分敬佩之情,毕竟在真实生活中能够思考的鬼魂论的人还是太少了。

    男警官尴尬地笑了一下,“刘教授,您说的这些太复杂了。不过我还是认为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我一定会找到证据证明陈丽是被人杀死的。至于您说的带安眉到中心医院检查这件事情,我会先和领导报告,看领导下一步的指示。”

    听警官这样说刘教授没有再强求,我听他们之后都在说一些其他的事情也就没有心思再继续听下去了,转而回到了座位上坐着。

    刘教授很快就离开了,他走后我被带到了一个单独的牢房里关押着,听说其他四个同房的女犯也被分别关押到了单人间里,避免我们几个人之间会发生串供的事情。

    空荡荡的牢房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抱着双腿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凉气丝丝缕缕的透过衣料和皮肤进入到我的血液之中,若是平时我一定会受不了,可是现在我却无暇顾及了。

    我不停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疑点重重,丽姐自己捂死了自己居然一点挣扎的声音都没有?就算我睡得比较熟没有听见她的动静的话,又怎么会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没听到?

    这件事情真真是越想越奇怪。

    我正漫无边际的乱想,牢房房门上的小窗口突然被打开了,一个看管员的脸出现在里面,冲我喊道:“放饭了。”

    说着看管人员就从小窗口递进来一个小餐盒,我之前因为满心都是丽姐的事情,早就把吃饭这件事情忘到了九霄云外,也没觉得肚子饿,现在听他这么一喊才察觉到自己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

    我急忙起身跑过去将饭端了过来,好在现在没有了其他四个人的欺负,我终于能吃到一顿饱饭了,进来这么久,被打还不说,东西也不能吃。好在腹中的阴胎一直在养护我的身体,之前没有在意,现在一看身上的伤也几乎好全了。

    我捧着饭盒坐到了墙角边,打开饭盒就准备开始吃。看着饭盒里简陋的咸菜和馒头,我此刻竟然觉得无比的飘香诱人,拿起馒头放在眼前看了好几眼,白白的面粉似乎还在散发着分外吸引人的气味,我听到了自己肚子里“咕噜”的叫了一声,低下头看着摸上肚子苦笑了一下。

    要不怎么说人要忆苦思甜,以前在家里吃饭我总是挑这个拣那个,看到那些大鱼大肉往往还要好一番挑选,现在到了看守所,没了挑拣的条件,看到馒头配咸菜竟然也觉得是人间美味。

    我没再多想,拿着馒头沾了点咸菜就大口咬了下去,刚一咬下去我的舌尖就感到一股腥甜的味道,我又细细的咀嚼了两下,那股腥甜的味道还是没有消散,甚至还越来越重。

    我把手中的馒头放到眼前仔细看着,这下定睛一看我才发现,那个被我咬了一口的馒头里面竟然全都是血,我又拿筷子在咸菜里面翻了几下,没想到咸菜里的酱汁也是殷红的人血。

    我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想都不敢多想直接一把馒头和饭盒丢到一边去,跑到门口疯狂地敲打铁门,放声大喊着:“来人啊!来人啊!快来人啊!”

    负责看管的女警走到牢房前,以为我是要惹事,凶狠而又不耐烦地问我:“叫什么叫!怎么了?”

    我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指着被丢到墙边的馒头和饭盒颤抖地说:“血,有血!”

    女警无奈地白了我一眼,还是拿出钥匙打开了铁门,走了进来问我:“哪里有血?”

    我不敢靠近,只能指了指血馒头对她说:“馒头里,还有咸菜里,都是血。”

    女警走到墙角弯腰把馒头捡起来,放在眼前仔细的看了看,再抬起头时生气地说:“哪里有血?觉得我好糊弄是不是?”

    “这明明就有,”我走到她的面前,看到她手上的馒头还有饭盒里面的咸菜,一时间有些傻眼了,馒头还是白色的馒头,咸菜也是普通的咸菜,没有血,连血丝都没有。

    我错愣地站在女警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明明刚才就看到了那些血丝,而且还尝到了那种味道,怎么可能是我弄错了呢?

    我无措的愣在了原地,女警看我这样更生气了,嫌弃地把馒头和饭盒递到我的手里,语气不善的对我说:“不想吃就别吃,别在这里装神弄鬼。要是真的有精神病就赶紧去精神病院,不要在这里祸害人。”说完,女警重重地关上了铁门离开了。

    我捧着馒头站在原地,心里满是委屈的情绪。低头看着满是尘土的馒头,眼泪不禁流了下来。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被我压在心底的情绪这一刻全部都冒了出来,我没有杀人,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种地方?白千赤你到底在哪里?怎么还不来救我。

    馒头和咸菜都沾染了不少尘土,加上我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情,干脆就放到了一边没有再吃。我回到刚才的地方继续抱膝坐着,任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下午,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负责看管的女警黑着脸打开了铁门,冷冷地说:“9588,出来。”

    我立刻站了起来,结果双腿因为长时间坐着有些发麻,缓了一会儿才走了过去。

    “去哪里?”我看着女警小声地问了一句。

    女警的语气还是很不好,冷冷的回答了我三个字:“市医院。”说完她就将沉重的脚链拷在了我的脚上,手上也拷上了手铐,之后又恶狠狠的对我说,“别想着耍滑头。”

    我见她这个态度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跟着她坐上了警车。

    警车行驶在马路上,我透过车窗看着路上来往的车辆和行人,第一次产生了对自由的渴望,可是冰冷的脚链拷和手铐却在无声的提醒我,这些东西对现在的我而言是多么难以达成的事情。

    我的心情变得低落了起来,垂头丧气的不再去看车外那繁华喧扰的城市。

    市中心医院正门人特别的多,为了不引起人群的注意,我们直接从侧门开进了医院,直奔市医院的精神科。

    精神科算是医院里比较特别的一科了,一般都是人们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方,我跟着女警他们走进去,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里面的病房有一部分和牢房差不多,有铁栏杆围着,还有一些床上就有铐住手脚的设备,这一切应该都是为了保护医护人员的安全,还有医院其他病人的安全。

    市中心医院的精神科就设立在门诊大楼最高的楼层,最偏僻的西角。一进到精神科,一种奇异的感觉立刻涌上了我的心头。

    别的科室都是人满为患,可是这里竟然就只有三三两两几个护士守着,她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透露着一种无尽的疲惫,脸上的黑眼圈让二十出头的小护士显得异常的苍老。

    我被女警带着往前走,有好几间病房都是紧紧地关着的,好不容易看到一间是敞开的,偷偷往里瞄一下,一个干枯的男人对我诡异地笑了一下,立刻朝我扑了过来。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那个男人嘴里叫嚣的话语。

    “妖孽!祸害人间的妖孽,死而复生的妖孽。”干枯的男人愤怒地望着我,狰狞的表情仿佛要上前将我撕烂一般,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眨眼间竟然忘记了要移动,就这么呆在了原地。

    好在站在我前面的女警迅速做出了反应,一把将我推到另一边,抬腿就是一脚,弯下腰后抬手就是一个过肩摔,一连贯的动作毫不拖泥带水。

    干枯的男人被她打倒在地,他看上去很是痛苦,整个身子蜷缩成一团,缓慢而又剧烈的开始抽搐了起来,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没有停歇口中队伍的诅咒。

    “你会不得好死的,我看到你的未来了,你的未来将会是无止境的痛苦!永生永世!”干枯的男人颤抖地指着我说。

    若是常人肯定对他的话不做反应,可是我现在听他这样说,不知道为何竟然生出了几分异样的感觉,就好像他的话是确实而又真实一般。

    我的身体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小心翼翼地问:“你看到了什么?”

    干枯的男人脸上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皮,他冲着我扯着皮僵硬地笑了一下,缓缓地开了口:“地狱。”

    就是如此没有分量的两个字,却像是一记重锤一般打在了我的心上,我看着他已经没有了人形的模样,心里“咯噔”了一下。

    地狱,他真的看到了地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