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7章 长舌鬼

    我的心突然揪痛了起来,永生永世的痛苦,说的是什么?是我和白千赤,还是只有我自己?

    无数的疑问在我的脑中回荡,我刚想开口再仔细的询问一句,可是他已经闭上了眼睛,我的身边还有之前的女警,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再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

    医生步履匆匆地赶了过来,拿着一支针筒给干枯的男人注射了药剂,才停止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闹剧。

    在场所有的人,除了我以外应该都认为这不过是一个精神病人的胡言乱语,只有我知道实情并不是这样。

    女警把我带到了走廊的最里面,门口的上面写着“精神内科”四个大字。女警在我前面推开门,我们刚一走进去就看到刘教授已经坐在主治医师的位置上等着我了。

    他看到我之后脸上露出了礼貌的笑容,热情地对我打着招呼,“来,坐这里。”

    我望了望女警,得到了她的点头示意才走到凳子旁坐了下去,而她则是站在了我的身边。

    刘教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礼貌的问了一句:“秦警官,我能请您先出去一下吗?”

    原来她姓秦。一路过来,她一直板着那张脸,我们总共说的话也不到五句,我一直连她姓什么都没敢问。

    秦警官听刘教室这么说显然是一怔,看了我一眼奇怪的问他,“为什么?作为犯罪嫌疑人的负责人,我有必要对她负责。”

    刘教授脸上的表情都不带变化的,依然还是那样一副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的模样:“放心,我只是想要更详细地了解患者的情况,您在场还是有点点不太方便。”

    我一直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不仅仅是因为现在这个局面没有我能够开口的余地,也因为我从见刘教授第一眼起,就觉得这个人很奇怪,总是给我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觉得他一定知道一些我并不知道的内情,可是具体究竟是些什么我又完全不清楚。

    秦警官没再说话,瞥了我一眼就走了出去,轻轻地带上了门。

    秦警官离开后,刘教授没再说话,而是站起来把我带到了一间隔间里。隔间里面的灯光特别的昏暗,四面墙上都挂着奇怪的油画,房间里还点着熏香。

    刘教授让我躺在一张长椅上,和我说闭上双眼。

    熏香的味道让我的心很快就变得宁静了起来,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道:“现在你比起了双眼,你回到了那天晚上,你被同房的女犯人打了,然后你做了什么。”

    刘教授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缥缈,我的大脑似乎变得有些跟不上思考的速度了,虽然觉得他现在的行为有些奇怪,但还是什么反驳的话都没能说出来。

    我的身体渐渐进入了休眠的状态,只有嘴巴和耳朵还在使用。我跟着刘教授的话走到了当晚的情景下,眼前仿佛出现了被打之后的我,我一个人躺在墙角,瑟瑟发抖地抱着自己。

    “我在睡觉。”我听见自己这样回答着。

    刘教授的音调放得更缓了,就像是一曲悠扬的大提琴曲:“睡觉?那之后呢?你看到了什么。”

    眼前的情景突然一闪而过,许多的画面糅杂在一起,我看不太清楚,等到再次停止的时候我看见了赤.裸着身体的丽姐在发疯地跳舞狂笑。

    “丽姐疯了,我们上去制止了丽姐。”

    “再之后呢?你还看到了什么?”刘教授听到我这样回答似乎很满意,立刻又逼问着我。

    我的脑里像是被人放进了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哒哒哒”的声音不停地在我耳边响起。

    突然,声音停住了。耳边只剩下一片寂静。

    我猛然回过身,看到穿红色衣服的小女孩对着我笑,他说:“姐姐,你看她疯了。”

    我顺着小女孩的目光回望过去,原本沉睡的丽姐手上突然多出了一件红色的外套,她用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头,整个手的青筋都凸了出来。整个画面十分的诡异,我看到丽姐的头不断地挣扎,手却用力地按在自己的脸上,她的双脚却丝毫没有动过,就像是已经断了一样,不受她生理本能的控制。

    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过的逼真,我吓得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冲着她就大声的喊了起来。

    “丽姐不要!不要啊!”我不停地喊着。

    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带上了几分疑惑问我,“不要什么?说,不要什么?”

    突然一阵刺痛从手心传到大脑,我整个人一惊,立刻就从回忆中醒了过来,满头大汗地望着刘教授。

    刘教授见我醒了有些失望,但还是焦急地问我:“你都看到什么了?”

    我说:“我看到了一个小女孩,还有丽姐,丽姐自己捂死了自己。”

    刘教授听我这样说摇了摇头,随即在笔记本上记了一些东西,说:“我本来想通过催眠确定你潜意识里是不是有第二人格,但是你每次和我对话都很清醒,而且你看到了那个小女孩。如果是全知型人格分.裂,通过催眠应该是能感受得到才对。”

    刘教授的语气听上去像是有些失望,我倒是不知道这些什么第二人格之类的东西,但是我知道自己一直以来从来都没有说过谎话。

    “刘教授,我很肯定我不是人格分.裂,您就不要在这方面浪费时间了。”我无奈地说。

    忽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刘教授走了出去,我躺在躺椅上突然听到了一阵玻璃碎掉的声响。

    那一阵玻璃碎掉的声音很脆,就像是在我耳边响起的一般。

    我好奇的走出隔间看了看,可是诊室里面已经空无一人,正对着大门的窗户的玻璃碎了一大块。

    刘教授呢?我觉得有些奇怪,目光停留在那块碎了的玻璃上的时候,一个可怕的想法突然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不好!

    我连忙往窗外看去,刘教授已经从三十楼摔了下去,直直地落在窗户正下方的草坪上,脑袋破了很大一个口子,从我的角度清晰地看到他的脑浆流了一地。

    “嘭。”秦警官推门而入用手枪指着我说:“举起手来。”

    我惊愕地看着她,缓缓地举起了双手。

    很快我又被带回了看守所去,审问我的还是之前的严警官。我照实告诉他事情发生的经过,他就是一口咬定我是杀人凶手。好在诊室里面有监控摄像头证明刘教授是自己跳下去的。严警官把那段视频放给我看了一眼,虽然是一瞬间,但是我清楚地看到刘教授望了一眼监控摄像头嘴里喃喃地说了四个字“红衣小女孩”。

    回到牢房里我一直在想,“红衣小女孩”到底是在说什么?是红衣小女孩杀了他?还是他看到了红衣小女孩?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我身边的陌生人已经死了三个。还会不会有第四个?

    刘教授死后,我突然感到看管人员对我的刻意疏远,就连吃的东西都是用木棍挂着递给我的,仿佛我身上有一种致死的传染病毒只要轻轻碰到就会无药可治一般。不过这样也好,起码有一段时间不会有人烦我了。丽姐的案件警方也没有头绪,出租车司机的死他们也找不到直接证据证明我就是杀人凶手,当时在街上找到的几个目击证人也因为证词的千户矛盾最后被判定无效。

    他们的死都是莫名其妙的,就是这样的莫名其妙让我感到无比的恐惧。我回想起在医院见到的那个男人,他说的话,“死而复生的妖孽。”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自私,为了复生而遭受到的报应?

    深夜,看守所里死一般的寂静。

    我靠在墙角边沉沉睡了过去,忽然我听到了一阵水滴声,“滴、滴、滴......”睡前我明明记得我已经把水龙头关好了,为什么又响了起来?我不耐烦地翻了一个身,掩住耳朵继续睡了起来。

    “呼......”一阵阴风拂过我的耳朵,我揉了揉耳朵再次翻了一个身。白天实在是折腾了太久了,我一点力气也没有,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突然,我的脸上似乎被滴了一滴冷水。就是在那一霎那,我睁开了双眼,天花板上倒挂着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她的头发大概有三四米长,从天花板一直垂到地面上。天太黑了,她的头发遮住了她大半张脸,我隐约只能看到她长长的舌头不停地往下滴落着口水,一滴、一滴、一滴......

    我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紧闭着双眼,心里不停地默念着:喃无阿弥陀佛,喃无阿弥陀佛,我初来驾到什么都不知道,要索命千万别来找我。

    这时,一张冰冷的手掌覆在我的脸上,源源不断的冷风往我的耳边吹着,我整个身子控制不住地颤栗着,微微地张开了双眼。一张惨白的女人脸离我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她的眼珠子向外突着就像即将要落地的样子,舌头长长地坠在胸前。

    我突然觉得屁股下面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地板上全是血,遍布着整间牢房。我连忙站了起来,害怕地望着那个女鬼。

    女鬼手上沾满了鲜血,用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咯咯”地笑了两声,说:“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想什么样?”我一边说着牙齿一边打着颤。

    女鬼突然把脸凑到我的面前双眼直勾勾滴看着我说:“臭丫头,你是不是想陪我一起死?我正愁黄泉路上没人陪我!”

    “臭丫头”三个字一出来,我就立刻反应过来了,这个长舌头的女鬼就是丽姐。她既然已经死了,不去投胎重新做人,又回来做什么?

    我连忙向后挪了几步,紧张地问:“你要做什么?你不是我杀死的!冤有头债有主,谁杀了你,你就该去找谁!你不要来找我!我告诉你,鬼要是杀了活人是要下地狱的,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丽姐慢慢地飘到我面前幽幽地说:“我知道我不是被你杀死的,我是被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小女孩捂死的。”

    “那你还不去找那个小女孩报仇,找我做什么?”我整个身子都紧紧地贴在墙上,尽量把身子离他远远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