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8章 劳动改造

    丽姐对我的问题没有丝毫反应,反而是不着痕迹的向我的方向又靠近了不少,我的被已经紧紧的贴在了墙上,没有一点能够逃脱开的余地。

    “我知道你有阴阳眼,那个小女孩就是跟着你来的,要不是你,我会死吗?”丽姐用她枯竹般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恶狠狠地在我耳边说着,她每说一句话手上的力气就好像大了一分,将我喉管中的空气尽数逼了出来。

    我的胸口像是被抽干了空气一般往里挤压着,手脚开始不自觉地挣扎着,我用尽了力气才费劲的地从嘴里挤出了几句话来:“不是我,我不认识他,你放开我,我死了你有什么好处!”

    丽姐不屑地撇了撇嘴,看上去似乎是对我的话很不认同,但还是将手甩开了,她的嘴角微微上扬,扯出了一个骇人的笑容:“没什么好处,只是我活着的时候有那么多跟班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死了才觉得有些无聊了,就想着要不就拉你下水陪着我吧。”

    丽姐的语气听上去格外认真,我虽然竭力克制了,但面上还是不小心露出胆怯的神色,丽姐鄙夷的朝我笑了一下,才用她那凸出的双眼瞪着我,“活人都不讲道理,我死了为什么要讲道理?一切只要我高兴就行。”

    这番话说的我是一点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犹豫了好一会儿我才鼓起勇气,仰着头对丽姐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丽姐用手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脸,语气里满含轻蔑的笑意:“我要你,帮我报仇!”她的眼里渗透出嗜血的欲.望,每一个动作都仿佛在告诫我,她随时都有可能会要了我的命。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愿意就这样轻易的答应丽姐,毕竟我和她也不过是这一两天的交情,无论是那个红衣小女孩还是她,这几天的遭遇都已经让我很烦心了。

    “帮你报仇?我已经被关在看守所里出不去,就算我有阴阳眼,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我可以做什么?”我直视着丽姐的双眼,想要将她的气势压下去。

    其实从丽姐的言语中我也能够感受到,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子罢了,若是我表现的稍微强势一点,她是不会有百分百的信心对我下手的。

    白千赤一直不来找我,要是我一直表现得瑟瑟缩缩、软弱的模样,还没等小女孩对我动手,丽姐可能就会先一步弄死我,我绝对不能让这种可能发生。

    丽姐见我一直不肯松口,脸上浮现出了怒意,她一把抓过我的头发将我给提了起来,头皮连带着头皮被牵扯起来,我顿时就疼得龇牙咧嘴。

    “小丫头片子,活着的时候你就呛我,死了你还是这个臭德行。我告诉你,丽姐这些年社会不是白混的,你不行可以试试!要是你不帮我报仇,我就索了你的命。”

    说着她突然话锋一转,用手指了指我的肚子,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不怀好意的笑着:“你这肚子里怀着的,是阴胎吧?”

    我忘了自己怀中的阴胎是能够被这些鬼看出来的,当下一惊,立刻用手将肚子捂得严严实实的,警惕的看着她。

    “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我肚子里的阴胎不是你能动的,若是你之后真的有了什么三长两短,可不要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我的目光紧紧锁在丽姐的脸上,想要看出在她的威胁背后究竟是真心威胁还是只不过是一场试探。

    丽姐一边“啧啧啧”地砸吧砸吧了嘴,一边摇了摇头,轻笑了一声之后对我说:“小丫头,就算你背后有再厉害的人物护着你,他能护得了你一世?要是真的这样,你就不会可怜兮兮地一个人呆在这里受我的威胁了。我这样刚死的鬼都看得出你这一胎不简单,保不住那一天就会有其他人对你动手。”

    说着丽姐就附身到我的面前,她靠近我轻轻地摸了一下我的肚子,这种触感实在算不上舒服,我不停地颤抖着,紧握的拳头做好了随时反抗的准备。

    丽姐的嘴角一直微微地上扬,不怀好意地望着我说:“你要是愿意帮我,我看在我们曾经在一件牢房里的情分上或许不会对你动手,若是你不肯帮我,你和你肚子里的阴胎都等着被我弄死吧!”

    说到最后的时候丽姐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凶狠二字来描述了,我看着她只觉得心惊胆战。

    我尽量保持冷静,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妥协一般的开口问她:“那你要我怎么帮你,若是我力所能及,可以考虑。”

    丽姐一听我这样说再一次脸带怒火地掐住了我的脖子,她的脸凑到了我的耳边,对着我的耳蜗一字一句地说:“你帮,还是不帮?”

    她的手紧紧的掐在我的脖子上,脖子里一点空气也进不来,我拼命的张大嘴呼气,却只是徒劳,只能勉强从嘴里挤出几个字:“你先说。”

    丽姐见我如此倔强更是生气了,直接狠狠地甩了我一嘴巴,说:“死丫头,嘴硬是不是,要不要我现在就把你带走,我们在黄泉路上也好做一个伴。”、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到有一阵阴风吹向丽姐,她长长的头发被风吹得四散而起,突出的双眼渗出了血泪,两行红色遍布在脸上看着十分的可怖,张着血盆大口露着可怖的獠牙就向我扑了过来。

    我被吓得直接闭上了眼睛,双手捂住脸,鸵鸟一般的缩在墙边。

    “等等!你不是要我帮你报仇吗?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闭着双眼尖叫着,这一刻我感觉到自己距离死亡真的不过一步之遥,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想要活下去的勇气。

    果然,我刚说完,那阵阴风就停了下来。

    我放下手,看着面前似笑非笑的丽姐,实在是不想再和她纠缠下去,直接问:“你想要我怎么做?”

    丽姐见我直接问了也不再墨迹,痛快的回答了我:“我要你在我头七那天给我烧七斤七两的纸钱。”

    我稍微想了一下,皱着眉头对她说:“你头七那天我根本出不去,怎么给你烧七斤七两的纸钱。难道你没有家人吗?去找他们不行吗?烧纸钱这种事情,家里人应该是不会拒绝的吧?”

    我说的时候没有在意,没想到刚一说完就看到丽姐脸上的表情忽然停住了,她看上去似是有些沮丧,故作不在意的说:“我没有家人。我小时候是被孤儿院养大的,十多岁跟了一个混蛋之后就开始混社会了。”

    虽然丽姐已经竭力表现的毫不在意了,但我还是能够感受到她心里的难过,一想到自己刚才竟然就这样揭了她的伤疤,顿时感觉有些不自在。

    没想到平时一副要吃人模样的丽姐也有软弱的时候,我不好意思地说了句:“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丽姐撇过脸,冷冷地说:“记住你答应我的事。”说完她就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我的眼前,没有提及刚才的家人的事情。

    丽姐虽然消失了,但我的心情却没有随着她的离开而有所好转,相反我倒是更加发愁了。

    我靠在冰冷的墙边烦恼着,抬头看着四周冰冷的环境,心下有些凄然,我要是能赶紧出狱也就不用怕丽姐的威胁了,毕竟像她这样刚死的鬼除了对死去的地方有些许印象,其他事情估计都会变得模糊不清。

    可是现在别说是出狱了,我连这个小小的牢房都出不去,白天的时候严警官说我现在涉嫌的是蓄意谋杀案,即便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我是凶手,但如果没有充分的证据证实我没杀人,那我就还是要一直呆在看守所里。

    漆黑的夜里,空气里全是寂静无声的空气,我的脑袋埋在腿间,就这样睡了一夜。

    次日一大早,没有审讯传唤的我和看守所里的其他犯人一起被带到了一个类似加工车间的地方,我和之前的几个同房的女犯又被聚集在一起,她们看到我的时候似是有些畏惧,眼神匆匆从我的身上扫过。

    加工车间是看守所的看管犯们每天必须要完成的劳动,也就是民间说的“劳动改造”。劳动改造的内容非常的简单,也就是做一些手工塑料花什么的十分容易上手,听她们说男犯人会做一些更辛苦的劳动,但是她们也不是很清楚,因为男的看管犯是被带到另外一个车间里的。

    劳动改造的时候可以说是看管犯在看守所里面唯一打发时间的消遣了,大家围在同一张工作台前制作塑料花,还可以聊聊天。

    我一边做着手上的活儿一边听她们说自己的情况,经过一个上午的劳动改造后,我基本了解了之前同房的几个女犯人的情况。

    年纪最大的那个叫做王琴曾经是丽姐手下的,和她一起做过皮肉生意,后来丽姐去做了贩毒生意,她则去做了妈妈桑。不过据说她们两个是同一时间被抓进来的,具体因为什么她怎么说都不肯透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