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0章 难道你不怕被连累吗?

    我没想到当时除了我她们几个竟然都看到了丽姐死前的景象,而且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不仅没有救丽姐还奇迹般的统一选择了隐瞒她们所看到的事情。

    “既然你们都看到了,为什么都不说?”我还是想不明白,疑惑的看了她们一眼。

    她们四个全都沉默着不说话,过了大概有近五分钟,王琴才再次开了口:“我们说丽姐是被一个红衣小男孩捂死的,你觉得警官们会相信吗?且不说哪里来的小男孩,就说一个八九岁不到的小男孩要怎么捂死一个成年女性,而且丽姐还是一个练家子的。你觉得这种话说出去会有人信吗?要不就是以为我们几个都疯了,要不就会以合伙谋杀的罪名把我们告了。这两个结果看起来都不怎么样,还不如闭嘴不谈。”

    王琴说的没错,鬼神之说本来就没有多少人会相信,而且我们几个都是有“前科”的人,就算再杀一次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就算如此,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死去的丽姐随时都可能会回来索我们五个的命。虽然她说的是要我帮她报仇,但是从今天晚上的“血水事件”来看,她似乎对其他四个见死不救的狱友也是怀恨在心,王琴很有可能就是她第一个警告的对象。

    这样想着我索性一通把丽姐回来要我给她烧纸钱的事情告诉了她们四个,听完之后刘清表现得最激动,愤愤不平地说:“陈丽她死有余辜,还想要报仇?想要别人给她烧纸钱!安眉,你不要帮她,让她永生永世都做孤魂野鬼。”

    我没想到她们竟然会是这样一个反应,立刻就面露难色了,我犹豫了片刻才说:“可是我已经答应她了,不帮她好像做人有点不诚信,而且她威胁我,如果我不帮她的话很快她就要来索我的命了。”

    何海华听我这样说也觉得害怕了,她怯懦的看了我们好几眼,颤颤巍巍地说:“她不会也来索我们的命吧?”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但是在场的其他几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不少,纷纷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何海华见没有人回答她,脑袋一转就面向了我,她一把抓过我的手,妥协一般的向我急促的说着:“安小妹,就烧点纸钱,你就帮帮她吧!我们几个虽然都是杀了人在这里等死的,但是也可能会判个无期或者判个十几年的,好死不如赖活着,我还是不想这么早就死去。我这一生活着够憋屈了,差点被人玷污了不说,最后还落得一个杀人犯的名号,要是最后还被恶鬼勾了魂,那我这一生到底是为了什么活着!”

    说到最后何海华的情绪已经几乎崩溃了,我看着她几近疯狂的神色内心生出几分同情,可是我现在连自己的事情都还拎不清,又怎么能帮忙解决她的事情呢?

    站在一旁的鲍维苦笑了几下,她的嘴角向下撇着,一脸苦相对着我们说:“我都没杀人,可是还要被关在这里,之前本来还一直想着能翻盘。这下好了,居然还又来了一个恶鬼索命的丽姐,你们说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说完她抬手抹去了眼角冒出来的几滴泪水,虽然鲍维没有过多的言语,但是我却能体会到这份表面下隐藏的心酸。牢狱生活我只体会了这么一两天就已经颇有些受不了了,我实在是难以想象她们在这里是如何呆了这么久。

    何海华和鲍维都是一脸苦相,我犹豫的看着她们,嘴唇嗫嚅了好几下也没能开口说出什么,好在王琴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站了出来冷静地对她们说:“不管丽姐以前做了多少恶事,总归都是她生前犯下的错,现在她死了,我们也就不要和死人计较这些东西了,我们好歹相识一场,烧点纸钱还是能够的。而且,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不想继续活下去的吧?”

    她们两个人红着眼睛齐齐点了点头,只有刘清没有反应,一直模着一张脸,我们把目光齐齐都投到了她的身上,但她却好像没有注意到我们的视线一般,依旧无动于衷。

    刘清一直黑着脸不说话,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她究竟是个怎么意思,王琴撞了一下她的身子,看着她问道:“你呢?”

    我们四个人都等着刘清表态,她脸上的表情这才有了几分变化,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的说了句:“烧吧烧吧!反正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但怎么得我也不能为难了你们,陪我一起得罪她。”

    说实话之前看她的那个强硬态度,我还是有些尴尬的,毕竟一方面我不想失信于丽姐,可是另一方面我又不想让自己在她们之中不好做。

    现在刘清松了口无疑是对我来说最好的解决办法,我高兴地抱了抱刘清,亲热的对她说:“刘阿姨,你人最好啦!你这样的人,下一辈子一定能投胎到一个好人家,过上好日子的。”

    许是我的态度也感染了刘清,她直接就是被我逗笑了,慈爱的抬起手,揉了揉我的头发说:“你这个小女孩真是讨人疼,我不相信他们说你是杀人犯,我想你一定是有什么苦衷吧?”

    我没想到她会提到这件事,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了下来,情绪也跟着一起低落了下来。刘清看见我的反应顿时有些心慌,手足无措的在我的背上拍了拍,什么话也没说。

    我的一颗心彻底沉了下来,但是又不想她们为我多担心什么,勉强在脸上扯出一个笑容向她们解释说:“那个司机师傅不是我撞死的,是那个红衣小男孩。在我身边的人,似乎都会被红衣男孩盯上,我怕你们……”

    沉默,牢房里突然死一般的寂静。

    这是我第一次将红衣男孩和我可能存在的联系说了出来,主要原因还是其实在心底我对她们还是心存几分愧疚的,毕竟如果没有我她们很有可能一辈子都遇不上这种事情。

    “哈哈……”在一阵漫长的沉默之后,刘清突然笑着开了口,打破了这份沉寂,:“不就是一个小鬼嘛!能有什么的,反正我这条贱命早就不想要了,他要就给他算了。”

    可即便她这样说,其他三个人还是沉默着没有说话,我也摸不清她们的想法,只好对着刘清笑了笑,感谢她能够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化解了我的尴尬。

    王琴看了一眼,没有在继续下去这个花头而是直接开口岔开了话题,说:“安眉,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丽姐头七那天我们都不可能出去,要怎么给她烧纸钱呢?”

    我思考了一下说:“我要想让我妈帮我,但是我联系不到她,她也一直不来看我,再过几天就是丽姐的头七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王琴沉默了一下,看上去应该是在想办法,过了片刻之后对我们说:“我有办法。”而后她就站了起来,还没等我们几个反应过来冲着铁门外就大喊:“来人啊,快来个人啊!”

    不一会儿一个女狱警就黑着脸走了过来,不耐烦地冲着我们大声叫喊道:“大半夜的还不睡!叫什么叫,是不是想跑操?”

    王琴谄媚地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转换之快让我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玉手镯递给女狱警小声地说:“警官,能麻烦您一件事吗?”

    女狱警警惕地望了望两边,结过了玉镯子又仔细地看了看,说:“有什么时?说吧。”

    “警官,我想请您帮忙联系一下安眉的亲人,这小丫头刚来,不习惯,想家人。您看她还这么小,就帮帮她?”王琴央求道。

    我站了起来可怜巴巴地望着狱警说:“警官姐姐,我真的很想家,很想我的妈妈,求求你了。”

    女狱警瞥了我一眼,说:“就这一次,下不为例。还有,不许告诉别人。”

    “是是是,我们知道。”王琴连忙答应道。

    女狱警走后,我看着王琴犹豫了很久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王琴黑着脸说:“帮你?我是在帮我自己。把丽姐的亡魂安抚好,可以保住我的命。然后你和你妈妈见面,让她赶紧找个律师把你保出去,离我们远远的,也是在保我自己的命。我是为了什么做皮肉生意?就是为了好好活着。我还想有朝一日能够出去看看外面的太阳,不想被你这样的倒霉丫头连累死。”

    鲍维抱住了我,对着王琴吼道:“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安眉她也不想的,你何必这么针对她?”

    王琴轻笑着说:“你又何必说我?难道你不怕被她连累?”她指了指何海华,问:“你说,你怕不怕?”

    何海华看了我一眼犹豫地点了点头。

    没有人不惧怕死亡,哪怕是这一个早就被死亡笼罩着的杀人犯聚集的牢房,里面的每一个人都还抱着对生的渴望,这就是人类最初始的本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