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1章 心底的委屈

    其实我一直心里都清楚,人心总是比深夜的寒风还要更凉一些,就算是有血缘关系的人都很难不生嫌隙,更何况是我们这种算得上是素昧平生的几个人。

    牢房里四个女犯,但是也只有刘清一个愿意靠近我,虽然能够理解但我还是难免有几分失落。丽姐死了之后,牢房里只剩了四张床,正好她们一人一床,没有我的份。

    话题就此终结,刘清她们看夜深了,一个个都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准备睡觉,只留下我一个人呆在原地。我看她们全都躺上床了,也不好再开口说些什么,沉默着坐在地板上。

    她们浅浅的呼吸声传进我的耳中,我将一直埋在腿间的头抬了起来,透过淡淡的夜色朝她们几个看了一眼,在夜色中我的视线变得模糊极了,只能看到一个大概模糊的轮廓。

    浓重的孤单感在心底不断的扩大增加,我垂下眼眸,下巴抵在膝盖上,骨头相碰的坚.硬干似乎能够让我受伤的心能变得柔软一些一般。深深的疲惫感从心底蔓延开来,我小心的轻声叹了一口气,叹息声在漆黑的夜里增添了几分凄凉的色彩。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直到被凉风吹醒的时候我迷迷蒙蒙的睁开眼睛,这才知道自己原来在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

    抬脸一看,原来是到了下半夜,冷风正源源不断地从高处的小窗子里吹进来,直直的吹在我的身上,吹得我瑟瑟发抖。

    我抬手在自己的胳膊上摩挲了两下,稍微摩擦了两下终于有些丝丝暖意。这下一冻醒我也没了再继续睡觉的心思了,睁着眼睛看着前方,虽然我的视线里什么东西都看不清楚。

    在我没注意的时机里,刘清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爬了起来,她轻手轻脚的下床走到我身边,凑到我耳边小声地说:“安眉,你上来和我一起睡吧,夜里这么冷你受不住的,咱们一起挤挤还能暖和些。”

    “谢谢,我……”我没想到刘清竟然会主动邀请我,除了感激之外我什么其他的情绪都没有了,嗫嚅了许久都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刘清应该是看出了我的感谢,她宽厚的大手在我的脑袋上轻轻按抚了两下,示意我不用多说什么,直接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一起躺到了床上。

    我和刘清两个人挤在不到一米的铁床上,实在是有些拥挤,特别是硬梆梆的木板床一直硌着我还没好全的伤处,每一次微微翻身都会有刺痛的感觉,实在说不上是多么好的体验。

    但是不论怎么说被窝里总是比地板要暖和得多,加上身边还有刘清这么一个大活人在,我更是感受到了来这里之后在没感受过的暖意,很快就安心睡了过去。

    睡梦中,迷迷糊糊的我感觉到好像有人掐着我的耳朵,我闭着眼睛摆了摆手,可是那个骚扰我的对象却似乎并没有想要就此罢休。

    我听到有一个声音对着我的耳朵凶巴巴的说:“小丫头,你到底有没有帮我找人给我烧纸钱!”

    我几乎是一秒之内就被吓得睁开了眼睛,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丽姐!

    一睁开眼我就看见脸色煞白的丽姐倒挂在我面前,长长的舌头翻转过来挡住了她半张脸,看上去可怖而又吓人。

    我下意识的转头朝旁边看了一眼,身边的刘清早已不知去向,旁边床也是空无一人,整个牢房里只有我和丽姐两个。

    这个发现让我变得慌张了起来,我不敢再继续躺着,连忙坐了起来,紧张地问丽姐:“她们都去哪了?怎么都不见了?”

    丽姐的身子像是橡胶玩具一样360°地做了个翻转,扭曲的程度令普通人看了都忍不住咋舌。丽姐没有注意我不安的神色,诡异地冲我笑了一下,“她们?她们已经死了,就剩你自己一个人。如果你不帮我,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了。”

    死了?我有些不相信丽姐口中说的话,明明我睡之前她们四个还好好的,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说死就死,而且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骗谁呢?她们四个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死了!你把她们藏到哪里去了,快点告诉我!”我着急地冲丽姐喊道,有几分不安也有几分气愤。

    丽姐对我的问题置若不顾,她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什么,带着一股神秘莫测的感觉,让人看着心里不自觉的生出几分胆战心惊的意味来。

    只见丽姐慢慢地飘到另外一个床边,她伸出枯树枝一般的手,一把掀开了上面的被子,我的呼吸顿时就顿住了。

    一滩殷红色的血立刻映入我的眼帘,血的红色在月光的映衬下异常地刺眼,猩红而又刺眼,像是一把把闪着寒光的刀子刺入我的心尖。

    我之前还不相信丽姐真的将她们杀了,可是现在事实摆在我眼前,叫我不相信也难。我感觉自己大脑里的那根紧绷着的弦立刻就断了。

    “你为什么要杀了她们?说!”我害怕地质问道,音量不自觉的提高了不少,尖锐的声音在牢房里不断的回荡。

    丽姐“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她的视线在我的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眼中带着玩味的笑意。她缓缓回到我的面前,用她长长的指甲划过我脸上的皮肤,指甲划过的瞬间,我的耳边传来了细碎的摩擦声。

    听觉和触觉的双重刺激叫我在心中生出了浓重的寒意,我拼了命才能勉强克制住自己不去颤抖,我控制着自己不冲上去给理解一个拳头的冲动。

    丽姐冷漠的看着我,发出了一声不屑的鄙夷:“为什么?这个世界从来不讲道理。我想要她们死,她们就应该来陪我一起死。”

    丽姐的语气听上去是那样的不可一世,真叫人生气。

    我厌恶地啐了她一脸口水,我做出这个动作之前根本就没有多想,可是没想到丽姐的脸上随即冒起了白烟,还不断发出“滋滋滋”的沸腾声,我见了她这样也愣住了。

    丽姐尖叫着捂住她的脸,沸腾的声音却没有就此停下来,我的笔尖仿佛传来了几分烧焦的气味。丽姐看上去也是一副苦不堪言的模样,但还是维持着凶神恶煞的冲着我嚷嚷着:“我告诉你,要是你不给我烧纸钱,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说完,丽姐就一溜烟消失了,连给我说话的时间都没有留。

    伴随着丽姐的消失,我眼前的景象随即蒙上了一层白雾,我看着眼前雾蒙蒙的一切颇有些手足无措,只好站在原地静静等待。好在等候的时间没有多长,待白雾散去之后,我再次睁开眼,入眼就看见同房的四个女犯还好好地躺在床上,发出熟睡的呼噜声。

    我听着她们沉睡的气息声,偶尔还有几句睡梦中的呓语,只能听到嗫嚅的声音,内容倒是一点都听不清楚。

    我挤在窄小的铁床上,从腹腔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就此落了下来,还好她们都没有事,还好。

    心情放松下来之后我才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感,眼睛刚一合上就沉入到了睡梦之中。

    次日一早,我刚一睡醒就被狱管带走了,临走之前刘清还担忧的看了我好几眼,我给她留了一个抚慰的眼神才跟着狱管走了出去。

    一路上虽然好奇,但我还是忍住了没有问出口,只是一只在心里暗暗想着究竟是要去见谁。

    进了会面室之后我才知道,原来竟是我妈妈来看我了。刚一见到妈妈的脸,一直被我压在心底的委屈和害怕就统统全都一股脑地涌上心头,顾不得手上还拷着手铐,立马往妈妈身上扑了过去,眼泪鼻涕全都流了出来也一点都顾不上。

    我妈看我这样也满是心疼,温暖的手掌一直在我的背后不停的安抚着,我窝在妈妈的怀里,肆意的发泄自己的情绪。

    “眉眉,别哭了,乖,妈妈这不是来了吗?”妈妈抱着我,用手轻轻地拍抚着我的背,听着她温柔的声音,我的情绪渐渐也有所缓和,从我妈的怀里出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怎么只有你,白千赤呢?”我看了眼妈妈身后,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白千赤,朝思暮想的人没有出现,我的心里不由地失落了起来。

    我低下头看着手腕上冰凉的手铐,眼泪再次一股脑的充满眼眶,我都被冤枉成杀人犯,成天关在这样一个暗不见天日的地方了,甚至还被丽姐的冤魂骚扰着,他却还不来救我,甚至连看看我都没有来。

    妈妈看出了我的失落,轻轻地拍了拍我的手安慰说:“小白他现在没有空,他去忙关于活死人的事情了。小白都告诉我了,之前你们两个骗我去郊游其实是为了调查活死人的事情。关于活死人,你爷爷还没死的时候我也听说过一些,这种邪物留在世界上总归是祸害,你们两个能有心去做这件事情,妈妈很替你们两个骄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