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2章 监狱闹鬼

    即便听我妈这样替白千赤解释我还是有些不能释怀,红着眼睛问我妈:“难道就忙到连一点点时间都没有了吗?他难道不知道这几天我在这里过得有多辛苦吗?”我越说越觉得委屈,本就通红的眼睛也变得更加红了。

    妈妈见我这样也是于心不忍,一伸手将我抱在了怀中,和我一起低声哭了起来。不知道哭了有多久,我妈抹了抹脸上的眼泪,也将我脸颊上的泪水全部都擦干净,满眼心疼的看着我。

    “眉眉,妈妈知道你辛苦,也知道你这些日子一定不好受。在这种地方,肯定是是比不得家里的,说不定还会有人欺负你,妈妈也很伤心,很想赶紧把你弄出来。只是现在时机不对,小白要先把他手头上的事情解决好,他才能回来解决你的事情。你一定要以大局为重,如果活死人事件在这样继续大面积地爆发,整个城市甚至是整个国家亦或是整个人类社会都会受到威胁。妈妈小时候是怎么教育你的还记得吗?作为一个人,首先要明白我们是生活在一个大集体里的,绝对不能自私自利,因为自己而耽误了整个集体。现在,有人蓄意破坏整个人类社会的和平稳定,我们不能只顾着自己,而罔顾其他人的安全。”

    说到最后的时候我妈脸上的神色已经相当严肃了,我沉默的低下头了,轻咬住下嘴唇,些微的刺痛感让我稍微清醒了一些。

    妈妈说的这些道理我又何尝不懂,我又怎么会不懂得活死人事件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的危害将会是毁灭性的,但是我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的高尚情操早就被未知的恐惧打败了,我现在只希望可以早日离开这个鬼地方,早日摆脱丽姐的纠缠。

    那些集体、社会、国家的和平稳定,我现在只想把它们全部都抛之脑后毫不理睬。

    “妈妈你说的我都懂,我就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没能想出恰当的措辞,干脆放弃了,“算了,我在这里面也不会出什么大事的,再等他几天好了。”

    妈妈听我这样说显然是松了一口气,欣慰地对我笑了一下,温柔的对我说:“你能这么想最好了,等你出去的时候,妈妈一定多做点你爱吃的菜补偿你。”

    我只是点了点头,对于这件事不想再发表任何看法。到底是我自私还是妈妈根本不能切身体会到我的恐惧与无助,这些在现在看来都不重要了,反正白千赤还在忙着活死人的事情,根本分.身乏术,我只能靠自己。

    丽姐的脸仿佛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松懈的精神立刻就紧绷了起来,我紧张的抓住了我妈的手,看了一下四周,压低了声音对我妈说:“妈妈,你帮我件事吧?”

    “什么事?你说,妈妈一定尽量去做。”妈妈见我这样小心翼翼的说话,也情不自禁的压低了声音,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我稍微捋了一下思绪才开口:“我刚进看守所的第一晚,和我同房的一个大姐大,叫做丽姐的,死了。”

    “死了?”妈妈惊讶地张大嘴巴看着我,“怎么死的?还是在你去的那天晚上,怎么会这么巧?”

    我妈的反应和我预想中差不多,我呼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杂乱心情继续往下说:“丽姐是被撞死司机师傅的那个红衣女孩捂死的。”

    妈妈更加惊讶了,抬手捂住了因为过度震惊而大张的嘴巴,双眼瞪得大大的等着我继续往下说。

    我努力压下心下的不适感,想要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更加平静一点:“丽姐因为枉死,所以找到了我的头上,非得要我帮她报仇。她让我在她头七的那天给她烧七斤七两的纸钱。她还说了,要是我不帮她,她就要拉着我一起死,让我去黄泉路上陪他。明天晚上就是她的头七了,我出不去,妈妈你能帮我吗?”

    我妈可能是没想到我竟然在牢房里还免不了被女鬼骚扰,颇有些气愤,拉过我的手在我的手背上拍了拍:“妈妈当然会帮你,放心。妈妈一定会把事情给你办好,保证那个女鬼不会再来骚扰你了。不就是七斤七两纸钱嘛!多大的事,妈妈这就去给你准备。”

    “嗯,谢谢妈妈。”我感激地看着妈妈说。果然在关键时候还是自己的亲人最管用,只有亲人才会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抛弃你,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对此我真的有了切实的感受。

    我妈怜爱的将我散落下来的头发挽到了耳后,忽然她的眼神一变,拍了一下脑门,“你说我这记性!看到你之前还一直说要记着和你说,结果现在差点就给忘记了。”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我妈,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安静的等待着她的下文。

    “眉眉,你听我说。小白可能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他嘱咐我说一定要让你好好戴着他给你的那个玉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

    我闻言从怀中掏出那个玉坠,上面的血色似乎比一开始要更重了些,看上去竟好像平添了几分妖艳,我将玉坠紧紧的握在手心里,玉坠好像被我的体温浸润的稍微暖了一些。

    我把玉坠重新放回到胸口,“妈,放心吧。我一定会时时刻刻戴着它的。”

    妈妈握着我的手又叮嘱了好几句,最后在狱管的催促下才依依不舍地和我分开了。

    见完妈妈后,女警没有送我回牢房,而是把我带到了车间去接受劳动改造。才刚进车间,我就感觉到有一股奇异的阴冷涌上我的脑门,相似而又诡异的感觉。果不其然,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我的十点钟方向立刻穿来一声尖叫。我抬头望去,殷红的鲜血犹如喷泉般涌上天花板,就像一朵朵妖冶的彼岸花般在屋顶盛开着。

    那鲜血喷泉的发出者竟然是刘清,我的视线刚一转过去就被吓得呆在了原地。刘清的脖子被一把锋利的小刀划破了大动脉,她整个人倒在地上,全身沾满了鲜血,虚弱地看着围观的人群。

    刘清的瞳孔在眼眶里无力的转动,刚好对上了我的视线,苍白的嘴唇嗫嚅了好几下。

    “安眉,安眉……”她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到了我的耳中。

    “我在,我在这里,你要说什么?”我压抑着心中的恐惧和悲伤,连忙跑到了她的身边,伏着身子靠近刘清身边。

    刘清虚弱地呼吸划过我的耳畔,在她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我清楚地听到了三个字。

    “地狱见。”

    这三个字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雳,让我呆在了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想法才好。我惊愕地不知所措,女警一把将我推到一边去,抱起刘清就走。

    我有些发懵,地狱?为什么刘清会在死之前对我说这样的话,她又是被谁杀死的?是丽姐、红衣女孩?还是藏在我身边的其他人?

    这些疑问在我的脑海中不停的翻转着,简直要把我折磨到发疯,可是任凭我怎么去想都想不出一个究竟。

    下午,整个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都被带到了一片空地上,开所谓的“车间突发情况报告会”。

    一个秃顶的老男人坐在最中间,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的话,我也没有多大兴趣听。大致也就听明白了一点,就是调查认为刘清是在劳动改造的时候失手自己把小刀捅到大动脉导致失血过多死亡的。

    只有我和同房的其他三个人都清楚,事情没那么简单,这里面一定有非人的力量在作祟,只是在这样的场合下根本就没有我们开口的机会,我们默契的统一选择了沉默。

    回到牢房,我因为心情不高没有说话,走到我平常常待的那个小角落里,习惯性的抱住了自己。

    王琴第一个对我提出不满,她一脸怒气地退推了我一下,凶狠的对我说:“刘清我们这里面对你最好的一个,和你又最亲近,现在她死了,你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我能说什么?她出事的时候我才刚刚到车间里!又不是我杀死她的。”我不明白王琴这个怒气从何而来,当时我到的时候刘琴已经受伤躺在地上了,我根本就没有看到她受伤的过程,又怎么知道她到底是为什么会死。

    王琴厌恶地瞥了我一眼,胸前环抱着双手对我说道:“不是你杀的,难道你就能脱掉关系?要不是你这个害人精来了我们这里,丽姐会死吗?刘清会死吗?”她指了指鲍维,“下一个说不定是你。”她又指了指何海华,“还有你!”

    王琴的语气很凶,不仅是我,就连何海华和鲍维也被王琴突如其来的一指吓到了,连忙退后了两步小声地说:“不会吧?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鬼怎么会来找我呢?而且,我和……也不熟,我们没说过几句话的。”说着她不自在的瞟了我一眼,轻轻地挪了两步,离我更远了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