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3章 指甲滴血

    鲍维轻笑了两声说:“天降大祸,躲也躲不掉的。”说完,她就走到床上蒙住被子睡了起来。

    一间原本住了五个人的牢房,在我来了之后接连着死了两个人。很快,我身上有冤魂附身的传闻就陆陆续续传开来了,就连平时嘴上说不怕鬼神的狱警们也故意和我保持距离。除非是劳动改造的时候,不然其他时候没有一个人愿意靠近我,在牢房里,其他三个女犯也是对我唯恐避之不及,除了鲍维偶尔会和我搭搭话,其他时候我就像是透明人一样被大家无视了。

    丽姐头七这天牢房里沉浸着一种莫名压抑的气氛,从午夜十分开始整个牢房里的女犯人都表现得几位怪异。

    先是一直和我不对付的王琴突然坐到我身边和我敞开心扉说心里话。王琴告诉我,她和丽姐是因为两个人年轻的时候合伙谋杀了一个男人,拿了他的钱,后来东窗事发才进来的。王琴提到当年的往事的时候,眼里还流露出无尽的悲伤,语气低沉地说:“当年,我也是喜欢过男人的,可惜他看不起我是出来卖的,而且和陈丽也牵扯不清。陈丽从来都清楚她的人生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她根本不懂爱。当她知道那个男人有很多钱的时候,就怂恿我绑架他。我当时不知道怎么的,就想歪了,同意了这个提议。最后我们俩拿了赎金还是把那个男人杀了。呵,我竟然亲手捅死了自己这辈子最喜欢的男人。”

    王琴的年龄和我妈差不多,我没想到她会推心置腹地和我说这么多。杀了自己爱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或许她一辈子都会活在懊悔和对自己的怨恨中。

    到了约莫凌晨一两点的时候,鲍维突然从床上蹦了下来,拍打着牢房里的铁门喊道:“快来人,我要坦白!我要坦白!是我杀了我的爸爸和我的后妈!”她歇斯底里地喊着说:“我看不惯他可以幸福地生活而我妈妈却在和他离婚之后抑郁自杀了!我不仅杀了他们,我还把我刚出生没多久的妹妹丢到了山上喂山上的野兽了!”说着她就用头开始疯狂地撞墙,同牢房里的其他两个人像是看不到一样置若罔闻,直到鲍维撞得额头凹了一大块进去,狱管才把她带走。在原本就污秽不堪的墙面上留下了一大摊血迹。

    “你们为什么不去拉她?”我质问道。

    王琴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说:“死了就死了,早晚的问题。”

    等我望向何海华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她整张脸都变得异常的扭曲,像是有什么人在故意提着她脸上的肉,两边的眼角以一种奇怪的角度望上吊着,嘴巴一张一开地发出牙齿碰撞的声音。

    她面对着我,发出了一阵尖锐刺耳的笑声,随后幽幽地说:“在这里的人全部都逃不掉。”

    “你不是何海华,你是丽姐!”

    “我是谁重要吗?”从何海华身体里传出了不属于她的声音。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办了,为什么你还要对她们动手?”我不满道。

    “我答应过你给我烧纸钱,我就不会动你。但是她们,我可没有答应过。”

    “她们好歹也和你认识了这么久,你又何必这样对她们。你就放过她们几个吧!”我央求道。

    何海华扭曲的脸上发出了一声冷笑,“我死了,当然要有人陪着,她们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姐妹,她们就应该陪着我去死!”她的话才刚说完,躺在床上的王琴突然坐了起来,冲我慈祥地微笑了一下。没错,就是那一种上了年纪的人,看破尘世的那种和蔼而又慈祥的微笑。她今天对我说的那些话,难道是在忏悔?难道她知道丽姐今晚会回来索了她们的命?她不会是想要自杀吧?

    王琴脱掉身上的衣服,用力地把它扯成一条条的布条结在一起。我慌乱地摇晃着她的肩膀着急地说:“王琴姐,你可不要做傻事啊!”她就像是着了魔一般,丝毫不理会我的叫喊,哪怕我用手去抢她手上的布条,她都死死地攥着不放手。

    被丽姐上身的何海华笑着望着这一切,整个牢房里陷入了死亡的笼罩。我疯狂地拍打着铁门,不停地叫喊着:“快来人,救命啊!快来人啊!王琴要自杀,要死人了。”

    没有任何的回应,走廊里不断回荡着我的哭喊声,就是没有丝毫的回应,整个看守所的人就像是死绝了一般,只剩下我们这一间牢房还有“活着”的人。

    “没有用的。”何海华脸上的笑容越发扭曲了起来,“她们通通都要跟着我死。”她指了指我,说:“你会比我们的下场更加凄惨。”说完,何海华就两眼一闭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另一边已经把绳子挂在了上铺的铁栏杆上,将头伸到绳子里的王琴身上发出“咔嚓”清脆的一声响,脑袋就这么180°地向后折了回去,眼里、鼻子里、耳朵里、嘴里都源源不断地往外流着鲜血,瞪大着双眼看着我。

    我转过身,大口地喘着气,更加用力地敲打着牢房里的铁门。直到我喉咙都已经喊哑了,手也敲出了血,狱管才揉着朦胧的双眼向这边走来。

    狱管从外面探头往里看了一眼,随后惊慌地把铁门打开,中间因为太过慌乱还把钥匙弄掉了两次,才顺利地打开铁门。

    何海华的死相还好一些,也就是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些,双眼瞪大得像金鱼一般。王琴的死相就够渗人的,整个头折到后面不说,还七窍流血,她洁白的身体上全都是她斑斑的血迹。狱管在铁门外没看真切,也就看到里面出了事,打开门后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吓晕了过去。

    我急忙地跑到值班室去找人,到了值班室的时候,她们还在玩着手机说着八卦,看到我冲了过去还讶异了一把,听到我说死人了,才着急地跟着我跑了过去。

    王琴和何海华的尸体运走之后,加上昨晚被带走抢救的鲍维也不幸去世了,一共三个人全都在丽姐头七这一天惨死。

    丽姐昨晚说的话还一直刻在我的心里,我的下场会比她们更惨。那我的下场到底会是什么?原本以为解开了关于我阴婚的秘密我未来的人生会变得明了起来,没想到我其实连真正的秘密是什么还没有看清楚。到底我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难道做了这个千岁小娘娘之后,不是我想的那样,我和白千赤两个在阴间幸福而又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吗?

    或许世界上本就不存在着什么童话故事,幸福的结局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只是在事情尚未明了之前,我还是愿意相信我和白千赤的未来是光明的,我和他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在同房的两个人离奇死亡后我又被带去问了一次话,我原原本本地把丽姐还魂的事情都告诉了警察。警察说什么也不肯相信我说的话,一口咬定就是我杀死的王琴和何海华。直到尸检报告出来,何海华是死于心脏骤停,鉴于她没有既往病死,判断为惊吓过度心脏导致血液供给不足心脏骤停。而王琴是死于失血过多,她脖子的断裂被鉴定为是被类似于猛兽的生物一击弄断的,很明显这绝对不是人为可以做到的事情。最终警察不得不接受了是丽姐索命这一个说法,但是为了避免扩大不必要的影响最后一致宣称是她们两个因为个人矛盾引起的斗殴导致两个人双双死亡。

    这件事算是给整个看守所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警官们都私下讨论着平时自己对死刑犯们的态度,会不会惹得死刑犯死了之后回来索命。一时间,看守所人心惶惶,就连平时劳动改造和我们分到一组的人,现在说什么也不肯和我同一组,说是怕被冤魂索命。这件事看守所的狱警也是知道内情的,他们也担心丽姐会顺带把我还有我身边的其他犯人一同带走,最后经过上层的讨论,决定把我单独收押而且不用参与劳动改造。

    至此,我又开始了每天一个人在牢房里发呆等饭的生活。

    深夜,一张冰冷的手覆在我的脸上,我因为这刺骨的寒冷瞬间清醒了起来。丽姐双眼冒火地看着我,长长的手指甲不断地往地下滴着鲜红的血滴。

    “嗒嗒嗒”丽姐手上鲜血滴落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异常的清晰。

    我害怕地望着眼里渗着血光的丽姐问:“你又来这里做什么?我妈已经答应我给你烧纸钱了,你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了,难道还不够吗?你以为真的没有人可以制服你吗?”

    丽姐“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一只手不费吹灰之力地就将我提了起来,轻蔑地说道:“制服我?就凭你?”说着就一把我甩到另一边墙上,狠狠地撞到墙上发出一声闷响。头和墙壁相撞的一瞬间,我的眼前瞬间冒出了无数的白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