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4章 凶狠的小孩

    我晕乎乎地望着脸色惨白的丽姐,她一点点向我靠近,用长长的指甲轻轻地划过我脖子上的大动脉,幽幽地说:“你是不是想和她们四个一样陪我死。”

    “我不想,我想好好活着!”我仰着头对她说。

    “啪”的一声响,她给了我一个耳光,怒视道:“既然不想为什么不好好和你妈说!”

    我用手捂着火烧火辣的脸,说道:“我已经照你说的话,让我妈妈在你头七的晚上给你烧七斤七两的纸钱了。你不就是这么说的吗?”

    丽姐被我呛得更生气了,一只手掐着我的脖子将我提到了半空中,我的身子因为失去了支撑点双脚不断地蹦着,胡乱在空中踢来踢去。

    “你没有说清楚这些纸钱是要烧给我的吗?”丽姐睁大着她渗血的双眼对我说。

    “咳咳咳......”我被她掐着喘不过气,咳了几声道:“我说了,就是烧给你的,陈丽!”

    她掐住我脖子的手更加用力了些,死憋着脸说道:“你妈妈在十字路口烧的纸钱都被那些小鬼抢走了,我一点也没抢到!你说那些纸钱是烧给我的,我一分也没得到算什么!”

    我内心窃喜了一下,本来我也不想给她烧纸钱,她把同房的四个女犯都杀死了之后我更加不愿意给她烧纸钱,甚至和死去的刘清有一模一样的想法,像她陈丽这样的人就应该早点死掉,免得祸害人间。不过黑白无常他们在忙什么,为什么任由陈丽的1鬼魂在人间飘荡胡作非为?

    就在我想着入迷的时候,丽姐突然用手狠狠地把我的头往墙上撞了一下,我依稀感觉到脑袋里的液体晃了好几下才平复下来。

    “你答应我的事情根本没办到!”丽姐生气地对我怒吼,张着她长着长长獠牙的嘴对着我,长长舌头不断地往地上滴着哈喇子。

    我使出了身上最大的力气狠狠地踢了丽姐一脚,又趁她不注意啐了她一口口水。丽姐躲闪不及,那口水正好溅到她的手上。她慌忙地一撒手,我整个人从半空中摔到了地上,屁股和地面来了一个结实的亲密接触。

    “好呀你,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胆子肥了是不是?一次二次的往我身上啐口水!”

    我站了起来,用一种强硬的态度对丽姐说:“我要是不这样做,刚刚不就是被你掐死了!我告诉你陈丽,我妈妈答应给你烧纸钱就是看在我的份上,担心我会被你伤害。我根本不想让她给你烧纸钱,刘清说的没错,你这种人就该早点死,活该你做一个孤魂野鬼!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像你这样的人,就算再怎么可怜我都不会怜惜你的!恶心。我妈妈肯给你烧纸钱就不错了,你对我不是很凶狠吗?还有死去的那四个你口中的好姐妹,你不是一直很厉害吗?怎么路边几个小鬼你都抢不过?”

    丽姐被我这一段话刺到心里去了,一张煞白的鬼脸抽了又抽,“我要是报不了仇,我就连你一起杀了,你就可以和我们一起了。”

    “你想做什么?”我害怕地往墙角挪着。

    丽姐的手指甲迅速变长了起来,头发也以一种可见的速度变长。她的头发就像是活了一般,在她身后不停地摆动着,拍打着。那触手一般的长发拍击到铁门上,铁门立刻凹下了一个大洞,发出一声巨响。

    我似乎听到了高跟鞋匆匆跑来的声音,那声音到这里不远处就停下了,随后传来了两个人的窃窃私语。

    “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是有鬼?”

    “有鬼?你是说索命的陈丽?”

    “前面住着的就是陈丽之前住的牢房里唯一活下来的安眉。”

    “发出动静的就是那一间,那......”说话的人声音颤抖了起来,“那我们还还......还要不要去?”

    “别去了,要是真的闹鬼,我们去了能做什么?难道要去送死?”

    另一个声音的主人沉默了很久,下定决心似的说:“走吧。”

    高跟鞋撞击地板的声音越来越小,预示着她们离我越来越远了,最后的希望都已经没了。我在心里自嘲了一下自己,这也怪不得那些狱警,谁不是贪生怕死之徒,就算是我遇到了这样的情况,面对一个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囚犯,的确犯不上为了他的安危去送死。

    求生,是世间所有生物的本能。

    丽姐的嘴角缓缓地上扬,靠近我讽刺地说道:“是不是以为自己有救了?心里有没有一种刚刚感到希望又变得绝望的感觉?”

    是啊,绝望,的确是够绝望的。我最寄予希望的白千赤为了所谓的天下大义把我弃之于不顾,让我独自一人面对这里穷凶恶极的囚犯们。而且我还面临着一个神秘的红衣男孩和丽姐随时的生命威胁。

    不如就这样放弃吧,死了也不过是再走一次黄泉路罢了。我又不是没走过,第二次一定驾轻就熟。

    我仰着头对她说:“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让我死了算了,省得你总是想要我帮你报仇,总是威胁我!不就是死吗?你以为我没有死过吗?黄泉路我也走过,孟婆和阎王我都已经见过一次了。‘死’不过就是一个字,脖子一拧一咽气的事情,有什么好怕的。”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大动脉,“来来来,往这里割,就像杀死刘清一样,动手啊!”

    “你别以为我不敢,再杀你一个不算多。”丽姐锋利的指甲已经嵌到我的肉里,我清楚地感觉到脖子上有液体缓缓地流下来。

    “那你动手吧。” 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丽姐苍白的脸上,此刻恐惧对于我而言已经不再是支配我大脑的唯一情绪,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结束这样无尽头的纠缠。

    千年女尸、活死人、红衣男孩、丽姐,每一个事件的发生都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每一件事发生之后总是会连累我身边的亲人朋友甚至是无辜的人,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如果我的死亡可以结束这些事情,那就让我死了算了。哪怕万劫不复,哪怕前方是深渊,我再也不想看到身边的人一个个因为我而受到伤害,就让我死去,作为这些悲剧的结局吧。

    丽姐的手越发的用力,关节的摩擦发出了“咔咔”的声响。

    脖子上的刺痛已经开始麻木了,丽姐的脸很快就在我眼前变得模糊,我眼前竟然浮现了白千赤微笑的脸。他说了什么?我听不清楚,似乎是让我自己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我们的孩子,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对不起,我等不到了,我真的很累。短短一个星期不到,在我身边死了六个人。我每次一想起她们死前的景象我就不自觉地发冷汗,我真的不想这么活着了,没日没夜被随时会死的恐惧包围着。

    说好的保护我呢?白千赤,你去保护你的天下众生了,我需要保护的时候你到底在哪?没关系,我现在就要死了,再也不需要你的保护了。

    丽姐脸上露出奇怪的微笑,得意地说:“我们阴间见!”说完她的手使出了最大的力气,死死地钳住我的脖子,我有种脖子就要被她生生拧断的感觉。

    再见了,美好的人间。

    就在我闭上双眼等待死亡的时候,丽姐的手忽然放松了。

    莫伊痕手持长剑架在丽姐脖子上,冷冷说道:“放手。”

    丽姐的身子对着我,脑袋“咯咯咯”地发出诡异的响动一百八十度向后转去面对着莫伊痕。我看不到丽姐的表情,只听见她用尖锐的声音回道:“哪来的小毛孩,想要在老娘手下英雄救美?”说完,丽姐整个身子犹如橡皮一般整个向下弯曲,绕过了莫伊痕的长剑,她的手依然掐着我的脖子不放手,连带着我一起闪到了莫伊痕身后。她张着长长的獠牙,獠牙上还粘着血痕,冲着莫伊痕脖子就要咬下去。

    这时,莫伊痕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了一个小孩子,额头上长着两个小犄角。当我看清小孩的脸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天开车撞死司机和捂死丽姐的红衣小男孩。今天的他脸上少了几分当时的天真多了几分戾气,面无表情地望着丽姐。

    丽姐看见小男孩的脸,很快就认出了他,原本直指莫伊痕的血盆大口立刻转换了目标,扑向了小孩。

    小孩丝毫不被丽姐狰狞的表情而惊吓,只见他嘴里吐出了一股黑烟,那黑烟瞬间化作了无数只蜈蚣往丽姐身上爬。

    “啊......”丽姐被无数只蜈蚣包围起来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她的手将我紧紧钳住用力一甩,我立刻被她甩到身前,无数的蜈蚣像是着了魔一般,疯狂地往我身上扑。

    “莫伊痕你这个疯子,你不是来救我的吗?”我大喊着。

    莫伊痕站在一边双手抱胸悠然自得的样子说:“千岁小娘娘,我可不是来救你的。我只是恰好路过,至于要不要救你还是主要看我的心情。现在本王心情不是特别好,所以不太想动手。不过小娘娘您怎么落得这么一个下场?被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女鬼索命?”他摇着头“啧啧啧”地嘲讽了我一下,望着我继续说:“您的千岁爷呢?他不是无所不能吗?是不是他已经看上别的女人了。我就说嘛,你这样的女人,像白千赤这样见过世面的怎么会死心塌地。”

    “你闭嘴!”我不停地躲着蜈蚣冲着他怒吼。

    丽姐躲开了蜈蚣群的包围悬在半空中指着莫伊痕的脸说道:“你身边的那个小鬼!我今天会让他给我赔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