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5章 报恩?有趣!

    丽姐说的若有其事,莫伊痕显然是没把注意力放到她身上,这一下猛地听她这么一说,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还是十足十的那种嘲笑。

    我同情的看了一眼丽姐,心里也为她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而感到心惊。以莫伊痕这种身份,他见过的鬼恐怕比我看过的人还要多得多,估计像丽姐这样不知死活的还是第一次见到,第一次有鬼对他说要让他身边的手下赔命。

    哦,这么说似乎也不对,白千赤似乎也说过这样的话,但是白千赤从来不对他的手下动手,多数时候都会碍于面子彼此放过。眼前这个女鬼算是一个特例,连他莫伊痕是谁都不知道,就敢这样大言不惭。

    丽姐的挑衅看上去是勾起了莫伊痕的兴趣,他靠在墙边悠闲地翘起了腿,抬起眼皮慵懒的指着小女孩说:“你想让她赔命?可以啊,你可以试试看。”

    丽姐对于莫伊痕这样的态度很是不满,可惜蜈蚣群还挡在我们俩的面前,即便她悬在半空中依然阻止不了大批的蜈蚣群从墙上往她身上掉落。

    我根本顾不得他们三个之间的恩怨,凭着本能不停地挣扎着。那些泛着血光的蜈蚣见我挣扎得厉害越发疯狂地向我扑过来。我几乎就要大声喊叫出来,这时我胸前的玉坠突然闪了一下红光,这阵红光虽然不算耀眼,却似乎带着无边的法力,向我扑来的蜈蚣纷纷像是受了惊般连连退去,顿时就只剩了我自己,身边连一只蜈蚣都看不见。

    第两百八十二章

    莫伊痕望了我胸前的玉坠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丽姐忽然扣住了我的脖子,生气道:“我看你也不是真的想要救她,没事就赶紧滚,不要碍老娘的事。等老娘解决了和这个死丫头之间的私人恩怨再去找你报仇!”

    莫伊痕对丽姐的话语毫无反应,他支着下巴看着丽姐,依旧是一副玩味的表情。

    “哦,报仇啊?你现在就可以报,如果你做得到的话。至于救人……”莫伊痕玩味地笑了一下,将目光转向了我说:“小娘娘,你求我一下说不定我能看在你是白千赤的女人的份上把你救下来,你可就省的被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女鬼给弄死了。”

    被丽姐牢牢控制住的我内心矛盾了起来,明明在这之前我早就做好了干脆就这样一死了之的打算,但是莫伊痕的突然出现却给了我生的希望,我没有任何悬念的开始犹豫了起来。

    看着面前的莫伊痕我有些怨念,为什么此刻给予我生的希望的偏偏是莫伊痕而不是白千赤,莫伊痕是白千赤的死对头,我要是求他,白千赤知道了会不会生气?这种猜测的结果我不敢随意的去想,也是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自己心中清楚。

    面对近在咫尺的死亡和就在眼前的帮手,我的态度一下子就软弱了,考虑了许久最后还是做了决定,我提着微弱的对他说:“莫伊痕,救我,快救我。我不想死!”

    莫伊痕听我这样说心情好了不少,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一副得意的小表情:“没想到我莫伊痕也有被白千赤的女人求的一天,有趣有趣!”

    说完他甚至鼓了鼓掌,看上去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开心。

    “你们在说什么废话!要滚的赶紧滚。”丽姐没有察觉到莫伊痕的危险,还以为我们不过是在她面前演戏,恶狠狠的瞪了我们好几眼。

    她黑发开始摆动捆成了一条长长的鞭子,刷的一下甩到莫伊痕面前,竟是想要暗中偷袭他。

    莫伊痕脸上没有丝毫的涟漪,神色镇定到我都有些为他担心。就在那鞭子快要甩到他的身上时,在他身后的小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了他的面前。

    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就感觉到忽然整间牢房都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笼罩住,小孩的脸突然从中间往两边裂开,粘稠的血液连着皮肉在脑袋上耷拉着,小孩的牙齿露在外面唾液垂垂地往下滴落。

    她如猛兽一般张开了血盆大口,狠狠地撕咬着丽姐的长发,之前还嚣张的不行的黑色长发在她的嘴里全都失去了活力,看上去不过就是一滩黑色的枯草一般。

    不少头发都被她给咬断了,可是小女孩却没有就此停下来,只见她的嘴猛地一闭,直接向后一扯,丽姐的长发连着她的头皮在在一瞬之间被撕裂开来,迸发出散发着腐臭味的脓血。

    “啊!”丽姐疼得发出了非人的嘶吼,立马伸出锋利的指甲往小孩肚子里狠狠地一掏,扯出了一手的肠子连带着黑色的血液“吧嗒吧嗒”地往下流,空气里弥漫着复杂的腥臭气味。

    小女孩被丽姐这一击刺激到了,双眼涌上了血光,头上的小犄角猛地长成了类似牛角一样的大对角,她朝旁边把嘴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洒脱的擦了一下嘴角,弯着腰冲上前对着丽姐小腹就是一撞。

    只见她的对角刺入了丽姐的小腹之中,立刻就渗出了斑斑的脓血。小孩又用力一顶往上一锹顺势一甩,丽姐的身子由于惯性“嘣”的一声巨响摔到了墙边,沿着墙面落到了地上,她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胸口不断上下起伏着,虚弱的喘.息着。

    莫伊痕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犹如是君临天下的君王一般,气势逼人。

    “现在还想要本王滚吗?”莫伊痕冷冷地说。

    丽姐眼里全是难掩的愤恨,她猛然一起身,狠狠地将小孩甩到一边,冲着莫伊痕的身子就是一口咬下。

    “莫伊痕,小心!”我担心地一声叫喊。

    莫伊痕丝毫不为所动,只见丽姐的牙齿刚刚触碰到他的身子,又立刻反弹了回来。丽姐的脸上升起了一种奇怪的表情,随后她的牙齿在一秒之内碎成了粉末。面目狰狞的丽姐失去了牙齿之后在我看来犹如一个可怜的老妇人一般。

    我没想到莫伊痕竟然这么厉害,害的我刚才还为他担心了片刻,看起来丽姐是根本就伤不到他的。

    “怎么?不再来一口?”莫伊痕戏谑地笑着说,很享受的看着已经没了模样的丽姐。

    丽姐恼羞成怒想要说着什么,可是张了张嘴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正当她要再次发起攻击的时候,莫伊痕拿起长剑,剑指丽姐的胸口,他的手腕缓缓向前一送,轻轻地往里一刺。

    刹那间,我看见丽姐胸前的伤口燃起了火光,在星星点点的火光下,丽姐很快就被火蛇吞没,丽姐发出刺耳的哭喊声,每一声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撕心裂肺,我在一旁听起来好像都能体会到她此刻的痛苦。

    待丽姐的哭喊声停止的时候,丽姐早就化作灰烬消失在黑夜中,没了踪影,牢房里终于恢复了平静。

    这时我才发现原本站在莫伊痕身后的小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只小兽,正在用舌头不停地舔舐着肚子上的伤口,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怜。

    “你没事吧?”我走到小兽身边亲切地抚摸着他的毛发。他肚子破开了一个极大的口子,里面的肠子也被撕扯出了一大半,看上去着实是让人心疼。

    “哟,没想到我们的千岁小娘娘还是很有爱心的嘛。”莫伊痕双手抱胸半开玩笑地对我说。

    我瞪了一眼莫伊痕说:“你带来的小鬼成了这样,你还有心思和我说笑?你有没有人性?”

    莫伊痕好笑地回答我:“人性?我是鬼啊,小娘娘。”

    “那你治不治?”我没好气地问,实在是想不明白他怎么能在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之后还能维持这样的平静。

    “治,千岁小娘娘说治,我哪能不治?”说完他就开始了治疗的动作。

    别看莫伊痕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使起阴术来还是很有一套的,没一会儿就将小女孩身上的伤治好了。

    小女孩被治疗好之后又变回了人形,蹦蹦跳跳地在我身边,一副天真的模样说:“姐姐,你再摸摸我的头好不好。”

    我看着她这般模样再回想起刚刚他和丽姐打斗时的样子,完全是判若两人。我实在想象不出为什么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会做出刚刚那样的举动,舍身挡住面向莫伊痕的攻击。

    我轻轻地摸了摸小孩的头问莫伊痕:“这小鬼是?小兽?还是?”

    “没想到千岁小娘娘对我的下属竟然这么关心。”莫伊痕又恢复了那种不冷不热的语气,让人听着实在是觉得不舒服。

    “爱说不说,不说拉倒。现在丽姐也灰飞烟灭了,你们也差不多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说完我就往墙角坐了下来。

    刚刚被丽姐这一整折腾,我的身子哪哪都痛。特别是我这个脖子根,被丽姐掐着都出红印子了。我拉了拉衣领子挡住脖子上的红印子,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说实话我的心里对丽姐还是很愧疚的,毕竟她是因为我才被莫伊痕身边的小孩捂死的,现在又因为我灰飞烟灭了。我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梗在心头。

    忽然,我想起了一件事,对着小女孩问:“你为什么要撞死那个出租车司机?又嫁祸于我!说!”我望向莫伊痕,逼问道:“难不成是你?你是他的主人,他做什么事情一定是你指使的,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阴谋?”

    莫伊痕轻蔑地一笑说:“小娘娘啊小娘娘,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是涉世未深的天真、还是蠢钝如猪的笨?你都说了这孩子是我的人,不言而喻,他做的所有事当然都是我指示的。至于阴谋......呵!你都说了是阴谋,又怎么会告诉你听?要是我告诉你,你转身就告诉白千赤,那对于我而言又有什么好处?”

    我别过脸懒得看他,莫伊痕强词夺理的样子真让我恶心。现在的我不仅恶心他莫伊痕,还恶心自己。我怎么就这么贪生怕死,在这种时候竟然求莫伊痕这样一个卑鄙无耻之徒,就这么轻易地欠下了一个人情。古语言“滴水之恩必将涌泉相报。”莫伊痕现在对我来说可算是救命之恩,那我要怎么报答他的恩德?

    我有些后悔了,可是事已至此已经没了回头的余地,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莫伊痕。”我不看他的脸,冷冷地说:“今天的事情谢谢你,救命之恩我会记得的。不过这个恩德是我安眉欠你的,和白千赤无关,你不要打着我的名号去和白千赤要求什么。至于我要怎么报答你,我也不知道。要是你以后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只要不是什么作奸犯科的坏事,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哈哈哈......”莫伊痕大笑了几声,说:“报恩?有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