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6章 我要吃东西

    莫伊痕的反应着实有些让人玩味,我有些不爽他这种语气,在心里默默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我瘪着颇有些不情愿,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是非分明的人,做事情一向来都是一码归一码,绝对不会含糊不清,而且我是绝对不会做出那种忘恩负义的事的。

    “我安眉虽然是一个小女子,没有什么大本事,但是做人还是很讲究的,从来都情。虽然你和白千赤之间有矛盾,我是他的女人理应和你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今天我有求于你,你也出手相助了,所以我报恩是理所应当的,你不需要这么惊讶。”我平静的直视莫伊痕的眼睛,认真的对他说道,也更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证明。

    莫伊痕盯着我久久没有说话,他的面色毫无波澜,根本就没有办法单从他的脸上看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只见莫伊痕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他饶有兴味的看着我,挠了下自己的下巴说:“你这个女人真是甚是有趣,既然和我说什么有恩必报的大道理。我帮你只是一时兴起,倒也不求你能回报我什么,倒是你这么要求,我还真是想要你能够报答我。”

    我听他这么一说才发现我可能一时心急做了一件错事,可是已经说出去了的话我也不能就这么收回来,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小心翼翼的看着莫伊痕,转过脸有些期待又有些担心地问他:“那你想要我帮你什么?”

    其实我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有些心惊胆战的,毕竟我也不知道莫伊痕究竟会说出什么样要求。我担心莫伊痕会说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但是又希望他赶紧说我如何才能报答他。

    这个世界,人情已经是撕一张少一张了,更何况莫伊痕本就不该在我的人情列表里。我明白自己和他之间的瓜葛还是越少越好,如果能够趁早赶紧把欠他的人情债还了,以后就可以分道扬镳,倒爷不失为一件好事。我可不希望以后白千赤和他发生矛盾的时候,我心里还想着欠他一个人情,在白千赤的面前肯定是不好做的,这总归是我心头上的一个大疙瘩。

    莫伊痕的目光一直盯在我的脸上,他大概是从我的脸上看出了我内心的矛盾,他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手指在光滑的下巴上摩挲了两下:“千岁小娘娘口中的报恩,估摸着也是要和寻常女子不一样吧?”

    不知道是我多心还是什么,我总是觉得他的这番话里藏了一番道不明的意思,毕竟面对的是莫伊痕,我没有办法不去多留一个心眼。

    “寻常女子?”我疑惑地问,电视和小说里写的女子报恩大多数是以身相许,莫伊痕这样说难道是他想?

    我的脑海里猛然闪过了我曾经看过的无数的电视剧的画面,全身一个激灵,脸上顿时就烧了起来。

    “流氓!”我紧张地抱着自己的身子又羞又恼,两侧的脸颊都晕开了浓重的绯红。

    莫伊痕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笑得双肩一抖一抖的,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莫伊痕似乎笑得眼角都泛起了点点晶莹。他拍了拍胸口,瞅了我一眼,片刻之后才用嫌弃的口气对我:“快放下你的手吧,我说你紧张个什么劲?白千赤碰过的女人我没兴趣好吗?再说了,就你这个样子,”他居高临下地打量了我一番才继续开口说道:“本来你就干干瘪瘪的,在这里被关了几天,更是清汤寡水的,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看着你这种样子我可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下不去手。”

    我本来还在因为自己刚才头脑一热说出的话而感觉不好意思,现在听他这么一说,不好意思的情绪立马消失得烟消云散,反而是火气蹭蹭的直往上冒。

    莫伊痕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我才更生气!我面黄肌瘦?我清汤寡水?我今年才十八,又不是天天在家等老公下班的黄脸婆,正值青春年华好不好?听他这样说我我怎么可能能忍受得了!

    我气狠狠的瞪了莫伊痕一眼,生气地冲着他大声呛回去:“怕是你眼瞎了,所以看不出我的美。你要是眼睛不好下次我给你在眼科挂个号,也不知道我们人间的一声能不能治好你这个恶鬼眼睛上的顽疾!”

    “好一副伶牙俐齿,本王今天心情好,就不和你计较了。”他笑着靠在墙边对我说,看上去并没有因为我这一番话而气恼,反倒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没做回答,一想到他刚才说我面黄肌瘦我就不想理睬他看他,我们两个一时间都没有再说话,牢房里恢复了安静。

    我见他许久都没有开口,偷偷斜眼朝他那边看了一眼,见莫伊痕还是保持着之前靠在墙边的动作,一副不打算走的样子,心里狐疑了起来。

    丽姐都已经灰飞烟灭了,我和他也算不上很熟,他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归是不好的,我一想到和他单独呆在密闭的牢房里心里就觉得有些难受。哦,不对,这里还有一个小孩子。小女孩在牢房里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在床上蹦蹦又摸摸这个碰碰那个,眼睛里泛着好奇的光芒,一切对他来说都新奇的很。

    我的视线随着小女孩风的动作而移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了,看到小孩子就会莫名地燃起一种母爱,现在看着这个小女孩,即使我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小鬼,可还是在心中升起了一股不知来源的暖意。

    我走到小女孩身边,蹲下来和她一般高,微笑着问她说:“小不点,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眨巴着大眼睛望了望莫伊痕,见他没有出声阻止之后垂下了眸子,小声地回答道:“我叫九九。”

    九九的声音软软的,是孩童所特有的柔软的嗓音,听上去舒服的紧,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的揉一揉。

    “九九?”我蹲下身子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警惕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莫伊痕,压低了声音对九九说:“九九,你听姐姐和你说,你跟着的这个大哥哥不是什么好人,你要离他远一些,知道了吗?”

    九九似乎不懂我话里的意思,歪着头想了一会才瓮声瓮气的对我说:“他是主人,不能离开的。”

    “可……”我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打断了,莫伊痕走到我们两面前把九九拉到身后说,九九的小身子立马就被他遮得严严实实。

    莫伊痕目光挑衅的看着我,语气里多了几分严肃的不赞同:“小娘娘,你刚刚还说做人不能忘恩负义,怎么现在就教唆我的属下叛变啊,我这可就不乐意了哦。”

    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借来的胆子,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要去害怕,猛地一站起来,直面着莫伊痕的脸一字一句的说:“他只是一个孩子,你又何必借他的手杀人?”

    “孩子?”莫伊痕好像听到了一个莫大的笑话,一侧的嘴角向上微微拉扯了一下,挑了挑眉,“在我的眼里可没有孩子不孩子这一说,只有对我有用或者没用两种。恰好九九就是对我有用的那个。”

    莫伊痕说的理直气壮,有那么一瞬间都让我有些怀疑自己,可是视线一对上莫伊痕那不知阴晴的脸色,之前的想法立刻就消失了,挺直了腰板面对着他。

    “算了,我和你说不清楚,你的脑回路和我不一样。你是一个冷血的鬼,我又何必和你讲什么人性、怜悯之心之类的话呢?我不想浪费我的睡眠时间,你要是没什么事情就赶紧离开吧!等你想清楚要我做什么的时候再来找我,其他时候,没事不要来找我了。”

    说完,我不愿再看他转过身就要走,可是刚一转过身,我身侧的手臂就被拉住了,转过头一看,不是莫伊痕又是谁?

    莫伊痕紧紧的将我拉着,我挣脱了好几次,奈何他的力气实在是比我要大出太多,我没办法甩开他。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拉着我的那只手臂,疑惑的挑了挑眉,顺势将我拉了回来。我厌恶地推开他的手,这一次他没有再用力,我稍微拍了一下手臂上被他抓住的地方,嫌弃的说:“你到底还有什么事?雍亲王?要是没别的事可以请您离开吗?我不想看见你。”

    莫伊痕没有回答我,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我的脖子看,他的视线火辣辣的聚焦在我的脖子上,我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

    “你对我不是没有兴趣吗?看什么看?”我用手掩住脖子到胸口的位置,不太开心的对他说,想要借此能够摆脱莫伊痕的目光。

    莫伊痕却像是没有看出我内心的抵抗,轻笑了一声,很直接的回答了我:“我是在看你脖子上的血玉坠子。”

    第两百八十四章

    我有些疑惑的把血玉坠子掏出来看了看,上面的血色似乎又散了一些,看上去倒是比之前更加圆润一些。

    “不就是一个血玉吗?有什么好看的?”我不明所以的把玉坠子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也没能看出来它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莫伊痕看见我这个反应,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摇了摇头笑了一下说:“这可不是你口中说的不过是一个血玉这么简单,白千赤愿意把这个坠子给你,看了你在他心里的地位真是不低。”

    我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就觉得更加奇怪了,重新又看了看脖子上带着的血玉坠子,在手里把玩了好几次还是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感觉这个小玉坠子就和我以前在小叔家看到的家里老人的陪葬品没什么区别,真要说起来的话最多也就是血色厚重些,究竟能有什么不简单的?

    “这坠子是什么名堂?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是耐不住好奇心,问了莫伊痕一句,想要从他的口中获知这个小玉坠子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莫伊痕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表情也变得正经了起来,他的目光从玉坠上转到了我的脸上,他的双眸中好像蕴藏了无数的深意,但是开口不过是轻飘飘的一句:“这个血玉坠子可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一枚,世所罕见。”

    世所罕见?我不太懂莫伊痕用这个词形容是什么意思,是指它很值钱吗?我闻言有些欣喜的又摩挲了几下玉坠,心情随之也变得紧张了许多,又有点害怕自己会把它弄丢。

    心中暗自腹诽怪不得白千赤和妈妈都一直叮嘱我一定要戴好它,指不定这个血玉坠子能在北京二环上买多少套房子呢!

    “那这个血玉坠子到底哪里稀奇?”一想到这么一颗小小的玉坠竟然就这样价值连城,心底的好奇顿时就变得更重了。。

    莫伊痕没有回答,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像是微笑又像是什么表情都没有。

    “你只要记住保存好这个玉坠子就可以了,不过记得一定不要外露了,省的会招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莫伊痕的这句话让我觉得有些意外,毕竟他话语里关心的意思就算我再迟钝都听出来了,之前还有些埋怨的心情立刻消散了不少。

    我是没想到莫伊痕是这么好心的鬼,竟然还会好心地提醒我。我转过身,背对着莫伊痕将脖子上戴着的血玉往衣服里塞了塞,才又转过身来。

    “没想到你也不算特别坏。”我有些感激的冲着莫伊痕笑了笑,这恐怕也是我第一次真心实意的对他笑了。

    莫伊痕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以往的玩味,“不知道千岁小娘娘对于坏的定义是什么,难道我出手救你亦或是刚刚提醒你这个血玉是稀世珍宝不要外露,这样就算是好?”

    莫伊痕这番话倒是让我陷入了一番思考。我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善恶分明,善就是不做坏事,恶就是做了坏事。可是好事和坏事到底又如何去区分?我们每一个生灵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条线,例如有的人认为杀生吃肉就是恶,有的人却认为危及人命的才算是恶。善恶本就在一念之间,我到底要如何去把握?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过深奥,我深知自己就算是想破了脑袋都不一定能够想出个结果,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回答他。

    但是,我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那就是莫伊痕绝对不是善的这一方的。

    “我如何定义好坏并不重要。反正在我心中你还是一个恶鬼,并没有因为救了我而变得好起来,顶多在我心里成了一个有那么一丁丁点好的恶鬼。”我耸了耸肩,歪着头对莫伊痕说道。

    莫伊痕一直很清楚我对他的看法,见我这样说没有任何不快的表现,更没有因为我说他是恶鬼的事情而生气,反而看起来心情还挺好的。

    他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有些好奇的问了我一句:“能在千岁小娘娘心中做一个有那么丁点好的恶鬼也是本王的荣幸。冒昧问一句,白千赤在你心目中又算是一个什么样的鬼?你可不能因为你的私人感情偏袒了他,本王可不认为他白千赤是一个好鬼。”

    莫伊痕的这个问题是我所始料未及的,我当时就懵住了。白千赤,我也不知道他算是一个好鬼还是恶鬼。毕竟他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我最近的对象了,靠得太近才更容易模糊了人的焦点。

    在我心里白千赤对我的柔情蜜意一直让我把他当作天底下最爱我的那一个,但是我一想到他动不动就想要杀人解决事情,只凭个人好恶决定别人的生死,我就特别不能接受。

    除此之外还有白千赤天生的习性,他见了血就会疯狂的模样,让我不得不去想他会不会在某一天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而去伤害无辜的人。

    或许对于白千赤来说杀死一个人,就和我们凡人杀死畜生一样,用畜生的命换自己的命又会有何罪恶感?但是对于我来说着就不一样,我是人,他要喝的是人血,这件事无论怎么样,无论我如何告诉自己这是他的习性,爱他就要爱他的一切,但这些借口都不足以让我说服我自己。

    我犹豫的看着自己的脚尖,牢房里很安静,我虽然没有抬头,但还是能够感受到莫伊痕停留在我身上的视线。

    “我不知道。”我低着头,心中带着几分莫名的恐慌,犹豫了一会儿后才又抬起头对莫伊痕说:“但是我爱他,我相信我不会看走眼,白千赤即便曾经做过坏事,但是他一定是心存善念的,他不会是和你一样的恶鬼。像你这种罔顾他人的恶鬼,你懂什么叫做善、什么叫做恶?你既然不懂又何必问我!”

    说到最后我已经带上了几分怒火,我也不知道这怒火究竟是从何而来,也不知道到底是针对莫伊痕还是针对自己看不清的内心。

    “啪啪啪”,一阵清亮的掌声响起,我诧异的抬起头,看到竟然是莫伊痕在鼓掌。

    莫伊痕一边拍着手一边说:“我心中是否又善恶之分和你说了又有何用?你既然已经认定我是一个恶鬼,那我便承认了,我就是一个恶鬼,正如你看到的那般,十恶不赦。只是你今天评价白千赤的这一番话恕本王不敢苟同,但愿千岁小娘娘您日后还能记住今天说的话,千万不要后悔自己此刻心中的想法。”

    莫伊痕一向说话都是这样的阴阳怪气,听着就叫人心里觉得不舒服。

    我不知道莫伊痕到底想要说什么,但我总觉得这句话似乎在预示着什么,只是我不愿去细想这番话背后藏起来的深意,那些后果可能是我所不能承担的。

    我和白千赤的未来到底会是怎么样的?我曾经还想象过这个问题,但现在我早就没有想过了,我们之间的走向似乎已经和我预想的愈来愈不一样了,我和他的结局究竟又会是什么似乎越来越难找到答案了。

    但是我还是希望现在我和他遭遇到的所有磨难都只不过是只通往幸福大道上的荆棘罢了,而不是劝我们迷途知返的警示。

    我害怕如果真的是后一种情况的话,我和白千赤究竟能不能承担这种后果。

    莫伊痕看我沉默着不说话,坏笑了一声,随即又洋洋洒洒的开口说了起来,无外乎就是想逼迫我去想明白自己和白千赤之间的关系。我自然不去想听这些话,脑袋一热就和他争了起来。

    就在我和莫伊痕因为“善恶”的问题争论得僵持不下的时候,在一旁独自玩耍的九九忽然用软糯的童音说:“我饿了,我想吃东西。”

    我这才发现自己在和莫伊痕聊天的时候完全把九九给忽略了,于是不去管莫伊痕,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九九的身上。

    我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牢房,这里面连一个馒头都没有,这可怎么办?直到这个想法从我的心中闪过的时候,我才恍然发现自己竟然不自觉的在为九九着想,完全没有在考虑九九并不如他表面看上去的这么纯良。

    又或许是把杀害司机师傅和丽姐的事情都贵就到了莫伊痕的身上,对于九九我就是把他单纯地看作是一个小孩子罢了,她一说饿了,我因为找不到可以给她吃的东西,心竟然还有些愧疚,也就更加没有心思再去思考她之前做过的那些令人害怕的事情了。

    我转过身蹲下来有些抱歉地对九九说:“九九,对不起啊,姐姐这里连一颗糖都没有,给不了东西你吃,你先稍微忍一下好不好,姐姐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给你找一些吃的。”

    九九一听我的话,水汪汪的大眼睛立刻涌出泪水来,嘴巴一瘪就哭了出来,她大声的哭喊着,两行眼泪很快的布满在脸颊上:“我要吃东西,我要吃东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