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7章 监狱长被吃掉了

    我心里一急,冲着莫伊痕就是一句骂:“你把这么小的孩子带过来,身上不带吃的?你怎么带孩子的,这么点常识也没有?”

    莫伊痕被我稀里糊涂一顿骂先是一怔,而后又无奈地说:“我又没有孩子,我怎么知道?再说了,这种事情还是你们女人比较清楚。”

    我懒得和他说废话,直接问:“九九饿了怎么办?”

    莫伊痕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饿了就饿了,生物的原始本能就是饿了去找吃的,饿不死的。九九,你自己去找吃的,别再这里捣乱,哭什么哭!”

    九九一秒就收住了眼泪,蹦达地跑了出去。

    看着他高兴离去的背影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深更半夜,又是荒郊野外,九九要去哪里吃东西?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不好的念头,抓则莫伊痕的衣领着急地问:“你让九九去找什么吃的?”

    莫伊痕连忙挣脱开我的拉扯说:“千岁小娘娘,你有话好好说,男女授受不亲,动手动脚的干什么?要是被你们家千岁爷知道了,指不定又要对我说什么?我可不希望因为你和他有什么不愉快。”

    我没好气地说:“你以为我希望和你这样的恶鬼有什么牵扯?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说,到底让九九去找什么吃的了?”

    莫伊痕耸了耸肩摊着手无奈地说:“怎么又是我让他去找什么吃的,难道我不是只让他自己去找东西吃吗?那他喜欢吃什么,当然就吃什么咯,怎么能算得上我指使的?我告诉你,你这样属于诬陷。”

    “你别说这些1废话,你就说九九去找什么吃的了!”我着急又害怕地问莫伊痕。

    莫伊痕一步步向我靠近,直到把我逼到墙边,靠着我的耳朵小声地说:“九九他......他喜欢喝人血,吃人肉。”

    我连忙将莫伊痕推开,害怕地望着他,“你明明知道九九要吃人,为什么不阻止他?为什么!”

    莫伊痕面无表情地对我说:“为什么要阻止?九九是鬼,他就是要和人血,吃人肉,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们凡人不是也吃畜生吗?”

    “这不一样!”我冲着莫伊痕嘶吼道。

    “哪里不一样?”莫伊痕的目光拷问着我本就不坚定的内心,他质问道:“就许你们凡人吃别的生灵?不许鬼吃人肉?善?这算是哪门子的善。哦,对了,千岁小娘娘,如果我没记错,白千赤也是要靠喝人血维持生命的吧?你阻止了吗?还是你帮着白千赤一起杀掉了无辜的人。”

    你阻止了吗?

    这句话就像是闪着寒光的利刀刺入我的心里而后又拔出来刺进去,如此反复循环,折磨着我。

    我阻止不了,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白千赤痛苦难受虚弱到说不出话的样子,他喝不到人血隐忍的样子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我怎么忍心?我怎么能!

    “我没有杀人!”我情绪失控地喊道:“我和你不一样!我没有杀人,我也没有为了白千赤伤害过无辜的人。白千赤答应过我他不会杀人喝血的,他绝对不会!”

    “呵,只有白千赤那个被男女之情冲昏头脑的傻子才会对你做出这种承诺。”莫伊痕不屑道。

    “白千赤不是傻,他是善。”我辩解道。

    “无所谓,我和白千赤本就不是同道。他是真善也好,假善也罢,反正他现在已经被你迷得三迷五道,我相信当年叱咤阴间的千岁爷很快就会沉迷温柔乡起不来了。”

    莫伊痕话音刚落,牢房外立刻传来了一声尖叫,随后就是一些杂乱的声音。没多久就看见九九咧着笑跑了回来,他的手上还捧着一颗仍在跳动的心脏,满身是血地向我跑过来。

    九九把手上捧着的心脏递给我,甜甜地对我说:“姐姐,这是我带回来给你吃的,很新鲜的,给你。”

    我看着那颗满是鲜血的人心在九九的手上一起一伏仿佛在提醒我九九这个看起啦人畜无害的孩子杀了一个人。人畜无害只是我对他的样貌而做出的表面的想法,我不应该忘记他是一个亲手带走两条人命的恶鬼,在恶鬼中从来就没有大小之分。九九不是一个孩子,他是一个恶魔。

    我慌忙地打掉九九递来的心脏,恐惧地说:“你们这两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你们滚!”

    九九脸上的表情凝固了起来,委屈地说:“我只是想让姐姐开心。”

    他越是天真无邪的样子我越是感到害怕,指着九九和莫伊痕说:“滚,你们两给我滚!”

    莫伊痕无奈地对我说:“你现在情绪太过激动了,我带着九九先离开,改日再来看你。”说完他们两个立马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望着不远处躺着的心脏,看着它从有序的一起一伏逐渐地消退,直至再无丝毫起伏。我望着它一直到天亮,一眼有合过眼。

    清晨,狱管查房的声音由远及近。她走到我住的牢房面前时忽然停住了,颤抖地问我:“9588,那个是什么东西?”她的手指着那颗昨晚九九留下的心脏。

    我一夜未睡,一张苍白的脸顶着黑眼圈小声地说:“应该是人的心脏吧。”

    狱管一听,立马慌乱地跑掉了。大概过了十分钟之后,一拨人浩浩荡荡地走到了我的房间里,之前的严警官直接用手铐拷住了我的手,不由分说地就将我带出了牢房。

    审讯室内,严警官和之前见过的年轻警官脸色凝重地望着我,犹豫了很久缓缓地开了口说:“那个心脏怎么来的?”

    我苦笑了一下说:“鬼带来的。”

    严警官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严厉说道:“到底怎么来的!说实话。”

    从严警官身旁的小年轻就可以知道我现在的脸色有多难看,她瑟瑟发抖地看着我,仿佛我就是一个恶鬼一般。

    我无奈地重申了一遍,“这就是鬼带来的。”

    严警官紧紧攥着的拳头青筋都要爆开了,怒视着我说:“你知道这是谁的心吗?”

    我摇了摇头,“我说过了,这不是我带来的,我不知道是谁的。你们就算是怀疑我,我也没有办法。但是你们想想,我被关在那个牢房里要怎么跑出去挖了一个人的心再跑回去?如果我真的有这样通天入地的本领,那就不会被你们关在这里这么久了。”

    严警官皱着眉头,没有反驳我的话,生气地往我面前摔下了一沓厚厚的照片。

    是监狱长!照片上的人就是之前一直对我不耐烦的监狱长。她应该是死在了监狱的值班室里,倒在了值班室的床上。

    我一张张照片地翻看,监狱长的死状非常的凄惨,双乳已经被啃食得露出了白骨,两条原本还算是紧实多肉的大腿只剩下两根光秃秃的白骨上面还占连着一些肉丝。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监狱长惨死的画面,我心里竟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脑海里浮现出九九吃人的画面。九九先是把监狱长杀死,然后像问我们凡人吃鸡一样把监狱长最结实最有弹性的两条腿啃食了,因为太过饥饿,所以他啃食的很干净,甚至还舔了一下她的腿骨。而后九九还是不满足,他盯上了监狱长丰满的胸脯,监狱长已经是两个小孩的妈妈了,而且年纪也不笑了,胸部有点微微下垂,但是这样的肉质对于九九来说不算什么,他或许还吃过更加难以入口的肉,监狱长也算是过得滋润的人,她的肉还算是清香的,九九扑在她的胸前将高.耸的双.峰都吃完后终于感到了满足。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我,于是他一把掏出了监狱长的心脏,高兴地捧在手心里往我住的牢房跑去。对于九九来说,吃人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人类的心脏也是他很喜欢的一个部位,只是今天他吃的太饱了,他想要留给我吃。

    这些奇怪的想法像虫子一样钻进了我的脑里,啃噬着我原有的固定思维。我疯了一般把监狱长死状的照片往天上一抛,笑着对严警官说:“监狱长是被一个小鬼吃掉了,像我们人吃鸡一样,一口口地撕咬,他吃得可香了。你想试试看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