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8章 蛊惑我心

    “疯了,你一定是疯了,你需要看病,现在就要!”严警官拿起电话快速地按了一串数字后说:“喂,市中心医院吗?我们是北郊看守所,这里有一个犯人我怀疑她精神出了问题,你们赶紧派人来看看。”

    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电话那头给他的是他不满意的答案。严警官怒火冲冲地对电话那头嚷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现在马上派人过来!我说的是现在!立刻!”说完他狠狠地挂下了电话,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严警官......”小年轻拉了拉严警官的衣袖小声地问:“那她现在?”

    严警官抬头看了我一眼,沧桑而又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

    面对未知的事物,任何人都无法保持理智,不仅仅是我,整个看守所的知情.人员都疯了。他们无法相信科学之外真的有这么可怕的存在,随时威胁着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他们像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一样将我指认成一个疯子,否认这件事情的发生,甚至关于那颗心脏的事情都避而不谈。

    就这样,我被关进了市中心医院的病房里软禁着,每天都有医生和护士来询问我的情况,一旦我提起那晚的事情,他们就会对我进行类似催眠一样的精神治疗,以确保我不会再说出类似的“胡话”。

    在市中心医院的生活比起在看守所要舒适的多了,不仅有软和的床铺,还有空调,甚至还有医院专属的医院餐,这对于一个在看守所呆了近十天的人来说,这里简直是天堂。这两天的治疗过后我知道只要不再提起那晚关于“鬼吃人”的事情,就不会有医生或者是护士来找我的麻烦,除了不能出去我过得还算是自由自在,甚至闲的我觉得少了困倦的感觉。

    夜里,我躺在病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忽然,窗外闪过一个人影,我警觉地坐了起来,悄悄走到窗边,透过缝隙偷看着。

    窗外的人影因为窗帘的飘动而显得飘忽不定,时大时小,我害怕地退回床边,在病床边的床头柜最里面掏出了一把水果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留着一把水果刀,大概是上一个病人留下的,还好这把刀没有被他们发现,我可以留着防身。

    我紧紧地攥着那把水果刀,一步两步又悄悄地走到了窗户边。夜里的寒风萧瑟,呼呼的响声遮掩了窗外人影的对话,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的人影。突然,窗子响起了“卡兹”一声推动的声音,我的心已经要提到嗓子眼了,在这三十层的高楼上,会是谁?

    窗子刷的一下大开来,窗外萧瑟的寒风呼啸着往病房里吹,病房内的窗帘被寒风高高掀起。站在窗外的不是别的什么恶鬼,而是对我有救命之恩的雍亲王莫伊痕。

    我手上紧握着水果刀和悬在空中的莫伊痕对峙着,他不说话,我也不开口。

    突然,我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我惊慌地一转身,九九站在我的身后,笑着冲着我做鬼脸。

    九九拉起我的手软糯地说:“姐姐,回去以后主人都和我说了,你不是不喜欢九九,只是因为你和九九不一样,你不喜欢吃人对不对?”

    我的手被九九拉着像荡秋千一样晃着,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他捧着一颗心走向我的情景,下意识一个缩手,冷冷地说:“你们怎么来了?”

    九九错愕地望着我,眼眶正努力地阻挡着眼泪的喷涌。

    莫伊痕不知什么时候进到屋子里来,说:“我们来这里能为了什么?自然是来关心千岁小娘娘您的身体状况。”

    我瞥了他一眼,冷冷道:“我的身体状况很好,不需要你们关心。”

    莫伊痕摇了摇头道:“此言差矣,我们了不起的千岁爷现在正忙着调查我,哪里有空关心千岁小娘娘您?”

    我听了他的话先是一怔,随后立刻恢复了原本冰冷的表情说:“白千赤自然有他忙的事情,我现在很好也不需要他担心。他只要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就好了。”

    莫伊痕摸了摸下巴道:“小娘娘您说的这话,在我听来怎么那么不是滋味?您是不是独守空闺寂寞难耐了?其实要是你要是不想跟白千赤跟本王也是可以的,本王就勉为其难地将你收做婢女罢了。”

    我冷着脸回答道:“莫伊痕,我给你面子是因为你救了我一命,我劝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对我也最好尊敬点,这样彼此之间才不会太难看!”

    莫伊痕举起手做投降状无奈地说:“好好好,我只不过是想开个玩笑罢了。没想到千岁小娘娘您这么认真,那是本王错了,本王道歉。”

    九九站在一旁委屈地看着我说:“姐姐,主人是真的担心你,回去之后主人还提了你几次呢!”

    担心我?莫伊痕哪里有这么好,莫不是想如何除掉我吧?

    “九九,你不用解释什么,在我眼里莫伊痕就是一个大恶鬼,你......”我望着九九稚嫩的脸庞,还是开不了口说出责备的话,只能从嘴里硬挤出一句话,“你跟着他还是好自为之吧!”

    “怪不得你们人间的人都说‘唯有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在你心里无论本王如何做都是恶的,而白千赤就是善的,你这样偏袒他,怕是有失偏驳吧?”莫伊痕道。

    “有失偏驳?那你说白千赤做过什么坏事?”我回道。

    莫伊痕冷笑了一下,“白千赤做过的恶,可不曾比我少。”

    我的思绪被莫伊痕的话打断了几秒,而后理智告诉我白千赤绝对不是恶鬼,从他的所作所为就可以看出来,我绝对不能受了莫伊痕三言两语的挑拨了。

    “那你倒是说说白千赤做了什么恶?”我问。

    莫伊痕脸上浮现出一种意味不明的笑容,说:“白千赤......呵呵,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

    “我看你就是说不出来,既然说不出来就不要诬陷白千赤,这样会让我觉得你越发地让我恶心。”我说。

    “呵呵。”莫伊痕冷笑了一下,说:“以后你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你心爱的白千赤也不是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我现在不说是想让你有个心里准备。”

    莫伊痕说的煞有其事的模样,让我不禁开始怀疑他话里话外到底想对我说什么?只是单纯地为了挑拨我和白千赤两个之间的感情?这也不至于吧?莫伊痕看起来不是那么无聊的主,那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让他三天两头地来找我和我说这些没头没尾的话?

    难道白千赤真的不如我表面看到的那样?我的心忽然杂乱了起来。

    我努力掩饰住内心的波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莫伊痕说:“就算白千赤对我隐瞒了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有什么资格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白千赤?你为了一己私欲,阻碍了这么多人的投胎转世。你倒是说说看为了什么要把这么多死掉的人做成活死人?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莫伊痕笑颜明媚地说:“千岁小娘娘是在问我为什么要做活死人?世间上的一切事物的出现都是有原因的,全都是绝非偶然的必然相遇。比如说你和我之间的相遇,我想着一定是上天在冥冥之中安排着什么,你说对吗?千岁小娘娘。”

    我嫌弃地冲着他“呸”了一嘴说道:“什么不是偶然是必然,我告诉你莫伊痕,我们两个之间的遇见完全就是一场丑陋的意外!我之前和你说过吧?让你没事不要再来找我,你为什么现在又来了?是想到让我做什么了?还是在肚子里又打什么坏主意了?”

    莫伊痕大笑着坐在我的病床上理直气壮地说:“千岁小娘娘您的确是对我说过以后没事不要来打扰您。但是,本王不听。本王想做什么事,难道这世间还有谁能够阻止?再说了,本王想要见谁,这是本王的自由,谁又能说什么?”

    我从未见过一个这么厚颜无耻的恶鬼,我恼怒地对他说:“你见谁是你的自由,我不想见你也是我的自由,麻烦你以后没事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好吗?我谢谢您了!”

    莫伊痕摇了摇头戏谑地说:“那可不行,我是来见你的,怎么能不出现在你眼前?除非你闭上双眼不看本王。”

    我走到莫伊痕面前没好气地说:“你起开,这是我的床。你不是让我闭眼不看你吗?好,那我睡觉。你也不要打扰我,我们互不干扰对方的自由!”

    莫伊痕愣了一下,笑着站了起来,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说:“小娘娘请就寝。”

    我钻进被子里无奈地看着他说:“你这个鬼要不要脸?我都要你走了,你怎么还要死赖在这里?你说我一个孕妇,有什么好看的?就算出了什么事,死得又不是你的孩子,你在这里做什么?闲吃萝卜淡操心!”莫伊痕冷笑了两声,说:“的确与我没什么关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