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9章 信还是不信

    我要的就是这个回答,几乎在他话音刚落的同时就开了口:“你既然也说了和你没有关系,那么就请你离开吧!我要休息了。”

    说完我没再等他的回答,自顾自的就闭上了双眼,但是却小心的竖着耳朵听着病房里的动静,还要做出一副睡着了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我听屋子里真的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了,才又悄悄地睁开眼,谁知我的双眼才睁开,就看见九九眨巴着大眼睛在离我不到十厘米的地方看着我。

    “你们在做什么啊!”我吓得“嘭”的一下从床上弹起来,望着若无其事的莫伊痕还有天真无辜状的九九大声质问道。

    “我?”莫伊痕显得有些犹豫地指了指他自己,迟疑的问我,“你刚才说的‘你们’是在说我和九九吗?”

    “对,就是你,还有她!你们两个为什么还不走?”我一想到自己刚才和一个傻子似的在床上装睡的模样全都被他俩看进了眼里,就觉得生气。

    九九低着头站在一边,小姑娘大概是被我吓到了,突然低着头哭了起来,她一味地抽泣着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哭。我看着她小小一个孩子就这么哭了起来,心里还是软了下去,走到她身边温柔地安慰道:“九九不哭,姐姐是困了想要睡觉了。你不累吗?”

    九九听我这么一说立刻就止住了眼泪,抬起头认真地问我:“姐姐真的只是困了?”

    我点了点头,又摸了摸肚子说:“姐姐真的是困了,而且姐姐肚子里的小宝宝也困了。你先跟莫伊痕回家,以后再来找姐姐好吗?”

    莫伊痕一直在一旁冷冷的听我们的对话,听我这样说立刻双手抱胸插嘴说道:“我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千岁小娘娘竟然同意九九来找她玩了,真是奇迹。”

    我瞪了一眼莫伊痕说道:“我只是不想看见你这张恶心人的脸。”

    “恶心人?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来找你纯属一番好意,我是真的因为想要关心你才来的。”莫伊痕无奈道。

    “关心我?你到底有什么好关心我的。”我大声呛道。

    莫伊痕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你刚刚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困了是吧?”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既然听见了为什么还问?”

    “看来你对这个孩子还是很关心的。”莫伊痕脸上的笑容更加诡异了。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我不耐烦地问。莫伊痕的话总是说一半漏一半,到底是想要表达些什么?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还是他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莫伊痕望着我的双眼问道:“说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爱白千赤吗?有多爱?为了他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甚至灵魂?”

    问我到底有多爱白千赤?这个问题似乎我真的回答不出来。愿意放弃生命亦或是灵魂吗?我真的不知道。生死哪里是用情.爱可以轻易衡量的,而情.爱又哪里是我可以用语言去估量的?

    “这个问题和你要说的话有什么关系吗?”我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呼唤着我,阻止着我不要开口和莫伊痕接着这个话题讨论下去。如果继续,我一定会受到伤害。不如什么都不知道,一切还是岁月静好的模样。但是我继续了,我开口了,我说:“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既然你主动提起,那就表明是想要让我知道的。”

    莫伊痕拍了拍手,爽朗地笑了起来说:“千岁小娘娘,本王果然没有看错你,你不只是有趣这么简单,应该是十分有趣。”

    我懒得和莫伊痕打趣说笑,直接开口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要没事就赶紧离开,真是难缠。”

    莫伊痕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说:“你这孩子不能生。”

    “为什么?”

    莫伊痕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从嘴里吐出一句话来,“生了这个阴胎你会立刻死去,并且永世不得超生的。”

    你会永世不得超生。

    这句话怎么那么熟悉。我隐约记得之前遇到的那个病人也说过类似的话,还有丽姐,他们都都是这么说的。

    一个人说或许是胡话,两个人说可能是巧合,三个人都告诉我同样的话,还会是巧合那么简单吗?不,绝对不是。我心里不安的种子开始疯长起来,一次次回忆白千赤和我说这个阴胎的时候,他的举动和言行,一点点地寻找着有哪里奇怪的地方。

    我的不安让我怀疑着白千赤,但是却找不到任何证据。理智告诉我分析一件事一定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白千赤曾经多次和我提起要好好保护我腹中的胎儿,甚至提出让我不要读书在家安胎。那么是否可以论证他是重视这个孩子的。可是他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呢?难道不算是爱吗?如果是爱,他又怎么会舍得让我去死?

    我不相信,我绝不相信!

    我担忧地捂着肚子对莫伊痕说:“你骗我的是不是?白千赤怎么会让我永世不得超生,他为了我还去求阎王要还魂丹,还和阎王手下的千年女尸大打出手。他还说过这个阴胎是有益于我的身体的,它也的确让我的身体健康了许多,怎么可能生下他会永世不得超生?莫伊痕你这个恶鬼,你是不是故意说这些话来挑拨我和白千赤之间的感情?我告诉你,我们两个之间已经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不是你随随便便三言两语就能挑拨的。”我紧紧地捂住肚子警惕地向后退了两步,说:“之前很多孤魂野鬼想要打我肚子里的阴胎的主意,他们说我怀的这一胎能让他们阴术更上一层楼。莫伊痕,你是不是也想要打我肚子里阴胎的主意?对,你一定就是,你连制作活死人这样的事都能做出来,更何况是花言巧语想要骗走我腹中的阴胎!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人。”

    一直站在一边的九九忽然开了口说:“姐姐,主人没有骗人。你要是把你肚子里的东西生下来,你会死的!”

    “我会死?我为什么会死?为什么会永世不得超生?难道是我身为凡人不能怀上阴间千岁爷的孩子吗?因为这个所以会死会永世不得超生?如果是因为这个我一点也不害怕,白千赤一定会护着我,让我好好地活下去,一直到孩子长大,到我老去。”

    莫伊痕叹了一口气说:“我真的没见过你这么一个傻女人,竟然傻乎乎地什么都不知道就愿意生下阴胎。你还妄想白千赤会保护你,护着你?我告诉你,白千赤不仅不会如你所说地保护你,而且他从头至尾都是在骗你,他就是想骗你生下这个孩子。”

    我听着莫伊痕的话,身体里的寒意从脚趾尖一直上升到天灵穴。白千赤在骗我?怎么可能?他对我说的话,还有他的关心和保护都是演出来的?都是假的?不不不,无论莫伊痕说什么我都是不会相信的。白千赤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了,好几次他甚至为了我舍身犯险,我肚子里的阴胎值得他这么做吗?没了这个阴胎他可以找别的女人再怀一个,又何苦费尽心思骗我做那么多的事情就为了生一个阴胎。

    我态度冷漠地对莫伊痕说:“你不用再说这些话来挑拨我了,我是不会相信的。白千赤是怎么对我的,我心里很清楚,轮不着你这个外人在我面前说三道四。”

    “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莫伊痕脸上露出了一丝愠色,“我告诉你,你怀着的这个阴胎要是生下来,在生下来的那一刻他就会将你体内所有的阳气吸尽。你立马就会死去,永生永世都不能再入轮回。你说这个胎儿是对你有益的,呵呵,那不过是为了帮他自己储存未来的阳气罢了。等到他降临这个世界,就没有你安眉什么事了。白千赤没有告诉过这些事给你听吧?他就只告诉你好的地方,完全不把事情的全部和你说清楚。你还傻乎乎地觉得白千赤和我不一样,他不是一个恶鬼。我莫伊痕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多了,可是从来没有做过欺骗女人感情的事情,这样下作的我莫伊痕是绝对不会做的。”

    我该用什么词语形容我此刻的内心才好?是悲伤、痛苦、还是被欺骗的愤慨?或许都有。白千赤宠溺的表情还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现在告诉我这些都是假的,都是他为了让我好好养胎把阴胎生下来而做的戏。要我一时之间怎么接受这样的落差?

    夜晚的寒风吹到我的身上,可惜最寒的还是我此刻的心。

    我幻想过我和白千赤以后所有的未来,生下孩子后我们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我还想着若是有朝一日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就到阴间去好好地和白千赤过日子。这么多种未来里,我独独没想过我会死,而且会被自己的亲生骨肉害死。白千赤既然很清楚阴胎生下之后我就会死,为什么隐瞒着我?是怕我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生下这个孩子吗?还是他自己就想着这件事根本不需要告诉我,只要我乖乖地把他的孩子生下来,之后我是死是活,是否会变作孤魂野鬼永不超生,都不关他的事了。

    我看着胸前挂着的千年血玉,会想起当日我们分离的情景。白千赤叮嘱我一定要好好保护我自己,现在想来是在让我保护自己呢?还是保护我腹中的孩子呢?

    不知为何,明明我身上毫发无伤,却感觉到有一把刀子狠狠地插入了我的心尖。忽然,我的两眼一黑,就失去了意识,重重地向后倒下了。

    在倒下的一瞬间,我似乎掉进了一个柔软的怀抱里,眼前浮现出白千赤的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