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0章 心有间隙如何爱

    “千赤……”迷迷糊糊中我不自觉喊出白千赤的名字,不自觉的伸出双手想要去触碰眼前的白千赤,刚一伸出手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一只冰凉的大手紧紧握住了,那份冰凉让我在瞬间就有了心安。

    眼泪不受控制的涌上眼眶,眼前本就模糊的身影变得更加模糊,我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却发现只是徒劳,嘴一瘪,委屈的情绪立刻漫上心头:“千赤,千赤……”

    眼前的男人对于我的呼唤似乎无动于衷,我一直困在自己的情绪当中,没有注意到男人不同平常的地方。

    恍惚中,莫伊痕之前的话一一在脑中回响,本就在半空中飘荡的一颗心顿时更加慌乱了。手上的力度不自觉增大了不少,我痴痴地望着面前的男人轮廓的剪影呢喃道:“千赤,是你吗?你告诉我,你从来没有骗过我,对不对?”

    我问得很轻也很小心翼翼,虽然我口中一直说百分百相信白千赤,可是现在临到关头了,我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不停打鼓,一颗心惶惶而不自知。

    就在我以为面前的男人不会回答的时候,一个我熟悉但是却并不喜欢的声音猛然响起。

    “我不是白千赤。”

    耳边传来一个冰冷的回答,刺激的得我立马从睡梦中惊醒,只因为那个声音我实在是太熟悉了,也太不喜欢了。

    我睁开眼,眼前的世界立刻变得清晰了,我感觉到自己的手依然被一只冰冷的大手包裹着,这份触觉不是梦也不是幻觉。我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愣愣的顺着那只大手的手臂沿路看上去,莫伊痕正坐在病床边,我们两个的手正紧紧相扣着。

    刹那间,头皮一紧,我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寒。

    我连忙缩回了我的手,放在另一只手里使劲的搓了搓,努力的压住心里不断上涌的不适感,冷漠地对他说道:“怎么是你?我明明看见的是……”

    我会这样说一是想为自己刚才的行为做一个解释,同时也是怀疑刚刚是莫伊痕在捣鬼。

    我有些心虚,但还是偷偷摸摸的暗中观察着莫伊痕的反应,刚一抬眼我的目光就和他的视线撞了个正着。我心里一惊,飞快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是白千赤?”莫伊痕没有对我的行为发表意见,只是嗤笑了一声道:“纵使白千赤是有心隐瞒这一切,你还是如此待他?”

    莫伊痕问完这一句之后一直在紧紧的盯着我,像是要从我的脸上看出一个洞来,我被他盯得颇为不自在,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脑袋里却依旧转得飞快。

    我清楚的记得白千赤至始至终未曾和我提过我生下阴胎的后果,只是对我提及过如何生产之类的话。但是这些也全都是在我的询问下他才说出口的,他从未主动提及关于这阴胎的一切。现在想来白千赤或许一开始就是有意而为之。

    这样一想我的心瞬间就凉了一大半,嘴角漾开一抹苦笑,也不知是在笑白千赤的不坦白还是笑我自己的无知。

    莫伊痕一直没再开口,但是我能够感受到他的目光自始至终一直黏在我的身上没有转开,想到他一贯在我这儿留下的印象,我又有些疑惑了。

    莫伊痕向来阴险狡诈,他的话未必可信,要是没有一定的证据去证明,我如此贸贸然地怀疑白千赤对我的爱,是否不太好?

    我明白我们之间因为他的娘子们和董学良的事情,本就已经心生嫌隙,加上又知道关于他要喝人血的才能续命的事情,两个人的感情一度低到冰点,最近好不容易才又缓和,要是因为莫伊痕这几句话就拨乱我的心,那岂不是会坏了我和白千赤之间的感情。

    我看着自己的手指,当下心里就有了决定。不行,这件事还是需要冷静下来好好思考,绝对不能冲动。

    做完决定,我只觉得心中一片畅然,之前一直在纠结的问题也都变得无关重要。我抬起头郑重的望着莫伊痕的脸,语气十分认真地问:“你既然说我生了这阴胎会永世不得超生,又说我不相信你,那你手上可有证据?”

    莫伊痕听我这样问,面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像是早就知道我会问他这个问题一般。他略微低头思索了一下,我也不急,耐心的等待。

    片刻之后他才缓缓的回答道:“证据我没有,但是我说的绝无虚言。”

    听他这样说我紧绷的心瞬间就松懈了下来,更加让我坚定了莫伊痕是在说谎的决心,但是面上我却不露任何神色变化。

    “我怎么能够相信你的一面之言就去怀疑白千赤。我爱他,所以我会信任他,你既然无凭无据就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我看你还是低估了我和白千赤之间的感情。我们两个虽然相爱的时间很短,但是彼此的感情绝对不会比相伴多年的伴侣来得要浅。所以,我奉劝你一句,以后这种无凭无据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我想你想了这么多办法挑拨离间一定是很累,其实我听着也很累,你就放过我和白千赤也放过自己吧!不要再说白千赤会害死我之类的话,我真的不想听。”

    我疲惫的抬手覆上眼睛,既是疲惫也是不想再瞧见莫伊痕。

    莫伊痕见我这样连忙说道:“我虽然现在没有证据,但是我能给你找到证据,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

    “什么证据?”我悠悠的反问他,声音有些轻飘飘的,我自己听在耳中也觉得有那么一点不适应。

    莫伊痕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信誓旦旦的看着我说:“我知道有一个女人怀了阴胎,即将要临盆了,到时候我可以带着你去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等你看过那个女人的惨状,一定会后悔刚刚咄咄逼人的样子对我说了一大堆,而且还会感谢我告诉你这件事。”

    怀了阴胎的女人?怎么会这么巧?我怀疑的看着莫伊痕,对他的话实在是相信不起来。

    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不会是你故意找一个怀了阴胎的女人,到时候整死给我看吧?”

    莫伊痕听了我的话脸上的表情全都顿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好一会儿之后才气极反笑的说:“我还没有那么无聊,你若是不信就罢了。就一句话,你是去看还是不去。”

    我在心里犹豫了一会儿。莫伊痕说的话言之凿凿的样子,看上去没有在撒谎,而且他真的撒谎也没必要大费周章找一个怀了阴胎的女人在背后动手脚给我看。

    我要是亲眼去看了那个女人生阴胎,一是可以为了以后自己生产做准备,二是去确定莫伊痕说的这番的真假,若是真的,我也好为自己打算。

    其实我心里很抗拒莫伊痕的提议,他刚刚说没有证据的时候我内心竟然有那么一点点的窃喜,如果没有证据,那就不能证明白千赤是在骗我,但是莫伊痕又说他能找到证据,如果那个女人生下阴胎就死了,那我又该怎么办?

    我六神无主的想着,白千赤的模样在我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我的心里无比纠结,莫名的一阵心慌,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消除这份不安。

    我瞥了一眼莫伊痕,他依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但从脸上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我轻叹了口气,轻轻地往喉咙里咽了一口水,轻声问他:“那你说的去看那个女人生产,具体是什么时候?”

    “今年的秋天吧!这个女人的阴胎按照鬼医的说法是要怀三年零七个月,算算着也就是今年秋天的事情,但是具体是哪一天我也不清楚,得要到时候才知道。总之到了那一天,我来找你便是。”

    莫伊痕几乎没有停歇的就回答了我,根本就是准备充分的模样,不禁让我心里又添了几分怀疑。

    我点了点头,没做什么表示,简单的答应了他,“到时候你直接找我就好了,我会和你去的。不过......”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面色犹疑的望着莫伊痕。

    “不过什么?”他见我停下来不说话也起了好奇,有些急切的问我。

    “不过,我不希望这件事被白千赤知道,在你的话还没有证明真假之前,我不想把我和他之间的感情弄得太难看。毕竟他是阴间的千岁爷,想要我的命易如反掌,要是真的如你所说,我还是要线三思而后行。总之,到时候你要避开白千赤找我,我不希望白千赤知道我们两个之间有接触。”

    我小心翼翼的措辞,这一番话我虽然是有自己的考量,但也是发自真心的不希望让白千赤知道我和莫伊痕之间的交集,这么长时间以来我是真的怕了会有任何可能让我们之间的感情产生裂痕。

    莫伊痕无所谓的笑了一下,当下就应了下来:“可以,我也不是很想见到白千赤。”

    我见他答应下来才真的舒了一口气,九九这时在莫伊痕的身后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角,莫伊痕转过身子蹲下去,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从我的角度什么都看不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