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1章 向着他说话

    再次站起来的时候莫伊痕对我微微点了点头,没有任何言语就带着九九离开了。

    病房里再次只剩了我一个人,我躺在床上想着莫伊痕刚才说的那些话,脑袋昏昏沉沉的,没一会儿就陷入了睡梦当中。

    次日清晨,市中心医院的医生一致通过了让我出院的提议,我又被送回了看守所。整个过程里没有任何人问过我的意见,我因为和白千赤的事情也没心思再去想这些。

    在我离开医院的时候,我听到了几个小护士在我身后窃窃私语着,隐约听出来她们交谈的内容涉及到我,于是侧耳细细的听了起来。

    “我和你说,她昨天晚上一整晚在自言自语,一下子说什么永不超生,一下子说什么阴间地府,我在门口听得慎得慌。”一个小护士掐着嗓子小声的对着其他人说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压低了声音,但是还是却都被我听进了耳里。

    “可不是嘛!你们知道她是怎么被送来的?就是因为她招鬼,听说和她同房的几个犯人都暴毙了,连带着监狱长也死了。是因为看守所上层实在害怕再发生其他事情,所以才送来我们医院的。说是医院煞气重,能够镇得住。”另一个护士又故作神秘的说着,一边说还一边还偷偷瞄了我两眼。

    “天啊,怎么可以这样?看守所那些人反正都是犯了事的,死了就算了,为什么要来这里祸害我们?”其中不知情的护士们一听她俩这么说,立刻咋咋呼呼的嚷了起来,有几个音量没控制好,一下子大声叫了出来。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几个小护士,她们又立马换成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对我微笑着,我才一回头,讨论的声音又再次开始。

    “我们医院的上层当然也不同意,那你看,她这不又被送走了吗?”

    我不愿再听她们说那些有的没的东西,干脆假装听不到。只是她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背着我聊得起劲,实在是让人觉得头疼。

    前来接我的女警官看起来是刚刚新来的,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应该也听到了护士们的窃窃私语,不悦的瞥了她们一眼才转过头微笑着对我说:“你别把她们说的话太当回事,她们就是嘴碎爱说闲话,好了,我们走吧。”

    我感激的对着小女警笑了笑,没有回答,跟在了她的身后走了出去。

    上了车之后,小女警见我手上拷着手铐不方便主动帮我系上了安全带,温柔地对我说:“安全带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系好。虽然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但是在事情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之前,你都是无罪的,所以你的生命安全也是十分的重要的。”

    她的声音特别温柔,说话的语气也格外的平柔,听上去真是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舒服的紧。

    我先是一怔,随后看着小女警的脸忽然想起姐姐安姚来。她笑起来也是如此的明媚可人,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这个小女警对我关心的样子,我就回忆起安姚还在额日子,也是对我这般的关怀。

    来了医院这几天,护士们都对我避而远之,医生也只是循例检查的时候问了我的情况,就再没人和我交谈了。可是这个小女警不同,她一见面就安慰我,主动关心我,说话的声音又特别的温柔,我这几天被打磨坚.硬的心在和她接触了一会儿之后又开始柔软了起来。

    “你不怕我吗?”我虽然对于这个女警的对待感到十分欣喜,但还是担心她会在知道了事实之后害怕得远离我,不免就好奇地问了几句。

    “怕你?为什么要怕你?”小女警听我这样问也是愣住了,一脸不解地反问我。

    我看着她脸上茫然的表情,立刻明白了,她什么都不知道。

    原来她是不知道在我身边发生过了什么事情才和我那么亲近的,要是她知道了那些可怕的事情,说不定比别人逃的还要更远一些。我看这个小女警就是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所以就被看守所那些老狐狸忽悠了来接手我这个烫手山芋。

    这么一想,我心里之前那些柔软的想法立刻就消散尽了,有些恶意的决定把那些我之前还想藏在心底的事情一一说出来。

    “那些护士们说的都是真的,我招鬼,在我身边的人有很大的可能性都是不得好死的。之前和我住在一起的那五个女犯全都死了,还有监狱长也惨死了,这些事大多间接是因为我。我劝你还是离我远一些的好。”

    说完我紧张的盯着那个小女警的脸,想要看看她在听了我这段话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和我意想中的恐惧不同,小女警一听,竟然看着我的脸就笑了起来,她脸上的笑容明媚得就像一朵娇艳的花朵,就连我看了都觉得脸上微微发烫:“你说的就是这件事啊?我知道,前辈们都和我说了。”

    这次换我听了她的话一愣,随即就觉得更加奇怪了,颇为疑惑不解地问她:“你竟然知道还对我这么热情,难道不怕会死吗?”

    小女警坦然面对着我,:“怕啊,我是人,怎么会不怕死。但是我坚信这个世界是讲天理的,我从来没有干过坏事,又怎么会发生这种不幸的事情?俗话说的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做人堂堂正正,做事光明磊落,鬼有什么可怕的?只能瑟缩在阴暗角落里的鬼应该害怕我才对。”

    随即她又拍了拍我的肩膀,用坚定的口吻对我说:“你的案件已经由我接手了,无论你是不是真正的犯人我都会保护好你的安危的。什么妖魔鬼怪,我都不怕,你有什么事就直接找我吧。”

    她的这一番话说的正气凛然,我几乎差一点就要相信了,就在我交付信任的一瞬间,我又退缩了,不论她是真的为我好还是别有目的,我还是要和她保持一点距离才好,我不希望将不信也带到她的身上。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这一段时间里,小女警一直面带微小的看着我,那个目光就好像我真的是她的小妹妹一般,让人没有缘由的就觉得心里发暖。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小女警好了,看年纪估计和安姚差不多大,但是她的思维方式真的与众不同。应该说她是心存善良对肮脏的世界报以爱呢?还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阴暗和丑陋?

    我想不明白,也不懂她究竟是想做什么。

    不管了,既然这个小女警对我这么热情,我也却之不恭,毕竟在看守所里面能有一个能够说得上话的人会方便许多。

    想明白了,我也就不再纠结了,索性和她聊了起来。

    我礼貌地问:“请问警官您尊姓大名?”

    小女警也是爽朗,一点架子没有地对我说:“我姓杨,叫做依依。杨是杨柳依依的杨,依依是杨柳依依里面的依依。你不用自我介绍了,我看过你的档案,你叫做安眉,我没记错吧?”

    我点了点头,回答道:“杨警官,你没记错。”

    一路上杨依依稀稀落落的和我聊了不少,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她在说,我在听,杨依依比我相信中的还要健谈得多,就算我没有怎么开口一路上倒也不显得压抑。

    回到看守所之后,杨依依并没有把我带回牢房,而是径直地带我去了会面室。我不解的看向她,杨依依看着我笑了笑,朝里面指了一下小声的对我说:“进去吧,你妈妈今天一早就赶来了。她并不知道我们把你送到中心医院了,在这里等了一上午。”

    说完她还狡黠的冲我眨了眨眼,我感激的朝她点了点头,报以一个感激的微笑就推门走了进去。

    我刚一推开门,妈妈就走了上来,她走到我面前来关切地问道:“眉眉你怎么了?怎么去中心医院了?是不是你肚子里的胎儿有什么问题?”

    我没想到我妈会在这个地方说起这件事,立马紧张地朝四周看了一圈,见没有什么异常才转过头又对妈妈做了一个噤声的表情,说道:“妈妈,我怀的是阴胎,不能在外人面前提起。”

    妈妈听了慌忙地点了点头,解释道:“妈妈这不是担心你还有我的小外孙嘛!”说完妈妈拉着我的手让我在凳子上坐下,然后接着对我说:“妈妈回去之后又去找了小白一次,他还在忙关于活死人的事情,实在是脱不开身。”

    一提起白千赤,我就想起莫伊痕说的话,心里总是那么的不是滋味。我冷冷地回道:“他忙他的吧!我不需要他担心。”

    妈妈一听我的语气就急了,批评道:“眉眉,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你明明知道小白现在在做什么,他是为了天下苍生在奔波。虽然妈妈只是一个平凡的家庭妇女,但是妈妈一样明白小白的这一片苦心。你既然已经嫁给了他,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