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2章 杨依依

    我听我妈这种口气更不开心了,但是碍于在我妈面前也不好发作,只能勉强的回答我妈说道:“我体谅他了,真的。他既然在忙,那就不用管我。反正我也不知道他是为了我还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妈妈眉头一皱,紧张地问:“你刚刚说什么?”

    我这才发现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说漏了嘴,连忙摇摇头解释道:“没什么,我刚刚说了什么吗?可能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有点烦。”

    妈妈这一次却不相信我了,紧跟着又问了一遍:“你刚刚明明就说了什么,你说不知道小白是为了你还是为了孩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真的没什么。”我不想让我妈知道太多,担心她会为我担心,还是决定不和她说这件事情。

    妈妈见我面色不好,脸上的神色也跟着不好看了起来,语气严厉的对我说:“眉眉,不是妈妈偏帮小白。小白对你怎么样妈妈是看在心里的,你不能因为这次的事情就埋怨小白。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不仅是小白的也是你的,你怎么能和孩子争风吃醋。你爸爸小时候那么疼爱你和姐姐两个,你见到妈妈吃醋了吗?”

    看来妈妈单纯地以为我在和孩子吃醋而已,并没有往别处想,我稍稍放心了一些,不好再多说什么,微微地点了下头说:“我知道了,妈妈。”

    妈妈听我这么说依旧觉得不放心,她不高兴地看了我一眼说:“小白虽然忙不开身,但是他和我说了,他去找了一个高人来帮忙,你很快就会被放出来了。”

    妈妈用手轻轻地拍打我的手背,温柔地说道:“妈妈看得出来,小白知道你被关起来心里很着急。妈妈活了这么久了,还是能看出点门道的,小白是真的把你放在心尖上,不然也不会在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还想办法救你出来。你以后一定不能这么任性,要好好待人家。刚刚那样动不动就甩脸色的事情可千万不要做了。这样会伤害你们夫妻俩的感情的。听到了吗?”

    我妈这一番话说完,我本来还有些不太高兴的心情立刻就软化了不少,也不再觉得难受了。

    妈妈说的这些话听起来是在偏帮白千赤,实际上都是为了我以后的幸福着想,希望我能和白千赤两个长长久久下去。我又何尝不想呢?只是现在的局面看来,如果我不把阴胎的事情了解清楚,我和他是绝对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交心置腹柔情蜜意了。

    但是为了让妈妈放心,我还是答应了她,“妈,你放心,我会听你的话的。别担心!”

    妈妈听了我的话才满意地笑了起来,而后开口对我说:“眉眉,你先暂时在这里再住一段时间,小白已经去找了一位高人了,他一定有办法能让你出去的。”

    我听我妈这样说刚想开口,探监室的门就被打开了,我和我妈一向看向门口,杨依依背着光走了进来,挺拔的身子就像是一朵骄傲的玫瑰。

    “时间到了!”杨依依走了进来。

    我见没时间了,连忙对我妈说:“妈,你别担心我,好好照顾好自己和姥爷,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话音刚落,我就被杨依依带回了之前住的那个单人牢房里,我妈虽然不舍但也只是微微朝我点了点头。

    其实在妈妈告诉我白千赤找了高人帮我的那一刻,我的心里是真的很感动。感觉他还是那个保护我的白千赤,并没有因为天下苍生而把我抛弃。可是莫伊痕的话就像是魔咒一样不断徘徊在我的耳边,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情不自禁地就去想这件事,反反复复地质问自己白千赤是不是真的爱我?他对我的那些关心和爱护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

    独自坐在空荡荡的牢房里,明亮的光线基本被挡了个完全,我靠在冰冷的墙上,心里的温度似乎也跟着一点点的凉了下来。

    我对着白花花的墙壁思索了一整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继续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

    下午放饭的时候,杨依依隔着栏杆问我:“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我接过饭回答:“没什么。”看了杨依依两眼,疑惑地说道:“怎么是你来送饭?一般不都是那个胖胖的狱管吗?”

    杨依依左右观望了一下,见没有人才小声地对我说:“他们都说你很邪,不想靠近你,怕死。”而后她又得意地说道:“我才不像他们,我是一个伟大的人民公仆,坏人也好恶鬼也罢,我都是不害怕的!”

    “你还是离我远一些的好。”杨依依性格真的很好,就是因为这个,我更加不想她靠近我了,我不希望在这个监狱里第一个对我主动示好的人,会被我牵连。

    杨依依笑着说:“我是你这个案件的负责人,怎么离你远一些。”而后她索性盘腿坐了下来,指着我的饭说:“你别光拿着,赶紧吃。看守所里面的东西是寡淡了些,但是也还算能下咽,你别挑食饿着自己。”

    还好我两旁的牢房住着的犯人已经移送别的监狱了,不然被人看见一个警官和犯罪嫌疑人坐着聊天算什么。杨依依自己愿意靠近我,那我也不好再赶她走,也就跟着坐下一边吃饭一边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聊天的途中,我总觉得她有意识地试探我,旁敲侧击地询问我关于出租车司机以及那五个女犯死亡的事情。这两件事本来就不是我做的,我回答的当然也很顺畅,就当作是新认识的朋友彼此聊天罢了。

    聊着聊着,杨依依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靠近栏杆了些,露出一副要和我说八卦的模样对我说:“安眉,我告诉你件事。我就偷偷告诉你,毕竟你是相关涉案人员,本来不该和你说的,但是我觉得其实这也不是案件机密,不过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听。”

    “嗯,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我答应道。

    杨依依说:“今天市公安局去了一个道士。”

    “道士?”我惊讶道。

    “对,就是道士。他一到接访区就嚷着说要见公安局局长。我们市公安局长是那么闲的吗?怎么会他说要见就见的!最后还是接访区的负责警官接待了他。我也是听在那里的同学说的,他们告诉我,那个道士一来就和负责警官扯天上的什么星偏移了,有一颗红煞星正在我们城市的上空,那颗红煞星预示着我们这座城市的不太平。那个道士还说了,最近我们城市里面发生的怪事都不是人为的,全部都是有邪物作祟。那个道士说的神乎其神的,我听着也有那么几分道理。再加上我们城市里最近真的发生了很多奇异的事件,不单是你这一件。还有别的看守所也收押了别的嫌疑人,他们涉嫌的案件也都和你的类似。”

    “那最后你们公安局怎么说?”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立马好奇的反问了起来。

    杨依依笑了两声,才不屑一顾的说:“这种无稽之谈你觉得公安局的领导会听吗?当然是把那个道士赶走了,而后还警告道士不要随便散播谣言。那个道士是当着接访区很多民众的面说的这些,搞得很多民众也惶惶不安。”她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其实吧,我之前也听我在公安局的学长提过这件事,他说关于你的事情上面的领导已经动摇了,觉得你应该是无罪的。但是他们不相信是有邪物,只是认为是别的什么人做的。之所以一直没放你出去,也是综合了多方面的考虑。”

    我一边听她说一边吃饭,等到把最后一口饭咽下肚子才回答她:“说来说去你们警察就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不相信世界上有鬼。”

    杨依依“啧啧啧”地嗤了几声,接着说:“怎么不信,你看现在都没人敢靠近你,也就剩我这么一个不怕死的。要是他们不怕鬼,你的案件怎么会轮到我这个新来的菜鸟身上?也更加不可能让我和你在这里聊这么久也没人来打扰。我和你说,就你这个单人间,往前三四间的牢房里面的人都被转送走了,领导们生怕再出什么乱子。不放你走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规章制度就是这么定的。我敢和你打包票,如果让他们想出合适的理由把你送走,绝对不会让你再回来。整个看守所的警官谁不知道监狱长惨死的事情,大家可不愿意看到你了。”

    我苦笑了一下,杨依依看见我这个表情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假装没有看见,自顾自的问了一句:“是吗?”

    “可不是吗?”杨依依看了一眼手表,慌忙地弹了起来说:“哎呀,我要去开会来着,我们改天再聊!”

    看着杨依依远去的背影,我的内心复杂极了。想要和她一直做朋友下去,这看守所里的日子实在是太过苦闷,寂寞而又无聊,有她时不时来陪伴我,日子不至于那么难过。可是又担心她真的会因为我而出事。
Back to Top